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现年17岁的饶舌歌手兼搞笑少年迎来了 Wu-Tang 成员的助阵,对他的网络爆红单曲“Dat $tick”进行重新演绎。我们找他聊了聊这件事情。

现年17岁的印尼饶舌歌手兼搞笑少年 Rich Chigga(更为人所知的是他在 Twiiter 上的真名 Brian Imanuel,Twitter 也是他发挥段子手天赋的平台。)刚刚发布了他的爆红歌曲“Dat $tick”官方 remix 版的最新 MV,加盟助阵的正是 Wu-Tang Clan 成员 Ghostface Killah 和迈阿密地下饶舌歌手 Pouya。

和 Brian 刚开始聊天时,你意识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他的英语近乎完美,在语法和句法的使用上比一些美国人还地道。这口流利的英语不是在他老家印尼首都雅加达上学的成果,也不是在线学习 Rosetta Stone 课程的结果,更没有任何专业语言人士的指导。Brian 是通过自己疯狂上网掌握了海量的西方词汇,网络成就了他的名气,也是他的英文辞典。虽然是从14岁才开始学英语,但是17岁的他已经能像母语人士一样发推文,比如“bein a good person is not corny why is everyone trying to go to hell”(当好人又不过时,为什么每个人都赶着下地狱)或者“I made out w a white girl 4 the first time at the club last nite right as the dj changed the song to Wonderwall i swear to god”(昨晚我在夜店第一次和一个白人女孩接吻,就在 DJ 把歌曲换成“Wonderwall”的时候,我发誓。)

Brian 有着超强的天赋,能够吸收他在西方网络的世界中看到的一切事物(他第一次接触外网是在雅加达的一家拥挤的网吧),并且向美国及全世界的年轻人一样,对流行文化进行创新和恶搞。比如他 P 的这张 2Pac 的图片

但把他描绘成一个单纯的宅男显然是不公平的,他还有着一个日益受人瞩目的音乐事业。17岁的 Brian 现在已经是个网络红人,演出邀请、主流合作邀请不断,而且很可能马上就要签约唱片公司,并开始巡演,现在他又获得了 Wu-Tang Clan 的认可和支持。我是通过 Skype 对他进行采访的,时间定在清早,他那边则是深夜,因为雅加达和洛杉矶有14小时的时差。在我们的聊天过程中,Brian 和他在网上展现的那个活泼少年的形象如出一辙,而且说着一口完美的英语,让人难以相信他是个土生土长的雅加达人,而不是生长在美国中西部城郊的00后。


Noisey:你是如何接触美国文化和饶舌音乐的?

Brian Imanuel:第一次接触 hip-hop 是在2012年,那年我认识了我的第一个美国朋友。他给我听 Macklemore 的“Thrift Shop”,我立刻就迷上了。那是我学着 rap 的第一首歌,但当时我的英语实在是太烂了。然后我开始听 2 Chainz 和 Childish Gambino。但是当时我在印尼根本找不到同好,我感觉我是唯一一个听 hip-hop 的人。所以我一度以为 2 Chainz 是个地下歌手。

我是在2014年开始写 rap,用我的 iPhone 录歌,然后用 Sony Vegas 视频编辑软件进行剪辑。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最后弄出来的东西听起来巨垃圾,但是写歌真的很好玩,我的朋友也很喜欢,然后我就开始在我朋友的录音室里录歌。

1477542070415845.png

在雅加达长大是什么感觉?

印尼已经不是一个第三世界国家了,但贫民区依然随处可见。即便你是在市中心区域,到处是摩天大楼,你还是能在转角处发现贫民窟。雅加达交通拥挤严重,污染得跟鬼一样,但这里毕竟是我家。

我一直都很喜欢画画,在我小的时候,网络一点都不发达,所以我会去网吧上 google 搜索动画角色图片,然后把图片存进我的 U 盘里。后来我家里装了网络,我和兄弟姐妹就玩疯了,大家轮流上网。我是在家接受教育,所以我每天都泡在电脑上,终于能在家里上网真的是超兴奋的一件事情。

你是什么时候注册 Twitter 账号的?

是在2010年,当时我还不会用英语更新状态。你还可以在我的 Twitter 上找到我很久很久以前用印尼语发的状态。我是在2014年开始玩段子。慢慢的我开始认真利用社交媒体作为我的宣传平台,因为我想吸收足够的粉丝来宣传我的音乐和视频。我很迷拍电影,所以我想通过视频来宣传我的作品。

我的很多印尼朋友都看不懂我在 Twitter 上发的段子。但现在雅加达的人都认识我,我们本地报纸刊登了一篇文章,内容就是众饶舌明星发表对 “Dat $tick” 的看法的那个视频集锦,这让我更有名气了。但目前为止还没有在我们这里引起什么争议。在“Dat $tick”之前的作品里,我的 rap 都很不严肃,都是半开玩笑性质,“Dat $tick”是我第一次考虑到:“要是我这次能认真一点,要是我这次努力做一次好的会怎么样?”这也是我第一次在一个真正的录音室里录歌,帮我制作这首歌的朋友鼓励我认真严肃地把它做好。这首歌原计划的 MV 超级平庸,我要在 MV 里扮酷,一副潮男的样子。但是这么演实在太不自然了。最后我心想:“能不能用讽刺的手法?要不我穿一件粉红色的 polo 衫,绑个腰包?打扮成我爸那种中年人范?”当时我很纠结,这么做可能会彻底毁了这首歌,也可能让它超级赞。我很高兴我选择了讽刺风格。

MV 中的枪都是玩具枪。我原以为 YouTube 上的点击量大概也就破个10万,撑死20万。结果有一天我看见一个知名 Facebook 账号把这只 MV 贴出来,随后就是铺天盖地的文章,然后这支 MV 就火了,完全疯了。一开始我确实很挣扎,因为这是我第一次面临选择:到底该不该认真对待音乐事业?该不该继续做下去?最后我决定继续做下去。

公众对“Dat $tick”是什么反应?

我早就做好被喷的准备了,但是大部分反馈都很正面。我原本觉得这支 MV 太傻逼了。然后 Sean Miyashiro 联系上了我,他是 88rising 的一员,也是韩国饶舌歌手 Keith Ape 所在的 CXSHXNLY Records 公司的老板。Sean 打电话告诉我他准备制作一支众饶舌明星对“Dat $tick”作评价的视频,其中包括 Ghostface Killah、Cam’ron 和21 Savage 等一票饶舌界的传奇人物。我赶紧告诉我妈妈说:“这下真的要火了,我要出名了!”

你觉得 Ghostface Killah 看中你的原因是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低调了?或许是因为我本来就很酷。Ghostface 是个传奇,他居然想和我合作,真的让人难以置信,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做音乐的?

我在五岁时开始玩鼓,以前听过很多 screamo 风格的乐队,像 Asking Alexandria、Dream Theater、还有 Attack Attack!。我爸爸带我听 Phil Collins,这对我的音乐影响也很大。

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我每天都在做新歌,但我想去美国和大家见面。我想见到 Ghostface,想见到 Tyler, The Creator。我办理去美国的签证申请被拒了两次,具体原因我不好说,但真的很麻烦。我刚过完十七岁生日,很快就能拿到政府签发的正式身份证,这样出境应该会容易一点。我还会再出几首单曲,或许很快会出一张 EP。我每天都去录音室做新东西。

你的父母是什么态度?

他们非常支持我,他们并不知道我在唱什么,歌词完全不懂。但他们知道很多人支持我,他们也很满意我的现状。我爸爸每天都会看我在 YouTube 上的视频和歌曲,看看点击量涨到了多少,然后对我说:“看,Brian,‘Dat $tick’今天点击量破一千八百万了。”

Translated by: 陈功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