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墨守成规、过于保守的油腻中年不同,《年轻的枪》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新鲜的音乐,更是这一群年轻人与众不同的生活状态。

标题是为了骗点击起的,但实际情况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那个向你兜售人生经验的傻 X


据不完全统计,我们 20多岁刚走入社会的时候,97.36%的年轻人都会遇到至少一个向他兜售成功人生经验的傻 X。从大数据看,这个傻 X的来源,超过 60%是远房亲戚以及父母的同事或者朋友。兜售经验的时间高发期主要是在春节前后,高发地点主要是在你自己家里或者卖家常菜的饭店里。

从职业组成来看,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这个傻 X 有70%的可能是从事实体经济行业或者金融行业的人,而在其他二三线城市,这个人的职业暂时还是一个迷,但是一顿饭普遍能喝 13瓶啤酒或者两瓶二锅头。

然而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到来,以上数据在不经意间产生了一些变化。50后普遍用 “你反正也大了,爱咋咋地吧” 为结语退出了这个兜售人生经验的历史舞台,80后甚至一部分 90后开始成为兜售成功经验的主力军。

1517980716256862.png2010年后,兜售成功经验的人群构成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个兜售人生经验群体的职业组成开始向多元化发展,尤其是在 2010年以后的这八年。数据显示,有 30%左右的人来自于政府机构和公务员体系,55%来自国企或者继承父母一代人的某些资源却号称白手起家的创业者,8%左右来自互联网行业。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数据中,有 7%的人是没上过一天班的 90后创业者,这是以往所没有的情况。(以上所有数据来源:旧音乐产业观察)

顾京平女士遇到的那个傻 X


我不确定看到本文的你,是不是还能想起来被兜售人生成功经验时的那顿饭以及那个侃侃而谈的傻 X。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完全能想起来家住北京市方庄的顾京平女士被兜售成功人生经验时的那顿饭,以及那个侃侃而谈的傻 X。

顾女士是我的一个朋友,她是一个业余朋克女歌手,是音乐演出厂牌“超级学校霸王”的主理人;她被兜售成功人生经验时的那顿饭吃的是重庆小面,而那个兜售成功人经验侃侃而谈的傻 X ,就是我。

1517980839515980.jpeg快可杀乐队主唱顾京平女士

这话要从 2012年冬天开始说。那个时候我眼看快 30岁了,在一家唱片公司当企划宣传,同时也负责2到3组乐队的经纪事务,虽然混的也不怎么样,但自我感觉良好。而彼时,顾京平女士才 22岁,我记得是在一家文化创意类创业公司上班,她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负责一支新乐队的经纪事务。

有一天顾女士说要约我晚饭,我非常热情的答应了。在吃什么的问题上,我提议去鼓楼新开的一家重庆小面,以展示我的热情,她很痛快的同意了。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川渝陷阱,这也就解释清楚了晚饭期间为什么我一直在擦汗流鼻涕咳嗽,而她却平淡镇静。

席间,顾京平女士主要是想听听我关于两件事的建议:第一,如何把她负责的这个乐队做的更好,尽管好像全天下只有她自己非常着急和在乎这件事;第二,她想做一个面对全国高校乐队和音乐人的演出厂牌,给高校乐队提供更多的演出机会,并且从高校开始培养更年轻的听众市场。

1517980919627975.jpg和丈夫在一起摆 pose 的顾京平女士

我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许是辣椒上头,我给予她这两件事两个毫不留情的大写的 NO,并开始向她兜售我自以为是的成功经验:比如接下来她应该去哪里上班啊,怎么才能赚的更多一点。哎呀,乐队的事情嘛,该放就放吧,这有什么可做的呢?你一定要记住一个核心逻辑哟 —— “投入产出比”。

她看起来好像有点尴尬,于是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也没有试图反驳我,只是像老太太一样反复的念叨着,“那怎么办啊,我反正就想做这件事”。

一把“不可理喻”的年轻的枪


那天“重庆小面”吃完以后,顾女士连声向我道。我叮嘱她一定要记得我说的话,她说好的 —— 然后不假思索地开始准备那个乐队的专辑和巡演计划,并且在 2012年底创办了“超级学校霸王”这个面向高校乐队和听众的音乐厂牌,随后开始在北京的 School 酒吧举办了一系列的演出。

2013年那会儿,我看见顾女士的“超级学校霸王”开始接连的举办演出,演出海报也贴满了墙,但都没有去看过一场。我是觉得,年轻人么,总得干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才能学会放弃,对吧?

结果呢,慢慢地她居然把“超级学校霸王”越做越好。

1517981090770090.jpg2013年初的“超霸”超霸第六场演出

2014年底,我那时已经去虾米工作了,她有一天跟我和呜呜说要发一个合辑。我们一看,居然是超级学校霸王的精选合辑,而且还是跟老牌唱片公司京文唱片合作的。我看到这个合辑,心里想:顾女士啊,小面咱算是白吃了。

这还不算完。到了 2015年底,我一问,“超级学校霸王”居然已经在北京举办了将近 200场的演出,30多所北京高校的 300多个音乐团体在她办的演出中亮过相。

2016年的时候,“超级学校霸王”做了《年轻的枪 1》的合辑选拔,评委则是音乐行业的豪华阵容了,包括詹华、倪兵、丁太升、邓柯等等(抬头懒得写了,不知道的查一下就知道了)。而这张合辑里面的玫瑰博士和柠檬头,第二年就签约了摩登天空。

1517981186404964.jpg年轻的枪 1

前两周我恰好在网上听到了“超级学校霸王”的《年轻的枪 2》。令人惊讶的是,这张合辑所涵盖的音乐风格已经变得更加多元化,比如偏向器乐摇滚的 酸性事件乐队、Bossa nova 风的 5th Dimension 、用日文演唱的 ACG 风格国人乐团 Codex、来自成都的 95后嘻哈音乐人 水怕 等等。这不仅仅代表了年轻音乐人多元化的音乐审美取向,更是“超级学校霸王”5年来不断耕耘和发掘年轻音乐人的结果。

1517981300901066.jpg年轻的枪 2

把 trap 和民谣放在一起,把 Bossa Nova 和器乐摇滚放在一起,把摇滚乐和日文 ACG 放在一起,这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甚至不可理喻的事情。但是这恰恰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恰恰就是“超级学校霸王”和它所深耕的年轻音乐人所表现出来的更开放的状态。

和墨守成规、过于保守的油腻中年不同,《年轻的枪》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新鲜的音乐,更是这一群年轻人与众不同的生活状态。

在中国,朋克和匠人其实是一个词儿

今年 1月份是“超级学校霸王” 5周年的活动。从 2012年吃小面之后创立这个演出厂牌,这几年顾女士不仅将北京的高校乐队送上了演出的舞台,也在上海、成都、杭州、广州、武汉、长沙等大学聚集城市,陆陆续续地办了 100多场演出。

更让人惊讶的是,去年一年,“超级学校霸王”在全国居然举办了 260多场线下演出,有 600多支乐队参与到其中,而《年轻的枪 2》则是评委从 100多组乐队中选拔出来的成果。说真的,以顾女士和几个朋友的一己之力做到这些,真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1517981373762782.jpeg“超霸”五周年北京的活动

回头看这过去的 5年多,我突然觉得,幸亏顾女士没有听进去我这个傻 X 兜售的成功人生经验。而且从顾女士的经历让我觉得,在中国,业余朋克和工匠几乎是一个词。都是不顾及世俗的结果,不听傻 X 兜售成功人生经验,不在乎同行的鸡贼和投机取巧,只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去做一件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情,以自己的能力做到最好,并且一直坚持下去。

2018年的春节眼看就到了,想起来和顾女士的这段往事,让我更加坚信,如果今年春节,有你父母的同事、有你的哥哥姐姐、有你发了小财的高中同学,试图向你兜售成功的人生经验,试图改变你自己内心的想法并且让生活的标准变得唯一,那么你完全应该哈哈哈的笑起来,然后在内心毫不犹豫的说:滚蛋!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