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isey 一直致力于挖掘身边更多激动人心的新鲜音乐,为此我们找到了一些值得你即刻分享给所有朋友的年轻音乐势力。在他们的名字出现在各类演出之前,先来好好了解一下他们吧。

每一年都有无数年轻人投身到音乐创作中,在不同风格中寻找最符合自己个性的定义与表达。而地域的不同造就了不同的音乐场景,场景的多元性促成了更多有趣的作品。在过去的一年里:民谣和后摇的热度依然不减,演出开到了体育场规模;hip hop 音乐和制作人文化迅速捕获了95以及00后的心;来自台湾的音乐人撑起了独立音乐的大旗……引领这些热潮的几乎都是刚走入大家视野没多久的新人。Noisey 一直致力于挖掘身边更多激动人心的新鲜音乐,为此我们找到了一些值得你即刻分享给所有朋友的年轻音乐势力。在他们的名字出现在各类演出之前,先来好好了解一下他们吧。


TOW

1491904960748037.jpg

TOW 虽然是一支全新的乐队,但其成员杨帆和刘舸却是名副其实的摇滚“老人”。两人分别领军的 Ourself Beside Me 和 The Molds 早在 D-22 时代就是非常突出的乐队—— OBM 停止活动后,杨帆转入个人创作和唱片制作等工作,在去年通过根茎唱片发行了首张个人专辑《What Happened After 1,001 Nights?》,成员多次更迭的 The Molds 则一直并不活跃地活跃在北京的演出现场。年头够长的歌迷不仅不会对这两个名字感到陌生,对二人的才华和音乐品控肯定也都心里有数。作为好友的二人在去年组建了这支全新的乐队,成立开始就获得了大量歌迷的热切关注,首演的 bootleg 录音很快就在网上流传开来。乐队的现场演出中,吉他手兼主唱出身的二人会交替进行吉他演奏与演唱——刘舸也负责部分贝斯演奏,杨帆则引入自动化电子乐器,保证了二人阵容下的完整演出效果。TOW 的音乐以精怪简洁的重复段为基础,层次丰富,编配充满灵气,冷峻绮丽的电气氛围中,精彩的吉他演奏重现了老年代的热烈和真实。在刚刚过去的三月中,TOW 与 The Molds 联合完成了一次小型南方巡演,现在你不仅能够在其豆瓣小站收听部分作品 demo,还会有更多的机会在现场演出中看到他们的身影,相信这一年对于低调的二人将会是充满生气和动作的一年。


青光眼

1491904958867392.jpg

无论音乐人是否喜欢被定义,现在所有用木吉他弹唱中文歌的都被归为民谣了。用民谣音乐推广医学知识,传达健康理念,这听起来有点像句玩笑话,但2014年成立的青光眼乐队(Glaucoma)还真把这事给干了,这支乐队的阵容庞大,总共9人,其中8位都是医学博士,就职于北京各大医院。他们白天给病人看病,晚上写歌排练,用音乐这种形式继续为人“疗伤”;他们的作品中自然也少不了普及各种疾病知识的内容——随便浏览一下乐队的歌名:“腰椎间盘突出症”“甲亢”“精神分裂”“全麻”,再读读麻醉科大夫主唱写的歌词:“不管是病毒还是肿瘤,杀他个片甲不留。”虽然乐队建立之初只有一把尤克里里,编曲与演奏水准不算高,但他们能给所有想要玩乐队却借口自己没时间的人带来一些启发——音乐有多种可能性与玩法,只要你自己开心就行。


Backspace

1491904959179184.jpg

Backspace 的四位成员全部来自广西,去年几人集体转战到北京组建乐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们不仅凭借每月三场的演出频率成了北京最为活跃的年轻乐队之一,也以场场看得见的进步引起了厂牌与歌迷的广泛关注。Motorik 式鼓点、紧凑而戏剧性的贝斯、大段吉他配合时而冲浪音乐般清亮婉转,时而凶兆显现般冥响嚎叫——有人说他们一听就是属于 兵马司 的声音,如果这句话的意思是你在他们的音乐中能够听到 Television、Joy Division、Franz Ferdinand、La Femme、NEU! 等乐队的遗赠,那么被这样的标签贴上倒也无妨。不过几人的雄心显然远高于此,他们想要提醒大家,Backspace 是多变的——不论是如雷贯耳的前辈大名,还是独树一帜的兵马司,既不是他们音乐之旅的终点,也不会成为他们音乐趣味的枷锁。纵观全国音乐场景,投奔北京的年轻音乐人络绎不绝,被这里险恶的生存环境和气象万千的音乐圈挫伤击退的也不在少数,这几个充满活力的广西人会越挫越勇还是一帆风顺?我们祝其好运的同时可以拭目以待。


康士坦的变化球

1491905168846807.jpg

Constant & Change 引申自英文哲思,“唯一不变的就是永远在变化” , “constantly changing”被翻作“康士坦的变化球”则是乐队自已用来幽默的小玩笑。听起来这乐队的起名思路有些奇怪,但他们确实在贯彻着变与不变的悖论。乐队由参与过草莓救星、Infernal Chaos 等乐队的成员拼凑起来,自2013年成立以来就受到了台湾独立乐迷们的关注,2015年受街声邀请参加 The Next Big Thing 大团诞生活动,2016年底发行了首张专辑《搁浅的人》。乐队以 Post-Rock 为基调,试图打破风格界限,尝试着加入其它诸如 Emo、Indie-Rock 等音乐元素。如果你是一位后摇爱好者,又想听些不一样的东西,康士坦的变化球会是你的一个新鲜选择。


The White Tulips

1491904959114364.jpg

不管盯鞋是否真的复兴了,在国内,喜欢盯鞋并且一直坚持盯鞋的人大有人在,换句话说,盯鞋潮在国内就从来没有淡出过。The White Tulips 来自厦门,组建于2012年,乐队不仅受到了所有盯鞋乐队都爱的盯鞋乐队的影响—— My Bloody Valentine、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以及 Dinosaur Jr.——还吸纳了 lo-fi 与噪音流行的养分,已经有人在用“中国最棒的噪音流行乐队”来称呼他们了。他们目前是国内独立厂牌 LuuvLabel 旗下的音乐人、成立时间不算很长的他们已经推出了一张专辑和三张 EP,还参加过三次上海自赏音乐节。今年四月份,乐队要去日本巡演了,希望他们会在那里展现出中国盯鞋乐队的魅力。


Gold Child

1491904959180678.jpg

来自北京的制作人 Gold Child,三四年前便尝试在互联网上给自己制作的 beats 贴上“future”标签。近一年中,个人项目看似进入停滞状态的他,其实从未停下前进的脚步,不断尝试与各类风格的 rapper 与歌手合作,让我们得以注意到他在创作上更多的探索。为说唱组合 U180 制作的 EP《进化理论》,Gold Child 完成了整张的编曲、作曲与制作。尤其那首“Last Night On Earth”,每一个音色都经过夜以继日的精细打磨。即将重启个人项目的他,正努力尝试转型重新开始,希望 Gold Child 在2017年会给大家带来更多期待与可能。


假假條

1491904957384286.jpg

“假假條是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朋克乐队”,就像他们戏谑、暗讽的歌词一样,这句自述听起来很混蛋。这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朋克乐队去年推出了首张全长专辑《时代在召唤》。 太久没有一支年轻的、充满民族色彩的另类摇滚乐队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就像一场及时雨,假假條(JaJaTao)添补了这个空缺。

粗野的地下朋克、最纯粹的90年代垃圾摇滚、民族乐器勾勒出的白事曲调、还糅杂了样板戏的元素……他们在这些风格中游离穿梭,并自成一派。老一波乐迷也许能从中听出像苍蝇、舌头、子曰等乐队的那种朋克味儿,至于新一代的乐迷,假假條要召唤你们一起开大音量,给你们点“新时代”的颜色看看。


透明杂志

1491904958239821.jpg

如今提起透明杂志乐队会不会有点晚?也许并不会。近十年来,许多来自台湾的乐队在大陆独立音乐圈均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认可与追捧,比如这两年非常火的草东没有派对,往前推,则有大象体操、森林合唱团、Boyz & Girl、白目等等。和这些乐队相比,成立于2006年的透明杂志理应得到更多的关注——因为只要你喜欢上述任何一支乐队,肯定都能对透明杂志产生好感。透明杂志至今推出了一张专辑与两张 EP,受到了来自 Pixies、Superchunk、Fugazi、Sonic Youth 等乐队影响的他们,早期制作的音乐也是以吉他噪音为主,随后的音乐则更多元化。他们唱中文、歌词中透露着一股很浓的青春气息,总能唱出年轻人对现实的迷茫与困惑、躁动与不安。


玖壹壹

1491904957616243.jpg

同样来自台湾,玖壹壹则是突然蹿红的一支主流劲团,你可以把他们想象成是台湾版的“凤凰传奇”,不过这个团是由三个男人组成的。因为组建于2009年9月11日,故得名玖壹壹。他们的音乐非常适合在台球厅里放,而且很有年代感。在制作精良而又动感十足的电子乐编曲中,三人轮流用普通话和闽南语搭配说唱。那首“抓泥鳅”让我们见到了久违的台式情歌,民间的巧妙比喻,火辣又隐晦的歌词,像是还在《九局下半》时的热狗。


Triple G

1491904960704146.jpg

关注国内 hip hop 音乐的粉一定对香港的 WildStyle Records (撒野作风)有所耳闻,Triple G 是这个年轻厂牌下气质比较特殊的一位。不同于 Young Queenz 的强硬和直白,Triple G 的歌词更为细腻,又有制作人 Canvas 给他的文字加入爵士和布鲁斯元素的曲调,呈现出说唱轻柔的一面。Triple G 的歌词关注梦想、友谊、世界等主题,试图用自己最舒适的方式——看上去“特别不 hip hop” 的打扮和专辑名——去塑造他自己的风格。正是这种反差所体现的态度,体现了他和整个 WildStyle 厂牌对粤语说唱进行了新的挑战和探索。


迷色

1491904958456327.jpg

三人乐队迷色原名迷色之末,由原来的花搅乐队成员黑木一手组建。他们的音乐表现出来自 Einstürzende Neubauten、Virgin Prunes、Suicide 等音乐人的巨大影响。2014年在上海成立以后,乐队在很短的时间内凭借黑暗色彩的工业后朋克之声吸引了一众歌迷。虽然乐队的豆瓣小站目前只放出了两首纯器乐作品,但它们足以展现出他们的实力与野心——具有哥特美学特点的单曲“Happy Birthday 1958”透露着一种迷幻色彩;“巨大的画像”明显更加狂躁爆裂,整首歌的情绪复杂多变,带有极强的实验性。目前,迷色尚处于探索阶段,他们一直在尝试将更加“粗暴”的风格融入到作品中,不断寻找具有想象力的音符,摆脱音乐本身的局限。在不远的未来,他们必将成为本土后朋克领域最不可忽视的一支乐队。


K Eleven

1491904959441832.jpg

K Eleven 来自重庆 hip hop 厂牌 GO$H。也许是天生追求完美,他的音乐人主页删得只剩下了两首歌。而越来越丰富的,是他对音乐趋势和制作技巧的掌握。当听到“Bubble Gum”里软绵绵的梦幻弹音,你会想起今年大火的泡泡糖 trap。而为厂牌成员 Bridge、OG Rolly 制作的 EP “A+” 更是将愉悦休闲之感发挥得淋漓尽致,“in dat water swim,在水里面游”。随着 hip hop 市场渐热,制作人也得到了更多注意力。更有趣的是,K Eleven 并不打算用这身份单枪突围,他背后是整个密切合作的 GO$H 团队。别忘了,这个团队正在把中国传统文化与 trap 音乐融合,走出一条江湖之路。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