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这两支国内新晋摇滚乐队准备了一次互访,希望能让他们在 VICE Party 上的再次重逢擦出更多火花。他们彼此聊了聊玩乐队的难忘经历、摇滚乐和饮食文化之间的关系,以及为什么在蹲坑时能产生创作灵感。

Future Orients 和卧轨的火车是国内两支新晋摇滚乐队,抛去两支乐队在音乐风格上的不同,他们在音乐性和现场方面都能反映出中国南北方的地域差异。Future Orients 继承了 D-22 的躁动与实验性,而卧轨的火车充满着来自南方小城的暧昧旋律。2016年秋天,两支乐队相继发行了新专辑,我能感觉到他们正在互联网时代里快速孕育着自己的风格,而且比以往来得更快。

兵马司旗下的 Future Orients 乐队成立在三年前,和大部分组乐队的人一样,最开始,他们也没有太多想法,在经历了一次人员变动和吉他手果真回国归队后,乐队才正式起航。说到签约兵马司,他们认为纯属运气。“有一次我们演出完,吹万乐队找我们聊天,说我们不错,当时我们激动坏了,这可是吹万啊。”果真说,“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在排练室里又遇到了吹万,他们叫我们去帮他们做新专辑首演嘉宾,那次演出杨海崧老师也在场,再后来我们就签约兵马司了。” 

卧轨的火车乐队主唱沈帜其实在大学之前就有过玩乐队的经历,如今,音乐已经成为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说到乐队现在的贝斯手肖强和鼓手李文则是在2014年加入的。沈帜说:“当时乐队在找贝斯手,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肖强,后来在南京结识了李文,他们之前都有玩乐队的经历,李文之前参加的乐队比较多,比如 Good Luck Good Bye 和 8 Eye Spy(八眼间谍),我认识肖强的时候他也在创作。”

其实年龄相仿的两支乐队有太多缘分,各自的成员在今年早些时候的“VOX 十一周年”活动中就相互有过了解,当时肖强和沈帜分别以主唱和鼓手的身份代表 Gatsby In A Daze 乐队演出。今年11月,经过 Birdstriking 吉他手小文的“撮合”,同在巡演期间的两支乐队又一次在武汉相遇。12月9日,Future Orients 和卧轨的火车将在 VICE 的年终派对上重聚,在这个被互联网制作人包围的时代,能有这样两支充满少年气的乐队出现,并告诉我们这样的音乐形式还在不断地发生和革新,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

我特地为他们准备了一次互访,这种形式也为两支乐队进一步的友好关系打了一座桥梁。不知道他们对彼此的答案是否满意,希望这次互访能为他们的再次重逢擦出更多的火花。

1480393524717141.jpg卧轨的火车

Future Orients:要怎样才能到达“谜底帝国”(卧轨的火车的一首歌)?
肖强:不需要特地设置一个目的地,最重要的并非到达而应该是遨游。
李文:要穿越才能到达。
沈帜:同我希望永远都到达不了,到达即停滞,停滞即消亡。

你们平时是迷迷糊糊的人吗?录音的时候喝酒了吗?是柠檬白兰地还是干红?
李文:我不是,我甚至讨厌迷迷糊糊的人。当然就事论事吧。平时不喝酒,录音时不会喝酒。目前对酒没有兴趣。
沈帜:在充满未知的世界里,谁又能说自己是完全清醒的人呢? 录音时候没怎么喝,如果有选择的话一定是柠檬白兰地,因为我品不来干红。
肖强:可能思维总是游离在现实之外,被很多人说“慢”,但我还蛮喜欢这样的状态。录不同的歌就喝不同的饮料,比如录“沙”的时候就把脸洗了提提神,再来罐红牛。

这张新专辑(《余波》)你们给自己打几分?诚实点。
李文:八分。音乐哪有完美的。太完美就意味着结束。
沈帜:冷静一点的话,我打69分。不过,有很多分数之外的东西……
肖强:九分,它是我今年最喜欢的专辑之一。

巡演途中最让你受不了的事情是什么?
李文:巡演中最怕的就是误车,误车是浪费时间和金钱的事情。
沈帜:一路上也真没有什么事情会让我受不了,承受能力和脾气都还行。
肖强:安检、航班 Delay、误车还有巡演助理的工作效率。

你们对北京印象如何?
李文:作为一个南方人觉得北京太干了。作为一个小城市人,觉得北京很大,时间成本很高。
沈帜:演完在北京的第二天,是我来北京几次印象最好的一天。那天很难得的没有雾霾,我们住在一个胡同的民宅里,中午太阳从窗帘中透进来把我晒醒,再加上屋里的暖气,嘴唇和皮肤都很干,可我很喜欢身体是那样的质感和状态。后来出门了,一路上金黄的银杏叶和红色的砖墙快让我爱上北京了,忽然明白了很多以前没有发现的美。 

1480393586475747.jpeg卧轨的火车在现场表演

更喜欢和女朋友呆在一起还是和队友呆在一起?
李文:这个选择题我只能选择第三个选择,我喜欢独处。
沈帜:咳,这问的……看做什么事咯。
肖强:这完全取决于心情了。

家里知道你们玩乐队吗?他们怎么看?
李文:作为一个拿父母的钱抹杀自己时间的人,父母不支持的话,我还能这么潇洒走一回吗?
沈帜:……都还算支持,但也都很担忧。
肖强:知道,但他们也不算反对。

蹲厕所的时候你们都会干嘛?
李文:我只考虑我拉的便便是什么样的,味道、颜色……因为它关系到我的健康。
沈帜:大多数时候就玩手机呗,不过挺多歌词是蹲厕所时候改的。如果在自己家里又很放松的话会带着吉他进厕所……
肖强:我上厕所很快,很专注,根本来不及思考。

受影响最深的音乐人?有什么好歌推荐吗?
李文:窦唯,老歌“悲伤的梦”。
沈帜:两年前看了 Swans 后一直挺受 Michael Gira 影响,推荐他在 Angels of Light 乐队的专辑《How I Loved You》。
肖强:受影响的太多啦,拿《余波》这张专辑来讲,可以听出音乐上受到的影响有地下丝绒、Yura Yura Teikoku、Tame Impala、Mac Demarco 等等。

火车卧轨以后其他火车过不去怎么办?
李文:其他火车就选择出轨吧。
沈帜:你这么一问觉得自己挺自私,不过至于“其他火车”他们该怎么过去那才是他们的能力吧。
肖强:做成遗迹。


位置互换,现在由 Future Orients 接受卧轨的火车采访:

Future Orients_2016 by 三籽酱.jpgFuture Orients

卧轨的火车:你们所理解的“东方”是什么? 
Future Orients本质上就是禅,很多西方的艺术家和音乐人也受过这种东方思维的影响。佛教本身是内敛的,这很符合中国人内在的某些特质,而“Future Orients”对于我们来说可以算是一个目标。我们想做的就是以摇滚乐的形式来体现这种思想,这对我们来说很难,也许出十张专辑也做不到,但我们会一直去做,最近我们都在看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东西。什么样的人做出什么样的音乐,关键是要先提升自己。

“要么吃,要么死”,如果人生在世真的只剩下吃的话,你们会选择吃还是死? 
非要回答的话,我们选择集体赴死。

你们是公路巡演,那大家挤在一辆车里会抢着放歌吗,还是各听各的?在路上都听些什么呢?
不会,都是放歌大家一起听,不过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所以其实一起听歌的时间也不是很多。放的歌基本都是比较舒服、适合坐车听的那种,但是巡演快结束的时候我们在车上放了很多怀旧金曲,比如 Green Day、Avril、Eminem 之类的,很搞笑。

1480393632312092.jpegFuture Orients 在 School 演出

肯定不至于所有成员都是光棍吧,女朋友(男朋友)对这次巡演怎么想?
阿勇:很遗憾,我们都有女朋友了,不过不知道果真还有没有男朋友。乐队鼓手小锅都结婚了,你看他手上戴着戒指。
果真:我们都没男朋友,抱歉让大家失望了。

专辑封面是一只小龙虾,那么这只龙虾是蒜香、香辣、十三香还是冰镇的呢?哪种做法的小龙虾可以代表你们的音乐?
果真:其实最初的想法就是希望封面有一个中国传统美食的形象。但比如油条这种吧,虽然很中国,但是画出来别人没准以为是法棍。后来就想到了小龙虾,小龙虾和中国美食的关系还挺微妙的,不算很传统,但又很中式,而且辨识度很高,看上去也可口。我觉得这只虾是原味的,做法不重要,吃的开心最重要。


Future Orients 和卧轨的火车将作为嘉宾乐队在 2016 VICE PARTY 北京站献上演出:

11111.jpg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