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集童真可爱、性感诱惑、政治态度于一身的年轻女孩把所有还活在过去的人都给看懵了。

你还记得 Ariana Grande 舔别人甜甜圈的那档子事吗?以防你们家刚通网,这里先给你科普一下:2015年7月4日,Ariana Grande 和朋友走进位于 Lake Elsmore 的 Wolfee Donuts 甜甜圈店,并被监控拍到做出如下举动(以下内容根据情节严重程度排序):1. 和她当时的男朋友亲热;2. 舔甜甜圈但没买;3. 在美国国庆日当天罪该万死地说了一句“我恨美国。”

这起事件迅速被冠以“甜甜圈门”之名在媒体扩散,并升级为一起政治危机事件,从《卫报》到《时代周刊》无一例外对此事进行报道。虽然有报道称甜甜圈门事件让 Grande 失去了在白宫晚会上表演的机会,但也起到了另一个作用:它证明 Ariana Grande 和所有伟大的流行歌手如出一辙——性格直率、毫不伪装。

所有的流行公主们都曾在自己事业的某个时期被卷入爆炸性新闻:Britney 和 Madonna 在2003年的 NMA 颁奖礼上豪放舌吻,让整整一代的年轻女孩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开放性世界。后迪士尼时代的 Christina 用一身大胆的露臀装震撼世人;Janet Jackson 炒掉自己的经纪人父亲,并在1986年的“Nasty”中喊出她的“first name ain't baby”。仿佛能否引发媒体地震已经变成了衡量天后的标准。

当然其他的标准也有,其中有一条路似乎就是为了流行公主们专门铺设,只不过貌似已经很久没有人踏足。Beyoncé、Rihanna 还有 Lady Gaga 似乎都已经超越了“流行歌手”的标签,难以归入这一类别;Taylor Swift 和 Katy Perry 也避开了由 Janet Jackson 和 Jennifer Lopez 确立的“性感舞娘”模板;但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绝对属于流行风格的 Ariana,在诸多方面都继承了在她之前的诸位流行公主——比如 Britney、Christina 还有 Madonna——的遗风。从性别双重标准到性别歧视,各种话题她无所不谈,而且总是一副带着孩子气的60年代复古舞女打扮。对于那些仍然以为今天的流行歌手和2000年初一样对政治漠不关心的人来说,她的公众形象绝对是一种震撼。

1490158538296908.png

和从迪士尼米老鼠俱乐部里走出来的 Spears 和 Aguilera 一样,Ariana 也是从儿童电视节目起步。转型歌手后,她很有先见之明地给自己打造了一个高马尾少女的标志性形象,类似 Britney 的学生妹麻花辫,或是 Madonna 的锥形胸衣。而且,和这两位前辈一样,Ariana 也时常做出一些彰显自己大胆性格和独特观点的事情。虽然论唱功,Britney 和 Madonna 都算不上歌后,但一听到她们的歌,你绝对会知道就是她们唱的。Ariana 也是一样,只不过她有着超强的海豚音做基础,虽然按她的发音方式,我们大概只能听懂12%的歌词。

而且她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可爱男友——说唱歌手兼制作人 Mac Miller。她还代言各种产品,比如香水,这也就意味着她既是一名歌手,也是一个品牌(这点对于一位全能型流行歌手来说非常重要)。而且作为一名电视节目评委,她一直都以向选手提供专业建议而闻名。值得注意的是,Christina 是跑去《美国之声》(The Voice)当评委,而 Ariana 是在《鲁保罗变装皇后秀》(RuPaul’s Drag Race)上给变装皇后的前蕾丝假发提意见。她的节目选择就是一种表态。Ariana 是同性恋权利的公开支持者。她和 LGBTQ 群体的关系也非常紧密,值得一提的是,她的歌迷中也有大量的 LGBTQ 人士。她愿意代表他们发声,公开讨论她对女权主义和性的看法,这就表示这位现代流行音乐界的最新翘楚(既然 Nicki Minaj 都这么说了,那肯定不假)确实够“现代”。

当年 Britney 和 Christina 的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她们真的是无处不在——至少目光所及之处全是她们的身影。但作为个人,除了唱歌表演之外,她们确实很少发出声音。在后克林顿和前布什时代,人们也许习惯了只听歌手唱歌、无所谓他们在唱歌以外的意见态度。能在 MV 上看个胸就够了,谁管那身比基尼之下的女歌手到底秉持怎样的价值观念?但在这个时代,情况已经大不相同。

随着社交媒体的盛行,流行歌手和歌迷的距离已经前所未有地近。关注社会公平正义的年轻听众也希望他们的偶像能好好利用自己的平台。比如,前段时间 Gigi Hadid 在网上被爆出嘲笑亚洲人,但身为其男友的 Zayn Malik 对 Gigi 的歧视行为却没有做任何表态,让众粉丝大失所望。一位粉丝直接在 Twitter 上@Zayn 说:“如果你想和其他明星一样因为无知把自己给毁了,请继续,但你只会浪费之前的一切努力。”现在,流行歌手的成功似乎取决于他们对时下热门事件的表态。如果说流行公主要能代表时下文化,那么 Ariana 就是其中的榜样。绝对完美的明星是不存在的,要是你指望每一位歌手都能响应你的想法,你得到的只会是失望。但至少 Ariana 站出来说话,即便有时她的话显得自相矛盾。

最重要的是,她还是个正在这个世界摸索的23岁女孩。也许她和同年龄的其它女孩一样,长着一张《橘子郡男孩》(The O.C.)里的 Taylor Townsend 的脸,有着 Mariah Carey 年轻时的歌喉,但她在寻找她认为重要的东西,并且站出来为它说话。2015年9月,在《V Magazine》的一次采访中,Ariana 对同性恋电视大佬 Ryan Murphy 谈起了她对 LGBTQ 权利的关心:“当我看到有人因为某人的性别而仇视他时,我会感到异常愤怒……我讨厌歧视,我讨厌评头论足。”她还谈到了自己对性的看法。

她告诉 Murphy:“有时我喜欢在作品中表现性感,有时我又喜欢保守一点。我没必要左右为难,我可以展现我的身体,可以爆粗口,但也可以当一个模范女生。”她多元化的形象取之于男性,用之于男性,仿佛在说:紧身衣和兔女郎面具很重要。但在其他地方,她也可以在娇小的身躯上穿上 A 字裙、戴上毛毛球,以孩童般的天真无邪示人。她复杂多变、任性自我,绝不像过去那些流行公主一样简单肤浅,只为讨好男性而存在。

Ariana 对自己的形象全权掌控,对于性感的展现也很有自己的想法。去年年末,在被一名粉丝冒犯之后,她就在 Twitter 发出声明:“今晚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因为我相信大部分女性都知道在公众场合被人如此无礼地谈论是什么样的感觉。”她这样写道。这也不是她第一次大声发表自己的意见,早在2015年,Ariana 和说唱歌手 Big Sean 分手之后,记者的采访焦点都放在了 Big Sean 身上而不是她的事业上,对此失望至极的 Ariana 发表了一则女权主义声明,引用女权运动先驱 Gloria Steinem 的话,并讨论了媒体对待女性的双重标准。几个月之后,Ariana 做客洛杉矶电台 Power 106 录节目时被几位主持人嘲笑有姿色没脑子,Araina 当场进行了反击。在今年一月份,她还去华盛顿参加了女权游行(Women's March)。一次又一次,Araina 身体力行,努力了解这个社会里存在的根深蒂固的不平等问题,而在这个过程中,她也在不断重新定义自己流行公主的位置。

没错,像以往一样,我们一直都需要流行公主:这些充满传奇性的女明星是主流流行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哑巴和性符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2017年的流行公主除了要会唱歌之外,还必须要有自己的声音,真正与自己的粉丝联结在一起,因为这才是当下世界的运转方式。所幸我们已经有了 Ariana Grande,一个妖娆性感但又独立自主的超级歌后,她既是粉丝身边的同龄朋友,又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欢迎见证全新一代的流行公主。

Translated by: 陈功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