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 EDM 这个词被弄出来之前,这些歌就风靡过电台了。

根据《Spin》近期的报道,舞曲音乐的录音作品销售额在去年猛增:Daft Punk 和 Avicii 都在 Billboard Top 200 获得高位,Zedd、Martin Solveig、和 Afrojack 等艺人则分别斩获了一百万次的下载量。当然还有 Martin Garrix,这人做的 electro-house 甚至都不能算完全合法,却也在几个月前凭借单曲“Animals”在英国各榜单拔得头筹。

所有这些迹象似乎都在表明 EDM 终于在美国获得了成功——从某方面来看,这确实没错,因为过去几十年里,即使是在 disco 和 electronica 方兴未艾的年代,舞曲录音作品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销量。但我们也别忘了曾一路杀入国际各榜单的 house 金曲。我2007年才高中毕业,熟悉的最老的舞曲组合也就是 Aqua 和 Vengaboyz ,所以为了攒出下面这个锐舞历史名曲单,我没少打电话查老黄历。咱们不能忘了这些经典,对吧?

1991年:THE SOURCE AND CANDI STATON - “YOU'VE GOT THE LOVE”


1991年,一位化名 The Source 的英国 synth-pop remixer 发表了自己混音版的“You Got the Love”。歌曲的原唱 Candi Staton 最初在1986年发行这首单曲,只是为了给一个电影做配乐,说出来你都不信,这电影讲的是一个400公斤的哥们儿把肥减了的事。在 The Source 的发掘改造之前,这首歌并没有获得广泛的传播。

“他们打电话到我家,说我有首单曲在英国得了第一名,”2006年《卫报》的一篇采访中,Staton 这样说道。“我说,‘什么歌?我还什么歌都没发表过呢。’”最初她并没意识到自己的歌被人做了 remix,后来当唱片卖了200万张,她才不得不请来律师确保自己得到应有的报酬。“英国那边的发行应该是不会再坑我了,”她说。 

PS:2009年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翻唱了这首 1986年歌曲的 1991年 remix 版,The xx 又 remix 了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的翻唱,你得去听听。真的,这种事儿我可不能瞎编。

1990年:BLACK BOX - “EVERYBODY, EVERYBODY”


说到坑人,意大利巨星组合 Black Box 见过的官司比会自动加速的丰田车还多。最开始,他们因为不经允许在1989年的榜首单曲“Ride on Time”中采样 disco 女神 Loleatta Holloway 的歌被告。后来他们又被自己乐队的歌手 Martha Wash 送上了法庭,因为 Black Box 在现场用一个法国模特的假唱替代了 Martha Wash,后者感觉受到了冷落——而且她在专辑和单曲中从来都没有获得过署名。

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2007年买了一张《Girl Talk》CD,诶……

1991年:THE PRODIGY - “CHARLY”


Prodigy 1991年的处子作单曲“Charly”开场那段 Hoover 合成器音色绝对牛逼屌炸天,基本没什么合成器能发出这么具有代表性的声音。当年9月份,这首歌在英国单曲榜获得了第三名的成绩。

这款合成器之所以命名为 Hoover(吸尘器)正是因为它听起来就像是真空之声——宏大而宇宙感的真空简直能把你的自我从脑壳里吸出来,留你一具起沫冒泡歇斯底里人形驱壳,在锐舞之神的圣餐仪式中,狂乱而欣喜地扭动起来。但是这款合成器,谁玩得最溜呢? 

1991年,在由比利时 techno 厂牌 R&S 发行的 Second Phase 单曲“Mentasm”中,Joey Beltram 也采用了同样的合成器黑魔法。还有同年另一首 R&S 发行的单曲:荷兰 techno 先锋 Human Resouce 的“Dominator”,这歌太躁了,让我想把刚泡的这壶热茶泼谁脸上然后往 VICE 办公室的门上喷几个无政府主义标志。总之,Prodigy 在流行榜单上大火过。

1999: ZOMBIE NATION - “KERNKRAFT 400”


呃,这首歌。

这歌不光在英国榜单拿下第二名的成绩,美国人对它肯定也不陌生——在任何一场弥漫着啤酒味儿的大学生篮球比赛上你都能听到“Kernkraft 400 (Sport Chant Stadium Remix)”。虽然这张单子里的多数老歌美国人都不太熟,但这一首肯定能在豌豆大小的美国脑子里激起点印象。我甚至能记起来八年级的时候,有天学校的舞会结束后我听到了这首来自1999年的 Hi-NRG 圣曲,但是也不太确定,因为当时我最念念不忘的是在体育馆看台下第一次摸到女孩胸部的事儿。 

1998:SONIQUE - “IT FEELS SO GOOD”


来自维基百科的趣味小知识:“2008年6月27日,英国官榜公司(Official UK Charts Company)宣布‘It Feels So Good’为21世纪销量最高的舞曲。”仅在英国这首歌就卖出 65万张拷贝。在美国,这首上口的 trance 金曲最高获得过第八名成绩,在全年的 Billboard Hot 100 榜上则取得了 34名的成绩。 

90年代末,歌手/DJ/制作人 Sonique 曾在伊比沙岛做过几年的驻场 DJ。这位女士小时候玩过雷鬼乐队,2010年还治好了乳腺癌,真是酷到不行。Sonique,我和我的朋友们永远欢迎你跟我们一起去混趴。我们可以一起碾碎舞池。

1988年:INNER CITY - “GOOD LIFE”


正是“Good Life”这种歌曲引发了关于“house”和“techno”两个词汇激烈又恶心的争论。这首歌的作者是 Kevin Saunderson,来自 techno 圣城底特律的先锋制作人——但这首歌听起来更像 house!那些和弦!洗脑的 Paris Grey 人声演唱!什么意思??? 

好吧,这只不过意味着“Good Life”和它所引发的无聊争论一样都是永恒的。1988年,Saunderson 以艺名 Inner City 发表了这首经典歌曲——每每与 Paris Grey 合作,他都会用 Inner City 这个名字。1989年,“Good Life”已在英国榜单上升至第四名位置。2013年,Saunderson 与 Derrick May 合作压轴 Movement 音乐节时,这首歌再次证明了自己的永恒魅力。当时天气冷的要命还下着雨,而且两位来自底特律的大腕还姗姗来迟。但当 Grey 的声音撕裂雨雾回响在现场时,又冷又湿的锐舞客们立马兴奋了起来。那真是个纯粹的 PLUR时刻(Peace、Love、Unity、Respect)。(Elissa Stolman) 

1997年:THE CRYSTAL METHOD – “BUSY CHILD”


听着“Busy Child”里起伏的合成器与宇宙感十足的叠音人声,我的脑海里开始闪现萨默维尔游戏厅里的 UFO 裤和 Surge 汽水,也想起了《黑客帝国》里的放着 Rob Zombie 的那场锐舞戏,Neo 就是在那时第一次见到了 Trinity。

我第一次听这歌时十岁,那天我的酷叔叔给了我一盘1998年出品的 PS 游戏《N2O: Nitrous Oxide》,这首歌就是游戏原声曲目之一。你知道这个二人组刚刚发行了他们的第五张录音室专辑吗?嗯,大家都不知道。当时这首歌在美国的 Hot Dance Club Play 榜单排名第17位。

2000年:CRAIG DAVID - “FILL ME IN”


如果你听过足够多的 2-step / garage 歌曲,就会开始发现有些歌总是会不停地出现。比如说 Wookie 的“Scrappy”、Dem 2的“Destiny”、Colour Girl 的“Joyrider”、702 的 Resevoir Dogs 人声混音版“You Don't Know”,还有 Artful Dodger 的“Rewind”——其中就有 Craig David 的人声。这位 R&B 猛男出了几张专辑还在 Artful Dodger 的作品里献过几次声,不过随后便销声匿迹了。但是就在2013年,他在 Twitter 上了发了张自己的精壮照片,还跟 Justin Bieber 隔空互动,从此再次回到人们的视线中。

David 在 Twitter 上向 Bieber 提到的那首“Fill Me In”最初发行于2000年。歌曲中,David 的声线如绸缎般丝滑;歌曲讲述的是 David 和一位姑娘的恋爱,姑娘的父母“想要知道我们在搞什么”,而我们俩做的都是“恋爱中的人做的事情”。换句话说,这是一首完美的电台金曲,而且到现在都比 Bieber 出过的任何一首歌要强。(Elissa Stolman) 

1995年:THE BUCKETHEADS - “THE BOMB (THESE SOUNDS FALL INTO MY MIND)”


The Bucketheads 是纽约 house 传奇 Kenny Dope 和 Louie Vega 的组合,又名 Masters at Work。此外两人的著名作品还包括以 Hardrive 为名出品的“Deep Inside”和“The Ha Beat”——后者曾在纽约舞厅乃至全球范围的场景中风靡一时。

这首歌的未编辑完整版是90年代最长的 house 唱片之一,但据说这是因为制作人 Kenny Dope 不小心忘了关鼓机。“这张唱片有14分钟长,但纯属意外,”他在红牛音乐学院的讲座上告诉听众。“如果你去听原始版本,会发现不是那样的:副歌的进入,管乐的加入等等,都是我在音序上犯的错误。”

完美律动的关键就在于,人们跟着跳了十五分钟也没发现整首歌都是七秒段落的重复。 

2001年:DJ RUI DA SILVA - “TOUCH ME”


对这首歌的评价包括:“地球上第二棒的歌”,“肉肉的一首歌,我身体内部就是这种感觉”,“像磕了药打炮”以及“打炮专用”[都是原话]。Trance 歌迷挺特别的吧?

这首带劲的嗨曲——由葡萄牙DJ Rui da Silva 和歌手 Cassandra Fox 一道完成——十年内几乎横扫了所有国家的榜单,在英国更是在榜首位置呆了足足一个星期。那也是来自葡萄牙的单曲首次在英国榜单占据一席之位——但是此后我们的这位 DJ 立马消失不见,重新回到了激进 house 风格的圈子里。我发现他 remix 的小野洋子倒还真的不错。

Translated by: 席梦思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