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着蛋形遥控器捣鼓起来,尝试了各种设定,然后开始跟着大家一起叫唤。我谁也不认识,所以在接下来的演出中,只能一个人琢磨怎么把自己震到高潮。”

嗑药嗑猛后不存在什么“满血复活”。恢复的过程更像是从你大脑中的“碎玻璃渣”里缓慢爬过,回到黑白分明的外部世界。一旦停了药,巨大的悔恨之情便重新暴露在烈日之下,随后你就得靠自己慢慢摆脱那抓心挠肝的毒瘾了。你一边借助治疗积极生活重新做人,一边发觉人生其实就是一团永恒的迷雾。

突然间,一切都变得有如导火索和信号灯。风中滚动的空酒瓶和地铁里偷偷哭泣的女孩,似乎都含有来自宇宙的巨大信息量。重归先前的生活是不可能的。36小时的趴体、焦虑的拥抱和贫嘴的八卦闲聊再也无法压抑你受创的情绪。你嗨到甚至忘记了到底是哪剂猛药操坏了自己的脑子,终于被放逐到夜生活之外。于是,你选择和其他清醒的人们一起在教堂的地下室里共度时光;或者独自一人,啜泣着,一边练习吐纳,一边吃着巧克力棒看《美少女战士》。

最终,恶魔的声音不再于脑海中响起,你摆脱了七八年来挥之不去的受害者情结。同时消失的还有妄想和持续几小时的恐慌。如今的你只是个季节性抑郁症的活病例,每一天的生活都要像人间勇士般面对,偶尔也会跟放纵的冲动做点抗争。

1490691450776241.jpgOhMiBod 出品的 Club Vibe 3.OH。图片来自 OhMiBod。

再后来有一天,你的编辑朋友拿来一款根据实时声响频率产生震动、专为蹦迪设计、名叫 Club Vibe 3.OH 的无线跳蛋,让你做个评测。瞬间,你的每条紧张神经通路都复活了,怂恿你赶紧试试。这就是我重新激活万恶之源—— Facebook 账号——一年来头一次用鼠标为自己排满一整个周末活动的来龙去脉。我找了一场朋克演出、一个讲座和一个同性恋 DJ 趴。精神崩溃后再次为自己安排一个放纵的周末是件特别他妈吓人的事,不过,情趣小玩具和几瓶白标 Yerba Mate 苏打水的武装,让我觉得大剂量咖啡因上脑和夹跳蛋出街足以让这次经历“幻”到可以掌控。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想得太多,不够随和。这款静静躺在我包里的无线跳蛋,不就是所有想要引我上钩的愚蠢营销的缩影吗?跳蛋的包装盒上印着一位铜肤女郎,一脸的欲死欲仙似乎在暗示她正经历着不可方物的高潮,一对大胸闪耀着异性恋的吸引力。就是这妞,也出现在这款跳蛋的主页上,只不过这回是一位猛男拿着无线遥控对着她,就好像她是个供人观赏的性爱机器娃,并不知道无性外星人也长有生殖器这回事。

1490691499276737.jpg一张 Club Vibe 跳蛋的宣传照。图片来自 OhMiBod。

就是这种奇怪的局外感让朋克成为了我的最爱。所以上周末的一晚,我跟着一个喝得天花地转的姑娘,穿过一片迷宫似的排练房,来到一块特野的场地,看一个苦大仇深的女子朋克乐队。到了地方,我就溜到角落里偷偷把跳蛋赛进了我的内裤里。虽然跳蛋附赠一个黑色蕾丝丁裤,但我可不想让这次体验被整晚的剌逼之痛毁掉。

我拿着蛋形遥控器捣鼓起来,尝试各种设定:“挑逗模式”(Tease Mode)下,你(呃……或者是任何掌握控制权的人)只要按下按钮它就震,这叫“感受气氛”;“律动模式”(Groove Mode)下,你可以自己设计震动节奏;而“迪厅模式”下,跳蛋则会根据现场声音进行反馈。我选了“迪厅模式”,开始跟着大家一起叫唤。一个乐队开始了他们的演出,跳蛋的麦克似乎识别不出任何单独的音头,只顾玩命狂震。腿根子中间夹这么个嗡嗡蹦跶的玩意儿,我真没法佯装淡定,幸亏没人注意也没人在乎。这个小场地里全是喊着要摧毁效果器的醉鬼。我谁也不认识,所以在接下来的演出中,只能一个人琢磨怎么把自己震到高潮。现场气氛太过强烈,导致我离开的时候下面已经麻了。脑仁里一阵大笑的我,已经准备好了第二轮测试。

第二天,我前往一个由工厂改造的艺术空间听讲座,那里正在举行全天候的音乐活动。我决定带上我的小玩具看看它对讲话声有什么反应。骑车前往的路上,我跟自己的下体进行了成果颇丰的互动交流,到达演讲会场时,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找地方坐下后,我开始假装裤裆和金属椅子间的颤动声响是手机发出的,这感觉很怪,但那些人真好骗。

在人权讲座上“到达”失败后,我出发前往自己最爱的性高潮诱发地——迪厅——在那里,迎接我的是 Vitalic 的“You Prefer Cocaine”那极具推动力的躁动之声,满屋坐满酒客和情人的同性恋迪厅加上这么一首歌,简直就是在讽刺我的清醒。

跳蛋对 DJ 播放的 electroclash 和 ghettotech 似乎有着完美的响应,引发我跳了一阵子下意识的颤栗之舞。一丝奇怪的自由之感渗入了我的意识。我完全清醒、完全理智、半高潮,看见几个讨厌我的人但完全不当回事。我嘬着棒棒糖,时间的黏度发生了改变。我似乎被一团“性福胶”舒舒服服地裹了起来,彻底沉浸在这一时刻中。我面带微笑在房间里四处打转。即使让我生活在财团邪恶巨头统治的未来动画世界,被债务奴役,被基督教十字军侵扰,我也要清醒着满世界高潮。


顶部图片由 Maria Morri 提供。

Translated by: 席梦思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