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周二的下午,我们和胸口纹有“DADDY”的 Lil Peep 在墓地一起走了走。

Lil Peep 是个蛮复杂的人。关于他:今年二十岁,来自美国长岛,他在 Soundcloud 上发布的歌曲有着超过百万的播放量,他音乐中大量采样了来自2000年左右 Myspace 时期的年轻乐队,歌词内容基本上都是关于抑郁、失恋和可卡因等题材。

作为 GOTHBOICLIQUE 的成员,Lil Peep 享有一定的网络知名度。今年一月,Pitchfork 称他是“emo 的未来”,为他博得了更多的关注。GOTHBOICLIQUE 是集合一群兴趣相投的 rapper、作曲人和制作人的团体(他们都喜欢 Underoath 和 Gucci Mane)。团队里的另一位成员——Tigers Jaw 前主唱 Adam Mcllwee 也颇受舆论关注。

作为艺人,Lil Peep 永远让人摸不着头脑。评论家们花大把时间,想要搞清楚这个胸口纹着“Daddy”字样的小孩为什么会用 Mount Eerie 等独立乐队的伴奏来搭配他的嘶吼说唱。说唱粉和 emo 乐迷好像也不太能接受他受 Taking Back Sunday 影响制作出的 trap 音乐。就现在来讲,他的音乐多少有些边缘,让人疑惑不解, 估计就连 Lil Uzi Vert也欣赏不来。不过,Lil Peep 有着稳固的青少年粉丝群体,而且他的音乐曲风各异,让歌迷们可以自我对话、映射情绪,通过融合各种类型的音乐,在互联网时代非常吃得开。

1499340011307-ChristopherBethell-1.jpg

Lil Peep 也从未把自己定义成作曲人、rapper 亦或是青少年偶像。他坚持做自己,不想被贴标签。他觉得有人欣赏他的作品就够了,出不出名不重要。Lil Peep 成为众人谈论对象的原因很简单,除开给人视觉冲击的形象,与生俱来的音乐风格让他自成一派,也开辟了新潮。这种独创性和 Odd Future, Yung Lean, PC Music 一样,让外界的否定和抨击不攻自破。

正因如此,这种展现形式成了一把双刃剑。音乐人迅速获得热度和影响力的同时,也需要承担歌词里不良导向所带来的外界压力。最近,他还去了巴黎和米兰给 Balmain, Marcelo Burlon 和 Rick Owens 等品牌走秀。所以,还是那个问题:Lil Peep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Lil Peep 最近一直在伦敦,我问他有没有空出来聊会儿天,他很友好地答应了我,在他忙完新专辑通告之余,我们约了一个我们都中意的地方见面,在一个墓地。

1499340032243-ChristopherBethell-3.jpg

Noisey: 你好,我该怎么称呼你?朋友们一般怎么叫你?  
Lil Peep: 叫我 Peep 就行。取这名字没什么特殊的原因,我妈一直这么叫所以习惯了。她老说我像“Lil peep”,我都不懂“peep”是啥意思。她是小学一年级老师,喜欢对我进行家庭教育,比如小的时候就叫我养鸟。导致我的童年基本是和一群鸡鸭度过的,还得挤一间卧室那种。

那你应该觉得自己像一只鸟吧?  
对啊,就一只小家伙。

还记得你第一次的约会吗?  
(停顿了一下)不记得了。我记忆都是乱的。

和别人第一次约会的话,你会想带她去哪儿?  
迪士尼乐园。尽管洛杉矶那家有些老旧但感觉还是挺酷的。我妈总提醒我:“等你嗨了再去 Tiki Room 玩。”我才不去呢,那里面就是一群假鸟唱歌跳舞。但她还是一直在安利我:“那地方太赞了,我以前在那儿玩的可开心了。”

1499340543956-ChristopherBethell-24.jpg

(美国)国庆节快乐。  
我都忘了这回事了!我都算不上是美国人了。他指着自己的眼睛上方的刺青“CryBaby”,这是纹给美国人的。

你觉得美国人都是爱哭鬼啊?  
不全是,但大多数都是。

有没有过国庆的传统?  
比起和其他人一样出门喝得烂醉,我更愿意待在家里抽烟,你带火机了嘛?我喜欢他们把 Nando’s 快餐店印在烟盒上(他指着烟盒上患病的肺说)。

你去吃过 Nando’s(烤鸡店) 吗?  
当然!我每次都点双人套餐,然后一个人把它吃完,感觉超满足。

你对别人做过最好的事都有哪些?  
唔,我对很多人都很好啊。对朋友讲义气,很大方。我花了太多钱去买金链子了,所以我现在穷光蛋一个。我喝多了会摘下项链交给旁边经过的陌生人,跟他说“这是你的了,我爱你。”

那你觉得别人为你做过最棒的又是什么?  
感谢我妈把我生下来,养这么好。这就是我和我妈的关系。 [指着自己脖子上辛普森家庭的刺青]

1499339794254-ChristopherBethell-18.jpg

你认为自己是个浪漫的人吗?  
是,绝对是。但这是个大问题。

为什么?你经常会给自己惹麻烦吗?  
我太情绪化了,所以经常自找麻烦,也给别人添堵。我希望自己可以不那么……爱急,我特容易急眼。

你第一个纹身是什么?  
手臂上这个,我十四岁左右纹的。纹的是我妈名字的缩写和她生日,我以为这样她就不会因为纹身骂我了。但也太他妈大了……我并没有想纹那么大,想低调点来着。当时是一个朋友在我家车库给我纹的,我妈就在家,但她根本不知道。

1499339801769-ChristopherBethell-19.jpg

你最喜欢哪一处纹身?  
我喜欢“crybaby”,因为它意义深刻,提醒我要保持感恩。人们喜欢抱怨各种事物,连不上wi-fi都会怄气,可我觉得真没必要。树立好的观念,比如我就不太看重金钱或人们追求的某些物质条件。我曾经也喜欢怨天尤人,但是自我剖析后转变了心态,这个纹身就是纪念这种顿悟:应该感激你所拥有的一切。

你是怎么和 Gothboiclique 联系起来的?  
啊那都是哥们儿!我十七岁没去参加高中毕业典礼就搬去洛杉矶了(虽然毕业了)。我的学历算是我妈帮我拿的,因为我当时很抑郁,申请了家庭教育,然后我妈会帮我写好作业和文章,我什么也没管。高三那年我去学校加起来不超过二十天,毕业前我索性去了加州,迷茫又纠结,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我妈会寄给我一些焗豆子,我就总吃那些罐头。当时太颓了,懒得用开瓶器我就直接用锤子锤开。导致我吃的那些豆子里会有一些金属碎屑,吃东西之后就会划破嗓子咳出血。

听起来不太好啊。  
总之,我就天天待在住的地方,准确来说是天天在沙发上窝着。后来我的好友制作人 Nedarb 带我去见了 Gothboiclique 团队,他是我在洛杉矶第一个认识的人,也刚作为 DJ 和我去俄罗斯完成了巡演。他和 Gothboiclique 很早就认识,所以我当天就认识了所有成员,见到 Lil Tracy,和其他人一起拍了 “White Tee”的 MV,从那会儿开始我们就一直很投脾气。

1499340696574-ChristopherBethell-22.jpg

你是 Tigers Jaw 的粉丝吗?  
绝对的!而且我很开心可以和 Adam 合作。我俩有特牛逼的作品还没发行。GBC 一直是我最想合作的人。虽然有一堆人想和我合作,但就像我说的,我的价值观不太一样。一切以音乐为准,钱不是首要因素。所以除非是我真心想和你合作,或者你从某方面影响或帮助过我。我不会因为你人气高或是怎样就答应。

会经常去翻看有关自己的新闻或评论吗?  
偶尔会,但一般看过前几句就“呃……还是不看了”。我觉得要介绍或者捕捉到我的想法真挺难的,我有太多面,难以用文字总结或形容。所以不管写的对不对,我都不会怪他或者太在意。

我觉得很多评论人和撰稿人可能并不懂你和你的音乐。  
现在不懂,以后会的。让别人理解你需要时间,有时候甚至要几年,不过最终大家都会明白的。

1499340724543-ChristopherBethell-8.jpg

我去看了你今年在伦敦的那场演出,现场太炸了,孩子们应该都懂你。  
嗯是,他们懂的。但他们不是撰写评论或新闻的人啊。如果可以指派谁来写我,我肯定会找我朋友 Fish Narc,也是 Gothboiclique 的成员。那哥们是个天才,叫他来写最棒了。

因为社交媒体和“网红”的方式,有很多关系亲密的粉丝都会直接在网上联系到你,这些会让你觉得难以应对吗?  
有时会很被动。因为哪儿都有不理解你的人,还有无数愤世嫉俗的喷子。我偶尔会被这些人影响,我知道他们就是想来招惹我。但有的时候就不只是烦你这么简单了,在网上你能看到一些人的丑恶嘴脸让我特别受不了。不工作的时候我喜欢与人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较低调。所以我爱我的粉丝们,他们很棒,会给我留空间。而讨厌你的人只会不负责任地拿你出气。

最近你接了很多时尚相关的工作,包括给 Balmain 走秀等等。这些是你一直想做的吗?  
当然,但我从来没有有钱过。我一直有自己的“风格”,或者随便你们叫什么都行。我都不知道该算做是什么风格,就是穿衣服和搭配跟其他人都不太一样吧,从我十岁左右开始就有人学我穿衣服或者想打扮得像我了。

1499340754141-ChristopherBethell-17.jpg

所以你十岁的时候穿得有多出位?  
哈哈,我那时可狂了。我哥给我听朋克,我很小就开始穿瘦裤子之类的。初中我开始染发,当时是紫色和绿色。我很想自己看起来与众不同,想变成游戏角色或是动漫人物。恰好也有人把我制作成动漫人物,这也许就是我经营自己形象的结果,挺好玩的,我完全理解他们。最近有人好像把我做成了人偶,他们花了一年的时间,做的简直一模一样,连纹身都是。我们讨论任天堂游戏的时候,就会把自己联想成里面的游戏角色,比如 Tony Hawk,而且这些角色一点也不过时。

喜欢什么 RPG 游戏?  
我喜欢 Fable,Oblivion 还有 Skyrim,小的时候我也喜欢玩 Runescape。整个游戏就是瞎晃悠,换几套衣服。跟别人打架对战,然后赢几套装备给自己穿上炫耀一番。周围就会有人惊讶道:“他居然有那套装备,太牛了。”对我而言,生活就像游戏。你购买、销售、置换、干活挣钱。游戏教给我很多,RPG 对我来说很重要。

你说你哥带你听朋克,谁或是哪张专辑最早对你产生影响?  
当然是 The Casualties, Minor Threat 还有 NOFX 啦。我哥偏爱朋克,但我却对 emo 着迷了,比如 T.B.S 还有 My Chemical Romance。那时候 NYHC 很出名,我记得我哥和他的朋友们还和 The Casualties 同台过。我十五岁时留莫西干头,还要把头发给立起来(自由女神像那样)。和同龄人一起看电影,他们还在为明天足球训练做准备的时候,我在一边已然都飞大了。

1499341006638-ChristopherBethell-21.jpg

可以聊一下新专辑《Come Over When You're Sober》吗?  
这是我到现在为止做过最棒的项目。整张专辑四五天就制作好了,不骗你,我二十分钟写完一首曲子,然后自己在卧室录音。有灵感的时候,我会暗示自己要保持这种状态。所以那个星期我不干别的,只专注在做好专辑这件事上。这次我制作了很多歌,从里面筛选出最好的几首放进专辑。这种制作模式我也是第一次尝试,以前的话,我会把所有的歌都拿去发布。

最喜欢什么电影?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最喜欢的导演是昆汀·塔伦蒂诺,特别是《落水狗》。还有一部你一定觉得很俗的《暮光之城》。

完全不会,我觉得《暮光之城》很酷。  
对啊,太厉害了,我喜欢所有和吸血鬼有关的电影。

电影原声也挺棒。  
《詹妮弗的肉体》也是,Panic! At The Disco 在里面那首“New Perspective”超炸。

1499341120898-ChristopherBethell-5.jpg

你觉得谁会在电影里扮演你?  
Justin Bieber,我会把我的纹身都给他纹上。(不小心手碰到了蜘蛛网)我害怕蜘蛛,但我不会伤害它们,我手刚被缠住了。

我很怕蜘蛛!  
那我点根烟吧,蜘蛛怕烟。

它们不在我身上吧?  
不在,你没事的。知道我最害怕什么吗?蜈蚣。

蜈蚣?  
这个故事有点长。

讲来听听。  
它们很喜欢找我,但我一点也不喜欢它们。好像我在哪它们就在哪儿,我敢说现在我周围十英尺就有蜈蚣。作为一个和蜈蚣对峙过无数次的人,听到有人说从来没见过蜈蚣,我会非常懵逼。可能这是长岛特有的现象吧,长岛那里真是太多蜈蚣了。在家宅着就经常看见它们的影子,不用想也能知道是蜈蚣,这个阶段我已经很淡定了。它蠕动的样子,那些数不清的腿……我心里想“我得盯着你,确保我能知道你在干嘛”,之后我就喊了起来,拿衣服扔它们然后跑出家,然后跟我妈说“我不想回家了”,那是个星期二我那时在小学,“你要不给我看你把它弄死了,今晚我就在同学家睡了”。所以后来我专杀蜈蚣,蜈蚣杀手。

1499340773136-ChristopherBethell-16.jpg

还有什么害怕的吗?  
大海。我在学校最喜欢的老师冲浪意外死了,加上我们邻居一个很好的小伙伴也是海上出了事故。这两件糟糕的事情让我开始害怕汪洋大海。不过,我有一个有点疯的理论,想听吗?给你开开脑洞。

你说。  
你知道谁和恐龙最有血缘关系吗?是鸡。那么我想问一下了,霸王龙吃起来味道会怎么样?

可能很好吃的吧,像 Nando’s 的烤鸡一样。  
巨型的烤鸡!好想试试霸王龙什么味道,哈哈。我觉得鸟类才是恐龙的近亲。因为它们能飞,还躲过了陨石。泛古陆时代的地球只有一整片海,所以我推测当今世界所有的物种都是能在海里存活的。虽然我们暂时无法探究它的真假,那些大的肉食动物,比如平滑侧齿龙,很有可能还深潜在海底。这不是空穴来风,现实生活中不也常有神秘事件和新的理论产生嘛。

深海是真的未知,我们对月球的了解都比它多。  
是啊。所以我不敢轻易接近。

1499340848748-ChristopherBethell-27.jpg

 [墓地的守门人来嚷嚷了,估计要急着关门下班。]  

我觉得我们像是来捣乱的小孩儿,就要被赶走了。  
可是,在美国都看不到这些(指着教堂),塔楼,炮台什么的。

有空一定要去参观一下城堡。  
我会的。我还想买一座城堡呢。

最后一个问题,今晚什么打算?  
先来瓶酒吧,再看会发生什么。

在出门的路上,他的经纪人问他要根烟抽,Peep 拿出烟再一次开了恐龙烤鸡的玩笑。我又笑了,大家也都被逗笑了。他说这样的梗总玩不腻。

再见 Peep

1499341310302-ChristopherBethell-20.jpg

Translated by: 車庫(chi-a-che, co-wu-ku), yvvoonnnnee

Photographer: 克里斯·贝瑟尔(Chris Bethell)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