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 My Chemical Romance 吗?Gerard Way 是领军乐队的封面人物,而吉他手 Frank Iero,则是藏在背景中的朋克佬,我和 Frank 在黑色星期五那天碰头,所以我问他是否想去淘一淘降价唱片。

还记得 My Chemical Romance 吗?对于和我年纪相当的大部分人来说,他们的情绪硬核(真粉丝是不会说 emo 的)为我们初恋六个月无可避免的恋情破灭,提供了绝望的原声乐,他们冰冷如石的形象从卧室墙上的《Kerrang!》杂志海报呼之欲出。如果你和我一样痴迷,那你一定会花上三年时间用眼影重现那种胶毒风粉红双眼,并朝着枕头大喊“我感觉不好”,直到头痛欲裂,鼻涕横流。

Gerard Way 是领军乐队的封面人物,而吉他手 Frank Iero,则是藏在背景中的朋克佬,大家都喜欢他:他容易紧张,戴着笑容,在舞台两侧演奏,感觉有点不太适应。

My Chemical Romance 于去年解散,对于除了 Gerard 以外的其他队友来说,这就意味着终结,但 Frank 是创意天才。他是硬核朋克乐队 LeATHERMOUTH 的主唱,还参与了电子硬核乐队 Death Spells。他涉足写作,艺术和摄影(他总是受到焦虑和长期胃病的困扰,并把艺术当做释放的出口)。如今他是全职主唱,他的最新个人项目以 frnkiero and the cellabration 为名,发行了专辑《Stomachaches》。他的胃痛如此厉害,都能成为整张专辑的灵感,该专辑也被评为今年最佳摇滚专辑之一。

我和 Frank 在黑色星期五那天碰头,所以我问他是否想去淘一淘降价唱片。我们去了一家刚开张不久的小店 Flashback Records,就在 Brick Lane 旁,好避开和那些 Rough Trade 暴徒争夺。

我们都穿了朋克摇滚制服,我很庆幸自己那天没穿 Vans 鞋。

Noisey:我们之前聊过,你说你对于当主唱感到很紧张,宁愿充当背景。现在怎么样?

Frank:我一直都想进乐队。但现在没有什么好藏在后面了。就算整晚都感觉很糟糕,我也不能一直盯着角落里。这的确让人紧张,但我比想象中更加自如。

你是怎么开始收藏唱片的呢?

小时候爸爸给了我一个小型旅行用播放器,以及几张他仅有的唱片,比如《Zeppelin IV》,《The Beatles at the Hollywood Bowl》,那可能是最糟糕的一张唱片了,因为你什么都听不见,只听得到背景中人群的叫喊声,让我觉得有点像是动物叫声的唱片。而我则一直反复在听。

许多人自黑胶复兴后开始喜欢唱片,听年轻人说从一开始就喜欢的似乎不太常见。

没错,对于唱片收藏者来说也算是毁了,因为很多东西更难找了。我觉得现在人们购买唱片时开始看中包装和设计,而不是音乐本身。这很难,因为你会希望他们也能同样重视音乐。尽管对于一个遭受重创的产业来说,仍能受人重视也是好事。

你会把唱片传给孩子吗?

会,希望如此。不知道届时他们能有多喜欢唱片,或者是否还会听唱片。或许以后就流行听卡带了。不过我真走运,他们的品味还不错,喜欢的音乐都很棒。他们很喜欢 The Smiths,我有一个女儿超级哥特,实在是太棒了。(拿起了一张 Neutral Milk Hotel 的《In the Aeroplane over the Sea》)噢,我喜欢这张专辑。

我也喜欢。你为什么喜欢?

我觉得是因为那种临时凑合的质感。我最不喜欢听的就是完美的歌曲,完美的演出。在我看来它们感觉不够人性,所以就丢失了真诚感。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只是我个人的感受。我喜欢稍微有点差错的东西,而这张专辑就是这种感觉。

你的哥特女儿还听什么?

听 The 5.6.7.8’s。我的女儿会整日伴着她们的歌跳舞,这也正是我所希望的,如果她们真的开始追寻梦想以音乐为生,她们就是一支日本车库女生乐队。

赞死了。提到生病,你的肚子还痛吗?

时好时坏。我这里还有一包药呢(他打开包,给我看一整包药物)。这就是我几天要吃的药。乳制品最糟糕了,尽管没得乳糜泻,也有可能会得谷蛋白过敏。我不能吃红肉,为了补充蛋白质,我开始吃家禽肉和鱼肉。也不能吃太多大豆,必须要保持微妙的平衡。

你这周都吃了什么?

我想想看,我吃了一堆不含谷蛋白的谷物棒,好硬。还有许多不含谷蛋白的面包配花生黄油果酱。

最近有人给我发了一首很棒的歌:Paws 的 “Sore Tummy”。我觉得这首歌讲的是焦虑和长期肚子痛。你可以去听听。

我会的,我吃的部分药物就是治这个的。我觉得如果不是为了音乐,自己可能不会这样。它会让你活在大脑中。而焦虑的人则很难从其中撤离出来。

大家都很焦虑。

对,有时我觉得自己选错了职业。所有让我喜欢做的事情,同时都让我厌恶。为了上台做我所做的事情,必须完全展现真实的自己;而装模作样会让我很沮丧,我不想要这么做。但同时,上台这么做也会带来糟糕的后果。这么说说得通吗?

说得通。嘿,你拿了好多唱片呢。

这是我经历过最危险的一次采访。好在我可以告诉妻子,这是我的工作。今天我必须去买唱片。

你有没有接受过一场从没谈及 My Chemical Romance 的采访?说真的。

本来这次采访有望成为呢!

这样不算!

好吧,你这次采访就算吧。我觉得现在人们不太愿意提及 My Chemical Romance,或者觉得提到会很尴尬。但请明白,我和这些人一同长大,对我来说如同上学,那段时光占据了我人生的十二年,对此我感到很骄傲。所以要是人们还想谈 My Chemical Romance,我完全没问题。

酷。今年你心目中的最佳专辑榜上有哪些?

Against Me! 的新专辑,我觉得很棒,还有 Homeless Gospel Choir,Twilight 的专辑《III: Beneath Tridents Tomb》里还有 Thurston Moore,非常厉害。La Dispute 的专辑,以及 Godspeed 的新专,Joyce Manor 的专辑太棒了。

你的收藏里有没有特别的黑胶唱片?

我有一张《Purple Rain》的紫胶唱片。还有《Grinderman 2》。你也应该去买一张。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会的。你都来这里了,不如顺便去买个 Shoreditch 百吉饼吧。这是来伦敦旅游的必行惯例。

伦敦百吉饼是吗?好,我会的。天哪!《American Pie》!这是我全世界最不喜欢的唱片了。我讨厌它,因为里面收录了我最讨厌的两首歌之一。我很少说坏话,真的很少说,但我最讨厌的两首歌是“American Pie”和 Eagles 的“Hotel California”。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清。

它们会激怒你还是怎么的?

你知道嚼棉布的滋味吗?就是把衬衫放嘴里咀嚼。

等等,我现在就来试试看。(嚼衬衫)

光是看你这么做就让我……吓到你了是吧?

让我觉得有点恶心。

没错!没错,我每次听到这些歌就是这种感觉。天哪,这次采访让我掉洞里去了。

洞里吗?

财务深渊。(翻阅着 emo 区的唱片)

你对“ emo 复兴”怎么看?

你是说那些重聚是吧?我觉得现在的许多新乐队听起来都挺像的,所以人们开始回顾往昔,寻找那些如今找不到的东西,捕捉新鲜事物,并回顾一切开始的根源,比如,我厌恶至极的这一新音乐究竟是起源何处?

你上次觉得“啊,这可真特别”是听到什么音乐的时候?我或许是 Babymetal。

Babymetal 吗?我没听过一张专辑,就看了她们的 YouTube 视频,正巧是在过来的飞机上播放的。

不是吧。

我对她们所知不多,但我听了很多谣言,不知该不该相信。(表情很严肃)我听人说如果要是有女生长太高了,就会被赶出乐队,遭到替换,是这样吗?

希望如此,高个子都去死吧。我们去买单吧?

请阻止我这么做。在美国黑色星期五就像第二个唱片店日。我们要排好几个小时的队伍,我还以为这里会挤满了人呢。

我很期待 Grinderman。

希望你会喜欢,如果不喜欢,那就尴尬了。要么你再寄给我。

我会等你再过来演出时,和你当面对质的。

或者在我演出时砸我头上。

我会把唱片当飞盘丢你脖子上。

“你的品位太糟了!”

Frank 买的唱片:
Yuck - Glow & Behold
Muddy Waters - Live at Newport 1960
The London Muddy Waters Session
The Flaming Lips - Yoshimi Battles The Pink Robots
Albert Collins - Ice Cold Blues

我买的唱片:
The White Stripes – Self Titled
Grinderman – Grinderman 2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