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并不是想干嘛就干嘛,而是拥有自己的空间同时尊重别人。

我已经有几年没有去过正经音乐节了。近些年在北京的音乐节离市区越来越远,甚至时常取消;全国各地就连普通的 live 演出也会面临“突发不确定因素”。科学研究不是说“经常看演出的人更幸福”吗?在自己办了一系列小演出之后,我深深体会到“幸福”来之不易,对天时地利人和有着极高的要求,更别说要做四个舞台的露天音乐节。第三年的混凝草运气不错,避过了台风,没有雨没有泥,阳光充足。躺在修剪过的草坪上,喝点啤酒,踩着高跷的杂耍艺人手里玩儿着水晶球,没有 PM2.5,我好像找回了久违的自由的气息。

我知道很多人都会在这样一个夏日音乐节选择穿上自己最酷的装束,绞尽脑汁打扮一番。但是我和摄影师 Bilal 却偏偏被那些看起来没那么显眼的观众所吸引:独自在一旁注视着舞台的特勤大叔,牵着手的男女、女女情侣,举着手机一直给儿子拍照的年轻妈妈……他们或许是学生、保安、家庭主妇甚至便衣,在这里都可以拥有自己的一块草地和天空。可能源自混凝草偏向独立前卫的音乐定位,两天的音乐节,我并没有碰见只会喊“牛逼”的 old-school 观众、mosh 伤人的核瓷或者“瓜老外”。无论是不是严肃乐迷,观众都还挺讲文明懂礼貌,互不干扰,peace and love,这一点绝对能给音乐节体验加 30分。

纽约的电子音乐人 Dutch E Germ 在美好药店乐队开演之前滔滔不绝地跟我表达了半天对小河的喜爱,并要我纠正他“河”字的发音。这也是我喜欢今年混凝草音乐节的一个原因:你很可能就会和你喜爱的音乐人并肩看演出,甚至变成朋友;全上海最时髦的年轻人,上周末还在 club 放歌的 DJ,打扮奇特的 Instagram 明星,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在这个橄榄球场之内似乎暂时被遗忘了,因为大家来这儿都是为了同一个简单的目的 —— have fun。

作为生活在中国的众多 90后年轻人之一,我可能从出生就注定没那么多自由,但是在混凝草我算是感受到了:自由并不是想干嘛就干嘛,而是拥有自己的空间同时尊重别人,平等、包容……我也听说今年混凝草的举办经历了重重困难、障碍,当我问起明年是否还会有混凝草,Foster Parents 乐队的吉他手、同样也是混凝草音乐节组织者之一的英国哥们儿 Gregor 说:“当然。”我跟他干了一杯:“那明年我还来。”

1505983387297408.jpg

方法.jpg

此次.jpgee.jpg

才.jpg

阿诗.jpg

ascertain.jpg

得到的.jpg

Photographer: 比拉力 Bilal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