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Blur 到 drum'n'bass,细说全球最受欢迎足球游戏系列的游戏原声。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曾经在 FIFA 游戏中当了一辈子的输家,在和朋友的比赛排位中永远处于垫底或者倒数第二,你就会明白在九月的最后一周,当系列的最新作发售时,我的心情是多么的复杂。FIFA 18终于和我们见面了,而在我们这群万年不射的玩家身上,历史依旧在重演。

游戏一到手,我们就在一个 FIFA 高玩朋友的家中开战了(顺带提一句,这帮人的技术都很凶狠)。众目睽睽之下,我的开门两局比赛均以失败告终,比分分别为 2-1和 6-0。当然,在我告别足球转战板球之前,我还是想借此机会分析一下多年来在 FIFA 系列中一直占据着重要位置的一项游戏元素 —— 游戏原声。

多年来,FIFA 已经成为了音乐的一剂强力催化剂。在那个不同音乐类型泾渭分明、各类音乐歌迷各自为营的年代,FIFA 帮助促进了音乐品味的多元化。这款游戏在千禧年初引领大杂烩风潮,推动各类型音乐相互交融衍生(比如 trance 和它的衍生出来的 EDM),并最终(虽然纯粹是出于商业动机)形成今天的全球化音乐局面。

在我分析历代 FIFA 的曲目之前,我想先强调一下:对于许多人来说,FIFA 绝不仅仅是一款游戏。FIFA 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个情感载体,是一个创建自己球队的机会。FIFA 就是一个锚点,不管你在游戏中经历多少次失败、与多少基友翻脸、摔烂多少手柄(如果你从来没有在玩 FIFA 时怒摔手柄,请无视我们这群手残党),你永远不会漂远。

FIFA 为我敞开了一扇音乐之门。在《FIFA 98》的比赛休息期间,Blur 乐队的那几声“woo-hoo”入侵了我的耳朵,也俘获了成千上万年轻人的心,把一首普普通通的大学摇滚变成了一个难以逾越的经典,更成为许多 80后最美好的回忆。

我们还没提到 16位机上的 FIFA……开玩笑的,那个我们真的不打算提。

FIFA 系列之前几作的游戏原声,从任天堂上的《FIFA 94》,到 PS1上的第一作《FIFA 97》,都是由 EA Sports 自己录制,和时下流行的独立和电音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些原声非常粗糙,二十年后重听依旧刺耳,真的让人耳朵痛。前面五首歌曲风格在 grunge 和金属味十足的吉他 riff 之间交替,风骚的吉他能让 Joe Satriani 听了都脸红。

次年的《FIFA 99》请到了意大利球员克里斯蒂安·维埃里来担任意大利版本的封面人物(当年他还只是个新人前锋),并推出了一个别扭的“欧洲梦幻联盟”(European Dream League)的概念,类似欧冠和普通的欧洲球队锦标赛的结合体。这是极具怀旧气息的一作,而且那年正是 trance 电音的爆发年。

游戏一开始,你就能听到 Dub Pistols Sick Junkie remix 的“Gotta Learn”(Danmass),紧随其后的则是 Dylan Rhymes 的“Naked and Ashamed,”两首歌曲都营造出强烈的 trance 氛围,特别有《猜火车》的味道。然后是整张原声中的最大亮点:Fatboy Slim,他们的爆款金曲“The Rockafeller Skank”在游戏选择和队员更改页面把人听得血脉喷张。相比于前作,《FIFA 99》的音乐风格已经出现了很大的改变。

《FIFA 2000》延续了系列前作强烈的电音气质,同时又加入了一点流行音乐元素,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流行音乐也将逐渐在 FIFA 系列中站稳脚步。在当时,类似《Top of the Pops》之类的音乐排行榜节目风头正劲,MTV 也依然在电视上扮演着全球音乐老大的角色。

然而随着数字共享平台的出现,形势也有了改变。EA Sports 敏锐地绝捕捉到了这种变化,Robbie Williams 的“It's Only Us”和 Reel Big Fish 的“Sell Out”这类歌曲能够入选绝非巧合。流行音乐给 FIFA 系列不可小觑的附加值,尤其是现在面临着一个强大的新对手 —— Konami 在 PS 平台上发布的《实况足球》,EA 必须想方设法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取胜。

随着千禧年的到来,FIFA 在玩法和音乐选择上也迎来的各种改进,游戏的乐趣也愈加丰富。各位还记得过去球场人数不足比赛便会终止吗?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FIFA 2001》可以说是来了一记强势铲球,在电子游戏市场(这一作登陆了 PS2)大获全胜,也把对手铲了个趔趄。

《FIFA 2001》首次推出了故意犯规系统,这个系统(至少对我来说)算是改变了整个游戏的玩法:别去想什么射门得分了,只要捉住一切机会尽量多搞残几个对手球员。这个功能成了发泄我压抑性冲动的最佳方法,谁碰上和我玩算谁倒霉。

另外在这一作当中,电音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比如 Moby 那首经久不衰的“Bodyrock”,以及 Utah Saints 的电子放克。随后的《FIFA 2002》中出现了第一批由 DJ Tiësto 、R4和 BT 献上的 Dub 音乐,当然有一首除外(虽然这首依然是电音),那就是 Soulchild 打造的 remix 版 “19/2000”(Gorillaz)。

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不断发展,音乐类型也在发生变异:当 Avril Lavigne 的“Complicated”还在席卷电波时,EA 及其他游戏制作公司早已把注意力转向了 drum'n'bass 和 hip-hop。家用游戏主机在容量和处理速度上已经有了大幅提升,游戏音乐也有了更多空间。

在这之后,FIFA 的曲目单越来越长,到了《FIFA 2004》,歌曲数量已经达到了破天荒的 28首,并囊括了几乎所有当下流行的音乐类型。这一年的歌单可谓群星璀璨,令人过目难忘,The Dandy Warhols、The Dandy Warhols、Kasabian 的“L.S.F.”,然后曲风一转,Kings of Leon、Caesars、Goldfrapp、Radiohead(没错,就是他们的那首“Myxomatosis”),最后是 The Stone Roses 和 Tribalistas。所有这些歌曲,居然是出现在同一款游戏之中。

虽然 Konami 在音乐方面相对落后于 FIFA,但 Konami 也正是在这几年开始重视游戏音乐,并向 EA 发起反击。《实况足球》也开始重视授权音乐及相关音乐人,于是他们重金请来了 Kasabian,为他们的《实况足球 2005》带来了开场曲“Club Foot”

在此之前,《实况足球》的游戏原声基本是由“猫叉 master”负责录制,此人真名佐藤直之,从 1999年期就一直担任 Konami 的作曲和制作人。几年之后,Konami 才意识到除了原创采样,国际化音乐人的音乐作品也同样重要。于是从 2009年开始,我们听到了 The Anderson Shelter 的“People Power”和 “Do It Again”,然后是 2010年的 Chemical Brothers(他们的杀手级歌曲“Midnight Madness” 和 “Galaxy Bounce”),Stereophonics 的“A Thousand Trees”,以及我多年来的起床铃声 —— “Dakota”,除此之外,还有 Keane、Kaiser Chiefs、Hoobastank 和 DJ Shadow。

从那以后,实况系列的曲目编排几乎和 FIFA 没什么区别了,都是把各国音乐人和各种类型的音乐混在一块,并时不时冒出 techno 或者 trance 的元素。

2005年也是《FIFA 街头足球》(FIFA Street)的发售年,这款实验性作品显然是由一群和足球过不去的人负责制作,并以同样和足球过不去的玩家为目标群。但游戏的各种问题并未波及到它的音乐。初代《FIFA 街头足球》的游戏原声非常劲爆:tropical 音乐和雷鬼节奏与游戏本身超现实的氛围配合得天衣无缝。FatboySlim 的“Jin Go La Ba”更是让游戏原声多了一份亚热带的味道。

回到经典的《FIFA 2005》(既然谈到这一作,我有必要提醒一下各位《FIFA 2005》中出现的球员:卡卡、范尼斯特鲁伊、舍甫琴科、亨利、德尔皮耶罗、费尔南多莫伦特斯、罗纳尔迪尼奥、欧文、齐达内、贝克汉姆、以及伟大的托蒂),这一代除了前面提到的 Chemical Brothers 和 Sandro Bit,还出现了 Flogging Molly 和 Franz Ferdinand,充分展现出 EA 对小众音乐的重视,对日益全球化的音乐场景的重视,不论地域,不论经济发展水平,一律网罗其中。

自此以后,FIFA 的音乐选择更加偏向 pop-rock,与早期的纯电音风格越来越远,但也并未遗漏其他流行类型。比如,几天前 EA 刚刚公布了今年 FIFA 的官方曲目单,共含 39首曲目,完整听完大概要两个半小时。这次的歌曲风格依旧千差万别,从 Run the Jewels 到 ODESZA,从 The National、The xx、Alt-J 到 Slowdive。通过这个无所不包的曲目单,我们就可以再一次看出音乐是如何丰富玩家的游戏体验,并推动音乐文化的发展。

好了,失陪一下,我和我的巴黎圣日耳曼队还有一场注定失败的比赛要踢。如果你想重拾丢失多年的童年回忆,我给你做了一个歌单,这些歌曲都是由我精心挑选,囊括了这个在过去二十年来影响全球无数少年的游戏系列中的最佳原声。还有记住:FIFA 高玩都很凶残,尤其要提防那些会 rabona 射门的家伙。 

Translated by: 伽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