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自带戏谑、随意的属性,也正表达了其音乐的含义,并以一种温和的方式渗透于落日飞车的音乐创作、视觉设计和日常生活中。

打开落日飞车的 Facebook 页面,你会看到像《金桔希子》的封面以及他们的美国巡演海报似的卡通图像,颜色鲜艳、十分抢眼的同时也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将自己的演出命名为“城市废话”和“BAD TRIP”,在有些戏谑的设定之下,落日飞车总能在现场营造浪漫和放松的气氛。 

同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还有他们的音乐风格,从《欢迎来到地下社会现场合辑》的“Ah-Ah”到《芭莎诺娃》再到比较新的《金桔希子》,落日飞车的曲风一直在发生变化。自2009年建立,乐队经历成员更替,直到近年才确定为五人乐队。主唱国国和鼓手尊龙除了是 Forest 森林的乐手,也是其他好几个乐队的成员。但无论是同时顾几个团,或是风格的变化,都没有影响落日飞车带来让人沉浸其中的音乐。

带着对他们的好奇,我们邮件采访了落日飞车。“开世界一个大玩笑也是不错的”,国国在采访中的这句话似乎解除了所有的困惑。落日飞车那种戏谑、随意的态度,也许就是他们自身及其音乐的含义,并且以一种温和的方式渗透于他们的音乐创作、视觉设计和日常生活中。所有的变化、选择,只是因为他们本身的态度而自然地发生。

Noisey:先聊聊你们的作品吧!在去年的 EP《金桔希子》里你们塑造了这个叫金桔希子的虚拟人物,她和三首歌之间是怎样的关系?
落日飞车:简单来说,整张 EP 是一部以爱情为主题的科幻冒险故事。在“Burgundy Red”中,居住在现时的男主角因为有追求爱情的渴望,开启了穿越时空的能力,而时空隧道会在日落之时打开。当来到“My Jinji”时,男主角想追寻的真爱是古文明中的公主。最后一首歌“New Drug”则来到了未来世界,爱情成为人类得以超脱的解药。金桔希子是男主角在三个不同时间段里一直钟爱的对象,她在三首歌分别象徵了此刻、过去与未来的恋人形象,三首歌在不同的情境下都是对金桔希子歌唱。

你们之前提到《金桔希子》的灵感来自动画《Akira》,据说在第一张专辑《芭莎诺娃》中也引用过好莱坞电影的台词,比如有什么电影和台词呢?除了影视作品,还会从哪些方面获取灵感?
没有具体从哪部电影中撷取段落,会这样说是因为昆丁式的废话场景对《芭莎诺娃》的歌词影响很大,体现了说了一堆却什么也没有说的境界。 就像《低俗小说》中的跳舞场景,男女舞者什么话也没说,配上查克贝瑞的“You Never Can Tell”,那种混搭和无厘头融合后的戏谑美感就是落日飞车第一张专辑想表现的。
最近在研究唐诗,尤其以李白为主。据说李白是胡人,却对汉人的诗词极有兴趣和天赋,而作品的水平也远超当时同辈的诗人。为什么呢?我最近都在思考这个问题,还没有具体的答案。思索答案的过程中,灵感就会源源不绝地来敲门。

1499277682643769.jpg

《芭莎诺娃》发布以后,过了几年才推出第二张作品,而且和第一张在风格上有了很大的改变。是什么时候开始考虑改变风格?受到什么因素的影响? 下一张专辑还会继续探索新的音乐风格、继续改变吗?
没有具体考虑过,或许团员的更迭、心智年龄的成熟都有所影响。飞车在11年时,年轻气盛又贪心,什么都想玩,迷幻、蓝调、摇滚、爵士、灵魂乐、乡村这些风格,都想要试一试。时至今日,随著年纪日渐增长,心也渐渐定了下来,所以只选择了迷幻、灵魂乐再融合合成器的声响而成了现在的飞车。
时间持续流动,我们也在缓慢地新陈代谢,应该还会有新的变化。

在这两张专辑里,除了都是用英文来写歌词,内容也都比较抽象,是你们刻意淡化了歌词而更强调在音乐形式上的表达吗?
刚开始的时候,用英文创作的确是飞车对于曲风样板化的强烈追求导致的结果,不过在后来的创作里,我们逐渐开始利用文字的逻辑与背后的文化意涵来说一些“废话”,用这样的方式开世界一个大玩笑也是不错的。

落日飞车的专辑封面也设计得很有特点,像《金桔希子》上爬著蚂蚁的糖果,还有你们之前在加拿大巡演的海报上还有 Pepe the Frog 的出现。这些设计是你们自己做的吗?设计的想法是怎么来的?
设计都不是我们自己做的,但馊主意是我们想的。《金桔希子》的糖果是因为希望传达歌曲中的甜蜜,只溶你口不融你手之感。Pepe 则是因为那只青蛙很像主唱,又开了一次低级玩笑。

1499277704299201.jpg

这次“城市废话”的巡演,从去年在美国,到今年在内地,一路上有什么好玩的事发生?
我们在美国的巡演也都是一天一站,因为是自己开车,所以沿途感受了公路风光与休息站的美式速食,美国梦真的是从这些薯条汉堡中幻化到了我们胃中的每个角落。而这次在内地的巡演,我们在上海新天地的银行办了支付宝,让我们亲身体会到科技的发展始终来自人性。

台湾的地下社会给很多音乐人提供很好的平台,你们也从它开始,很可惜它在2013年被迫关闭,在那之后,台湾还有类似这样的地方吗?
像这样草根又朋克的地方在台北比较不多见了,但是仍然可以在一些 DIY 的派对中感受到这样的精神持续在社会各个有趣的角落中发酵。Korner(台北夜店)是现在独立电子派对的重镇,玩乐团比较常去 Revolver (台北的一间酒吧)喝酒,Waiting Room (由透明杂志成员所经营的店铺及展览空间)常有电台让我们闲聊,而 PIPE(livehouse )外面的广场有好吃的披萨跟夜宵。

谢谢!祝你们新专辑录制顺利!


刚刚结束“BAD TRIP III”演出的落日飞车,目前正在制作他们的下一张专辑,7月12日他们在台北还有一场隐秘的演出。
顶部图片来自乐队 Facebook 主页。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