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新生代的吉他手开始用火爆的吉他 lick 和露骨的歌词歌唱女性情欲,今天我就是来给他们点赞的。

九月初的一天,我登录社交媒体,发现朋友圈里都在疯狂转发一支视频。视频的内容是英国保守党成员雅各布·里斯·莫格(Jacob Rees-Mogg)做客皮尔斯·摩根(Piers Morgan)的早间电视节目《早安英国》。在视频中,里斯·莫格表达了他对堕胎的坚决反对态度,并表示即便是被强奸也不能堕胎,因为生命“神圣不可侵犯”。

许多人都认为里斯·莫格是下一任保守党领导人 —— 也就是英国首相的有力竞争者,但他对堕胎的个人立场却和可能将由他领导的一大批英国人民背道而驰。从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组织遭撤资,到反堕胎的右翼势力 —— 民主统一党在英国的崛起,我们的女性生育权似乎在不断遭受打击。在这个令人窒息的环境下,我却在许多由女性歌手演唱、与性爱有关的歌曲中获得了慰藉,尤其是那些拿着吉他像拿着 AK-47 的女歌手。

今年六月,我们看到了杂糅型独立摇滚女神 St.Vincent 的回归,单论吉他演奏水平,这位吉他手闭着眼睛都能击败大部分同行。她的歌曲也是三句不离性。在 2014年专辑《St. Vincent》中的“Birth in Reverse”中,她就和着啸叫的吉他唱道:“Oh what an ordinary day / Take out the garbage, masturbate(多么平凡的一天/对着垃圾桶自慰吧)”。虽然她描述的场景非常普通(基本上就是我在百无聊赖的周日上午会做的事),但她在歌曲中四处点缀情欲元素的随性姿态却令人震撼。在 St. Vincent 的世界中,自慰是一种稀松平常的事情,通过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她让女性情欲成为了平凡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不只是为了男性凝视而存在。

 
St. Vincent 的现场演出也十分精彩。我在 2013年就看过她的演出。一把华丽的白色吉他在她的指尖迸发出超乎想象的奇妙 riff,她的表演也有强烈的设计感:一会儿一个矜持的侧步,一会儿一个可爱的响指。她既可以是一个满嘴黄腔的歌手,也可以是一个吉他大师,还可以是一个充满女性气质的女人,吉他的男性特征在她的手中被彻底剥离,这样的多重性着实令人耳目一新。虽然她的最新专辑《MASSEDUCTION》流行味道更重,吉他的地位有所减弱,但她的音乐依然是被情欲所驱动,如果不相信,不妨听听那首躁动的“Los Ageless”。更重要的是,她的回归意味着一个强势的声音再次站在了舞台中央,支持女性支配自己的身体,随心所欲。

当然,女性弹吉他作为颠覆符号并不是什么大新闻。试想一下,如果没有 The Runaways 吉他手 Joan Jett 的吉他 solo,Cherie Currie 的那句我是你的“ch-ch-ch-ch-ch-ch-ch-ch-cherrrrry bomb”是否还会那么性感撩人?如果 Courtney Love 只唱不弹,她那个穿着女童裙飙粗口的邋遢形象是否还会有那么强烈的冲击?吉他这东西有着很明显的阳具属性,但在女人的手中,这种男性性征却被破坏。吉他的形状也许还是那个“屌样”,但这种乐器的无限可能也代表着女性情欲的复杂性 —— 单调不变的手法不可能满足女性的需求。

乐迷们应该看到女性演奏各种乐器,因为流行音乐至今仍束缚着女性音乐人的形象。

当然,乐迷们应该看到女性演奏各种乐器,因为流行音乐至今仍束缚着女性音乐人的形象。去看看大部分主流音乐节的演出阵容,看看女性音乐人和才艺型音乐人的严重缺失,你就会知道情况不容乐观。更有甚者,Rick Ross 最近公开表示他从来不签女性艺人,因为到头来他只会想方设法睡她们。所以当一位女性拿起一把电吉他或者玩起 Ableton(前提是她不是在假弹),她不只是在打破女性当不了技术型音乐人的神话,更是在证明她自己创造音乐的能力。当这种音乐表达和强调性爱自由的歌词结合在一起,就是绽放奇迹的时刻。

另一名与吉他息息相关的女性吉他手是另类摇滚歌手 Torres。在她的最新 MV“Skim”和“Three Futures”中(这两支 MV 均由 Ashley Connor 负责执导,Connor 此前也和 Mitski、Angel Olsen 等吉他女歌手有过合作),性爱和音乐也结合在了一起。在“Skim”的 MV 中,我们看到她像把玩吉他一样把玩着一条女人的腿,在这首歌的歌词中,她还询问起了某人的情人的性功能;在“Three Futures”的 MV 中,Torres 在俯身为另一个自己口交前,先把吉他推到了身后以免碍事。对她来说,这把吉他就是一个明显的性饥渴的象征。

 
但吉他所代表的东西不止于此。Katie Ellen 是一支长期活动在纽约和费城的乐队,这支乐队脱胎于已经解散的流行朋克乐队 Chumped,主唱都是吉他手兼歌手 Anika Pyle。在 Pyle 看来,吉他音乐也可以用来表达另一种对性的态度。在乐队今年发行的首张专辑《Cowgirl Blues》中有一首“Lucy Stone”,Pyle 在这首歌中唱道:“Well I don't wanna have your children / Does that make me less of a woman(我不想怀你的孩子,这是不是让我不像个女人)?”在另一首“Proposal”中,她反复吟唱着:“I'm sick of fucking in our bed.(我厌倦了在床上操来操去)”在吉他的伴奏下(顺带说一句,她的吉他技术也很牛逼),她的歌词提醒我们在坚持自我选择时,表达需求和提出拒绝同样重要。

也许你会觉得,把拨拨琴弦、唱唱黄歌看作一种反抗,未免小题大做。但在这个我们不断被政治强奸的世界,能够看到自己的日常生活被歌颂而不是被羞辱,让人感觉充满力量,这种支持不可或缺 —— 哪怕这只是我在某个阴郁的周末下午做的无聊事情。

Translated by: 伽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