文章
Howie Lee 声音本身是我音乐的驱动力
和乐手盘道
作者:NOISEY 编辑
分享到:



来自北京、客居伦敦的电子音乐人 Howie Lee 最近在网上宣布,他的新EP《Borderless Shadows》即将在英国电子厂牌 Trapdoor 旗下发行,并给出其中几首作品试听。对于中国的电子乐迷来说,这些歌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号称融合了Trap/Hip Hop/Dubstep,却又听不出这些东西到底在哪;很多音色怪到“让人想笑”,也不知道怎么做出来的,时不时还会有东方韵味的旋律出现……很多网友在问,这哥们儿到底什么路子啊?


我们认识 Howie Lee 的时候,他还是某 New School 朋克乐队的贝斯手。录音专业大学毕业后,Howie Lee 专注于个人电子音乐创作,并以DJ身份活跃在北京的地下派对中。他研究过Electro,与另外几位烂仔组成了派对组织 Do Hits,出演过许多野鸡商演和不靠谱音乐节,还捎带手翻译了两本专业电子音乐教科书。2012年 Howie Lee 毅然奔赴伦敦求学,这张新EP即是他求学生涯最后交出的成绩单。


作为关系过硬的朋友,我们在此放出《Borderless Shadows》完整下载,比 Trapdoor 厂牌的官方发行还要早几天。虽然这个老梗早已不想再用,但我们还是忍不住说:听听吧,中国人也能做出这种音乐……



NOISEY:给我们介绍一下你去英国的前前后后吧,是去学什么?在哪个学校?
Howie Lee:去英国之前一直在北京做音乐,演出。从09年左右开始听Dubstep后来就慢慢喜欢上英国的电子乐,尤其是低音的东西。2011年的那个冬天北京开始雾靡变得很严重,特脏,一个冬天过去觉得很烦,正好攒了点钱,就想去伦敦上学 在伦敦传媒学院学声音艺术。当时找学校的时候不想学音乐,因为觉得音乐是个完全得靠自己的东西,所以学了一个比较当代艺术的专业。当时是想能开拓一下眼界。


在学校里主要教授的课程都有什么?
学校其实并不教什么。我们的主要学习过程是讨论。因为是一个纯艺术的课,而且声音艺术又是一个相对很新的东西,所以国际上也对它没什么标准的定义。同学们来自不同的背景,有些是做电子乐的,有些做噪音,也有社会学和哲学,来自不同的国家,大多是有些阅历的人,有个老头孙子都有了还在学这个,总之交流总是能得到新的资讯。


从你发的照片来看,你的同学好像以中老年人为主,有头发的都不多……
对,都是中老年人,很多有孩子……我的课是从13年1月到13年12月,特别短,所以从6月就开始做作品。我的毕业作品是我自己的音视频表演,之前本来也没想做音视频,但是后来不小心涉足了这个领域。 学校最好的地方是你总能找到一些人了解你的领域,然后帮助你。但是说实话,学校里的导师对我帮助不大。


讲讲你做这个作品的概念和灵感?
Borderless Shadows 是一个花了很长时间的作品。我刚来英国的时候基本上还在做一些 trap,听起来比较 "turn up" 那种 trap,发给一些厂牌但是大部分人其实也不太需要更多这样的音乐了。当然我自己还有在乱做一些音乐,其中有一首歌 "A strange afternoon & a strange night" 我放了一个 demo 在 soundcloud 上,结果就不小心被 Trapdoor 的人挑中发行了这首歌。之后他们就找我做个EP,大概那种声音的。基本上整个EP的概念是从 Field Recording 里面拿东西。我出门录了很多东西,城市里的,家里的,怪声音,很多敲击的声音。基本上很多你听起来像鼓的部分都不是鼓,但是因为我把他们调的很仔细所以声音也不会像个马戏团一样离谱。声音上基本是这样的概念,把很多原来不该在一起的东西放在一起,但是用舞曲的作曲手段。


做这个EP的同时,我就在和我的设计师 Kaiju 做封面的设计,他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技术可以做出一个球体,通过音乐触发,我们通过声音和MIDI来触发一个球体的运动。因为音乐是我自己的,所以调用这些音乐分轨或者MIDI对我很简单,所以我们就做出了一个声音感应很灵敏的球体,这是它主要的概念,就是EP封面那个球体,还有 Leaving Beesands 的MV。


在Youku观看Howie Lee - "Borderless Shadows"


在伦敦一年,你有没有参与当地的电子乐场景?对你最大的触动是什么?
基本每周末都去不同的Party,我觉得最大的触动是,Party实在太多了,Club实在是太多了。北京可能只有3家做电子音乐的酒吧/CLUB,但是像这样的地方伦敦到处都是。我觉得他们对音响系统的重视奠定了伦敦音乐的特色,Funktion 1 往往才是某个Party的 Headliner。我家住在 Ladbroke Grove 附近,诺丁山狂欢节的时候整个地皮都是低音在震,英国人对低音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这个东西我觉得中国不够重视。


音乐上来说你总能听到最新的音乐,因为很多最新的跳舞音乐你只有去 Club 才能听到。在这边音乐做音乐也结识了一些朋友,经常交流,总会有好的想法,分享新的音乐什么的。以前在国内实际上没什么人能聊做音乐的,在这我能做我更大胆的实现自己的想法,大家的接受能力也更宽泛,国内比较保守。另外这里的人已经很广泛的接受了用电脑来演 Live 的形式,音乐人演出的形式多种多样,很多都是以前没见过的,很开拓思路。


开拓思路具体指哪些方面呢?对你的创作来说,影响在哪儿?

我觉得之前思路比较闭塞,觉得舞曲就应该是某个样子,或者把自己圈在舞曲的世界里。在伦敦受到各方面的影响比较多,吸取了很多以前不太会碰的元素,比如爵士乐和一些民族音乐的模式。之前去了一趟摩洛哥,在一个很好的录音棚工作,每天和顶尖的民族乐手合作,特别有意思,虽然根本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音乐上非常好沟通。还有声音的来源更广阔了,EP里很多声音都是用笔记本自己的 mic 录的,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此外 mixing 的技术提高了很多,能让声音都很清晰和立体的呈现出来。


我现在的创作思路就是没有创作思路,尽量不去想创作本身。一般来说我的创作模式是先收集好的声音,收集到一定阶段就开始把他们组装成一首音乐。声音本身是我音乐的驱动力。


Howie Lee 活跃在北京的地下派对中


那现在的作品还属于舞曲范畴吗?

我觉得多少属于舞曲的范畴,结构还是很舞曲化,有很多不同风格都融到这里,比如HipHop,Garage,Trap,一些Jungle,Jazz,但是总体来说没有风格的界定。这个EP总体在呈现一种声音,一种独特的结合低音与环境声音。它有一定实验性,但同时也不会太游离于节奏之外。我比较喜欢用音乐来讲故事,但这故事是什么具体我也说不好,这就是为什么它又不太像舞曲,因为舞曲往往只承诺氛围而不会讲太多故事。


下一步的计划和打算?

正在做 Borderless Shadows II,下一个EP,声音多少会和这一张类似,但会有更多的 Grime 元素。很快会回国有一些演出,大家可以看到我的音视频Live。 这次回去也想寻找一些有趣的中国的声音放到新的音乐里。和摩洛哥Rapper Zaiio 的项目应该也会陆续有一些单曲发表,我们做了一些非洲和 UK Bass 音乐结合的东西。我也在考虑第一张专辑,但是觉得时机还未到,明年吧。


最后还有什么想跟中国歌迷说的?

买个vpn吧,花不了多少钱。

作者:NOISEY 编辑 | 2014-01-24
关键词:
分享到:

评论
Jamie xx 的“All Under One Roof Raving”包含的政治意味 他绝不会让你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立场。
让 The Streets 的 Mike Skinner 给你上一节光头党的历史课 请观看这场大学水准的教学视频。
与 Iceage 前排亲密接触 离主唱太近了,近得都被稍稍扇了个耳光。
FKA Twigs:英国唯一改变大众性观念的流行歌手 “当你准备好吸气时,我的双腿已经打开。”
Teleman 的“Skeleton Dance”让人想念英国 前提是你曾经在那里生活过。
别跟帝都死磕了,南昌的金属乐队才叫牛逼 南昌,肩负着振兴国货的使命,同时也铸就了自身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