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文隽所说,绝对纯洁的乐手分别来自不同的乐队,各自受到不同音乐风格的影响,当这些不同碰撞在一起,你知道绝对纯洁无法被任何一种风格定义。

2010年,怪力乐队发布了专辑《妄游记》,同年主唱文隽离开了北京搬去上海。去年10月,文隽开始分享她的新乐队 绝对纯洁 的演出消息。陆陆续续发布的现场视频里,文隽削瘦的身影与过去在老 What 和 D-22 演出时的画面相比没有太大的改变,还是当年那个刘海遮住眼睛的花臂女孩,当她唱起歌来,多变的唱腔依然充满力量。

文隽曾在采访中说 “可能去做一个人完成的事情比较好” ,继而持续用影像和绘画去表达她自己那个神秘而奇妙的世界。同时她也仍有继续做音乐的计划,直到2016年为艺术家唐狄鑫的作品写歌后才再次开始做音乐,又在2016年底认识了现在的鼓手张云和贝斯手大米,连同吉他手汤庭,组建了绝对纯洁。乐队的名字则来自文隽偶然看见的高楼上庄严而又有些荒谬的口号“绝对纯洁”。

1535565616362858.jpeg唐狄鑫绘 “Last Days of Louis XIV” 单曲封面

在绝对纯洁的分享里你依然可以看到视觉风格强烈的影像作品,让人想到 寺山修司的电影 ,或是 電気グルーヴ 和 死んだ僕の彼女 之类的乐队。正如文隽所说,绝对纯洁的乐手分别来自不同的乐队,各自受到不同音乐风格的影响,当这些不同碰撞在一起,你知道绝对纯洁无法被任何一种风格定义。

如果你一直有关注文隽和绝对纯洁的动态,应该对他们在8月24日发布的 “Last Days of Louis XIV” 有所听闻。今天绝对纯洁也在 NOISEY 首发的乐队同名单曲 “绝对纯洁”,在这之前我们也和文隽进行了一次简短的对话。距离怪力解散已经过了七年,她仍像 2014年跟 VICE 对话 时那样 —— “不娇气、倔强、像头野兽”,文隽也依然十分喜欢唱歌,她说和摄影、画画相比,音乐更具有侵略性。而在绝对纯洁里,你会再次感受到独属于文隽和她音乐里的那种纯粹而无害的侵略性。

你会如何描述绝对纯洁?

 “绝对纯洁,矛盾的混合着激烈极端、不顾一切和纯真、伤感的气息。” 我挺喜欢这个描述。

绝对纯洁的风格受到什么音乐风格/音乐人的影响?

我们各自喜欢很多各种各样的音乐,各种影响都是混合在一起形成的吧,没有特别明确的有专门哪一个很明显的影响。


绝对纯洁四个人里三个之前都有过各自的乐队,和之前的乐队相比,绝对纯洁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每个乐队都非常不同吧,音乐不同。我觉得有一点挺特别的,我们几个人相处得非常融洽,简直是其乐融融了。

WechatIMG60.jpeg

说说这两首单曲吧。“Last Days of Louis XIV ” 的歌词里说的是什么电影?

这首歌写的是我去电影院看一部叫做《路易十四的死亡纪事》的电影,因为电影很昏暗,也很长,我就在电影院座位上睡着了。就是讲了这样一件事情。

听 “绝对纯洁” 第一反应觉得像是乐队的自我介绍,但是之后会想到人和人之间的联系,人与人、世界、时间之间的关系。可以这样理解吗?

可以。反正歌词写的就是一些简单的事实,大白话。

你们有时在绝对纯洁的微信上分享 jam 的视频,和我们简单说说平时写歌和排练的情形吧。

我真喜欢排练。我比以前更喜欢排练、写歌了。

之前在一篇采访中知道文隽很喜欢户川纯,有一次绝对纯洁的 演出海报 把漫画原著里的户川纯改成绝对纯洁,让我忍不住开始联想绝对纯洁和户川纯之间的关系。 

那个演出海报是《幽游白书》里关于户川纯的一个桥段。我们的吉他手经常会用一些奇怪的图片来做简单的演出海报,比如《寂静岭》游戏截图、“吃鸡” 游戏截图。

绝对纯洁跟户川纯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户川纯是我最喜欢的女歌手,她的声音是天才的。并且我觉得她是一个真女人,毫不掩饰地流露自己的女性特质,美与软弱,细腻与野蛮,正面与负面的。

ezgif.com-webp-to-jpg.jpg

时隔7年从去年冬天再次开始演出,和以前相比,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真的是时隔七年,竟然迅速重新适应了,我自己也有一点点吃惊。和以前比,做音乐的动机和对创作的理解都不一样了,以前更加极端、更加冲动,现在感受更多、更广、更深。

开始绝对纯洁后,做音乐、摄影和画画对你来说分别是什么?它们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

我非常非常喜欢唱歌,也非常喜欢摄影和画画。我觉得视觉的形式对于观看的人来说还是比较温和亲切的,因为视觉作品是被观看的;音乐、声音非常有侵略性,压倒、威胁、直接冲击和进入。我自己对音乐的理解更多。不知道有什么联系,我都喜欢做所以都做。

绝对纯洁之后有怎样的发展计划?

除了排练、写歌、演出、录音、出唱片,我还想做更多乐队形式以外的创作和尝试。


纯洁.jpeg唐狄鑫绘 “绝对纯洁” 单曲封面

9月15日绝对纯洁将在 杭州内耳音乐节 带来现场演出。

更多演出信息、分享,请关注 绝对纯洁 微信公众号。

编辑: 大宝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