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me 音乐圈在世界各地出现已经很多年了,而现在,这种音乐正在各地吸取当地文化,生根发芽。

去年十一月,@The Grime Report 在推特上传了来自澳大利亚、韩国、日本的 Grime 现场视频,视频收获的评论褒贬不一,有人表达不解和疑惑(“日本人也能明白 Grime 是什么?”),也有人展现出极大的兴趣(“哥们儿不懂别喷了,Grime 早从英国本土走向全球化了”)。

不管评论意见如何相左,有一点非常肯定的:Grime 已经普及到了海外,并引起了其发源地英国的本土粉丝的兴趣。我们看到有一群海外乐迷不仅在听 Grime,还参与了音乐的创作,而且很多时候都和英国本土 Grime 保持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这些地方的 Grime 现状究竟如何,又有哪些重要的音乐人呢?

还是先从日本说起吧,毕竟这么多年来,这个国家一直在产出最具创新性和试验性的 rap,还贡献出了像 Nujabes 这样的优秀制作人。

日本本土的 Grime 圈相对年轻,大概在2011年左右才开始起步,而且活动地主要集中在东京和大阪。在英国,我们的关注点常常在 MC 身上,但在日本,推动 Grime 发展的领头军是 DJ,像 Chelsea JP、Prettybwoy 和 Double Clapperz 都是其中的代表人物。英国的 MC 通常是工薪阶层,而根据日本的 MC PAKIN 在2014年接受 VICE 采访时的说法,日本的 Grime 音乐人基本是有一定可支配收入的学生。

许多的日本 MC 都是在 YouTube 上接触到 Grime,通过 Risky Roadz、Tim & Barry 等音乐人,以及最早向海外观众传播 Grime 文化的 SBTV,让他们了解这个圈子的早期发展。接受 Mixmag 采访时,MC PAKIN 说:“最开始我疯狂地看视频,研究那些 MC 的 flow。发现喜欢的 MC 后,我就会模仿他们的 flow,加上日语歌词,打造出属于我自己的风格。”

推荐你去听听他和 Devilman 在2013年合作的 “Dark Elements”(就是下面这支视频),在这首歌曲中,两个人互相模仿对方的韵律,你可以清楚地看到 PAKIN 的风格明显受到英国 Grime 大将 D Double E 的影响。

DEVILMAN & PAKIN/パ禁 “Dark Elements”

下面把视线转向韩国。虽然面临明显的语言隔阂,但 Damndef 和 Moldy 这两位韩国 MC 依然为自己成功开凿了一片天地,他们在音乐风格和制作上都体现出了现代 Grime 的特征。在 Damndef 的 “Do It Remix” 中,他和英国的 J-mal 以及 Catarrh Nisin 跨国连线。这首多语种歌曲有着其非凡意义:韩国音乐人并没有刻意从语言上迎合 Grime,而且他们让我们看到在 Grime 中,flow、节奏和韵律比语言更重要。

但他们的歌曲也融合了其它夜店元素,比如 House 和 Trance。相比于当前的英式 Grime,他们的风格明显更偏向电子。

Damndef (댐데프) ft Moldy (몰디), J-mal & Catarrh Nisin (カタルナイシン) - Do It (Remix)

至于澳大利亚,这里的 Grime 圈虽然年轻但却生机勃勃,并且在去年迎来了一次突破。特别是在十一月,一场汇集了 Alex Jones (不是那个同名阴谋论家)、Fraksha 和 Scotty Hinds 等音乐人的演出充分展现出了 Grime 的全球魅力。从声音上讲,澳大利亚 Grime 和英国 Grime 并没有太大区别,这也情有可原,毕竟澳大利亚和英国自古以来就关系密切,且两国在文化上非常相近。Fraksha 在澳大利亚的这个小圈子里被视作大佬,这个英国人在澳大利亚引燃了一场 Grime 运动。真正让澳大利亚 Grime 如此独特的原因,在于它的核心创作者并非少数群体。

不过,不管这种音乐类型获得不少来自 Drake 和 Kanye 的支持,在美国,Grime 依然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要让听众路转粉更是一大难题。Hip-Hop 文化从早期本土就存在的巨大差异,让这种来自大西洋彼岸的 rap 音乐更难站稳脚跟,而且 Grime 也确实没有获得美国听众的广泛认可,至少在2016年 Skepta 掀起一阵 Grime 风潮之后就没有更多起色。尽管如此,迈阿密厂牌 American Grime 依然在努力推广 Grime 音乐。在许多人眼中,迈阿密也许不是什么 Grime 圣地,但这座城市有着热闹非凡的派对文化,所以这里其实很适合释放现场 Grime 的巨大能量。

如今,American Grime 已经汇聚了一大批 MC、制作人和 DJ,比如 Jumanji、Rilla 和 Bookz,而最近这几位也都在 Art Basel 艺术展和 A3C 音乐节的舞台现身。至于他们水平如何,不妨看看 The Grime Report 上传的这个 Jumanji 的 freestyle(下面的视频),一定会让你眼前一亮。你可以听到在 Fill Spectre 的 riddim 配乐中,Grime 元素是如此强烈,让 Jumanji 唱得太过忘我,连他的美式口音都变得不那么明显,Grime 的强大感染力可见一斑。

MC Jumanji “Jumanji (Miami) ”

这种改变也并非刻意。通常来说,美国说唱歌手并不熟悉这种 BPM,迈阿密歌手更是如此。作为一名 MC,这种技术是在电台和现场演出逐渐积累培养出来的,而 American Grime 厂牌也一直在这个以 Rick Ross, Trick Daddy 和 Trina 闻名的城市里努力创建这样的平台,并在短时间内取得了不小的成效。Jumanji 说:“我们竭尽全力把自己做 Grime 的音乐人和 DJ 汇聚到一起,让大家看到这里是有这样一个文化圈子的。有些音乐人和我们联系上之前,已经推广 Grime 长达十年之久”。

“Grime 对文字的使用很精妙,而且它能够打破美国说唱所不能打破的规则,比如使用同样的单词给不同的 bar 收尾,但是语境不一样。” Jumanji 补充说,这也正是这种英式说唱音乐最早吸引他的地方。“Grime 提出了挑战,要求你寻找复杂的 flow 模式搭配凶狠响亮的 beat,非常契合我高强度的说唱,它能够推动我在歌词和技法上更上一层楼。”

Elijah 是英国 Grime 厂牌 Butterz 的联合创始人、DJ 兼制作人,他相信美国 Grime 圈的这种地下属性是件好事,因为这些海外 MC 和制作人可以在创作过程中大胆尝新、大胆试验。而在英国,很多 Grime 粉丝都是原教旨主义者,因为不管从声音上还是文化上,Grime 的根源都在这里,哪怕你很难找到一张 140BPM 的唱片,也并没有再往前迈出一步的必要。讽刺的是,并没有受到规则束缚的人,在美国。

“DJ 们只是喜欢把 Grime 当作他们音乐配方的一部分,就像其他音乐一样,他们把 Grime 和他们喜欢的各种东西混合在一起,在夜店已经有很多年没看到这种现象了,因为 Grime 主要靠 mixtape 传播,对夜店场合并不友好。”Elijah 说。在 Grime 发展初期,mixtape 是让你的音乐传播出去的仅有的办法,虽然对于海外 MC 来说这也是一种选择,但是夜店表演能拓宽你的听众群,而不仅仅是局限于核心 Grime 乐迷。

这一切都情有可原。虽然 Grime 最早诞生于网络,但它的出现恰逢一个尴尬的时代 —— 那时我们才刚开始理解并使用互联网,对网络的使用程度远不及今天。当时的社交媒体、在线音乐、线上发行都处在襁褓期,但通过努力,Grime 已经发展出了一个本土草根型的音乐圈。而如今,Grime 已经成为一种文化,就算不是英国人也可以体验,过去这几年已经见证了 Grime 的进一步普及和发展。

互联网把 Grime 带到了海外,但是真正让它落地生根发芽的却是好奇心和包容心,这些年来,也正是这些东西推动着 Hip-Hop 不断发展。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