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岁月洗去我们的一本正经,我们将热泪盈眶、满心喜悦地重新拥抱这些劲曲。

时间会对音乐产生十分有趣的影响。身处当下,我们总会觉得正在做的事情都很平淡无奇,没什么了不起的,而我们的想法同样也将遭到遗忘。

大多数时候,我们基本上会认为 pop house 是一种朝生暮死的垃圾货色,很快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是,无论我们多么满心以为名垂青史的会是 Giegling、Triology Tapes 出品的东西,也依然不能忘记打榜舞曲如同蟑螂一般的特质。当时间这柄巨大的黏纸滚筒从这个国家碾过,带走所有注定被人遗忘的残渣碎屑,只有排行榜舞曲将巍然不动——它如同长着利爪一般的尼龙搭扣,牢牢地附着在我们的共同记忆里,在汽车广播与怀旧俱乐部之夜中顽强地生存下去。

听听 Kisstory 吧,你就能明白以后的情况。这个电台会播放1995年到2005年间所有半红不紫或者大红大紫的劲曲,堪称一部近代文化史纲要。都是些人们当年没意识到自己有多在乎的作品。这也就引出了我们今天的问题:当下的打榜歌们,又有哪些将被历史铭记呢?我们这一代的“Sunchyme”“Lady”“Music Sounds Better With You”又在哪里?

重要的是,当岁月洗去我们的一本正经,我们将热泪盈眶、满心喜悦地重新拥抱这些劲曲。相信我,你连 Prosumer 是谁都不会记得。毕竟,尽管你爸老是念叨自己有多粉 Durutti Column,他还是会在某个婚礼舞会上为了 Spandau Ballet 挤进舞池,还差点扭断脚踝。

好的,假想现在已是2030年。你的尼桑与特斯拉合作款正行驶在新建成的 M99 公路上。你觉得无聊、烦躁,自动驾驶和长途旅行带来的背疼正在悄然侵袭。刚才吃的那些藜麦块好像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你将指纹按在媒体中心上,提高嗓音说:“Kisstory FM。”系统瞬间一秒登录,接着便热闹地响起来。随着窗外乡间的连绵绿色飞速展开,被时光遗忘的劲爆舞曲也骤然响起。


1. Skrillex and Diplo - Where Are Ü Now with Justin Bieber

如果2010年代只有很少的几件事能够留存在我们的记忆中,那大概会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名人老大哥》(Celebrity Big Brother)节目里发生的“到底哪个 David 死了”闹剧;Mike Hookem 议员一拳放倒一个傻瓜;以及 Jack Ü 的“Where R Ü Now”。

2. Craig David x Big Narstie - When the Bassline Drops

Craig David 是少有的能够同时出现在 Kisstory 和 Kiss FM 中的音乐人,但这首2015年11月推出的热曲绝对能在2030年站好最后一班岗。啊,2015年11月,爸妈在楼下看 Jonathan Ross 秀,而你在卧室里偷喝着伏特加;2015年11月,还记得坐在 Uber 里白粉黏在喉咙口的感觉——那辆 Uber 是啥你还记得吗?“哦,我要叫个 Uber!”以前我们去员工圣诞派对时会这样说;啊,2015年11月,土耳其打掉了俄罗斯的战斗机,这可是上世纪50年代以来第一次有北约国家胆敢打俄罗斯飞机!太经典了。

3. Disclosure - You & Me (Flume Remix)

老天!还记得 Disclosure 吗?
他们是兄弟俩,对吧?
不是吧,他们不是真的兄弟,就长得很像罢了。类似喜剧二人组 Chuckle Brothers 那样的。
慢着,Chuckle Brothers 就是真兄弟啊,肯定没错。
不,他们是父子。
啥?
Chuckle Brothers 是一对父子。
不,他们不是。
他们是,Paul 是儿子,Barry 是爹。
没听说过。
嗯,你现在听说过了。
可 Disclosure 是兄弟没错啊?
老实说,其实我也记不清了。嘿,那你记得 Ten Walls 吗?

4. Waze & Odyssey vs R. Kelly - Bump & Grind

你40好几了,正在参加一场酒吧竞猜,想要回忆起《Sunday Brunch》主持人的名字。你弹响手指,却想不起来他们叫什么。你过去老看这节目,就在吃完一份油炸英式早餐正犯困的时候,可你怎么就想不起来那些人的名字了呢?最近你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要不是绣在了校服背后的名字,你连自己孩子叫啥都想不出来。话到了嘴边,裁判却宣布时间到——“现在是音乐环节!”她对几桌人说,接下来要放一首2010年代下酒金曲的30秒,他们要你说出艺人的名字,如果连采样也知道再加1分。游戏开始,音乐响起,是 Waze & Odyssey 的“Bump n Grind”,有那么1秒钟,你又回到了20岁,正在一间看起来像廉价酒店、混合葡萄糖和止汗露味道的夜店里排队撒尿。

回过神来,你开始敲桌子,痛苦地大声哼哼:“这个我知道,”你大喊,“妈的是什么来着?我知道的啊。”

5. Julio Bashmore - Au Seve

一个伤心但无法忽略的事实是,等你到了50多快60岁的时候,能够消受的旧日时光也就只有这点了。你会拿出一张 Bruce 的12寸旧黑胶,纳闷当初为什么会听这种东西。“我们来点 Bashmore 吧!”除夕夜你喝了几杯雪利酒后,对儿子说,“躁起来!”

6. OMI - Cheerleader (Felix Jaehn Remix)

就在写下这段文字的同时,这首歌在 YouTube 上已经被播放了700362824次了。“Cheerleader”会永远都在,它将超越 Frank Ocean 做的任何东西,超越欧盟,超越《权力的游戏》,超过牛油果泥,超越 Four Tet,超越自由民主党,超越化石燃料,超越现金,超越皇室家族,超越克拉夫茨犬展,超越红头发的人,超越食肉动物,超越作家 Jonathan Franzen,超越 Yeezy 鞋,超越 Five Guys 快餐店,超越战争、和平,以及新世纪的崛起,一直一直存在下去。它会伴随你孩子的出生,也会缠住你的最后一口气。

7. David Zowie - House Every Weekend

我能够想象你正在厨房里忙活,把羽衣甘蓝打成粥——或者其他什么未来人们会吃的东西——收音机在窗台上吱嘎响。老迈干瘪的主持人 Dermot O'Leary 说,他的下一位嘉宾是退休足球运动员德勒·阿里(Dele Alli),他将和大家聊聊他有关纸牌魔术历史的最新纪录片。但在此之前,Dermot 说:“谁还记得我们周末有别的事情可干的岁月?”那一瞬间,你突然想起过去曾经如此平坦紧实的肚子、运动背心、自拍照、防晒霜的气味、廉航航空 Easyjet 的标志,Sol 啤酒的味道。每个周末,你都在追忆似水年华。

8. Sigma - Nobody To Love

尽管客观来讲,这是过去30年里最最糟糕的东西之一,但我敢打赌,如果你在开了三天数据分析会议、38岁生日后两周、第二次离婚前一年时听到这首歌时,你还是会跳起霹雳舞来。

Translated by: Yalla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