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同样热衷于 hip-hop 文化的参与者,孙宇见证了北京说唱场景的起承转合。

对于很多北京孩子来说,说唱概念的第一次无意识植入可能源自于上学时改编的小脏歌 —— “火辣辣的情,伴着绝色的蜜,打着奔驰的的,唱着三分钟的戏。” 直到 2000年,初中三年级的孙宇无意间听到了 2Pac,简单、有劲、实在 —— 这是听不懂歌词之外对说唱最直接的感受。

北京玩儿说唱的人,几乎都在孙宇的镜头里出现过,他却反复强调自己不属于这个圈子,只是一个有着特殊职业属性的粉丝。作为一个记录者,他有着更接近这群 MC 的视角;作为一个同样热衷于 hip-hop 文化的参与者,孙宇见证了北京说唱场景的起承转合。

1510644521316816.jpg

2002年,电影《八英里》上映,Eminem 的即兴说唱桥段影响了当年很多地下 MC,也让孙宇这样的“门外汉”头一回知道说唱还有 battle 这种玩法。玩上滑板之后,孙宇认识了有共同喜好的哥们,才知道原来北京早就有了一个牛逼的说唱圈子。听完 in3,他对于 hip-hop 最核心的东西有了新的理解 —— “把你心里想但不敢说的话,编排好,让所有人能朗朗上口的大合唱”, 这种充满了叛逆的新鲜玩意儿让他对英文说唱的热情逐渐转移到了中文说唱上。

滑板有 battle,叫做 Game of S.K.A.T.E,街舞也有 battle。所以在孙宇看来,MC battle 只是形式不一样罢了,归根结底就是比谁更牛逼。在那之后,孙宇开始看演出,也顺理成章地记录比赛现场和活动,结识了越来越多北京的 MC。可惜 2008年后,很多关于说唱最真实的东西已经看不到了,这次参与 Iron Mic 的拍摄,他希望让那些大家知道些更不一样的东西。

1510644917639143.jpeg

VICE: 这一次拍摄 Iron Mic 的过程,跟你之前拍摄说唱现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孙宇:来 VICE 之前,我就一直拍这些东西。采访的时候还是挺有意思,以旁观者的身份看他们回答问题,Billy 也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问题角度和别人不一样,其实在现场我也是挺好奇他们会怎么回应。

作为旁观者,你觉得北京的 MC 在这几年整体而言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我觉得北京跟纽约挺像的,就是牛逼的 MC 太多了,也有很多其他城市的 MC 来北京做 hip-hop,但过于独立了。说唱这东西太难界定了,每个人接触 hip-hop 的渠道和经历不一样,吸收的也不一样,如果没有能达成共识的点,很少可以团结在一起干一件事,所以北京的说唱气氛也不如以前。为什么像重庆、成都、长沙这种地儿能走起来,就是因为他们那个城市里边的说唱,人不算多,但是团结,每个 MC 也都有自己的风格,他们所有人就在一起玩,所以能一直走下来。

那时候算是中文说唱的第一个黄金年代吗?
对于我来说是吧,应该就是 2005到 2008年。那时候北京说唱真的是太牛了,到现在国内,我也没觉得有哪个城市能有那么好的气氛。他们虽然不是一个团队,但是每个人代表自己,能制造出这么一个大的氛围,产生那个力量,那个气场,那是牛的。后来谁都觉得自己很牛,各做各的,慢慢就分开了。之前有首歌,是北京好多 MC 集合在一起录的一首歌,那绝对是黄金组合。但那首歌录得特别糙,我听他们说,好像哥几个在谁家里待了一宿,挤一小屋里,每人写一段词,然后拿那种网吧耳机的麦录的,音质特别糙,但是各种不同的说唱风格揉到一起,我觉得挺来劲的。

印象中最精彩的一场 battle 是哪次?
小老虎和 Lil Ray 的龙虎斗决赛。那时候的词儿,抛开韵脚,总能给观众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Freestyle 能力的强弱其实一部分决定因素是天赋和语言能力,现在靠后天训练起来的很多都是套路,说上句就能想到下句,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即兴”。

你最近去的一场 battle 现场是什么时候?
很久没去了,对商业演出不感兴趣,基本都是去工作。

Iron Mic 片子里也讨论了很多地下和商业的问题,你觉得地下说唱正在受到商业的冲击吗?
如果没有商业捣乱,可能北京 MC 还是原来那个状态,就因为有商业进来了,所以才会有根本上的变化。

如果越来越多的商业进入到这个圈子中,你觉得是件好事吗?
其实任何东西都是只要一跟商业沾边,肯定最初的那种艺术创作目的就不一样了,目的性会更明确,更强 —— 就是我要挣钱。但是从艺术角度来说,没有什么价值,也不耐听。那时候没有商业的东西,人们想的就不一样。以后十几岁的孩子,可能就会跟家人说,“我要玩说唱,我能挣钱”,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说唱其实是很复杂的,好的说唱音乐是可以流传很长时间的,现在铺天盖地来的一堆说唱音乐,把快嘴和连环押韵定义成牛逼的标志。二哥(in3 孟国栋)有一句 freestyle 歌词 “我并不牛逼,尽量让自己中文流利,但千万别念咒语”。我听音乐我是想放松想感受这个音乐,舒服的歌词还能传递给我一些信息,这样会让人记住。 

你觉得未来,地下的说唱比赛还会有多大的市场?
我真不知道,可能也是因为我岁数大了,对这些说唱 battle 已经提不起兴趣了。如果是十年前,我会更认真看这些演出,感受这个文化。现在的年轻人有一部分跟当初的我一样,但能想象这个比例已经不高了,我最开始听的是 2Pac,现在年轻人的说唱启蒙会是谁?时代不一样了,他们可能觉得现在所接触到的才是最牛逼的,那些老炮儿都过时了。再说,地下 battle 和商业演出相比不占优势,如果出名了就能赚钱,参加商业演出能赚钱,会有多少人一直坚持待在地下?在中国这个问题太现实了。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