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 Metallica 和 Guns N' Roses 放一起巡演真是历史上最坏的坏主意。

gnr1.jpg当时的电视新闻截图,来自 YouTube

要说向来以讲文明懂礼貌出名的加拿大人有什么颠覆外人三观的恶习的话,那大概就是他们有一颗随时准备暴动的心。

我说的可不是那种因为政治动荡引发的真正的民众骚乱,我记得2008年住在蒙特利尔的时候,斯坦利杯 1/4 决赛,蒙特利尔加拿大人队打赢了波士顿棕熊队,那天我坐在市内的酒吧里,周围全是身上套着好几层T恤、戴着好几层套头帽的人,这些衣服全是从一家 American Apparel 服装店里抢来的,场面傻逼,却也蔚为壮观。这可能是加拿大人尤其是蒙特利尔人的一项传统美德,那就是抓住一切机会和借口砸玻璃、掀警车。

这情形不禁让我联想起另一场著名的暴动事件,那次暴动同样发生在蒙特利尔的街头,但导致暴动的不是热情似火的体育精神,而是无法无天的摇滚精神。

那一年, Guns N’ Roses 和 Metallica —— 当年最大牌的两支美国乐队开启了一次同台巡演。Guns N’ Roses 是在给他们的巨作 —— 七白金唱片、双张专辑《Use Your Illusion I & II》做宣传,这张专辑奠定了他们全球最受欢迎硬摇滚乐队的地位。与此同时,Metallica 刚刚凭借他们的第五张同名专辑《Metallica》(a.k.a. “The Black Album”)打入主流市场,这张专辑见证了这支乐队从激流金属猛士变身成为电台友好的摇滚巨星。

彼时还在蒙特利尔康考迪亚大学读书的帕特里克·艾蒙德(Patrick Emond)回忆说:“这两支乐队同台巡演?当时我就说,这票我买定了!这种演唱会今天你可看不到,哪个天王级的乐队会和另一个天王级的乐队同台巡演?现在随便一个四线歌手搭个 Beyonce 出场当嘉宾,那票还不得卖到500刀?”

艾蒙德记得,当年为了买演唱会门票,他在当地一家商场的车库里搭帐篷通宵排队。他把一天的工资都省下来,买了一张35美元的门票。他还记得当时本地报纸的一整版被包下来做这场演出的广告。“写得太有意思了,” 他说,“演出的宣传语好像是 ‘这种演唱会不可能成真!’”

1542259963863607.jpg

他们说这种演唱会不可能成真,然而在1992年8月8日晚,当巡演终于来到蒙特利尔奥林匹克体育馆,助阵乐队 Faith No More 严阵以待,这场世纪演唱会终究还是没有成真。加拿大民众满心期待这场年度最盛大的摇滚演唱会,可演唱会却变成了一场暴动。

情况是这样的:Metallica 先演出,但突然间,舞台的烟火射中了主唱兼吉他手 James Hetfield。“意外发生得很突然,没人意识到出了什么事,我们只看到 James Hetfield 突然跑下台。然后乐队继续演奏了大概十秒钟,然后有人给他们打信号还是怎么的,总之他们就都下台了。现场观众全都一头雾水,到底出了什么事?谁都不知道。”

艾蒙德记得,乐队下台后,鼓手 Lars Ulrich 出来解释说演出将会缩短,因为 Hetfield 被烧伤,必须去医院接受治疗。Metallica 的突然退出,意味着 Guns N’ Roses 必须提前上台表演,但是 Guns N’ Roses 拒绝了。Guns N’ Roses 主唱 Axl Rose 的臭脾气当时已经出了名,后来也成了他的标志。

gnr2.jpg

来蒙特利尔之前,Rose 在台上呕吐过,在演唱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时被粉丝用打火机砸中裤裆,他还被诊断出声带损坏。据一些粉丝回忆,他当时特别迷信。当年21岁的让-弗朗索瓦·布莱斯(Jean-François Blais)说:“有人告诉他不要在以字母 M 开头的城市做演出,比如明尼阿波利斯或者蒙特利尔之类的。但制作人不希望他取消,毕竟这片儿就这一个城市。所以他最后还是答应了。”

他同意演出,并不意味着他乐意演出。在经过了布莱斯所说的 “巨他妈长” 的等待后,Guns N’ Roses 终于上台,但很明显 Rose 根本就不想唱。“我们当时都吸了 LSD,” 布莱斯回忆说,他说的 “我们” 是他和一起看演出的一帮朋友。“所以当 Guns N’ Roses 上台时,乐队看上去有点奇怪。Axl Rose 站在舞台的最边上唱歌,好像他根本就不想上台。”

 “后来我听说故事是这样的,” 艾蒙德说,“他们没有时间把屏幕布置成他想要的样子,而且他对音效不满意,所以他是愤然离开的。你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没什么心思表演,一支乐队的主唱如果真的在状态,他一定会满场跑,开心得不得了。” 唱了几首歌后(报纸上说他们演了55分钟就结束了,布莱斯回忆只有五首歌),Guns N’ Roses 离开了舞台。

“我们坐在很高的位置,特别高,你能想到最差的位置。” 布莱斯说,“但是我们能看到后台,我看到一辆车开过来,一辆加长轿车开到后台。然后车就从奥林匹克体育馆开走了。我对我朋友说,‘操,Guns N’ Roses 走了!演出结束了!他们不唱了!他们都走了!’”

很快,体育馆的大屏幕上就亮起了一则声明:“演出已取消,请留意媒体的最新消息。” 暴动的火苗就是在那一刻开始燃起的。“这是我们等了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的演出,” 二十多年后,电话里帕特里克·艾蒙德的声音依然充满愤怒,“我们只看到一小段 Metallica,而且根本没听到什么 Guns N’ Roses,因为 Axl 耍脾气!” 艾蒙德的愤怒之情和现场的50000名歌迷是一样的。很快一些观众便喊起了索命的口号:“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其他一些人则砸碎了啤酒瓶,拆掉了体育馆的座椅,在最下层,原本可以 mosh 的地方,愤怒的观众们脱下了身上的衣服,堆成一座小山并点起了火,熊熊篝火照亮了体育馆。很快,奥林匹克体育馆就被暴动的摇滚乐迷攻陷了。

很快,暴动从体育馆内蔓延至体育馆走廊,然后冲上了街头。“我们等到体育馆都空了才走,” 布莱斯说,“因为如果提前出会场会很危险,因为我们都磕了药。我们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等我们出去的时候,看到外面有片空地全是砸烂的啤酒瓶,一辆旋转平台上的克莱斯勒着了火,车子还在转,但上面全是火。” 一个年轻的女孩被一群暴徒推搡着撞破了一个玻璃柜,纪念品区和小商店被洗劫一空,“所有人都是直接冲着纪念品摊去的,” 艾蒙德回忆说,“毕竟打砸抢嘛,不抢怎么叫打砸抢呢。”

gnr3.jpg

警方出动了大约300名警员控制现场,另外现场本来就安排有400名保安负责维持秩序(已经是这种规模演唱会常规保安人数的两倍了)。“走出奥林匹克体育馆,我们就看到三辆警车已经被掀翻,都着火了,到处都是人。我对我朋友说咱们赶紧走吧。” 据警方估计,约有 10000 名 Guns N’ Roses 歌迷 —— 或者前歌迷 —— 参与了这次暴动。等到8月9日凌晨1点左右事件平息下来时,警方总共逮捕了12人,针对这些人的指控从盗窃、扰乱治安到袭警和持有非法武器不等。随后他们在加拿大的演出活动全部延期或取消。

蒙特利尔是一个深爱硬摇滚的城市,但这次演唱会事件让蒙特利尔群众失望透顶。演唱会主办方拒绝退票,但 Metallica 在蒙特利尔以优惠票价另外开了一场演唱会,Guns N’ Roses 就没这么大方了,导致形象受到重挫。艾蒙德回忆说,“有一段时间我根本不想碰他们的歌,他们的磁带也被我压箱底了。” 然而,对于那些只从别人嘴里听过这场暴动的人来说,整起事件却带有一种莫名的浪漫色彩。

Guns N’ Roses 的《Use Your Illusion II》中有一首颇为搞笑的怼人歌曲叫 “Get in the Ring”。Axl Rose 在这首歌中叫嚣着 “We built a world out of anarchy, yeah!” 乍听来这不过又是一句狂妄自大的口号式中二歌词,没想到一语成谶,Guns N’ Roses 确实催生了一个无法无天的世界,在1992年8月8日的夜晚,这些蠢蠢欲动的暗流被啤酒与怨念催化,彻底爆发了出来。

1542259963998047.jpg

歌迷们拆了一座体育馆,烧了T恤,干了警察,更和自己崇拜的乐队杠上了。当年 Guns N’ Roses 前粉丝帕崔斯·拉波特(Patrice Lapointe)对《多伦多明星报》所说:“他们膨胀了,他们的钱赚得太多,来得太快,现在他们根本不鸟自己的歌迷。这些人最好不要再出现在这座城市,不然我们肯定宰了这帮王八犊子。”

自奥林匹克体育馆事件后,Guns N’ Roses 再也没有在蒙特利尔演出过,就好像这一场暴乱与他们毫无关系。不过二十多年后重聚的 Guns N’ Roses 又开启了巡演,这很可能又是一场炒作、圈钱、票价上天的重聚巡演,但也许,其中说不定又会潜藏一些危险的星火呢?

编辑: 林聪明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