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来辩。

都说文化潮流二十来年一个轮回,照这个算法,如今红红火火的90年代范儿乐队以及满场90年代打扮的姑娘们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单说乐队成员,他们的循环周期可要短得多。随便瞅瞅如今那些正卯足劲要上《NME》现场栏目页面的新秀乐队们,你就能发现不少似曾相识却又似乎憔悴了一些的面孔。这些人就是 2000年代中期的那一批,如今他们正筹划着属于自己的独立音乐聚会,只不过这次他们没有出现在做作的电视节目中跟主持人讲述自己的跌宕人生,相反,宣传照中的他们低调地站在背景里,暗暗希望人们已经忘了他们和 Razorlight 一起巡演并把 Johnny Borrell 当大哥的往事。

The Fat White Family / The Metros

fatwhitesmetros.jpg

当年:那个缺了牙的小赤佬是谁?你不认识?那是 Saul Adamczewski,前 The Metros 主唱!2007年那会你搜过“听起来像 Jamie T 的乐队”吗?没?好吧,The Metros 就是一支听着有点像 Jamie T 的乐队,他们还有个 MV,在里面哥几个一个劲儿在跑好像是在躲什么,估计是想让人觉得他们就是一伙经常干坏事的小年轻儿,比如从报摊那儿偷东西而且一点都不觉得愧疚什么的。他们还上过短命的电视节目《Lily Allen and Friends》。 

如今:嗯,虽说玩过 The Metros 这样的乐队,但在如今这支受 The Fall 影响、蓬头垢面、“真心求您远离我家孩子”的 Fat White Family 里,Saul 也算不上减分项。非要理解上面两张图中他的演变,你可以想想烟盒上那个警示抽烟危害的烂喉咙照片,嗯,Saul 就是那个前后对比照的音乐产业版。

Skaters / The Paddingtons

paddingtonsskaters-edited-1.jpg

当年:遥想那时澳洲的南布卡(Nambucca)还是独立音乐的中心,想在那个圈子里混出来,你只需要一件皮夹克、半盒金边臣烤烟以及跟 Carl Barat 混个脸熟,于是就有了 The Paddingtons 这样的——死心塌地追求英国工人阶级草根摇滚俗套的乐队,就算他们专辑封面专门做成便宜啤酒加烟灰再加裤裆味儿的,也一点都不为过。

如今:吉他手 Josh Hubbard 现在是四人乐队 Skaters 的一员,这乐队更不咋样了,他们的全部特色也只会是刺字棒球帽、披萨、《比尔和泰德历险记》以及从 FIDLAR 那抄来的美学。哥们儿,“rad”这词用得再勤,我们也知道你是从赫尔来的。(赫尔:英格兰东北部海港城市,曾是英国最贫困城市

TOY / Joe Lean & the Jing Jang Jong

toyjoelean.jpg

当年:当今独立摇滚圈改路线的尴尬鼻祖。Tom、Dom 还有 Panda 就是所谓的 Jing Jang Jong,基本上就是主唱 Joe Lean 学 Johnny Borrell 拿样儿时候的陪衬,他们的首张专辑都已经发去给乐评了,结果愣是被公司给取消了,尴尬。这样的乐队玩不下去算是件好事呢。

如今:《窥视秀》(Peep Show,2000年初热门英剧,很黄很天真)里 Sophie 哥哥的前队友,后来竟然成了一帮忧郁冷酷的德摇铁粉,想想挺有意思的。但说句公道话,你也能看出来之前那乐队根本代表不了这哥儿几个,而且,TOY 确实特别好啊,不是吗?

September Girls / The Chalets

chaletsseptembergirls.jpg

当年:虽说这俩唱歌的给自己起了 PeePee 和 Pony 的小名,而且看着跟 50年代剧集《蓝色彼得》里的龙套演员一样,但也不知道为啥,听 The Chalets 时候我妈要是在旁边,我就倍儿尴尬。可能是因为她们用卡通音唱房事的原因吧。听她们也可能因为那会儿我就是个怪小孩而已。谁知道呢。

如今:PeePee 和 Pony 换回了本名 Paula 和 Caoimhe,声音也降了好几个八度,俩人玩了个挺火的流行车库乐队 September Girls。这乐队就像是听着 My Bloody Valentine 长大的 Dum Dum Girls。而且现在也不怎么唱关于房事的歌了。妈,您可以过来了。

Teleman / Pete & The Pirates

petepiratesteleman.jpg 

当年:Good Shoes 的“All In My Head”;Larrikin Love 的“Edwould”;Roxy 俱乐部的 Panic 周二夜;The Rakes 的“22 Grand Job”;Moonlighting 俱乐部的 Candybox 周四夜(一英镑门票还送一杯调酒);Les Incompétents 的“How It All Went Wrong”;The Rapture 的“House Of Jealous Lovers”;Astoria 俱乐部的 Frog 周六夜。如果上面这些让你觉得自己老逼了、过去了或者该死了,那你八成也深爱过 Pete & The Pirates(尤其是“Mr. Understanding”这歌)。永别了,青春。 

如今:Pirates 的三名前成员组建了 Teleman,如今的他们已不再为凌晨三点的醉酒趴体伴奏,玩的东西听起来就像阉割版的 alt-J。虽然还是继承了前身乐队的部分叛逆传统,但如今 Teleman 多数时间都在帮 Maximo Park 和 Franz Ferdinand 暖场。 

Albert Albert / Kaiser Chiefs + Black Wire + Howling Bells

albertalbert.jpg

当年:Kaiser Chiefs 的主唱现在在一个周六选秀节目当评委,主创也玩腻闪人了,现在想想这乐队挺惨的,但在 2005年3月份左右,Kaiser Chiefs 也是酷过一段时间的。同样是在那个时候,一帮暴躁的后朋克迷组建了 Black Wire,选择了从容燃烧而不是苟延残喘。几年后,澳洲出了支乐队叫 Howling Bells,主唱是万人迷大宝贝儿 Juanita Stein。

如今:几只独立乐队就这样联合起来了!新晋乐队 Albert Albert 就像是一台 Morrissey 歌迷探测仪,将几位迷失的乐手收集起来。他们是一支低端的独立全明星乐队?还是《NME》弃儿们的一次团体治疗?这取决于你的角度。说不定哪天 The Rakes 的鼓手或者 The Spinto Band 的二位也会加入进来呢。

Translated by: 席梦思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