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来讲待哪儿都好,不用上天,甚至我觉得地狱也有能待的地方,当个小鬼也挺好。”

龙胆紫新专辑《F.T.W.》中的第二支 MV “Beijing Zoo” 发布了。有别于沉重、充满愤怒相的 “立交桥” ,龙胆紫在 “Beijing Zoo” 中描绘着一片歌舞升平,这也是新专辑内不多的轻松时刻,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说唱乐还在地下时期的那种和谐、美妙的气氛之中。

如今,人们越来越热衷于讨论金钱,龙胆紫也没有回避,反而问你的选择是什么?你的骨子里的本性是狼还是羊?换句话说,你有没有胆量去在这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中生存,获取自己想要的一切?自己问自己并不是件轻松事,因为你永远无法欺骗自己。同样对龙胆紫来说,金钱、hater、真实、尊重、创作和信仰等究竟对他们意味着什么,我们通过对 说唱歌手与制作人 FAC-D12 的采访一探究竟。 

龙胆紫 - “Beijing Zoo” MV

Badbrain:“Beijing Zoo” 的 MV 拍得顺利吗?

FAC-D12:特别顺利。朋友招呼了下,没想到浩浩荡荡来了50多人,就像春游,去了西山鬼笑石,一生难忘。

这首歌是新作吗?

2015年就有 “Beijing Zoo” 的 demo 了,期间又不断写了写、改了改。

“Beijing Zoo” 的灵感来自哪里?

我特喜欢 “jungle”(丛林)这个词,就从这里开始想到了动物园,各种动物和现在社会的人特别像。开始写的词不是特牛逼,后来我就在中国古词里找和这些动物有关的词,最后才有了现在的 “Beijing Zoo” 。

这首歌一点儿都不愤怒,所以在新专辑里挺显眼。

对!不愤怒。就是拿样儿!干自己最擅长的最有样儿。

那你想当座山雕?还是不死鸟?(引自 “Beijing Zoo” 歌词)

俩都挺牛逼的。不死鸟代表永生,一般讲帝王得永生;而座山雕是 “外界和我无关”,他不能得永生。事关生死,一个放不下生死,一个是放下、自得其乐。说多点儿,对我来讲待哪儿都好,不用上天,甚至我觉得地狱也有能待的地方,当个小鬼也挺好。

1536865689941943.jpg

对金钱是什么态度?在这首歌里其实涉及到很多物质的歌词。

我们其实想要的并不是金钱。但是我们想要的好多东西需要拿金钱去换来,所以我们更想要的是拿金钱换来的东西,金钱只是一个前提。

《F.T.W.》的新专辑上市了,但有些朋友买不到说你们缺钱搞饥饿营销呢。

实在话,我们是真没想到。这次没大范围地分发就是不希望专辑 CD 被炒起来,真正想听我们歌的人又要花高价买。大家就按官方提供的购买方式买就行,我们人手有限,处理的会慢些,但早或晚大家都应该能买到。

现在龙胆紫的 Haters 比以前多了吗?

多了。因为现在听说唱、玩说唱的人基数多了。

怎么看待这些人?

那句话怎么说?夏虫不可语冰。你不能总看表面吧?我们经历什么你知道吗?这帮人纯粹是活得没有安全感。

如果有人质疑龙胆紫还能走几年?你会如何作答?

无所谓!这事儿自然有人定夺。有人就是闲得时间太多了,我自己是没时间,谁知道自己能活几年?

坚持 “真实” 一直以来是龙胆紫的标签。但我们也知道无论在中国还是欧美的说唱乐中,总会有一些夸大其辞的部分存在,这个部分更像是艺术创作。龙胆紫在歌词中如何处理虚构的这个部分?

我们不用虚构。

我们自己身边儿人的故事就够用了。什么样的朋友都有,我们只需要把这些变成歌词,这就是我们需要做的部分,也就是艺术创作的部分。

那说唱中常说 “keep it real” 又该怎么解释?

其实这句话的关键不是 “real” ,而是 “keep” 。怎么保持?用什么方式?我觉得有用的表达,没用的就不需要表达。

那 “真实” 是什么?

就是跟着感觉走吧。随着生活、环境改变,以生活为主,如果生活还是这个样子,那音乐还是这样。

说唱常讲 “respect” ,你会 respect 哪些音乐人?我指的是这几年新起来的一些新声代。

用心做音乐、有主见的,简单说就是本事过硬的那些人吧。

1536865802183457.jpg

在你离开龙胆紫的那段没办法接触音乐的时间里还在创作吗?没有伴奏怎么办?

一直在创作,没有伴奏都没关系。很多曲子我都记在脑子了,有些自己做的,也有些是自己喜欢的,比如 Method Man 的那首 “Bring The Pain”,完全记在脑子里。那时也有时间,看了不少书,写了不少词。等词全部写完,再去重新创作伴奏。

那你的创作一般是歌词创作在前,伴奏在后?

也不一定,两者都有。我也在寻找一种方法。其实学习怎么去学习最重要,我要找到一个系统,现在的信息太多了,需要慢慢从里面找出线索来。

创作的时候有没有卡住的时候?

有,尤其写词的时候更明显。

这个时候怎么办?

我就放一放。

这和我写作差不多。

都是创作呗(笑)。这就看素材的积累,所以我平时就喜欢做记录,这时候好找。

你的采样总是与其他人不同,比如一些中国老电影和老歌曲。我总想起 Wu-Tang Clan ,他们年轻的时候在自己的街区总喜欢跑到唐人街的电影院看些武侠片,从此就成为他们的审美。对你而言,这些老电影或者老歌曲的偏爱是否也是一种环境养成?

就喜欢那些八九十年代的老音乐、老电影。可能比较纯粹吧。那时候人做音乐就是做音乐。现在我也和身边那些想做音乐的哥们儿说,你要想做音乐就不能把音乐当作背景来听,一边干别的事一边听。你得面对音乐。接着说采样,往往那些老歌的前奏特别抓人,我采得也比较多。

 “立交桥” 里的采样也是吗?

对,采了原曲的前奏,也有中间部分。特喜欢里面八十年代马林巴琴的音色。

那老电影呢?一般人会注意主题曲或者对白采样部分的采样。

我会把老电影的特效当作音色看,没准儿一个 hi-hat 就这么出来了。这挺像一个障眼法。比如最近做了首 beat ,就是拿《赌神》里的麻将声作音色采样。

很多人说你们的歌儿 “脏” ,你怎么看?

两方面吧,伴奏上我们很多音乐开始都是家里做的,就是 home studio,没那么好的条件,所以听起来有点儿 Lo-Fi 。我觉得不管怎么做伴奏先得是个音乐,起码好听、悦耳,这些和设备无关。如果说(歌)词上面的 “脏” ,别人想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这张专辑中有很多佛教的用语,比如 “轮回”、“慧根” 等等,这涉及到信仰或者某种隐喻吗?

对,涉及到宗教思想吧,我们仨都挺喜欢各种宗教思想、敬畏神灵。别管哪个宗教,都是教人向好的吧?要不就不该叫宗教。中国古代人爱求清净,在平台楼阁弹琴,这就是通神灵。这是人与神灵沟通的一种开始,到最后也该是归宿吧。一想这个咱们都不用眼睛看,音乐就直接出画儿了。我自己做了个歌,灵感就是从《心经》来的。其实挺好,宗教有自我约束。牛逼的自由先有约束,从约束中来,有点儿像自我较劲。从创作上看,这些引用是方式方法,也是隐喻,就像真实的谎言,有人明白。

1536865760797910.jpg

专辑中 “英年早逝” 这首歌涉及生死的话题,有种置死地而后生的感觉,现在开始思考 “死亡” 的问题了吗?

那首歌是纪念老季,为我们死去的兄弟写的。生是特别复杂的一个问题,我不知道自己因为什么活着,那就先想到死呗。 现在活着就多给自己找点儿理由。既然现在的世界挺不美好的,那就不想太多,先干事。

我倒想到了 “出世” 这个词儿,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你没这想法?

隐士?挺牛逼的,但我做不到,因为我还有眼泪。最后一滴泪完成。道理是挺牛逼,但我还是个俗人。

你自己的创作过程中有没有像上了一个层次一下子就通了的感觉?就像佛家的突然开悟。

没有。我在创作上没有顿悟,只有那种渐悟。

今后的龙胆紫会做什么样的音乐?

现在只能说要做超越 Hip-Hop 音乐本身的音乐,先给各位留个悬念。

深耕 Diggers’ Delights:

作者施晶 aka badbrain,音乐评论人,忠实的实体唱片爱好者。曾出版中国第一本 Hip-Hop 图书《嘻哈圣经》、说唱音乐第一刊《嘻哈帮》杂志,率先在国内普及说唱音乐。现通过公众号 “深耕Diggers' Delights” ,推广 Funk、Soul、Jazz、Hip-Hop 黑人音乐及 Diggin' 文化。

Photographer: 比拉力 Bilal

编辑: 大宝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