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趟关于音乐的旅程。YEHAIYAHAN 在纽约和奥斯丁,跟各种老朋友相见,与新朋友相遇,在不同音乐的碰撞中,持续获得惊喜。

看这部片子之前,先来听听 YEHAIYAHAN 有什么想说的。她的自述或许能概括《Faraway Roots》(远根)这部片子最终想要传递的东西。所以我们从这儿开始。

“我喜欢在路上,即使讨厌漫长的飞行和乱七八糟的时差,我的生活总有一部分被打包在行囊中,从天到地,从山到海,随时离开,随时回来。” 

生长在四面环山的环境里,YEHAIYAHAN 的血液里流淌着一些 “根源” 的东西,这不仅展现在她的音乐里,让她被全世界的听众接受,并被她打动;也同样体现在她的视野——她渴望漂泊,流连在各地,在与不同的人和音乐的碰撞当中,一直有新的惊喜。

而 “根源” 是什么?

YEHAIYAHAN 也问出了这个问题,“我的根源是什么?”

这部影片呈现了一些旅途中的生活片段,还有一些 YEHAIYAHAN 和朋友们发自内心的谈话。这些影像伴着音乐,被真实又感性地展开在你面前。

下面是主创手记。导演 Gerhan、摄影师 Ryan Xin 和后期导演 James Cai,他们都有些想说的,尤其是 Gerhan “勒紧了的裤腰带”;YEHAIYAHAN 也从被记录者的角度,给了这片子一个像寓言似的定义,看完,或许你会对 “Roots”(根源) 有所体悟,也获得自己的答案。

导演 Gerhan

嘿,我们终于带着这个片子跟你见面了。

2019年三月份,YEHAIYAHAN 来问我有没有空一起走一趟美国,一起做个片子。这件事情让我犹豫的看了看手边诱人的brief,想想这几年做的都是广告,天天说服别人喝饮料,买球鞋。都没有实实在在把自己真正认为好的世界分享给别人,有点忘了为什么干了这行。在James的鼓励下我思前想后,我决定扔下工作机会,拉紧裤腰带,道德绑架了小辛哥,不回头的走一个。

起初我对这段旅行假想了一百种可能性,有可能充满波折,也有可能宿醉布鲁克林。但事实上纪录片有趣的地方就是现实不断的向你的假想吐吐沫,让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关掉你的摄像机。

在旅途中我一直藏在兜里几个问题,为什么像 YEHAIYAHAN 这样生活在中国的前沿音乐人会有这样的视野?而她们所成长的环境,与生俱来的根源如何将她们塑造成能被全世界的听众所接受的音乐人?相信你也疑虑过类似的问题。通过整部影片,我们将呈现一些旅途中真实的生活片段,跟 YEHAIYAHAN 以及朋友们发自内心的谈话。相信你的答案也许跟我,并不一样。

对了,大点屏幕看,我们用那个摄像机挺沉的。手机看就糟践了。

摄影师 Ryan Xin

这次跟着 YEHAIYAHAN,葛尔汉一起去了次纽约和奥斯丁,拜访了许多当地做音乐的朋友,因为这个项目没有商业的背景,所以给了我们一定的自由度,葛尔汉和我的角色更像是 YEHAIYAHAN 的旅友,拿起镜头前,我们会先加入到 YEHAIYAHAN 和朋友们的聊天中去,在彼此熟悉了解之后,成为了朋友,拍摄氛围也显得格外轻松愉悦。

后期导演 James Cai

因为没有亲自与 YEHAIYAHAN 和导演一起经历这段旅程,让我不得不在剪辑前花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熟悉所有的素材,但这一点反而让我从第三者,一种更客观的视角去审视素材。在过完所有素材后,我能强烈感觉到一些共有的情感在他们经历过的人和事中,无处不在。而恰巧也是我一直以来熟知的 YEHAIYAHAN ,给我的感觉。我相信能认真看完影片的观众一定也能够感受到这一点,我们希望大家都能在看完影片后有所收获,有所感悟。

纪录对象 YEHAIYAHAN

我喜欢在路上,即使讨厌漫长的飞行和乱七八糟的时差,我的生活总有一部分被打包在行囊中,从天到地,从山到海,随时离开,随时回来。

无法想象没有音乐,我如何去到那么远的地方。在马达加斯加的海岸我想过这个问题,在海参崴的街头我想过这个问题,在赫尔辛基的白色大教堂前我想过这个问题。每每在世界地图上到达一个新的地方,我都会想到这个问题。

好了,写到这里我觉得可以了,其实我什么也没想,到了没去过的地方就像小孩儿一样就顾着高兴了。《Faraway Roots》这个纪录片其实是我跟导演葛尔汉和好朋友辛益华在美国游玩儿的时候发现了一种奇怪的根茎类植物,我们本来想挖出来带回国,结果挖呀挖呀就给挖回来了,不禁感叹这植物的根长得可太远了,于是把记录挖掘过程的片子起名叫《远根儿》。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