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听听这位来自芝加哥的 rapper 谈他意外促成的爆红 “Who Run It” freestyle 挑战,以及在制作首专《Humble Beast》时的失策之处。

公众对艺术作品的注意力很难持续一周以上,对于音乐来说就更短了,除非音乐人掌握了某些直击核心粉丝的技巧 —— 往往也要受到一些神助攻,他们的音乐才会快速传播,在 YouTube 或 Soundcloud 上被大加播放。较之过去,今天的流媒体更加偏爱那些资源不丰富的音乐人,他们的作品得到了大大的传播机会。那些对传统电台没兴趣的歌手也没必要把自己的音乐做得非常流行,相反,学会与时间赛跑则是现在很多音乐人最需要的。

来自芝加哥的 G Herbo 兼具这种消费文化的两面性。去年,这位 22 岁的说唱歌手终于发布了他的首张录音室专辑 《Humble Beast》。这张专辑复杂性远超他之前的作品,不仅有我们需要的律动,还包含着对人们做出的各种错误人生选择的反思。但这张专辑反响平平,在 2017 年终榜单上甚至不被认可为一张 “专辑” 。

进入 2018 年,情况截然不同了。三月,Herbo 在达拉斯电台的节目里用 Three 6 Mafia 的作品 “Who Run It” 的 beat 来了一段 freestyle,无意中掀起了说唱界的一股 freestyle 风暴。

A$AP Rocky、Trippie Redd、Lil Yachty、Lil Uzi Vert 等人都尝试用这个 beat 来 freestyle,试图击败 G Herbo 的无敌发挥。令人难以置信的是,Three 6 Mafia 的成员甚至重写了歌词,给这首歌注入新的活力。这个 freestyle 挑战在迅速过气的危险下被飞速传播,它同时也成了 Herbo 的高光时刻。人们开始关注他,期待他的作品,这是《Humble Beast》都不曾带来的。

我们给 Herbo 打了个电话 —— 他的儿子刚出生,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 聊了聊关于他的 “Who Run It” 挑战,他的 Three 6 Mafia 歌迷生涯以及他打算如何提升他在 《Humble Beast》 里没做好的地方。

Noisey:从网上你最初放出来的 “Who Run It” freestyle 片段来看,它似乎夹杂了很多不同的 beat。开始是 T.I. 的“ASAP”,后来 DJ BayBay 换成了 “Who Run It”, 你有给电台的人说过你大致想要的 beat 类型吗?
实话说,这是个惊喜。我觉得 BayBay 一开始只是试试,想看看我是不是那种 “real hip-hop”,所以搞了点 old school。我一直很喜欢 Three 6 Mafia,最开始做过的几首歌里就有 Three 6 Mafia 的 remix,大概是 2012年吧。我一直对 Three 6 Mafia 表达着我的尊敬。

你让人们再次认识了 Three 6 Mafia。
很多像我这么大的人并不了解或尊重 Hip-hop 文化,所以他们不知道 Three 6 Mafia 是谁,2Pac 是谁。Three 6 Mafia 的音乐一直到现在还牛逼着呢,历史在重演,当年他们唱的也都是那些年轻人的东西,开趴狂欢啊、女人啊、钱啊,那些疯子才会做的事,也恰恰是我们现在经常谈的东西。

我所没有想到的是,在你的 “Who Run It” 版本之后,Three 6 Mafia 的成员居然也用这个 beat 做了新的 freestyle。
谁能想到呢兄弟!这真太牛逼了!是我让他们自己重制了他们自己的歌!我从来没见过有人会重新写那么久以前的东西,他们给这首歌重新注入了新的生命,这太棒了,DJ Paul、Project Pat、Juicy J 他们都是我的偶像。

Project Pat 是 Top 5 的。 
对,Project Pat 绝对是除了 Three 6 Mafia 之外在 90 年代末我最喜欢的 rapper。我是 1995 年出生的,那么小的时候不会那么了解街头文化,Project Pat 在我看来是当之无愧的 GOAT,我希望成为他那样的人。

那可是个不太主流的看法,尤其是对于那些 “最好的” rapper。
当然了,Jay-Z 是我最喜欢的 rapper,他给我很多启发,激励我去做我想做的一切。但 Project Pat 更像是那种会让小孩们说出,“操,真不敢相信他居然能这么唱!” 的人。他的那些双关还有各种 wordplay。他可以在一句歌词里连续用十个首字母相同的不同单词!

你这么说挺有意思,因为有些人觉得像 “Malcolm” 这样的歌曲里的叙事技巧和灵感应源于 Nas 那样的音乐人,但我可以听出这是 Project Pat 的风格,他是最善于讲故事的 rapper 之一。就像 “If You Ain't From My Hood” 那样的歌曲,容易把你带到他经常谈及的错误境地里去。我觉得听他的歌,就像在看电影一样。
那也是我最喜欢的他的歌之一。如果你回去听听我的歌,我第二个 MV “My Hood”,那是我和 Lil Bibby 做的,Pat 也献笔了一段歌词。我喜欢 Three 6 的每一首歌,我所有的兄弟都曾经一边听着 Three 6 Mafia 一边 chill。

聊聊《Humble Beast》吧,我觉得它可能是 2017 年最被低估的专辑之一。街头音乐现在处于一个很奇怪的境地,可能跟你们刚从芝加哥出来的时候 Drill Music 就爆红了有关,我不知道为什么,当说唱开始被人们争相模仿时,却只有这些堕落的元素大行其道。好的音乐应该注重内容的平衡,并不是每天每人身边都有五个人被枪杀。
他们不在乎这个。很多现在的 rapper,百分之八九十都不是真的在街头长大并且了解它的。很多人不了解我,或者是我听的那些 rapper 们的成长环境。你一直在谈论暴力或者负面的东西,你最后也只能得到负面的回应,没什么意思。

不能随便给一个人下定论,如果现在有人追杀你,你为了活命迫不得已也大开杀戒,那你是好人还是坏人?我想把自己的音乐传达给这种处境下的人们。90% 的说唱歌手没有这样的观念。你可以是一个真匪帮,但是我保证每一个混帮派的都有自己的良心。那些道上的兄弟,没有不在意自己孩子的,哪怕是在街上混的最狠的角也要确保他孩子能安全上学,他们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走上老路。所以当你在说唱里传达那些东西的时候 —— 你要想想你的粉丝,那些五六岁的孩子正听着你的音乐长大。

比起你之前的歌,《Humble Beast》在个人情绪上深入了很多。你是否可以在这方面更进一步?
有时候我觉得挺吓人的,不知道以后的我是能做到更好,还是开始走下坡路,但我想我的音乐更能触动人心,更能深入人们的灵魂,以及他们的现实处境。

用什么方式呢?你是否曾留意到某些你现在可以做到,而在《Humble Beast》那个阶段做不到的事?
《Humble Beast》那个阶段的我不是完全坦荡的,我藏起了一些真实的感觉,以及我对现实生活中某些事的情绪。但今天我选择包容这些我曾经不敢面对的事,深入它们,乐于讲述它们。以前就算是谈起我的音乐,我也是有所保留的。现在我敢自称是一个称职的说唱歌手。

我和 Lil Baby 曾有一段对话 —— 就在我遇到 Birdman 的那天 —— 他问我,你是在街上混的,是吧?你是不是曾经愿意为它而死?你愿意为了你的信仰而死吗?他又说,你对说唱难道没有相似的感觉吗?如果这就是你的生活,那就带上它,你必须包容它,你所藉之而生的,也终究愿意为之而死。

那时我终于顿悟了,这就是我的生活,是我所爱的、我为之付出热忱的东西。就像我还在街头混的时候,我奉献出了我的一切。我失去过朋友、家人,也结交到了新的兄弟。我还做了很多音乐之外的事,我只能选择面对。《Humble Beast》时期的我总是支支吾吾,逃避现实,“嗯…… 我现在不想谈这个”。但现在我正在和 Southside 一起做我的新专辑《Swervo》,虽然用的是一堆疯狂的 trap beats,但我还是在讲那些最真实的东西。


很多年以前,我曾跟 Boosie Badazz 聊过一次天。那次我问他:“你的生活中有没有一部分是超脱于音乐的?” 他说,就算是他的瓷最终都背叛了他,他也会告诉全世界这事儿。他不相信任何由家庭纽带而来的保护关系,你现在呢?
差不多吧,我的音乐使我成为一个不太一样的音乐人。我正在尽可能深地发掘我的灵魂,这样我才能在音乐中谈我的经历,我正面对的东西。我把这一切都摆出来,喜欢或者讨厌,随你们便吧。

Translated by: 洪岳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