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手指最大的梦想就是上春晚。”

打开窗户,扑面而来的寒风携卷着雪花涌入我的嘴和鼻孔,剩余的寒流直下侵入我没穿秋裤的老寒腿。冬天一点也不浪漫,太狼狈了。关键还是资金不够,不然就去开罗过冬了。

明晃晃的太阳炙烤着沙漠,热气包裹着骆驼、眼镜蛇、还有你和我。乘坐飞毯可以一览金字塔的巍然屹立,顺手还能将抢来的头巾戴在头上,但是要小心出没在黄沙中的张着血盆大口的木乃伊。别问我怎么知道这副景象的,脏手指的“Trip To Cairo”MV 向我们展示了一切。不过比起观光旅游,这支 MV 更像是探险才对,张着嘴的毒蛇和木乃伊晓海,戴墨镜的老管热情邀请你上他们的贼毯。

“Trip To Cairo”是专辑《我怎么学的这么坏》中的第二支 MV,与我们首发的第一支 MV“我也喜欢你的女朋友”风格不同,更加直接也更为荒诞,你可能又会问了,这回没女朋友了,词儿也听不清了,老管在唱什么?考虑再三,他们贴心地为你们补上了弹幕似的歌词。

《我怎么学的这么坏》这张专辑被脏手指称为是私人珍宝,没有大悲大喜,也说不上愤世嫉俗,专辑的现场演绎更是令人恍惚,尽管乐队秉持着只是在做自己觉得好听的音乐,但你多少能从这支南方乐队身上感受到北方乐队的气息。趁着他们刚刚结束全国巡演的当儿,我们和主唱管啸天聊了聊新专辑和巡演,最后我们得知,脏手指乐队并不只是安于现状,他们还有宏伟的目标要去实现。

Noisey:你好,管啸天,让我们先聊一下你们的新专辑《我怎么学的这么坏》吧。“我怎么学的这么坏”这句话,应该以一种骄傲的语气还是自省的语气把它读出来?
管啸天:对我来说是自省。

这次新专辑《我怎么学的这么坏》的封面、以及正在进行的巡演的海报,为什么会选择用 90年代杂志封面那种复古的同时又青春洋溢的风格?
看到这些的时候会想起年轻时候的妈妈,曾经的读物啊什么的,也是自省的一部分吧。

1516906454211623.jpg《我怎么学的这么坏》专辑封面

新专辑中“什么是 Arkham Club”这首歌里面写到的人们的关系和状态,好像都是“一次性的”,你觉得这是现在年轻人对生活的态度吗?
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一次性的,现在和过去的区别可能就是现在的年轻人对这一点更直言不讳了。我写这歌纯粹就是发泄一下当时心里的忿懑。

除此之外,“便衣警察”中也提到了舞曲俱乐部,你觉得这些俱乐部对于当下的年轻人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
就像是麦当劳一样的存在吧。

和之前的作品相比,新专辑“快速”“用力”和“吵”的部分减少了,是音乐环境改变使然还是追求的东西变了?
我们一直就只是追求好听,最好又特别一点的音乐,其他形式上的东西不是很在意。

《我怎么学的这么坏》从创作到录制再到发行,用了大概两年的时间,两年也不短,那为什么说这是一张对音乐缺乏耐心的专辑?
我指的是对艺术缺乏耐心。这些歌写得很快,花了两年是因为其他原因,他们写完时候什么样最后就是什么样,我们没有很多人对待作品那种较真的耐心。 

1516907840523334.jpg脏手指在演出

目前为止也进行了很多场演出,不同地方的音乐氛围不同,听众对音乐的包容程度也有差别,你个人觉得哪个城市让你“演”得很舒服,让你们把心里的那股劲宣泄出来了?
愿意来看我们演出的观众都已经算是包容的了,这次巡演每一站都不错,我个人演的最舒服是杭州 Loopy。

巡演经过这么多地方,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有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吗?这些人有改变你对于音乐或者生活的一些想法吗?
朋友交了不少,想法改变倒没什么。

对于乐队的未来有没有更长远的计划?比如站上更大规模的舞台、和国际上的音乐人进行合作?
脏手指最大的梦想就是上春晚。

谢谢你!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