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加斯帕·诺跟我们聊了聊新片中的原声创作 —— 包括 Daft Punk、Aphex Twin 等人的作品

看过 加斯帕·诺 的新片《高潮》,我直观的感觉就是脚下打转、胃里翻滚。这部怪诞作品描述了 “1996年冬季法国某次真实的派对经历” —— 经过一夜排练,一群法国舞蹈演员即将启程前往美国演出,临行前的 after party 却状况频出,现场酒水吧台的桑格利亚酒被人下了 LSD ,局面随后失控,暴力、性侵、痛苦的死亡…… 最后成为当晚每个人心中的噩梦。走出电影院的我似乎也像吃了 LSD 一般,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心惊胆战。

这个故事看起来似乎耸人听闻,但《高潮》呈现故事的方式却异常真实,甚至有点让人不舒服。阴暗逼仄的走廊,“休息区” 轰鸣作响的低音,现场的争执和口角,这些都是派对常客们再熟悉不过的画面。影片开头漫长的舞蹈让人沉浸其中,不知不觉间融入派对的氛围。在导演别出心裁的镜头语言催化下,每一位观众都无从逃脱情绪的魔掌 —— 即便你知道这一切都是银幕上的幻象。

Climax Official Trailer

《高潮》由 VICE Studio 联合出品,该片拍摄一共只花了15天时间,赶在戛纳电影节前几周制作完成。影片中充满狂热的情绪,与之搭配的则是精挑细选的原声音乐,足以让 Resident Advisor 一类电音网站乐评编辑为之一振。片中播放音乐的 DJ 由法国Ballroom场景支柱之一的 Kiddy Smile 扮演,他混音了囊括 Aphex Twin、Daft Punk、Chris Carter、Dopplereffekt 等名家的音乐作品。在本次 NOISEY 的访谈里,加斯帕·诺坦言,挑选音乐算得上制片过程中极为艰辛的挑战(尤其是错综复杂的音乐版权问题)。既然是一部以派对为核心的影片,把声音设计工作交给 Thomas Bangalter(Daft Punk成员)肯定是不会错的,只要有他在,音响效果就会出类拔萃。

虽然不能剧透太多,但看完本片一定会打破你对44节拍舞曲的固有观念。《高潮》描绘的场面简直是每个派对搞手的梦想(虽然也会警醒你不要在派对上玩得太过火…… )。以下就是我们与加斯帕·诺 的对谈,看他如何呈现 “噩梦派对之夜” 。

ezgif.com-webp-to-jpg (1).jpg

NOISEY:《高潮》把派对现场和背景音乐提升到和人物角色同等的高度 —— 回顾那次场面的迷幻体验,这样似乎也很好理解。你在创作时是怎么安排的呢?
加斯帕·诺: 其实在影片拍摄之前,我手里已经备好用了一份 “买得起版权” 的曲目清单,长度大约三个小时。事先安排好这些都是为了提前做好准备,别等到最后因为预算或者法律原因泡了汤 —— 这事儿其实并不简单,因为80年代有很多舞曲都使用了其他歌曲的采样,结果就是这些音乐的发行方无法提供授权,因为他们当年做采样的时候就没买版权。

所以就得先做好准备,比如说我想要 Cerrone 的成员 Giorgio Moroder的音乐,想要Daft Punk的 “Rollin‘ and Scratchin’ ”,想要Aphex Twin的 “Windowlicker” ,就必须得在开机之前把版权的事情一个一个全都搞定。要是出了什么岔子需要后期替换音乐,那简直难如登天,因为音乐与舞蹈动作都是合拍的,很难找到完美的替代品。所以嘛,在影片筹备阶段,我们就已经开始协调版权的事情了。

一切俱备之后,来到现场,就能明显感受到音乐对演员的那种激发作用。同时,现场也会催生一些奇思妙想:有些场景本来没有安排音乐,但在此情此景之下,竟然能在脑中自己搭配出对应的旋律,真可谓是喜出望外。意外的收获经常有。

比如说,拍摄开始前一周,我坐车外出考察拍摄场地,车上收音机播放了滚石乐队的 “Angie” ,旋律一响我便热泪盈眶,当时就觉得这忧郁的旋律实在太迷人,必须用在片子里,但是我们得找个伴奏版本 …… 可是这首歌根本没发行过纯伴奏呀!戛纳电影节两周之前,我们终于想尽办法拿到了这首歌 “旋律的使用权” ,于是另找艺人重新录制了一版,这样就能在电影里合法使用了。

这里必须得感谢这首歌的发行厂牌,厂牌里的很多艺人都喜欢我的片子。另外他们也知道我这次拍的是低成本电影,他们也给了个人情价格 —— 比给美国动作大片制片方的价格低不少呢。

你是怎么说服 Daft Punk 成员 Thomas Bangalter 加入的?

我跟他谈过选曲的事情,无论是他本人的作品还是 Daft Punk 的,我都想放到片子里。出于时代背景的考虑,所有的音乐都必须早于1996年,这么一看,只有 Daft Punk 的第一张专辑满足要求。那张里我最喜欢的曲子是 “Rollin’ & Scratchin’ ” ,于是就这么决定了。我和 Thomas 有过多次合作:之前的片子《不可撤销》就是他做的原声音乐,《遁入虚无》他也出了不少力,《爱恋》中也有他的音乐。这次在《高潮》里,Thomas 创作了一些原创音乐,同时也找出了好久之前的一些未发表作品。那首 “Sangria.” 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当时我问他能否提供音乐,他很快就翻出一首老歌重新做了 remix,效果超级好。Thomas 不只是一位音乐大师,他在摄影、导演方面也是一把好手,对拍电影这事情非常热衷,还来到片场参与工作,有这样的工作伙伴真的很幸运。

当然了,他的音乐(solo 作品和 daft punk 组合作品皆是)绝对是顶尖水准。电影第二部分的开头桥段,我试过好多音乐做搭配,但最后选用的,也就是效果最好的,毫无疑问,就是那首 “Sangria.” 。

说到这首 “Sangria.” ,我从没见过哪部影片像《高潮》一样如此精准地把握了锐舞派对迷幻药物的精髓。你是如何用声音设计营造这种氛围的?

我参加过不少这样的派对 …… 有时候药物能发挥一些迷幻效果,但酒精才是火上浇油的东西。在《高潮》里我不想用“一个参加派对的人嗑药后迷迷糊糊的迷幻视角”叙述故事,我想做的是从旁观者的角度记录这件事 —— 舞蹈动作、音乐、低音炮,再加上摄影机的运动,种种因素互相结合,营造出气氛,最后的效果我是觉得非常满意。不过,虽然同样是使用了大量的迷幻视听效果,我可不想把《高潮》简简单单地处理成《遁入虚无》的 “嬉皮版本” 。

说实话,光是看到那段影像我就已经嗨得不行了。

哈哈。现场的演员在拍摄过程中可是没有喝酒嗑药的喔!他们用高超的演技呈现出了恍惚的状态,这可真是不简单。说实话我可不想看到有人在片场嗑药酗酒……

你在创作剧本的时候投入了很多的热情,这是不是受到你自己派对经验的影响?

说实话我自己没有经历过像影片里那样戏剧化的派对场景,不过设身处地假想一下,如果看到派对现场一对情侣吸食毒品、酩酊大醉,彼此说着什么 “我要杀了你” 这样的话,一定会心如刀割。坐在酒吧里,跟你的亲密朋友坐在吧台喝酒聊天,一切都好好的,这时候一个大块头冲过来把你朋友一把抓起来拿酒瓶子猛揍,血流满地,这一晚上就算毁了,接下来的事情只能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

好吧。你之前曾经说 “毒品是创作过程的一部分” ,我有些好奇,为何在《高潮》里你对待毒品的态度充满谨慎和节制?
我从来没有鼓吹过毒品。我个人对这东西的态度是不支持不反对。面对毒品和酒精这一类的东西,必须要保持谨慎 …… 人生需要有很多不同的面貌(要不然多无聊?),想要摆脱日常的状态,进入另一种境界,小酌两杯就可以,开心又有趣 …… 但是假若不加节制猛灌两瓶烈酒,那就会变成不可理喻的野兽。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