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久没在国内看到高质量的迷幻摇滚乐演出了?这个秋天,来自佛罗里达州的乐队汤思达兄弟(Tonstartssbandht)和工工工的六城巡演将会解救你挑剔的耳朵。

你有多久没在国内看到高质量的迷幻摇滚乐演出了?这个秋天,来自佛罗里达州的乐队汤思达兄弟(Tonstartssbandht)工工工(我们的好同事 Joshua Frank 组的乐队)的六城巡演将会解救你挑剔的耳朵。

也许这么说会让你觉得有些不敢相信,但只要你听过汤思达兄弟和工工工的音乐,你就能感受到他们的独特魅力。2007年,原本有各自音乐项目的两兄弟 Andy White 和 Edwin M. White 决定用 Tonstartssbandht 的名字开始合作。在2009年旅居加拿大期间,乐队凭借一系列独立发行的卡带与足以载入史册的现场演出,引起了蒙特利尔 loft 现场的关注。他们的音乐带有浓郁的 60年代迷幻摇滚、boogie 和 choral pop(合唱流行)气息。躁动不歇的鼓点、令人窒息的 riff、还有天籁般的和声。乐队在2014年发行的现场专辑《Overseas》还获得了 Pitchfork 给出8.0高分的认可。不仅如此,兄弟两人各自的 solo 音乐项目 Andy Boay 和 Eola 也在迷幻流行中探索着新的可能。

Tonstartssbandht 的现场演出照

说到联合巡演的另一支乐队工工工。同样是两个人的配置,成员也是大有来头——分别是来自香港乐队憬观:像同叠的吴卓,及北京 Post Punk 兄弟班 Hot & Cold 的 Joshua Frank。从2015年开始,他们以工工工的名义在北京和台北等地演出。用仅有的吉他和贝斯重复敲击弹奏,将 Blues、Rock n' Roll 和 Folk 等音乐元素解拆再重组。创造出简约主义的新迷幻音乐,甚至带有点异域风情。

9月中旬,这两支乐队就要展开中国六城巡演。在这之前,来自汤思达兄弟的鼓手 Edwin(也是哥哥)回答了 Noisey 的采访问题,和我们聊了聊他们创作音乐的过程、对自己的定义,以及对中国演出的期待和准备。

工工工 - Notes Underground 三元桥

这个问题你可能已经被问了几千遍了,但你能不能再解释一下为什么给你们的乐队取名叫“Tonstartssbandht”?

Edwin M. White:2005年还是2006年的时候,我们为自己的某个音乐项目刻录了一些 CD,然后我们决定给这些 CD 制作一些与众不同的拼贴画封套。于是我从报纸头条上剪下来一些字母放在一块,结果拼出来一个“Tonstartssband ht”,我当即就喜欢上了这个词。在当时,我们一直都是在各种不同的乐团中和其他人合作,但还从来没有以兄弟组合的身份合作。所以我就对 Andy 说,“要是我们两人以后会合作,乐队名字就该用这个。”他也表示同意。到了2007年夏天,我们终于开始了合作,于是我们就采用了这个一早就定好的乐队名。你可以把它念成 tahn-starts-bandit,也可以念成 tahn-starts-band,怎么念随你喜欢。

简而言之,我们的乐队名是自己造的词,而且这个名字真的很赞。

你们通常不在同一个城市生活,那你们是怎么写歌的?通过 E-mail 交换意见会不会很困难?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又是如何安排工作的?是认真地在录音室里讨论歌曲,还是找家酒吧随便聊?

这些年来我们陆续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国家,然后又在同一个国家,同一座城市,有几次还住在同一间公寓里。我们俩通过 e-mail 创作歌曲和专辑的日子基本集中在2007-2009年。那几年我们会通过 E-mail 以及 MegaUpload、Mediafile 互相传文件,一来一去的过程中陆续加入人声、乐器,并尝试不同的 mix。这个过程非常辛苦,有段时间我们做的挺好的,但我们现在不会这样创作和录歌了。在那之后,我们更多地使用吉他和鼓即兴演奏,尽量多录一些练习和即兴作品,通常 Andy 会贡献吉他部分和他的创意,我们大部分新歌都是由此诞生的。我们一起在蒙特利尔住了一年之后,有几年我们不再做更偏向人声、风格更讨喜的歌曲,而是转向做各自的东西。对我来说,这是因为我想继续频繁演出。另外因为我们又不在一起了,所以我想打造我自己的音乐和现场演出。之前很多这些歌曲都理所当然的成为了 Tonstartssbandht 的作品,但现在我们各自探索各种旋律和歌曲创意,并且给对方听各自的 demo,看看能不能把这些原始的创意提炼成一首 Tonstartssbandht 的歌。

我们也在继续录制即兴表演,在这些录音里面找灵感。有时我们会直接加入 overdub,用现场即兴表演的音轨做 mix。有时我们也会在创意上继续深加工,一有机会就重录一次。在过去三年中我们基本住在一起,但 Andy 经常和另一支乐队做巡回演出,一走就是半年,只要有时间在一起,我们就争分夺秒工作。在一起的时候多录一些音乐,分开的时候我们就能对这些录音进行筛选,精心做mix。

Tonstartssbandht

在 Tim Kelly 拍的电影《BIG SMALL》中包含了很多黑色幽默元素,片中的即兴舞蹈也非常不同寻常。你们为什么以这种方式展现自己?你们经常会是这个样子吗?

之所以会有即兴舞蹈,我很肯定只是因为当时我们喝得很醉,我们平时并不是那个样子的。Tim 这人太诈了,他灌了我们很多酒,然后把摄影机打开,让我们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我们之所以会同意,是因为他是我们的朋友。除了这一部分之外,这部短片的其他部分都非常真实地记录了我们年轻时的行为、想法和态度。那是大概六年前拍的,那时我们分别时23岁和21岁。

你们不仅在外形上个性张扬,你们的音乐和演出现场也非常与众不同,比如那首“Soap Shop Rock”。你们是如何定义自己的音乐?你们希望它能往什么方向发展?

我们翻唱那首 Amon Düül II 乐团的歌是因为我们很迷他们。我们一直都很喜欢六七十年代的重蓝调、重迷幻摇滚乐队,以及八九十年代日本的 PSF 乐队。我们的音乐中充满了对这些乐队的致敬,所以我们在现场演出和发行专辑中会有的大量的翻唱作品,我们的歌曲创作方向也受他们的影响。我们喜欢跳舞,我们也喜欢唱歌,所以我们很享受制作这种“跳舞迷幻流行乐”。我们唯一的目标或者期望,就是打造让我们感到自豪的音乐,我们喜欢听的音乐,以及我们喜欢做的音乐。

今年秋天你们将来中国巡演。对于演出现场你有怎样的期待?你们是否有为演出做好了准备?

我很期待在中国的演出会是什么样子。对于在中国做现场演出我可没什么经验,我们游遍了北美、欧洲、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和东南亚,每个地方都略有不同,但基本上都不会太出人意料。我很好奇中国的演出现场和我们去过的其他国家会有什么不同,但不论什么状况我都可以接受。

我们的准备工作就是保证在巡演开始前保持身体健康。旅游和巡演很好玩,但对身心和情绪的消耗也是非常大的,如果我们在巡演之前和当中保持身体健康,那我们的现场会更好,也会玩的更开心。如果我们玩的开心,那我们的演出会更好,如果我们感觉很好,情绪很嗨,那一切都会很有趣。虽然每次巡演都会出现生病或精疲力竭的时候,但我们每次都能把现场做得很好很有趣,但我们还是要尽量避免出现这种身体不适的情况。

简而言之,健康就是最重要的准备工作。有了健康,其他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你怎么看待 Facebook、Twitter 和 Soundcloud 一类的社交媒体?你们好像不太更新这些网站页面,我们很难了解你们的最新动态。

我们不是很痴迷用社交媒体展示自己。但我个人还是会用这些东西和别人保持联络,只不过我可能用得没别人那么积极。

我们两个都不用 Soundcloud,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账号很少更新。我并不反对 Soundcloud,我们只是没有用它的习惯。我们都不玩 Instagram ,我们的乐队也不用。感觉不用 Instagram 之后我们更开心。

我们的乐队确实有一个官方 Twitter 账号,但我通常只用我的个人账号发状态。Andy 不用 Twitter。我们会在官推上分享新闻和公告,但因为我们并不是每天都有新闻,所以它看上去像个僵尸账号。

Facebook 也是一样,我们会在上面分享最新作品和巡演的新闻,但我们一年才巡演一两次,一年才发一次歌。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在上面分享东西的冲动。我连自己的 Facebook 账号都不怎么更新,Andy 则还是一样,既没有账号也不用这东西。如果有人对我们的日常很感兴趣,那当然很好,但我们不是那种喜欢随时更新状态的人,至少更新频率没有达到粉丝期望的速度。有时我们也没什么东西好分享的,有时我们也不想分享。这种想法我觉得很正常。再说要想联系我们,你们可以直接给我们发 E-mai。

工工工乐队贝斯手 Josh

你们将会和老朋友 Josh 还有他的工工工乐队一起巡演,你准备和工工工乐队怎么玩?

Josh 确实是我们的老朋友了,我们很期待看到他现在的生活,因为他回北京住了。我们从来没有和他以及乐队的 Tom 一起巡演过,所以我们很期待能组成一支新队伍一起上路。至于怎么玩我们没有计划,顺其自然吧。

在你们之前的采访中,你提到自己很喜欢一边吃披萨一边思考,是不是披萨能给你带来灵感?这次来中国准备要吃什么?

我都不记得那次采访说了什么。我觉得很多人都喜欢吃披萨,估计绝大部分美国人都喜欢。所以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美国人而已。我也可以很肯定地说,披萨并不能给我带来灵感,但我很高兴这世界上能有这些美食的存在。

我不知道要去中国吃什么。说实话,我在六个月前就开始不吃肉类、鱼类、蛋类还有奶制品,所以只要不是这几类食物我都会吃,只要能让我吃饱就行。能让我满足的都是好东西。


这个9月,Noisey 将为你呈现汤思达兄弟和工工工的中国巡演:

9月17日 深圳 B10 入场时间:晚8点半 

9月18日 广州凸空间 入场时间:晚8点半 

9月20日 成都小酒馆空间 入场时间:晚9点

9月22日 重庆坚果俱乐部 入场时间:晚9点

9月23日 上海 Harley's 入场时间:晚9点

9月30日 北京愚公移山 入场时间:晚9点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