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在与 Gorillaz 的演出上不慎跌落舞台,摔断了七根肋骨,手术后的他从丹麦的酒店房间和 Noisey 通了电话

7月7日,说唱歌手 Del The Funky Homosapien 在丹麦与 Gorillaz 联袂压轴,结果不慎跌落舞台,摔断了七根肋骨,其中一根还扎进了肺部。Del 原名 Teren Jones,今年45岁,他在意外发生后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如今已经完成手术安然出院。过去五天里他一直呆在医院附近的酒店房间闭门不出,整天看 hip hop battle 视频、打电子游戏,见缝插针写写歌词。他现在每天都依靠定量的吗啡止痛过活,暂时还没办法减少药量 —— “我也试过让他们给我停一小段时间的药,看看自己什么反应,” 他在电话采访中说,“不行啊,根本疼得受不了。”

Del 对那次恐怖的事故记忆犹新:Roskilde 演出之前,他与 Gorillaz 在欧洲只完成了两场演出。在抵达舞台之前,疲惫的 Del 一路都在补觉,直到开场前不久才醒过来。那一天的演出是在晚上,舞台上弥漫着烟机制造的烟雾,Del 当时还戴了一副墨镜 —— 难怪他没有注意到舞台中央区域的特殊形状。

随着 “Clint Eastwood” 伴奏响起,Del 跑过 Gorillaz 主唱 Damon Albarn ,准备开唱,结果他连第一段都没唱完,就直接从舞台中央摔了下去。“当时我躺在地上缩成一团,疼得大喊大叫,看着头顶上的灯光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大声呼救,乞求谁来帮帮我,因为真的疼得要命。我记得当时 Damon 向我伸出手,想拉我一把,但我动都动不了。我以为我就要死了。”

gorillaz-meadows-2017-billboard-1548.jpg

工作人员立即把他送到医院,丹麦高效的社会医疗系统救了 Del 一命。“我这条命都是他们给的,换成别的地方,比如美国,我可能早就嗝屁了。” 到了医院,医生给他插上了麻醉剂注射器,以便直接静脉输吗啡;同时撞上插管,帮助他正常呼吸。医生向 Del 解释了治疗方案的细节,听起来有点吓人:“他们说要做手术,还要在我的肺部直接怼一根管子,这样就可以把误入肺部的空气和血排出体外。当时我全身一共插了有四五根管子吧。”

手术很成功,现在 Del 要做的就是静养恢复。他的朋友,音乐制作人 Domino(也同是地下说唱团体 Hieroglyphics 的成员)在帮忙料理他恢复期间的起居。这段时间 Del 一有机会还是会写写歌词,对止痛剂已经产生耐药性的他也不再整日昏睡不醒,虽然病痛和沮丧的情绪还在困扰着他。他认为工作人员本应该提前告诉他舞台的布局,“如果有风险,照理说事前一定会有人告诉我。我一路都在睡觉,到后台也是躺在沙发就睡着了,实在太累了。等我醒来,他们就告诉我该我上了,我跑上台,他们给我一个麦克风,我就开始唱…… 当时真不知道舞台是那样奇怪的设置,我只知道这一切不是我的责任。我冲到台上演出,原本以为这一晚会躁起来,结果一切都搞砸了。”

Del 平时喜欢玩滑板,这次重伤之后,他估计要阔别滑板圈一段时间了。他那张极简风格、却又充满奇思妙想的(与制作人 Amp Live 合作的)新专辑《Gate 13》四月份刚刚发行,受到这次意外的影响,他下半年的新专辑巡演被迫全部取消,因为大夫说他至少要休息3个月。不过 Del 并不认为这只是花3个月疗伤这么简单:“我有时在想自己会不会落下某种程度的残疾。我不相信能100%恢复到受伤前的状态,真的不太可能。就好比你买了一个东西,坏了,再送回去维修 —— 就算修好了跟刚买的时候也不能比了吧。” 几年前他跟 Hieroglyphics 演出的时候也曾把肘关节摔骨折过,时至今日,那块骨头还是遗留了一些小毛病。可以想象这些经历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更何况这次他是把胸口戳破了。

Del + Amp Live - "Help" feat. Adult Karate

但他在酒店房间写出来的歌词(在看视频、打游戏的间隙里)仍然充满他标志性的幽默。《Gate 13》的歌词中满是一针见血的短句 —— 显然来自他引以为傲的 battle rap 背景,而且这股 battle 的劲儿在他身上从未褪去。“ battle rap 有它独特的表达方式,但是也就局限在 battle 场上。而幽默则是更为普遍被接受而不必担心冒犯别人的方式。我觉得我这个人幽默感还是不错的,不然我早就被揍扁或者抓进局子里了。”

Del 的重伤需要慢慢静养,除了丹麦的医疗系统,其他人也帮不上什么忙,但这段时间里来自四面八方的慰问还是给了他无限的感动。他一度想过彻底告别舞台,也曾经对整个音乐行业失去信心。“然后我转念一想,如果我真的死了,其他人还是该干嘛干嘛,搞不好还有人拿我这事儿再消费一把。” 他的语气有点低落。但大家的支持还是让他重燃斗志,“我决定继续下去的理由之一就是歌迷。有那么多人关心我、支持我,这让我深受鼓舞。”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编辑: 大宝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