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独立音乐年度大事 “金音奖” 即将在本周六颁奖,Noisey 从主要的几个奖项之中各找出 9 张入围的作品,你应该听听。

一直致力于鼓励多元音乐创作的台湾独立音乐年度大事 —— 金音奖,已经悄悄迈入第 9 届。近年台湾音乐创作者与亚洲各国的独立音乐交流逐渐频繁,2018年金音创作奖将转型升级成 “金音GIMA系列” 活动,还将举办邀请亚洲各国及台湾超过 50 组 优质创作音乐人参与、横跨台北、高雄两大城市、为期两周的音乐盛事 —— Asia Rolling Music Festival。

颁奖典礼即将于 10 月 27 日晚间登场,今年评审团主席由歌手陈珊妮担纲,甚至邀请海外评审参与。Noisey 从主要奖项的入围名单之中各找出 9 张入围的作品,它们基本代表了台湾独立音乐过去的一年,你应该听听。

最佳专辑奖 

夜猫组(Leo王+春艳)-《健康歌曲OwO》 

“他们很有病。”

夜猫组由一高一瘦的新生代饶舌歌手所组成 —— Leo王与春艳。首张专辑由李英宏担任制作人,虽然叫做《健康歌曲》,但全被两人亲切的垃圾话给塞满,不管是中二的、鲁蛇的、自嘲的、破事的…… 什么来一点。今年 6 月的 “夜猫出头天” 专场,吸引千位同病相怜的队员前来寻求解药。


最佳乐团奖 

落日飞车 -《Cassa Nova 半熟王子》 

“台式 Chill 这样玩。”

落日飞车成军即将迈入第十个年头,请忘记首张专辑《Bossa Nova 芭莎诺娃》裡面的风格暧昧。第二张专辑《Cassa Nova 半熟王子》,大玩台湾独立乐团少见的“软式摇滚“/“成人抒情“,他们用华丽编曲、配器音色,已害东亚与欧美国家的许多乐迷耳朵怀孕。


最佳创作歌手奖 

黄宇韶 -《Small Deer》 

“没有粉专的她。”

从小就读音乐班的黄宇韶,作品在被乐评小树发现之前,一直默默无名。《Small Deer》是她大学的毕业作品,当然没有商业考量,主题围绕在个人的惨绿年华。从歌词、编曲、录音到混音,可说动用了身边同学们的才华,歌曲散发着类爵士的精致感,开场曲 “Intro: illusion” 还会让人误以为是日本 City Pop 时期的玩意儿。


最佳新人(团)奖 

老王乐队 -《吾十有五而志于学》 

“台湾万青。”

“小清新” 风潮过后,台湾独立乐坛吹起的 “厌世风” 与 “中国腔” ,老王乐队刚好两样都中了,再不红没道理吧?他们玩着更深沉的民谣摇滚。已经正式绝版的 EP《吾十有五而志于学》,所收录三首歌曲是主唱阿长在大学时期的创作,“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 成为许多80后、90后的人生配乐。


最佳摇滚专辑奖 

茄子蛋 -《卡通人物》 

“台客摇滚还没死!”

台客/台语摇滚在 90 年代被伍佰用《树枝孤鸟》给发扬光大 20 年之后。载浮载沉多年,成员来来去去,因为获得金曲奖而浮上台面的茄子蛋,首张专辑《卡通人物》收录的 “浪子回头” 在 YouTube 创下3000多万的观看次数。除了铁汉般的柔情,同时证明他们跟前辈有制造 KTV 金曲的实力,跟台湾啤酒一样让人一口接一口吞下。


最佳民谣专辑奖 

Leshia 乐夏 -《Leshia 乐夏首张全创作同名专辑》 

“来自印尼的女版卢广仲。”

跟偶像卢广仲一样,从小学吉他的印尼华裔女孩 Leshia 乐夏,大学来台湾念书,因为歌唱比赛被挖掘,而成为歌手。《Leshia 乐夏首张全创作同名专辑》一共出现 3 种语言,包含印尼文、中文及英文,唱着台湾生活的点滴,以及对于家乡的思念。我们也可以用不同视角,听见台湾的另一面貌。


最佳嘻哈专辑奖 

LEO37 + SOSS -《Be Well World》

“台湾有黑乐。”

台湾也能创造出好听的 “黑人音乐” ?虽然华裔饶舌歌手 LEO37 与 SOSS 的乐团成员来自不同文化的背景,但《Be Well World》的出现,或许可以打破这个问号。歌词内容诉说着一路上的乐与怒,风格除了嘻哈,雷鬼、放克、蓝调、爵士通通共冶一炉,他们正翻搅着台湾嘻哈的场景。


最佳电音专辑奖 

邱比 -《大放 SPLENDOR》

“电系空灵情歌。”

1991 年出生,2013 年发行首张专辑,邱比的歌曲一直是独树一格,甚至有股 “仙气”,因为他没有太多包袱,不与时代对话,音乐只是他实践艺术概念的一种形式。去年,他加入 ROKON 滚石电音旗下的《大放 SPLENDOR》,15 首歌曲都用两个字命名,Ambient 与 Experimental 的电子风格听来冷冽疏离,每首却都是情歌。


最佳爵士专辑奖 

徐崇育 & Soy La Ley 古巴爵士乐团 -《In Our Blood 古巴呐喊》

“不只是恰恰恰!”

10 多年来,一批在欧美学习爵士乐的年轻学子,返台为乐坛注入新意,创作能量十分旺盛。低音提琴手徐崇育身为中坚分子,在发行两张个人专辑之后,最新的《In Our Blood 古巴呐喊》像是一张从古巴寄来的明信片,自承:“从台湾的视角看拉丁音乐,并创造属于自己的拉丁爵士声响。” 我们乐见在 “爱情恰恰” 之后,台湾的拉丁音乐有了新品种。


点这儿在官网查看第九届金音创作奖完整入围名单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