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所有的著名音乐人都是双子座。这意味着什么?我们又能从中学到什么?

最早领我入门的人是我奶奶。我还记得在她的小房子里,她让我在扶手椅上坐下,然后开始和我讲起了星座和它们的意义。具体的细节我已经记不太清了,但我八成是手里拿着一小瓶超市品牌的柠檬水,一边往嘴里塞水果硬糖,一边耐心地听着她的讲述。那年我大概只有五六岁,但我已经知道自己是一个带水的小水瓶座。

和所有听话的乖小孩一样,当时的我觉得奶奶说的都是对的,我们的命运确实被星体所主宰。多年之后,我开始对星座抱怀疑态度,然后最近,已经成年的我似乎走过了一个黑暗时期,然后像灵性导师 Eckhart Tolle 一样,开始相信确实有某种更为伟大的力量在牵引着现实之线。我知道这么说很扯,可你仔细想想:既然月球控制着地球上的潮汐运动,而我们人体百分之六十是由水构成,那么星体很有可能对我们也有影响,轻微推动着我们体内的能量和情绪波动。既然这些星体确实对人类有影响,那么为什么许多著名音乐人都是双子座,就自然有了合理解释。

多少音乐人受到卡斯托尔和波吕克斯这对双子兄弟的掌控呢?列举一个简短的不完全名单:Bob Dylan、Kanye West、Paul McCartney、Andre 3000 、Miles Davis、Brian Wilson、Kendrick Lamar、2Pac、Biggie Smalls、Lauryn Hill、Morrissey、Stevie Nicks、Noel Gallagher、Curtis Mayfield、 Lionel Richie 以及 Ice Cube。全世界有这么多音乐人,而其中最具进步性和标志性的音乐人居然都是受到大铁球水星守护的双子座,你不觉得很神奇吗?这只是简单的巧合,还是确实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穿越宇宙直达地球,影响着我们的生命?

1499142682446845.jpeg《DAMN.》宣传照

大部分人都已经知道黄道带是怎么回事,但以防万一,我们在这里还是给新人科普一下:黄道带共分为十二星座,根据你出生时间的不同,每个人都对应天上的某些星体,而这些星体的位置又决定了你的星座,以及相应的性格特质。双子座的人,也就是出生于5月21日至6月21日之间的人,他们的性格是:善于表达,头脑灵活、喜欢沟通、同时兼具两种性格。他们讨厌的东西:受限制,循规蹈矩,重复。当然,这些特质一听就很符合不断挑战传统的音乐人的风格:他们拒绝束缚,追求自我表达。

2014年接受 Steve McQueen 采访时,Kanye West 就说过:“如果我说双子座的人是最追随内心、活得最有目的的一群人,那未免有失偏颇,但我确实觉得,纵观历史,富有创造力的双子座一直都是如此。”他说得没有错:不管是1966年,在曼切斯特的 Dylan 毅然决定登上舞台,弹着一把黑色 Telecaster 吉他,迎着观众的嘘声演唱;还是 Prince 坚持“强大的精神能够超越规则”。双子座名人一直都在努力摆脱约束,推动文化前进。

在这些富有影响力的双子座名人之中,最具创造性的无疑是 Kendrick Lamar。正如 West 所说,Lamar 是一个把他的标准、信仰和直觉写在脸上的人。他也频频在歌曲中提到自己的星座,比如:“Wesley’s Theory” (“我是双子座,我有两面性。”);“Untitled 06”(“作为一个双子座,有两种性格总在我体内相互斗争。”);“Untitled 02”(“双子座的人无法选择用哪一面示人。”);“The Heart Pt 1”(“我是个双子座,是个非常情绪化的人。”)他也是一个大胆无畏的音乐人,敢于在专辑中表现他最真实直白的想法。在接受 Zane Lowe 的采访时,Lamar 就说过:“你什么歌都可以写,但如果我写歌的时候,自己听着都没有感觉,那听众肯定不会有感觉。”

Rick Rubin 在和这位康普顿音乐人聊天时也提到,Lamar 走心的音乐风格是让他从诸多说唱歌手中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它让我们能够触碰到他的核心,相信他说的每一个字,感受他情感的深度。那这和他的星座又有什么关系?我们不妨先来看看 Drake 这个天蝎座(以展现嫉妒、愤怒、怀疑情绪而闻名)。正如 Noisey 作者 Sarah McDonald 所说,Drake 的音乐把他的星座的争强好胜、爱耍手段、情绪化的特点展现得淋漓尽致。同样,Lamar 乐于表达、无拘无束的双子座品质也扎根他的音乐之中。他自己也深知这一点。“你听说过双子座吗?他们总是有两面性。”2015年接受《卫报》采访时他这样说道,“做音乐是我解决这种矛盾的唯一方式。”

1499142845436072.jpeg《My Beautiful Dark Twisted Fantasy》专辑插画 

两面性是双子座的决定性品质。在生前的一次采访中,2Pac 曾说:“我们人类都有强势的一面和安静的一面。我刚好是双子座,而且我很年轻,又是个黑人,又是来自黑帮成员集居地,我身上有各种多样性。”这种双面性在 2Pac 的过往作品中体现得非常明显。一边是 Thug Life 中的 2Pac,蹲过监狱的 2Pac、唱着“California Love”的 2Pac,怒怼记者的 2Pac;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一个内心细腻、带有灵性的 2Pac,他写过“Dear Mama”和“Keep Ya Head Up”这样的歌曲,有着自己的诗集,并带着冷静的洞察力说话。从某种程度上讲,受 2Pac 影响最大的 Lamar,其实也继承了 2Pac 的两面性,他经常能在短短的一个 bar 里面,从傲慢不逊迅速切换到自觉自省。

双子座的两面性不仅仅局限于矛盾冲突的思想,而是延伸到了多重自我的领域。想想那些有名的双子座,以及他们的第二自我,比如 Kung Fu Kenny 之于 Lamar,Bob Dylan 之于 Robert Allen Zimmerman,又比如 Kanye West 的多面性格。然后还有 Prince,他有着不少于八个第二自我,而其中一个就叫双子座(Gemini),他曾出现在1989年《蝙蝠侠》的电影原声碟中。从星座的角度看待这些人的多重人格,你就会发现极富创造性的双子座喜欢把自己分解成不同部分,在不同的情绪掌控下展现不同的人格。

当然,身为双子座并不是这些音乐人富有创造力和进步性的唯一原因。才华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你不能指望在五月末出生就一定是个天才。但如果你正在考虑生一个巨星宝宝,确保他们在五月至六月之间降生会是个明智的选择。当然也有很多音乐人并不是双子座,比如 Lil Wayne 和 John Lennon 是天秤座,Kurt Cobain 是双鱼座,George Michael 是巨蟹座,David Bowie 是摩羯座。但是大部分双子座名人身上都充分体现出了自己星座的特性,而且毫无疑问,这些特性帮助他们在文化和各自的事业中站稳了脚跟。如果 Kanye West 没有追随自己的想法,开始跟着自己的 beat 说唱,并推出《808s and Heartbreak》和《Yeezus》这样的专辑,他今天会在哪里?如果 Andre 3000 没有拿出他突破性的亚特兰大式说唱,他是否还会有今天的地位?

我坚信人生并不只是为了存在而存在,而是还有更重要的意义,但我也理解很多人为什么不相信星相学。大部分占星术文章的作者都是奉行灵修的博主,或者性格古怪的家里蹲杂志专栏作家,这些东西无非是些虚伪的生活指南。它们也许能哄骗读者关注当下、珍惜当下(其实这也是件好事),可每个出版商出版的占星术内容都不一样,我到底看哪个才是正确的?不过,万变不离其宗,这些文章的根基依旧是十二星座,以及它们各自的意义。这些知识是数千年哲学研究与星体观察积累的成果,至少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黄道带的历史几乎和人类一样漫长。它最早始于古巴比伦时期(公元前5世纪,甚至更远以前),并曾在历史上的各大头号文明中出现:身着长袍、崇尚民主的古希腊人;建造金字塔的埃及人;修马路喜欢走直线的古罗马人——他们全都遵循同一套和今天并无太大差别的黄道带体系,把它作为一种解析问题的方法。而且信奉星座的还不止这几个文明:古印度人也发明了一套包含同样十二星座的黄道带体系。还是那句话:这只是巧合吗?还是说这些为现代社会奠基的古代文明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比我们还多?很显然,通过观星,他们总结出了一些奇异的理论和发现,也更加信奉星相学知识。

正如星相所设计的那样,作为一个上升星座在摩羯座、月亮星座在双子座的水瓶座,我是一个性格开朗、乐于讲解、喜欢灵修,并且希望通过灵修来改变世界(或者至少让这个世界变得更正常)的人。我一直相信这些东西,但这也是三个星座结合的结果——我是在奶奶第一次教给我这些东西许多年后,刚开始踏入社会时才明白的道理。对星相学持怀疑态度、嗤之以鼻很简单。但正如这些双子座音乐人所展示的——他们不仅代表着各自的星座,还公开表达自己相信星座,并在自己的音乐和采访中提到自己的星座——这其中确实有一些强大的力量在影响着他们,这就是双子座的秘密,当你有意识地去利用它时,便能产生创造力。我们也可以用类似的方法为我们自己服务。

如果你觉得这些都是无稽之谈,那也没问题。但如果说要从中学到什么,那就是生命不只是它看上去那么简单。古埃及人在建造金字塔时就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我相信他们也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占星术可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留意自己的星座,或者留意定义你的优点和缺点,这是件好事,这都是能让我们不断提升自我的方法,不管你是不是双子座。

我不想说的太沉重,但在困难时期,我们都可以开始练习自我知觉和自我存在知觉。正如 Lamar 在接受 Zane Lowe 的采访时所说:“《DAMN.》想说的是,‘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除非先改变自我。’”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我也很想成为双子座,如果有人知道要怎么办,请联系我。


顶部插画来自:Esme Blegvad

Translated by: 陈功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