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Shelter 关闭期间,原老板 Gaz 也没闲着,他帮助潮潮豆瓣音乐周联系和推荐了大部分国外艺人。韩涵(Gooooose)找时间和他聊了聊这次音乐节的阵容组织工作、和对中国电子音乐场景的看法。

“Gooooose 对话”是 Noisey 最新开设的一个专栏。在本栏目里,除了办厂牌、策划活动、筹备各类音乐计划之外,一直活跃在中国音乐场景里的音乐人韩涵(Gooooose)又有了一项新任务:他将担任我们的特邀撰稿人,和他的朋友们分别展开对话。当然,Noisey 期待他们能在聊天过程中碰撞出一些崭新的观点与思考的同时,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给各位读者带来不同的阅读体验,让大家不会错过任何“只属于”音乐人之间的精彩故事。

在过去的近10年里,英国人 Gareth Williams 让上海的电子音乐俱乐部 Shelter 持续成为这个城市乃至中国地下音乐和亚文化爱好者的聚集地。Shelter 在去年关闭,但是一家新的 Club 即将延续那紧张刺激,充满冒险精神的音乐旅程,据说这个新的俱乐部名叫“ALL”——你完全可以自己去引申这个词的意义。当然在 Shelter 关闭期间,他也没闲着——他帮助潮潮豆瓣音乐周联系和推荐了大部分的国外艺人。在平时,朋友们都习惯叫他 Gaz。于是我找了个时间和 Gaz 聊了聊这次音乐节的阵容是如何计划组织起来的。


韩涵:你已经为潮潮豆瓣音乐周工作了几个月了吧?
Gaz:实际上从去年年底,Shelter 关闭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

所以你最近经常出差吗?
对,去了很多次北京。

你已经在上海待了差不多十年了,你觉得这里的电子音乐场景有什么变化吗?
绝对有。打从2005年我在这里举办第一次活动起,上海发生了巨大变化。从基础设施,活动如何运作,到如何推广。 人们关于音乐的知识和对新音乐的热情也在发生很大变化。

所以那时候有你,还有 DADA 的老板 Michael Ohlsson 和其他很多朋友在 C’s 做一些另类或者地下音乐的派对?
是的,Michael 做了他的第一个派对,一个星期后,我也开始了我的第一个活动。当时我做的主要是雷鬼音乐的派对。而 Gary(Shelter 的另一位创始人)在几年前就在“壁画”(Mural 俱乐部)和“飞马”(Pegasus 俱乐部)办活动了。还有简·西斯塔(Jane Siesta,上海的 Drum & Bass 领军人物)那时候也在做演出,我的第一个 DJ 演出就是在她的活动上,那个酒吧叫做“章斯女士”(Madam Zungs),2005年年底关的。

是的,总有一群人在做这些事情,但总的来说场景非常小,几乎没有任何地方能让我们真的做点事情。那时候 C’s 是唯一可以自由放音乐的地方。他们对音乐的态度非常开放。后来 Logo 开了,再之后是 Shelter、Dada。

1494915957629515.jpgShelter 的另一位创始人 Gary

所以你们还在互相联系和合作吗?虽然你们都正在运作不同的场地和活动。
是的,那时候的那些老朋友,到现在还都在做活动。真挺神的,毕竟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我觉得现在的音乐场景比原来大了,但还是不够。现在出现了更多的活动主办方,但他们仍然大多有自己专注的人群和音乐领域,而不是每个人都在竞争,或者试图做同样的事情,这非常好。现在我们会想去预订的艺术家,都会有点像在抢人哈哈——我们都是好朋友,也一起工作过,但有时候我会发现我想要找的音乐人已经被他们预订了。

所以,这是一个积极的事情?
当然。

关于这次潮潮豆瓣音乐周的阵容,我想很多人都想知道你是怎么和主办方最终确定阵容的?我感觉这可能会是个漫长的故事。
我已经从事预约艺人很多年了,有一些阵容是我以前邀请过的,我很熟悉他们,比如 Kode9,RP Boo。另一些艺术家是我很久之前就想邀请的,但是他们对于像 Shelter 这样的小型俱乐部来说太贵了。不过即使这样,选择还是非常多,我会和一些经纪公司合作,研究一下他们能提供的阵容列表,这会让事情变得容易很多。

所以这个阵容是很自然地就形成了对吗?好像一位艺人辐射到相关场景中的其它艺人。
是的,在阵容方面我做了一些调整和平衡,但总的来说,这次选阵容的过程非常像是“有机”生长出来的。

这个阵容对于国内观众来说还是比较有挑战性的。甚至可能在中国以外,那些有多年俱乐部文化的地方,这一次的阵容仍然具有挑战性。但这也让我想起了 Shelter 还开的时候,观众在那里享受一些非常狂野的地下音乐,曾经让我非常惊讶。
这次的音乐节并不具有一个讨好大众的阵容。确实某些艺人的音乐有点挑战性,但并不是所有。我发现中国很多普通观众实际上比在东京或柏林的观众更乐于接受不同的音乐,因为东京或柏林的场景历史更长,听众具有很固定的品位,如果不是他们喜欢的风格,他们就不会感兴趣。虽然中国的音乐场景不够发达,但人们更开放,他们不会马上因为音乐类型去判断好坏。

我们曾经在 Shelter 邀请过一些非常古怪的音乐人,但就像你说的那样,仍然可以看到很多观众喜欢这些音乐,即便他们从没听说过台上正在表演的艺术家 。所以潮潮将会是一个非常不同的节日,但我觉得人们能够 get 到我们要传达的意思,这个音乐周绝对不是想要孤立某些听众,相反是想要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整个音乐节的安排将会是平衡的,有一些奇怪的部分,但也有很多容易理解容易感受的部分。我相信大部分的观众将会得到愉快的体验。

我在想我以前听音乐的时候,很少有人会从一开始就听“实验”或所谓的“左派”电子音乐,但人们会慢慢地吸收这些东西。所以这次潮潮的阵容更像是一个百花齐放的艺人和音乐人的聚会,它的目的是让观众们去探索音乐,而且它也具有被听众探索的深度。
没错。

1494915843203485.jpgKim Laughton 和 Jonathan Zawada 曾经设计过的舞台

我很好奇 Kim Laughton 和 Jonathan Zawada 为第二舞台做的设计。你是怎么邀请到他们的?我听说它会是一个实时渲染的电子游戏环境?不断变化,永不重复。
对,房间周围的屏幕将显示一个由游戏引擎实时渲染的数字景观。而不是 VJ 播放视频剪辑或其他东西,一切都是实时的,你可以控制在这种环境中的天气变化,或类似的东西。我还没有看到最后的成品,但我认为这样的作品之前没有人做过,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将是独一无二的。

两个礼拜前我在新时线艺术中心(CAC)见了他。听起来他的作品大概领先那些传统的剪辑触发型 VJ 至少10个光年(光年是距离单位)。我一直很不喜欢那种触发视频剪辑的 VJ,比如说为什么低音鼓总是几何图形或某些花纹?可不可以是别的画面?
是的。而且这次的视觉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从演出到 afterparty。所以,要么得准备巨多的视频片段,要么就要重复使用同样的东西。而 Kim 和 Jonathan 的作品将会一直进化。也许会有很多频闪灯,但我相信这件作品会在现场创造出相当独特的气氛。

好吧,我更好奇了。你也是一个相当在乎视觉表现的人对吗?我知道你收集海报和其它设计类的东西。
我认为视觉可以极大程度增强音乐体验,当然,前提是它们是好的视觉。

Kim 真的和 Aphex Twin 来自同一个城镇吗?
是的,来自一个名叫康沃尔郡(Cornwall)的城镇,在英格兰南部海岸,是个相当奇怪的地方。我听说过 Squarepusher 也来自那里。奇怪的小镇,但似乎创造了相当独特的人物。

不错。下一个问题,我知道你和 Kode9 是老朋友了,我记得有次 SVBKVLT 的演出,你关上庇护所的大门,让他放了一整夜环境音乐?
是的。其实我把他带到中国八九次了,但这是他第一次演 Live Set。而陆明龙(Lawrence Lek)将会负责现场视觉效果,星期天他会在潮潮音乐周演讲,谈论他们演出的概念,叫做“Notel”。讲述的是一个完全自动化的豪华酒店,没有人在那里工作。他们在 Sonar 音乐节上聊了一次这个作品,他们叫它“全自动豪华共产主义(Fully Automated Luxury Communism)”,应该是这个名字。这个作品也和 Kode9 的上一张专辑“Nothing”有关。

1494916478716137.jpgKode9

我好奇你是如何说服豆瓣请这些音乐人的?我知道他们中有80%都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艺术家,他们在 Wire,Bleep 和 Fact Mag 都获得极高的评价,但在中国还不是足够知名。
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如何做到的(笑)。豆瓣非常开放,他们想做一些不同的事情。特别是作为音乐节负责人之一的赵悦,她对不同领域的音乐有很多的了解,他们相信我的建议和选择。

一开始我们谈过邀请更多的知名主流艺术家,但是随着预订档期的工作开始,我们都开始明白这不太合适。如果我们有80%的电子音乐,然后搭配一两个流行音乐人,这会有些奇怪。因为如果推广大牌,那观众将会为他们而来,而忽视所有其他的艺术家;或者另一种方式,对于80%的阵容感兴趣的人,将不会在乎那些流行艺人。豆瓣的人还挺疯的(笑),很多人不想冒险,特别是在中国音乐场景里。正如我所说的,中国听众是很开放的,很多人低估了中国观众,认为“他们只能欣赏他们已经知道的东西,他们不会对任何新的或不同的的东西感兴趣”,我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

一栋建筑里多个舞台的做法非常有趣。即使你不喜欢这些音乐,这次的活动也将是一次特别的体验。而且所有艺术家都会住在同一家酒店,这很疯狂。你会看到每个人之间的互动,很有意思。他们都是非常痴迷音乐的人(music heads and music nerds),即使他们身处不同的音乐场景,我相信他们都会相互尊重对方的作品。这确实有点像 Shelter,即使你不喜欢某些音乐,你仍然尊重这些音乐家,因为你知道他们不会随随便便做点东西出来骗人,或者只是为了赚快钱。 这些音乐家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满怀热情,这是最重要的。

我可能会一直在想象酒店的早餐时间会发生什么。好吧,下一个问题,你怎么看中国的音乐节?我觉得很多真的特别无聊。
他们大部分都在求安全,有点像在一遍一遍回收乐队阵容。而年轻的听众和许多音乐节的主办方之间的代沟如此之大,这些主办方根本不知道文化已经在改变了。当然还是有好的音乐节,他们更加专注,同时也承担更多的风险。

我原来经常去音乐节演电子舞台,经常一放音乐台下全空(笑)。原来,电子舞台总是像临时加上的节目,被随便放在一个停车场里,但现在事情反过来了,因为电子音乐显然是观众最想要的。另外,我觉得很多音乐节的主办方只是因为音乐节很酷,或者想赚钱所以去做,但他们自己其实不爱音乐。虽然中国的音乐节多到荒唐的程度,但你永远不会记得阵容,因为他们都只会去请相同的中国摇滚乐队和10年前出名的国外大牌艺人。

你认为什么样的音乐是“好”的?我知道至少有两种听众,一种是非常喜欢分析音乐的——他们喜欢说结构好,声音设计好;而另一种则相信直觉,更发自本能一点。你是哪一类?
我更多是后者,我以自己的方式分析音乐,但我猜可能不是正确的方式。我更在乎音乐引发的情绪。这个问题不太容易回答。

我问这个问题是因为有许多人基于他人设定的标准去听音乐,别人说什么好就认为那个音乐好。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相信自己的感受。
这可能是人们喜欢音乐或喜欢任何事情的最重要原因之一,你需要有自己的标准。我喜欢的音乐会让我产生很多情绪,有时甚至是厌恶。但有一些音乐根本就不会触发任何感情。音乐里必须有灵魂。

你对中国新一代音乐制作人怎么看?有哪些特别关注的人或群体?
肯定是 Genome。近年来似乎有很多制作人来自中国,他们试图做不同的音乐,不去模仿任何人。他们在挑战听众和他们自己。中国现在比以前更加令人激动,比如这个音乐周在两年前就不可能发生。

我注意到电子场景中有越来越多的本地观众。
这是我一直在期待的事情。

1494916300667568.jpgShelter 于去年年底关门

我认为最有趣和最积极的事情是,这个变化不是任何人或任何媒体强迫的,而是自然而然地发生。我也注意到 Shelter 关闭后,忽然出现很多关于那里或者地下音乐的文章。
是的。关门让我们终于变酷了(笑)。

你认为本地观众越来越多,是因为观众突然有能力吸收更多的东西了吗?
我认为这只是因为他们获得了更多的信息。年轻人们可以访问更多网站,而且现在比5年前有更多像 soundcloud 这样的音乐服务。


1494916756385281.jpg

潮潮豆瓣音乐周将于5月18日至5月21日在北京举行,你可以点击此处了解详情。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