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听到 Kanye West 说他是自己最喜欢的歌手时, A$AP Ferg 露出了温暖的微笑。要知道,他现在不仅是一名顶尖的说唱歌手,更在成名前就已经为 Chris Brown,Swizz Beatz 等人设计腰带和衣服了。现在,他还想更多的参与时装和电影。他有一箩筐的事情要做。

在纽约 Crosby 酒店的酒吧里,A$AP Ferg 蜷缩在沙发中,他身体不太舒服。一件正面印有“PSYCHO”字样的 T 恤反套在他的身上,那是一件由他的叔叔 Psycho 设计的 T 恤(也就是出现在他新专辑中的那个“Psycho”)。他的下身穿着一条阿迪达斯运动裤,脚上踩着的则是一双阿迪合作款 Trap Lord 鞋子。紧张的通告安排让他的身体状况迟迟不能好转,不过他一边吃着藜麦蒸鲑鱼和红薯,一边喝着“雷司令”干白,看起来精神不错。我偶然想起一句 Kanye West 的歌词,“猛灌‘雷司令’(beasting off the Riesling)”,念了出来,Ferg 才稍显活跃起来。“Kanye 挺逗的,我从N多人那听说他特别喜欢我的歌,他还上 Twitter 说他爱上了我的专辑,”他说着,脸上露出温暖的微笑。“有个在德国跟他一起工作的人告诉我,Kanye 说我是他最喜欢的歌手。”作为顶尖的说唱歌手,这样的认可对 A$AP Ferg 依然意义非凡。

Ferg 原名 Darold Ferguson Jr.,在哈林区汉密尔顿高地位于百老汇大街和阿姆斯特丹大街之间的143街长大(也就是 Hamilton Heights,用他自己的话说叫“Hungry Ham”)。他的父亲是位设计师,众多作品中就包括 Bad Boy Records 和 Andre Harrell 的 logo,这让 Ferg 在很早的年纪就接触到了时尚。早在成为歌手之前,他就开办了自己的时装品牌 Devoni Clothing,Chris Brown 和 Swizz Beatz 等艺人都穿过他的衣服。作为 A$AP Mob 的一员,Ferg 的提升是迅速的——有人会说这只是沾了 Rocky 的光,不过,现在的 Ferg 早已在说唱界拥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A$AP Ferg 就像是稳重版的 Kanye West。他有着远大的梦想,在聊到自己的 AGOLDE 与 Citizens For All Humanity 合作的牛仔裤时,他立马来了兴致,这些牛仔裤是根据他在“Work”MV 中所穿裤子设计的。他想更多地参与时尚和电影事业,不过他希望在此之前自己能够登上足够高的地位,去拥有足够的资本做这些事(听起来耳熟吧?)。他说成功带来的浮华和迷醉并不让他烦恼——虽然手上那枚印有自己名字的大钻戒足有四指宽,他却坚持认为那是件艺术品,而非炫富的手段。

A$AP Ferg 有着足够的自知之明。他最新的项目《Always Strive And Prosper》很有可能成为2016年最好的专辑。这张专辑有着顶级的嘉宾阵容,包括 Chris Brown、Rick Ross、ScHoolboy Q、Chuck D、Missy Elliott 和 French Montana。“专辑都快做完了我才发现竟然没找嘉宾,”Ferg 打趣说道,一边解释说这些合作艺人要么是多年老友(比如说 ScHoolboy Q),要么是自己的导师(Rick Ross)。另外,Ferg 的自家亲人也全方位参与了这张专辑。从之前提到的 Psycho 叔叔到他的母亲和祖母。这张专辑就像一场家庭聚会,在其中你时不时就能瞥到 Ferg 的灵魂深处。当然,他是无可争议的“Trap Lord”,但在一切虚名之上,他首先是一位秉持谨慎的乐观态度的艺人,人们会继续欣赏他的艺术。所以,为了将自己的真正实力全面展现出来,他不得不将某些谨慎置之脑后。

“我啥都不鸟的时候,就成了一个更好的艺人,”他说。

 

Noisey:Kanye West 那种级别的名气会让你兴奋还是害怕?

A$AP Ferg我不想这事儿。以前我会想,比如我会想说,Michael Jackson 那么多人喜欢,肯定连门都不能出,不然得被人追得满大街跑。以前我会想这些,感觉自己是必须出门的人,我得跟别人待在一起获得能量和灵感。我不是那种宅在家的艺人——你完全有可能在 Soho 或是哈林区的街道上看见我。以前我在街上看见过 DMX 遛狗,他那会儿刚演完《以毒攻毒(Exit Wounds)》,我刚跟电视上看过他。我跟他一样。我会告诉在街上看见我的人放轻松点,他们会特别激动喊着我的名字。我会说,别激动,咱们可以像朋友一样一块玩,这都不算事儿,咱们可以边走边聊。因为你懂的,太当回事儿会让我发疯的,我也是人啊,咱们应该把对方当人来对待,互相尊重。我又不是外星生物,别把我孤立起来。

你的事业近几年发展很快。

没错,我跟我的经纪人也刚聊过这事儿。我看重自己想要呈现的某种形象,因为我想呈现的模样已经在脑子里想好了,我想让外界能准确地感知这种形象,这样我才算投射出了我认为是对的艺人形象。有时候,这个过程对我来说不够快。不过这只是我的第一张专辑,你必须考虑制作的质量,考虑参与这张专辑的艺人,从 Missy 到 Schoolboy Q,我还有机会跟 DJ Khalil合作,任何了解音乐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导师级的人物。我觉得我做出了一张内容扎实的品质专辑。以后只会越来越好,我感觉我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都放在了这张专辑中,而以后只能越来越好。我觉得这张专辑中我已经进入更高的层次。虽然其中的自我依然没变,但是从创作角度,没错,我感觉自己已经进入更高层次。

Always Strive and Prosper - In The Studio

在你的脑子中,你觉得自己是谁?

我觉得艺术家常常要花很多时间,有时候甚至是一辈子,才能将自己的真我投射出来。那样才算是真正伟大的艺术家。比如说 Mark Rothko,他当年特别火就是因为他能从抽象而极简的艺术中唤起情绪。Rothko 通过色彩来唤起人们的情绪。四季酒店甚至想请他为他们的餐厅画点东西,当时出的价格搁现在相当于400万美元之多。他拒绝了,因为他觉得四季酒店请他做室内装饰这个出发点是错误的,他真正想做的是用艺术改变人们的生活。他后来自杀了。我猜是因为这个世界无法满足他。他的画现在都值几百万美元了。而我也是类似的人。我想要唤起人们的情绪。珠光宝气名利双收我真的不在乎。我想让人们产生感觉。我都忘了你问的问题是什么了……

在你脑子中你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哦对。我觉得真正伟大的艺术家是能把对自己的看法精确投射出来的那些。我感觉自己还没做到这一点。我感觉自己依然在创造和发展。我觉得 Drake 已经掌握了这一点。他的歌能让你感觉他就坐在你对面跟你说话。我觉得 Kanye 也是,他掌握了将自己投射出来的方法,他非常任性。我觉得 DJ Khaled 也是在投射自己,他花了很多年做到这一步,我觉得人们现在终于开始明白这一点了。也许是因为时过境迁,但我觉得他是掌握了这一点的,懂吗?我觉得我则是依然在实验和创造。这也是其中最有乐趣的部分。我依然在这个世界中寻找自我,寻找我的声音。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我说起话来确实能够打动别人。我很喜欢去打动别人,启发别人。做这样的人是一回事,把这种能力投入到音乐中则是另一回事儿。我现在就处在这种转化的阶段。我觉得凭借《Trap Lord》这张专辑,我展示了一种美学,告诉人们什么感觉起来很好、看起来很好,但实际上它非关具体的词语。而这一张《Always Strive and Prosper》则是关于词语的。让人们明白我说的话是非常重要的。

你在这张专辑中的态度很开放。

没错,在这张里我的态度是非常开放的。因为让人明白我的所言和想要传达的信息非常重要。就单说专辑的标题“Always Strive and Prosper”,就是贯穿整张专辑的信息。比如说跟 Missy 合作的那首歌,猛一听可能感觉像是一首舞曲类的 house 歌曲,但实际上,我就是那样的艺术家。在做《Trap Lord》的时候,我担心了很久。因为那张把我限制住了。当时的心态就是,“靠,我不会去涉及这个主题,因为人们可能理解不了。”而这张的感觉则是我跳脱了出来。经过了之前的那种阶段,我现在不在乎你能不能懂了。这才是我想做的音乐。这才是我作为艺术家的真我。我比一首简单的 trap 歌曲内涵要丰富得多,比一首简单的说唱歌曲内涵要丰富得多。我是个艺术家。

这张还给人一种感觉,就是你在其中展现了一种齐心协力的氛围,展现了你对家人的在乎。

绝对的。我觉得一切都源自家庭。是他们种下了种子。我就是那个种子,他们是根。你必须跟自己的根源联系起来,才能越长越高,越长越大。我在努力建造一棵大树、一个王国来支持我的家庭。

A$AP Ferg - New Level ft. Future

《Trap Lord》中,你听起来非常自信,感觉是那种“哼我就是牛逼”。比较而言,在这张中你听起来更脆弱,对于保持自己的成功展现了更多的忧虑。

我觉得单看专辑标题,“Trap Lord”来自于我对自我的探寻,对自己在音乐中的位置的寻求。我觉得 Trap Lord 是一个角色,是我的一部分,他能够让我走上台去对着千百万人演唱而不感到别扭。我觉得名字的暗示很重要,如果我只是 Ferg 或者 Darold,那么我在台上的感觉则是,我靠,我不想让他们这样看着我。而 Trap Lord 就像是一副墨镜、一套铠甲,戴上它我就可以迎战任何人,展现自己最疯狂的一面。这就是我用 Trap Lord 创造出来的人格。一个更具攻击性的我,它能给我力量走上台去表演,去面对媒体,等等。那是一种态度。是我的一部分。《Always Strive and Prosper》中的则是在 Trap Lord 之前就已存在的那个 Darold Ferguson。这张专辑中也有一点 Trap Lord 风格的东西——比如说“Hood Pope”,就是 Trap Lord 那种东西,只不过更有自觉意识。“Hood Pope(街区教皇)”游遍世界后回来向他的人民传教。不过[在《Always Strive and Prosper》中更多的还是 Ferg,是进入音乐圈之前的普通人 Darold——找工作,被炒鱿鱼之类的。我希望让自己回到人类状态,这样听众们才会明白 Trap Lord 是打哪来的。现在的感觉是我们在回顾历史,探寻你所喜欢的这个艺人的背景,去真正理解他。大家喜欢“Work”、“Shabba”、“New Level”等歌曲是有原因的。不过现在让我们更加深入历史:这个人是打哪来的?他到底是块怎样的材料?他为什么能做出这些打破语言障碍在全世界流行的歌曲?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在这张专辑里,我着重表达的就是这些。

你能准确指出你到底是在哪个时刻突然从哈林区进军好莱坞了么?因为感觉上你几乎一夜间就和 Cara Delevingne 这样的超级名模成了朋友。

这些事情的发生确实是一瞬间的。从哈林区到好莱坞……你需要明白的是,我之前在设计腰带时,Chris Brown 只是我的一个客户,我可没有白送他衣服。他就是一个客户而已。在我搞说唱之前,Chris Brown 和 Swizz Beatz 就能买我的腰带和衣服,这也是我妈妈对我的艺术产生了一些信心的原因。我妈妈是个普通的工人阶级。她对我人生的规划就是,上大学,顺利毕业然后找个工作,建立自己的事业。但我是有艺术天赋的,所以当我的作品得到承认还能给我带来收入时,她才开始稍微相信、认可我。

你设计的腰带和衣服是怎么获得 Chris Brown 这种明星的注意的?

嗯,这事我从来没跟 Chris Brown 说过,不过我之前主动联系过他的造型师。艺人们都会给造型师或者私人采购一定服装方面的购物预算。他的造型师正好是我一哥们儿,所以我就说,“喂,如果 Chris Brown 有30000刀的购物预算,你最起码往我这拉上1000刀啊。”

嘿!你可够鸡贼的啊。

[笑]但是!他又不会被瞒着,因为最后他得看到买来的东西啊。他会知道这腰带是谁做的,我们最后会见面的。他还帮我拍了买家秀,我可以拿来放在 MySpace 什么的上面。我会把他的名字刻在腰带内侧,这样就成了他的特别定制款。不过没错,我确实会主动联系他的造型,不然我哪有什么路子直接获得这些明星的注意啊。

A$AP Ferg - Let It Bang ft. ScHoolboy Q

那现在如果有年轻的设计师向你推销他们的作品,你会怎么处理?

这事有意思了,因为通常我都会质疑他们。我会做出批评,因为我本身就是个设计师,想把东西推销给我,没有实力可不行,必须得下功夫。假如我要给 Ralph Lauren 设计点什么,最起码得先花上一两年时间来设计,然后才敢想这事儿。我希望别人也这么对待我。因为如果你瞎糊弄,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花两秒钟跟衣服上弄了点破洞,然后大言不惭说这就是你的创意,我一眼就能识破。就算你创造什么东西真的只花了两秒,也应该花更长的时间来考虑下,再把这东西展示给别人。因为一旦你把东西给我,我留下了不好的第一印象,那你就彻底没戏了。难道那就是你尽最大努力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吗?我可不这么认为。所以说,想给我衣服或者画作的人最好在此之前好好考虑一下。你都不需要给我某种艺术作品,你可以直接点,就说你喜欢我的音乐。甚至你没听过我的音乐,也完全可以说,“喂我听说你要到我们这儿来,我想更多的地了解你一些。”坦诚相待就够了。

那你对歌迷会这么平易近人吗?

有时候我会遇到那些只停留在表面的歌迷,他们只喜欢“Shabba”、“Work”之类的热门歌曲。我觉得任何人都能听出这种歌的好来。所以这样的歌迷并不会让我觉得自己有多特别,也不会让我觉得他有多特别。想让我产生兴趣,你得知道点 B 面歌曲,看过几个我走红之前的视频。

那么,成为一个作品供人免费欣赏的音乐人,是否是出于作品收不到回报而做出的调整?

我可以得到回报,因为我可以现场演出这些歌挣门票钱。我明白广告和营销的效应。这一行里,有舍才能有得。

这张专辑录制过程中,录音棚里是什么样的状况?

就像即兴一样。专辑的大部分是我和 DJ Khalil 在洛杉矶录制的。我不想带妞和哥们儿进棚,我想把他最好的部分都挖掘出来。Clams Casino 会来录音棚,把录制过程直接录下来,不走电脑,就在屋子里生录。所以在专辑中你能听到我们在说“哇这段屌!”,还有各种背景里的声音。现在他在用这些素材做东西,所以可以说我们是在采样自己。然后我去纽约的时候,家人虽然都在,但我没工夫老去看他们,所以就邀请他们来棚里。包括 Yams 的母亲和我妈,比如说,Skrillex 就可能和我妈一块出现在录音棚。那种感觉非常奇特。我就是希望我妈也能被我的音乐感染,因为如果我妈和我弟都能被感染,那么任何人都能被感染。

你们所有人都做了很多,为……

留在身后的人么?

是的,为 Yams,为他的妈妈。你们让她知道她依然有很多儿子。

我们就是她的儿子。她一直都这么跟我们说。

这是件非常美的事情。

这很自然。我同意,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的话,那确实很操蛋,但把她当亲妈一样对待,对我来说是理所当然的。这能让我对他这个人的了解更加深入。如今,在我们建立自己的世界的过程中,我能看到他的根,因为那些无法再和自己的亲儿子说的话,她会告诉我们。这样便给了我们某种指导。

A$AP Ferg - World Is Mine (Audio) ft. Big Sean

我感觉你和 Rocky 就像是你们这个世界中的 Jay Z 和 Kanye West

我很早之前就有这种感觉。我能想象到,一直都能感觉到。虽然 Rocky 只比我大没几天,但从阅历来看,我一直觉得他是我在这行里的哥哥,他房子比我买得早,很多事情做的都比我早。他的机会来得更早一些,他全球走红也比我早,所以某种程度上我是在向他学习。我就像坐在他的副驾一样,而他是我的蓝图。我亲眼看到了他的作为,自己也就知道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感觉Jay 和 Kanye 也是这么过来的。

而且就像 Kanye 一样,你也在向歌迷打开自己的内心世界。

没错,我的任务就是让所有人知道真正的 Ferg 是什么样的。我的歌迷不会理解我的某些作为。比如说我为什么会和 Ariana Grande 合作一首歌?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巡演?他们会说,“哟,Ferg 在 Instagram 上变得文艺了哦。”Ferg 可是上过艺校的好嘛!我高中上的是艺术与设计院校啊,各位!不过这没关系,我会做出一个相应的项目,来让你们探索那一部分的我。这是我还没有呈现给歌迷们的东西。之前我还是习惯把这些事情封闭在自己的世界,因为我还没有习惯做一个名人。就好像我被扔进了火中,被要求在火里跳舞,只是因为我舞跳得很棒[笑]。我是个很棒的说唱歌手,我会发光发亮,我是个明星,但我也是个设计师,是一个艺术家,我还不习惯面对镜头。我习惯的是大多数时间都是私人时间的生活。你知道的,设计师通常只会在时装秀的末尾露面,穿一身黑。他们并不渴望成为焦点。所以人们都想看到这件事把我生活的整个都改变了,我现在没法拥有太多的私人时间。我现在的艺术家身份,不光是个设计师那么简单了。我是个说唱歌手,是个艺人,我不得不向外界打开自己。

 

很不幸,本文作者凯西·伊恩多利的名字里没有 $。

Photographer: 布鲁克·波宾斯(Brook Bobbins)

Translated by: 席梦思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