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着 Clockenflap 音乐节,和我们一起回顾一下 Noisey 的过往精彩内容。

Clockenflap 音乐节的第十年和往年一样如期而至。按理来说,这样具有整数周年意义的演出,请到的表演阵容通常都会令人期待不以,但我知道光凭着一张嘴来告诉你这次的音乐节会有多特别、特别到让你愿意花一个宝贵周末的时间,来忍受陌生人粘湿身体的冲撞以及可能会被踩烂脚趾的事实是说服不了你的。不过这次的演出阵容,的确值得让你冒这个险,至少从令人眼花缭乱的名单上我们还是看到许多令人熟悉的名字,它们都曾出现在 Noisey 推荐你去看、推荐你去听的内容里。或许你还在犹豫要不要参加这次音乐节,或者难以抉择哪天的演出阵容更适合自己,没关系,我们为你总结了这些音乐人在 Noisey 的往期内容,绝对能够帮助你看一次最值得的演出,以及治好你的选择困难症。

Massive Attack

1510043389540410.jpg

Massive Attack 一直以来挂有了很多头衔,在 Trip-Hop 领域是开天辟地的存在。但不知什么时候起, Trip-Hop 和臭气熏天的脏皮士、硬壳族开始挂钩,人们便不再记得这支跨时代的革命性乐队,挺悲哀的对吧。因为无论是 Massive Attack 在音乐上的高水准创作,比如此前 Noisey 推荐的他们在去年发行的 EP;还是其在乐坛的地位;或者是去年发表英国脱欧看法时 Massive Attack  18年来再度现场演绎 "Eurochild",他们利用公众身份与种族歧视斗争这件事,都向我们证明他们不该被遗忘。

The Prodigy

Line-up_11.jpg

首发了 The Prodigy 的“IBIZA”后,我们就一直期待能够再次听到 主唱 Jason Williamson 喝多了闹酒炸的声音。现在没有多少不辜负“传奇”这一名声地位的存在了,但埃塞克斯郡的 The Prodigy 就能做到一直都那么杰出。20多年来,他们一直活跃在英国音乐场景的最前沿,从来不会在音乐节和排行榜上衰落掉队。

Stormzy

Line-up_142.jpg

我们在往期的内容里说到过很多个 grime 传奇、大咖、巨星、风云人物,Stormzy 绝对是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位。在过去的十年里,grime 音乐在带来文化冲击的同时也迅速成为音乐产业中的商业力量,其中 2015年是 grime 的大年,我们也曾用 14张照片总结了 grime 的入侵之风刮得有多猛。就像 Stormzy 在《Noisey People Vs》说的:“别总觉得 grime 永远属于街头,这不是最终的目标,最终目标是让全世界的人都爱上它。”而我们在《都是尖的》栏目里推荐的他在今年二月发行的《Gang Signs & Prayer》这张专辑,除了奠定了他新一代 grime 音乐领军人物的地位、成为了主流市场的宠儿外,这位 MC 依旧是地下音乐场景的中流砥柱。

Line-up_9.jpg

这位被称为“空集”的丹麦流行歌手在 10月 26日发布了她个人第二张专辑《When I Was Young》,其中在 Noisey 首发的 MV “Final Song”里,她在沙漠里穿着厚外套,但这样也丝毫掩盖不住这位“运动辣妹”的姣好身材。在“Lean On”的成功为她提供了更多新的平台和机会后,这张专辑更加的成熟,也彰显了她本身具有的特点。而这位曾经组过朋克乐队的歌手,舞台魅力不可小觑,曾经的采访中她告诉 Noisey,她从不在台上控制自己的情感,而是任由它释放,与观众的感受交织在一起。 

Jungle

Line-up_5.jpg

我们说过,Jungle 的歌一听就会让人想起自己的父母 70年代时在地下室里挥汗起舞的场景。当然,前提是你的父母得够酷。说到跳舞,让观众们动起来可以说是 Jungle 的宗旨,比如在我们首发的“Time”这支 MV 里就有两个退休老头的劲舞。不过在 2014年,对于这帮人我们只知道他们不接受采访、他们演出时会在麦克风前夹一个防风罩,挡住他们的脸,想要保持一种神秘感。当然成名之后这一招已经没有用了,并且半年后这支不接受采访的乐队亲口告诉我们,他们一直致力于为粉丝呈现最棒的演出现场,“因为这个年头,大家觉得创作音乐的人就该是表演音乐的人。如果现场不好,别人就不会把你当回事。”

Higher Brothers

Line-up.jpg

2017年最流行的音乐是 trap,最火的动作是 dab,最值得听的中文专辑(来自全球 Noisey 编辑推荐的 2017年 30张必听专辑)是 Higher Brothers 的《Black Cab》(押韵!),我们也曾在《Noisey Podcast》节目里播放过很多 higher 的歌,事实证明这些音乐的确能够在你乘坐公共交通、逗猫遛狗、上班走神的空当中抓住你的耳朵。显然,这四个哥们儿已经开着自己的黑车载着成都陷阱走向世界了,合作名单中加入也了 Famous Dex、Keith Ape、Jay Park 等等这些大牌歌手的名字。实际上,把去年他们和 Motherland 的 Cypher 与今年的成都春季 Cypher对比一下,除了能看出他们更为成熟技巧外,还是能感受得到他们取得现在成功离不开他们贯穿于音乐创作的才华。至于他们的现场,你可能真得需要到现场才能感受到他们的名气与实力的确挂钩,并且他们担心弄坏拍摄机器而拒绝向观众洒水要求的这件事,一度令我对他们刮目相看。

Cashmere Cat

1510040055729791.jpg

早在 2014年,我们就推荐过 Cashmere Cat 这个挪威制作人的 EP《Wedding Bells》,那时的他尽管已经与一些大牌明星有过间接的合作,但还不是格莱美奖的提名制作人,见到明星们还是会大呼小叫。但今年我们再采访他的时候,他已经在为流行界的一线歌手们贡献自己的才华了。但正如我们在他住处看到的满是合成器的房间,说明成功的音乐人并不是每一天都过得光鲜亮丽,大多数时间里,即使是那些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你都得泡在屋里,整小时整小时地对细小的音乐片段敲敲打打。

Slaves

Line-up_13.jpg

挺过无数个大型音乐节的英国朋克二人组 Slaves 给曾 Noisey 的读者们分享了一些音乐节的小贴士:第一,一定要多喝水,脱水会让你第二天醒来头感到剧烈的疼痛;第二,带好垃圾袋当雨衣,还要带个腰包,腰包很实用;第三,千万不要太过兴奋、到处乱蹦,可能会伤筋断骨。第三点是说给准备看他们演出的观众的,早在 2014年首发他们的 MV “Hey”时我们就已经预见,他们是全英国最好的现场乐队之一了,而他们的歌也被列在 School 酒吧老板和我们分享的“绝不会删的朋克”列表里。

TOKiMONSTA

Line-up_7.jpg

TOKiMONSTA 喜欢在两种不同音乐风格间游走玩转:一会儿是洛杉矶 Brainfeeder 厂牌特有的那种 Hip Hop + Future Bass,一会儿又是纯走心的 Trip-Hop,而在和 Anderson Paak 合作的“Realla”又充满了 R&B 的味道。就在上周,我们还在《都是尖的》这个专栏里推荐了 TOKiMONSTA 的《Lune Rouge》,这绝对是一张能够陪你度过情绪丰富的一周的专辑。

Feist

Line-up_4.jpg

Feist 今年发行的新专辑《Pleasure》被我们称为一张“正直诚实”的专辑,因为她的歌词总是能将现实中的一切焦虑揭示出来。她将创作轻快的独立流行加入了“更多混乱、更多乐章和更多噪音,这就是她的状态 —— 她为了寻找幸福,会显得非常狂躁。你不用担心 Feist 的现场会千篇一律、令人无聊,因为等到一段扭曲的 riff 突然闯入,打破由其他乐器营造的某种平衡时,你一定会感到精神抖擞。

Tinariwen

Line-up_6.jpg

今年年初我们推荐了这支来自西非国家马里的布鲁斯乐队 Tinariwen 推出的第七张专辑《Elwan》。虽然远离自己的家园,但为了寻找根源,乐队特意把专辑的录制地选在了沙漠。只要你随便听两首,就能想像得到他们的无疑会把极具异域风情的音乐搬上舞台,让你仿佛在置身沙漠音乐节。

Skream

Line-up_12.jpg

Skream 是 dubstep 的开创者之一,他曾把 dubstep 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 Skream 是一个明确自己想要什么的人,当 dubstep 到了一个只把“ drop” 当回事的阶段,并且每首歌听起来都一样的时候,他觉得是时候开启新篇章了。纪录片《Come With Me:和电子先锋 Skream 畅谈 dubstep 与 disco》中展示了 Skream 那场 Boiler Room 经典演出,包含了他整个职业生涯中的一些精彩片段。在看完这部纪录片后,你应该明白,如今让他再放那些 04、05年的作品真的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Pond

Line-up_10.jpg

我们今年推荐了不少尖货,Pond 的第七张专辑《The Weather》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的音乐就像是一部迷幻的彩色电影,既充满了紧凑的 80年代合成器元素,又能大胆地探索 R&B 领域。所以你完全可以把 Pond 想象成一辆闯进唱片店的失控汽车,把自己撞向各种不同的风格,这次的音乐节他们一定会给你带来奇妙之旅。

DAVID BORING

Line-up_3.jpg

今年四月初,DAVID BORING 发行了他们的首张专辑《Unnatural Objects And Their Humans》,同月,我们对这支香港乐队进行了采访。就像乐队在解释新专辑概念时所说:“香港现在很多歌总要强调和具体化一些好的、正能量的东西。然后正常观念下一些不好的,失败、奇怪或者反社会的人,这些人的故事反而被简单概括。我们想让人们去思考为什么他们会做那样的选择,把这份尊重给回他们。”DAVID BORING 这支年轻的乐队对于压抑、病态的当代社会,选择用脱其序的声响和哲学性的文字进行回应,而他们对于小众群体、边缘人物的关怀使其在香港独立音乐圈逐渐获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如果看完以上内容后,你对此次 Clockenflap 音乐节动心了,就请点击此处了解音乐节详细信息。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