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不少片子都试图描述那个时代的往事,但成品确实都不怎么样,《Beats》则与他们都不一样,这片还是很吸引人的。”

放眼苏格兰舞曲世界,Keith McIvor 无疑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三十年间,他在音乐世界不断创下丰功伟绩。

作为格拉斯哥夜店 Sub Club 的驻场组合 Optimo (Espacio) 成员,他在那里持续演出了15年,可谓传奇。另一方面,他以 JD Twitch 的艺名参与音乐发行、制作、厂牌运营,也在英伦三岛有着强大的影响力。从90年代初出茅庐的 Pure 俱乐部,到今天的 Sub Club、Corsica Studios ,他的演出生涯从未停歇。对了,还有一条:Keith 还自己创办了 Optimo Music 厂牌,发表自己原创的音乐作品。

如今,Keith McIvor 决意再次拓展自己的音乐本领,来到电影工业一展拳脚,为讲述90年代锐舞派对场景的新片《Beats》挑选配乐。本片背景设定于1994年,当时政府出台了《刑事司法暨公共秩序法案》,认定那些播放着 “连续不断、节拍反复音乐” 的派对活动是违法犯罪行为。法案原本的目标是打击当时横扫英国的锐舞文化,不料却激发了这些派对参与者的政治热情,最终在伦敦引发了大规模抗议。

现在的伦敦人回想起这段历史,很自然会想起在伦敦的种种决策进程(最终法案被撤销),但《Beats》则把目光投到了苏格兰中部,一块还没有迎来权力下放,充满后工业气息的寒冷土地 —— 而这里的锐舞文化却生机勃勃。

还是谈谈音乐吧。电影配乐的一大意义就是让观众全情投入其中,为此 Keith 精心挑选了 LFO 、Plastikman 、The Prodigy 、Liquid Liquid 、Hudson Mohawke 和 Orbital 的一系列名作,让观众重回90年代。我和远在格拉斯哥的 Keith 做了一次电话采访,聊了聊挑歌的心路历程、苏格兰锐舞文化,以及他最近的一次厂牌实验项目 —— “反法西斯音轨”(Against Fascism Trax)。

1566446872914153.jpeg《Beats》剧照:Martin Donaghy 饰演 Colin ;Lorn Macdonald 饰演 Spanner 

Noisey:嗨 JD,你是怎么参与到《Beats》配乐的?

JD Twitch:一开始,导演 Brian Welsh 和制片人 Camilla Bray 找到了我所在的 DJ 组合 Optimo ,想让我俩搞这个。一番了解之后,我们决定还是让我自己来,因为影片这段历史时期里面,我算得上是比较活跃。能把自己亲身参与的大时代以音乐形式展现出来,确实是非常有趣的体验。其实有不少片子都试图描述那个时代的往事,但成品确实都不怎么样,《Beats》则与他们都不一样,这片还是很吸引人的。

《Beats》把背景设定在苏格兰是出于什么考虑?和英国其他地方类似的故事相比又有什么不同?

实际上我觉得设定在哪里都不会有太多的差别吧,之所以选在苏格兰,我猜可能是因为当时苏格兰正经历着一阵 “伤痛岁月” ,经济萧条的氛围贯穿影片始终,两位主角都是中部城市的工薪阶级青年,他们觉得未来一片黯淡……

《Beats》的背景是1994年,当时你们的 Optimo 组合还没有成立。你个人对那段时间里法案对苏格兰的冲击有没有什么印象?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法案是失败的,既荒谬又缺乏现实的可行性。它的意义在于,扭转了锐舞一族的态度 —— 从前他们是享乐主义、对政治漠不关心的,法令一出,他们察觉到了其对自己的冲击,就开始变得 “政治化” 了。可以说,法案带来了 “锐舞文化是与人无害的自嗨” 状态的终结。

在锐舞文化的早期,圈子里是那种类似1960年代摇滚嬉皮士的那种精神状态,人人沉醉其中,获得新生,而这种状态被法律按了下去。

当时的气氛如何?

在苏格兰,这个法案实际产生的影响并不大,因为符合 “违法” 描述的派对少之又少,警察也没有什么暴力手段,不过是没收演出器材而已。不过这样影响也不小,因为大家都没钱,一旦没收,想再攒钱购买就太难了,这也从侧面说明这种执法手段还是很有效果的。

不过这也启发了很多人,想方设法创造更隐秘的方式躲避警察。

具体到影片的歌,你是如何挑选音乐的?

我跟导演 Brian 始终保持着联系,隔三岔五就给他发些我的 mixtape,让他挑挑有没有合适的。这个状态持续了两年,粗略一算,发了好几千首歌。一开始我俩的出发点就有所不同,我倾向于找些地下的、野的、生猛的,他则是希望让音乐更加主流,就这么有来有回,哈哈,说明我们这种合作模式比较理性。

其中有些曲子也不是我选的,不过他们也合情合理地说服了我,这就是合作的意义:如果光我一人选歌,最后出来的东西肯定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这些原声里你最喜欢的是哪一首?

其实有两首,其一是 Vapourspace 的 “Gravitational Arch Of 10” ,其二则是 69(系 Carl Craig 化名)的 “Desire” ,这两首歌展现了 Techno 音乐极致的迷幻与美妙,对当时的我产生了极大的冲击,一直延续到今天。

有些歌曲还玩起了圈内梗,比如有一幕里 Brian 选择了纽约乐队 Liquid Liquid 的 “Optimo” ,至于原因嘛,这就是我们组合 Optimo 名字的来源。

1566447153477888.jpeg《Beats》剧照:Martin Donaghy 饰演 Colin

去年你创办了厂牌 Against Fascism Trax(AFT),为抗击极右分子募取钱款,讲讲里面的故事?

现在的人都喜欢在网上滔滔不绝,现实生活中却怂得不行,我觉得这说不过去。AFT 的定位是一个小型厂牌,利润全数捐献给 Hope not Hate 组织,这是一个致力于抗击法西斯主义、种族主义的计划。我希望购买 AFT 唱片的乐迷能抽空看看唱片封套上的文字,扭转他们对极端思潮的观念。

AFT 的事业正在不断发展当中,你对此作何评价?

能有今天的发展,要感谢很多人的努力。有人始终激励着我继续这份事业,也有人受到我的影响,以自己的方式践行这个理念。曾有很多人跟我表达了合作的愿望,我最终选择了一个波兰的音乐节 “Unsound” ,他们今年的活动理念是 “团结一心” ,与我的概念不谋而合。我们今年会围绕着这个概念搞些东西出来。

期待你们的成果!感谢接受 Noisey 的采访!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编辑: jingya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