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肯尼,一个近期广为人知、对少林功夫着了魔的说唱歌手。

最近这段时间,你可能经常听到 DJ Kay Slay 对着 Kendrick Lamar 的新专辑《DAMN.》咆哮着“新的功夫肯尼(Kung Fu Kenny)”,也对 Kendrick Lamar 在 Coachella 音乐节上穿着一身黑色功夫唐装表演有所耳闻,还看过电影明星 Don Cheadle 在 Kendrick Lamar 的单曲“DNA.”里模仿他的样子。Lamer 向 Cheadle(后来把这个信息告诉了《娱乐周刊》)解释 “功夫肯尼” 这个词,原来是来源于 Cheadle 在《尖峰时刻2》里扮演的功夫大师肯尼这一角色。这听起来有点扯蛋,因为 Kendrick Lamar 的幽默感是出了名的不怎么样,于是,这件事让我提笔写了一篇2600字的关于 hip-hop 音乐的教规。

当你层层撕开 hip-hop 文化和功夫电影的表面,看到最本质的东西时,你会发现其实这两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就像 hip-hop 是通过音乐来展现一个说唱歌手与生俱来的天赋——想想一个 rapper 会通过他独特的 flow 抖机灵;一个制作人还能通过制作一个样本,或者用电脑编程做一个 beat 来填满巨型场馆。而从最根本上来讲,功夫电影就是展现那些功夫大师们的故事——他们利用身体和精神来提高能力、去做别人做不到的事。Hip-hop 音乐和武打电影的大明星,往往都是那些处在这两种文化巅峰的人:不管他是像 Young Thug 那样毫不费劲地将他的思想融入进语言,还是像李小龙那样展现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功夫动作。由于视觉上强大的展示效果,Hip-hop 音乐和功夫电影都往往被人盲目崇拜或者误解,而不是去更深层次地挖掘这两种文化里的独特本质。

所以这儿就有了一份每个 hip-hop 爱好者都该看看的功夫电影清单。它绝对不可能是完整的,因为我也只是一个喜欢 hip-hop 音乐的宅男,不可能什么都知道。当然,不出意外地,这份清单里会有非常非常多和 Wu-Tang Clan 相关的内容出现。


邵氏兄弟电影(以《少林三十六房》《少林和武当》还有《五郎八卦棍》为代表)

显然,Wu-Tang Clan 欠功夫电影的太多了。不仅是因为功夫的动作样式主导了他们的音乐,读过《The Wu-Tang Manual》的人都知道,他们所创造的神话大都基于邵氏兄弟制作的电影《少林三十六房》《少林和武当》和《五郎八卦棍》,这几部影片使得功夫电影的产量在上世纪50至80年代中期以惊人的步调增长。这三部电影的背景都发生在中国封建社会时期,由著名港星刘家辉出演。除了作为几乎所有类型的武术电影都能够参考的神作之外,这些电影还充满了像影响青少年时期的 Robert Diggs 那样的人生哲学。《The Wu-Tang Manual》里这样说道:

“可以这么分类:在《少林三十六房》中可以学到纪律和斗争;在《少林和武当》中可以看到精湛的演技,所向披靡的态度,武术技巧手法,还有,你得知道有时候反派才是真他妈酷;在《五郎八卦棍》中可以感受到兄弟情,武术的灵魂。每当我们将武术精神融入在歌词里,我们就成了真武当。”

RZA 接触到功夫电影的方式特别纽约——只要他喝大了,就会在时代广场附近找个很烂的24小时影院睡觉,因为他没法坐一路卡车回他在斯塔顿岛的家。随着 Wu-Tang Clan 的成立,RZA 决定了团队初始结构——每个成员都“扮演”着电影里的角色原型。这就像小时候你和朋友一起玩《超能战士》 一样,只不过 RZA 和他的朋友们是顶尖的说唱组合而已。


《喋血双雄》

吴宇森的《喋血双雄》首先成为了 Wu-Tang Clan 那首“Wu-Tang: 7th Chamber”前奏的一部分,歌曲中,Reakwon 严厉斥责喝大的 Method Man 丢掉了他的经典电影拷贝。如今,Reakwon 的《喋血双雄》录像带到底身落何处依然是个谜。但通过合理推测:那部录像带并不是被 Method Man 猜想的人拿走的,而是被 RZA 偷窃了。因为他后来为 Reakwon 制作首张个人专辑《Only Built 4 Cuban Linx…》时,直接采样了本属于后者的录像带,这张专辑的故事也像极了《喋血双雄》。就如同周润发在电影里饰演的职业杀手得和警察一起完成合作,也就是说就得杀光黑白两道所有没有道德原则的人,Raekwon 和 Ghostface Killah 也超越了他们所处地区的街头争端,结了盟,这样两人都不需要再卖毒品,而是能一起做些不同的事。(RZA 在2005年向《XXL》解释道,“兄弟合心,才能解决事情” 。)

就像《Only Built 4 Cuban Linx…》开辟了黑帮说唱的新纪元,在之前1989年上映的《喋血双雄》则把香港电影和好莱坞电影拉到一致水准。吴宇森的想法是把枪战和功夫结合在一起(于是才有了“gun fu”的产生),并且把它们用一种疯狂的、十分戏剧化的形式拍摄出来。这种暴力美学可以在后来的电影里看到,比如《黑客帝国》《疾速追杀》和大量借用了《喋血双雄》中枪斗片段的《被解救的姜戈》。


《醉拳2》

说实话,不管是从专业角度还是个人成就来说,成龙现在已经远不如当年了。成龙老了,当年那些使他成名的绝技再也做不了了;再者说,金钱和权利已经把他变成了一个难搞的老男人——毕竟他曾经对中国的情况畅所欲言,结果他儿子因为抽大麻被大众好生羞辱了一番。但在1994年,那会儿他还不是一个反自由的反大麻主义者,出演了一部《醉拳2》,告诉大家当你在喝得烂醉时揍人是一件多么爽的事。成龙在电影里扮演一位打醉拳的大师,表面上看起来,他摇摇晃晃醉醺醺的,实际上防御满分,让他的对手根本无法接近。更牛逼的是,他每多喝一点酒,攻击性就更强。在电影的最后,成龙饮下大量工业酒精并发挥出了醉拳的十足威力,代表了自由的无产阶级。如果成龙在电影里的武打风格让你想起了 Ol’ Dirty Bastard(Wu-Tang Clan 创始成员之一,2004年去世),那你跟我的思维就在一个频道了。但另人疑惑的是,《醉拳2》其实是1978年成龙演的另一部电影的翻拍——你真应该去看看这部电影,因为在电影的结尾,成龙揍死了一个人,揍完后自己还狂吐了一翻。我也想借此机会向成龙表示致谢。


《东京暴族》

通常来讲,在电影史上,日本制作了一些极其暴力、黑色幽默、疯狂的电影。《东京暴族》在这方面取得了三连胜——作为一部血腥的 hip-hop 音乐动作片,最正常的场景可能就是一个伙计在 Denny's 餐厅的厕所里打飞机。我甚至没法描述这个电影的氛围,从某方面来讲,导演园子温试图将《战士帮》改编成《西区故事》形式的音乐剧,并用 Baz Lurhman 执导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风格进行拍摄,使得影片充斥着暴力和色情,以至于绝不会夸张到在北美的院线上映。而且,所有演员的台词都使用说唱的方式表达。由于我真不怎么了解日本的说唱音乐场景,所以没法告诉你《东京暴族》的演员们是不是真的说唱歌手,但是我认为它刻画了一个漂着金黄色头发、拿着武士刀、穿着丁字裤的男人形象,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好了,对其他人来讲应该也是一部好电影。


《冬荫功2:拳霸天下》

目前武术电影界的两大巨星想必是甄子丹以及托尼·贾。甄子丹的过人之处在于他的行为举止就像是随时准备好击败任何人;而托尼·贾的过人之处在于,虽然他体型瘦弱,看起来就是一副被打的样子,却能在一瞬间征服500英尺内所有的人。他的打斗风格结合了泰拳,跑酷以及霹雳舞(听上去有点不太靠谱,但是请相信我,这真不是吹牛逼),并且为得到完美的镜头甘心抵命。我最喜欢托尼·贾的一个镜头是在电影《拳霸》里,当他跳出爆炸的厂房时,用带着火的脚狠狠的踢在一个人的脸上。这特技真的太酷了,导演 Prachya Pinkaew 还做了一个连着的回放,让你再看一遍。他还让托尼·贾在《冬荫功2》里重演了这个片段,只不过这次他是在一个墙壁都着了火的房间里和一群人对打,这情节除了看起来酷,其实挺莫名其妙的。

因此《冬荫功2》绝对不是托尼·贾最好的电影,而是《拳霸》,因为这是托尼·贾唯一一部有 RZA 参演的电影,演的是反派,这也是我们关注的原因。影片中 RZA (美国版电影原声带作曲者)饰演了一个戴着软呢帽的坏蛋,他绑架了世界上最厉害的打手们,并指使他们做各种残忍的任务。为了让托尼·贾加入他的帮派,他绑架了托尼·贾的宠物大象,并且在托尼·贾的身上烙下了“01”的字样表示他是这个帮派里武功最高强的人。但当托尼·贾逃出帮派,并且试图阻止 RZA 策划战争时, RZA 脱下了他的浅顶软呢帽,露出了他头上的“00”字样,来说明他才是地球上武功最高强的人。虽然他的确是个武术大师,他还算不上托尼·贾的对手,最终他的头被自己藏在托尼·贾宠物大象象牙里的炸弹炸飞。(在技术层面上来讲,这虽然算是剧透,但当你看到 RZA 的头被大象炸弹的火焰吞噬时,就会感受到《冬荫功2》的高潮,说实话,这逻辑确实是有点不连贯。)


《一个人的武林》

想要完善这个电影清单,我不可能放过甄子丹,因为他真的太狠了。美国的观众可能是通过甄子丹出演《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而熟知他的,他在里面和说唱歌手 Riz Ahmed 演对手戏。也有人通过他在《极限特工》系列的续集《极限特工3:终极回归》里出演的反派角色而了解他的,这部电影被誉为继《公民凯恩》之后最好的电影。但其实这两部都不是真正的武打片,所以我就不在这里多说了。除非甄子丹与 Drake 或者和其他人合作重新翻拍《龙潭虎穴》,目前看来,武打片和 hip-hop 音乐最酷的联系可能就体现在 Styles P 的这条推特里了:

屏幕快照 2017-05-24 上午11.23.03.png“看了《一个人的武林》,甄子丹简直就是我,哈哈哈。”

不难看出 Styles P 觉得他和甄子丹相似的原因:都是硬汉,并且做起自己喜欢的事儿来冷酷无情还效率高。甄子丹的演技足够好才可以偶尔出演非功夫电影,Style P 极具经商头脑才开了他自己的果汁连锁店。所以现在我们可以说,甄子丹就是 Style P,Style P 就是甄子丹。行,那现在来说说《一个人的武林》。

《一个人的武林》中,甄子丹扮演的角色是一个已定罪的杀人犯,被警方任命协助抓捕一个连环杀手。连环杀手的人生目标是用武术界各派精英的必杀技杀死他们,但如果你没想到他的终极目标其实就是甄子丹,那你真是从没看过如此精彩的功夫电影。导演陈德森显然跟吴宇森是一路的,他可以为了那些极其随机的东西,比如鸟的镜头,戏曲音乐,或者其他各种类型的滤镜,而丢弃电影的整体协调性。不可否认,很多人最喜欢甄子丹演的电影就是《叶问》了。但有一个共识,《一个人的武林》的高潮是甄子丹和对手在拥挤的州际公路中间激烈厮杀,这可比《叶问》的高潮部分酷多了。


《龙潭虎穴》

早在2000年初的时候,导演 Andrzej Bartkowiak 还只是一个有抱负的人。带着满腔热血,他相信如果有人能让 hip-hop 艺术家们出演功夫电影,并且让一个有着根本读不出来的姓的波兰人(其实就是他自己)来执导,就有足够多的人能够相信他可以做成这件事。2000年,他拍了《致命罗密欧》,由李连杰和 Aaliyah 主演,DMX 饰演配角,结果赚了钱。2002年,他拍了《以毒攻毒》,是 DMX 和 Steven Seagal 演的,结果也赚了钱。2013年,他大胆的把李连杰和 DMX  框在了同一个荧幕上,拍了《龙潭虎穴》,不出所料还是赚了钱,但这些还不足以说服一些工作室支持他继续拍这类电影。

《龙潭虎穴》中提出了一个古老的问题:“如果《尖峰时刻》是一个严肃电影会怎么样呢?”这个古老的问题有了答案:“那可能不怎么样。”但是你最好不要因为一个电影不怎么样就不看它,尤其是当主角是李连杰和 DMX。珠宝界的通天大盗 DMX 为了就自己的女儿,不得不和安全局情报人员李连杰合作,最终阻止了核战争的爆发。在整部电影中,你都能看到 DMX 穿着一身皮衣尖叫着,李连杰对一些混蛋施展他的功夫,Anthony Anderson 和 Tom Arnold 互相打趣,Drag-On 则扮演了现实生活中的 DMX,一个大麻携带者,只不过是拿着狙击步枪而不是大麻。像许多烂动作片一样,《龙潭虎穴》的前半段怎么能这么他妈的无聊呢?但还行,因为最终你会看到打架时李连杰的战斗力飙升,中间还穿插着 DMX 驾车躲避警察追捕的枪声。 结局太有爆点了,在雨中,李连杰和他的对手在熊熊火焰的包围中肉搏,Drag-On 还用他的狙击步枪打中了一个人的手。所以这个电影我给五星好评。


《铁拳》

“我学习了磁学、金属、汞等等方面有关的理论,”RZA 在接受 Nosiey 作者 Benjamin Shapiro 的采访时说道,当时正是《铁拳》的宣传期,“在电影里我可以用这些理论伪造一切最厉害的武器。” 我也有一个理论,就是,如果你给 RZA 两千万美元,他随时都能给你拍一个《铁拳》出来。电影里,RZA 饰演一个拥有铁制拳头的男人,Russell Crowe 则扮演一个长着用头发做成胡须的男人,其实感觉就像是对 RZA 脑海中想法的探索,由制作人 Eli Roth 加持——换句话说,以疯狂的方式向从小就使 RZA 着迷的邵氏兄弟电影致敬,只不过加了一些看上去极具 B级电影风格,例如《尸骨无存》和《人皮客栈》。

在一个采访中, RZA 表示电影最初的版本长达四个小时,其实挺合适的,毕竟这整件事就相当于他的练习,让他沉迷在自己最野的幻想中。这是对 old school 胜利的欢呼,夸张的电影制作。一个角色的四肢被四个大树抻开,避免了被一帮人杀死,因为他总是在衣服里藏着一把弹簧刀。当然,为什么不呢?刘玉玲都能用一把折叠扇砍掉别人的脑袋然后用脚踢开?我操,毕竟这是 RZA 和 Roth, 又不是 Rodgers 和 Hammerstein。在电影里,RZA 的手被砍掉了,Russell Crowe 帮他用磁、金属、汞还有其他扯淡玩意做了新的手,最终还因为太大力打得一个伙计爆炸了?我操,生活和拍电影还真都是一场冒险啊。

看亚马逊上那些不知道 RZA 是谁的人写影评还真逗,因为他们似乎非常疑惑,《铁拳》为什么能拍成这样?不过你得知道这部电影只要让一个人高兴就够了,那就是 RZA。“那个工作室的人跟我说,首映式上见”,他对 Shapiro 说,“这就是我的梦想。” 拍过《铁拳》之后,RZA 也算是成功了,他做到了其他艺术家很难做到的——用别人的钱帮自己实现了小时候觉得最牛逼的事儿。

Translated by: Damo Yang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