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跨大西洋的电子双人组合 Mount Kimbie 已经在制作音乐的道路上走了很远,现在的他们听上去比任何时候都自信。

在某个太阳很早就升起来的八月清晨,Dom Maker —— 横跨大西洋的电子双人组合 Mount Kimbie 中的一位,静悄悄地呆在一个普通的工业园区里。好吧,其实他的样子也没我说的那么可怜。你可以想象他在高楼林立的大厦中的一间空旷房间里,独自坐在着一把椅子上,凝视着不远处。事实上,他是在伦敦北边仓库区的成百上千个录音室之中的一个里正等着我。从 Seven Sisters 地铁站出来,漫步经过那些连遮阳棚都覆盖着一层污秽的街边小店,你会发现人行道如同虚设,因为车道不断拓宽而人行道越来越窄,巨大的卡车沿着坑坑洼洼的柏油路向着垃圾处理站、木匠店、地毯城开进。我发誓,任何人都会忽略这个地方,也根本不会产生 “艺术家都是在这种鬼地方搞音乐的”的想法。

然而穿过那条喧嚷的马路,你可以看见两家咖啡店,店内悬挂着吊灯、铺着瓷砖、还摆放了室内绿植,看起来还挺华丽,两家咖啡店相隔不到 20步,不过它们意味着这地方不再只有巨大机器的轰鸣声了。“这地方挺神的,”当我们终于坐进 Dom 和另一位乐队成员 Kai Coampos 最新的录音室里时,Dom 说。“这里大概有 50多个录音室吧,很容易撞见一些熟面孔:我们偶遇过 Big Narstie,还有撞见过 JLS 的成员。”Dom 笑着说,“这里什么样的人都有,你还能碰到那群搞电脑音乐的家伙,Gold Pnada,Julio Bashmore。不过我从没在星期六来过这儿,但听说这里的夜店、酒吧、工作室一到周六就跟疯了一样。就在这条其貌不扬的路上,逗我呢吧?” 看来不只是我这么想,Dom 也知道,没人会联想到他们乐队最新专辑里那些持续不断的铜钹声、循环的合成器声、以及触动人心的人声是在这种地方创造出来的。

他们在街角的另一家录音室里制作了《Love What Survives》的大部分歌曲,而当时他们两人分别在大西洋的两边。2013年,当 Mount Kimbie 发行了他们的第二张专辑《Cold Spring Fault Less Youth》后,Dom 就搬到了洛杉矶和他的女朋友生活了,而 Kai 则留在了伦敦。不过现在毕竟已经是 2017年了,感谢互联网,“异地”对专辑制作来说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了。“我觉得我们分隔两地做音乐是可以写在新闻稿里的小简报吧。” Kai 告诉我,“对我们来说,这没什么特别的。但人们却真的很爱说这件事啊。”这对电子双人组合只是各自做着自己的音乐而已:他们先独立完成几首歌,互相分享一些片段和采样。之后等到 Dom 回到英国,或者当 Kai 飞往美国,他们再共同将这些片段进行整合。

这张专辑收录了 Mount Kimbie 最“有机”的音乐 —— Micachu 和 The Shapes 的鼓手 Marc Pell 现场敲击的猛烈鼓点,以及“How We Get By”中激烈的钢琴声样本,这些都是专辑里占比很大的一部分。与 Mount Kimbie 前两张黑暗夜店风的专辑不同,《Love What Survives 》听着像是一个能够在激烈派对后让你得以喘息的 after-party。它让你想起某种绒毛般的温暖,让你回忆起自己窝在最好朋友的沙发上,蜷缩在陌生人的卫衣里等待药效过去的好时光。 Dom 和 Kai 协同伦敦音乐人 Mica Levi (Micachu),James Blake 和 Archy Marshall (King Krule)以及乐队巡回演出成员 Andrea Balency,演唱了符合新专辑调性、现场声音震撼到可以占据舞台中心、能够冲破你感情防线的深情歌曲,你也可以说这是 Mount Kimbie 目前最私密的作品。与《Cold Spring Fault Less Youth》和 2010年出道之作《Crooks & Lovers》不同,《Love What Survives》直接对着你的耳朵咆哮,将炸裂的假声用一种你无法想象的清晰度演奏出来。

新专辑有一种将你从深夜舞池转移到日出时分金色客厅的力量,这种力量来自于与不同音乐人合作带来的惊喜。一回忆起与 King Krule 合作的新单曲,Dom 便大笑起来 —— 曲子的灵感来自于一次深夜的突发奇想。“这首歌当初我们做了很多个版本,一开始它还只是个一分钟的循环节奏,后来 Kai 遇到 Archy,给他听了一大堆我们当时在做的东西,Archy 就挑了这首歌说他想试试。” 接着在凌晨 4、5点的时候,Kai 接到了一个电话留言:Archy 放着这首歌然后自己唱着,Kai 立马对着电话尖声大叫。“真的,只能听到 Kai 的尖叫声,其余什么也听不见。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好吧,King Krule 什么时候能来录音室录歌?” Dom 放声大笑说道。“什么时候我们能把这声音录到带子上?” Dom 特别可惜这段留言没录下来,因为他知道 Archy 的灵感是瞬时的。“那感觉就像一个男孩走进屋子,卸下了身上的所有重担,他的身体好像立马变轻了。”

1510216427864877.jpg

事实上 Kai 仍旧保存着那段录音 —— 是一段语音,Dom 想起来,不是一条电话留言。“我们先出去喝了酒,然后 Archy 来了我们工作室,之后他给我传了那段语音备忘录。当时那东西听着没什么特别的,但我后来找到以后重新听了一遍,就是现在这首歌所呈现的样子。”Kai 嗤笑着说。当你播放这首歌的时候,粗糙的原始感呼之欲出。不难想象 Archy 在一个淅沥的雨夜,回家途中对着手机吼着其中的几句歌词 —— “我或许淹死了她 /我看到了她的车牌 / 对,我也许早就看透了一切”。这在 Mount Kimbie 的上张专辑上就出现过,但是这一次 King Krule 的声音在新专辑里没有之前那么的尖锐了。这张专辑就好像是,光线在“Marilyn”中 Mica 的声线里闪烁不停,之后用力地投射到“Delta”中, 之后载着铜钹和合成器的声响奋力向前直到结尾。我并不是说这张专辑里完全没有令人感到忧郁的时刻,但在那一刻你只想重新回到他们激烈的音乐中,而不是坐等忧虑感席卷而来。至少对我来说,这张专辑试图乐观的去看待成长这件事。

在创作方面,Dom 把音乐上过多的修饰通通削减,突出“鼓点的简单性”,再用无穷的鼓点填补剩余的空间。“这就是我们想做的:让节奏保持简洁,之后再看在这之外我们能做些什么。这让你充分相信你在旋律上的想法,而不是把一切都倾注于后期混音,玩点儿延迟或是什么别的技巧。我们的目的很直接:我们相信自己做的这段音乐,并且竭尽可能去完成它。” 但 Dom 承认,他之前对自己的想法也没这么自信。Dom 告诉我,他的父母都是老师,音乐对于一个在学术家庭长大的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兴趣爱好。“起初 Kai 希望我唱一些他做的东西。当我 19岁左右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做了好多年音乐了,不过他也一直没有自信。我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一起做音乐吧 —— 我们对自己单干都没有什么信心。 当我们试图独自将音乐展示于众的时候,我们总是有太多的自我怀疑。”

当 Dom 与 Kai 开始合作的时候,他们都意识到对方的才华可以弥补自己所欠缺的部分。一方面,Dom 并不是一个技术型的音乐人,他更多依赖于自己的耳朵去感受一整首歌。另一方面,Kai 成长于一个有着音乐背景的家庭,他的父亲总是在家演奏萨克斯风和吉他。“音乐总是在我周围”,Kai 对我说,“自从我记事起我就开始用吉他写一些曲子了,音乐一直伴随着我。”Kai 生活在 “康沃尔里十分狭小的一块地方 —— 小到令人怀疑这地方能叫 “村” 吗?”。他 13岁就开始和自己的朋友们组了乐队,“我的音乐老师教会了我怎么用磁带混合多轨声道,” Kai 记得,“当她展示给我看怎么去倒带,再叠加另一层乐器(到磁带)上去,我觉得特别有趣。比起演奏,我更喜欢创造出一些自然的、而且能重复播放的东西。当我找到这种新录制方法之后,我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了。自从那以后,我就对单纯的演奏失去了兴趣,而开始倒腾起了录制。”

如果他们单独做音乐,可能永远也无法得到这样大规模的世界巡演的机会,也不会有这么多热情的粉丝,更不会找到这个如今演化成他们“自我”的声音。但是当他们一起制作音乐,这一切都成真了。再看看那些与 Mount Kimbie 同时在伦敦获得声誉的人,好比 James Blake,你可以看到他们那只被称为“后 dubstep”的音乐,如今已经演化成为了一种全然不同的东西了。自十年前的合作,到之后的分离,Dom 认为现在 James 处于一个和他与 Kai 一起差不多的状态 —— 开始渐渐遗忘了年轻时候的焦虑,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了。”

这就是这张新专辑想告诉人们的。“与《Cold Spring Fault Less Youth》不同,”Dom 说,“对我来说,一切听上去都像是还未结束。”《Love What  Survives》 侧重于讲述自我和解、塑造自我感情关系以及人生转折。这张专辑就像你二十岁末、三十岁初的一份音乐形式的宣言,你开始改变你看待自己的方式,收起曾经那些过度用于夜店狂欢的精力。当我这么形容时,Dom 点了点头,“是啊,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状态了。”他长长地停顿了一下,“人不能不服老,现在摆脱宿醉需要三天而不是半天了。”他发出巨大的笑声。“就我们自己的经验而言,我觉得变老是一种慰藉,你也能从专辑里听出来。我觉得这就有点像 …...”他思考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就是当你年轻的时候,你总是试图变成那种你想要成为的人。当你长大一些,你会开始接受你真正的样子。我们的每张专辑你都可以在里边看到年龄的映射。”

卸下你为了他人而做出的伪装,做自己。如果你还记得小时候如何被同龄人所对待,曾被大人们强加过怎样的标签,以及有多少次让别人越过了自己的底线,你就会明白这张专辑所要表达的情感。它会让你忘记周遭的言论,只留下可以治愈你的安慰。我对 Dom 说,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我的阿姨曾经告诉我:为自己而活,去爱自己,是如此有力量的一件事 —— 虽然听上去有些自私,但它却终将拯救你。“没错,这就跟我们的专辑名想表达的意思一样”Dom 说,“你成长过程中会失去一些东西,可能是任何东西,但你的生命里还有很多其他的部分,最后你会长大,然后热爱生命中留下了的部分。你会爱上你生命中留下来的一切。”

Translated by: 软鲨

编辑: 北一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