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xtape 的名字只代表了我对占中79天的一些感受和想法,是非常个人态度的作品。我对政治一点兴趣也没有,政治对我来说是一场利益和权力的游戏,既然我管不了,为什么我还要花精神和时间去理会它呢?

@RozzRoize 是我们在香港的好朋友,他为 Noisey 写过很多精彩的乐评。前段时间,我们借去香港拍摄的机会与他碰面,Rozz 为我们提供了很多热情的帮助。而当时正值“占中”热潮刚刚褪去,随后又出现了声势浩大的反水客风波。Rozz 在工作之余,也在着手制作一部 Mixtape,他想用这些音乐在情绪上的搭配,表达自己对香港变化的理解。他在英国留学时结识的好友 Mush 在一家广告公司负责创意技术方面的工作,Mush 为这张 Mixtape 贡献了一段很酷的视觉画面。没错,这里面有很多即将消失的霓虹灯招牌。我们还和 Rozz 聊了聊音乐之外的一些社会话题。你对如今香港变化的所有疑惑,都能在这段采访中找到真实的答案。

Noisey:作为在大陆生活过的香港人,你觉得两地年轻人之间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Rozz:最大的区别是价值观很不一样。举例来说,香港年轻人很注重公平民主,追求生活自由,经常会将“民主”两字挂在嘴边,但在我认识的大陆年轻人则很少提起。

大部分香港年轻人对大陆的认知和理解是怎样的?如果他们之间存在误解或偏见,你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我觉得大部分香港的年轻人对大陆的认知和理解并不多,有很多误解和偏见。以我自已为例,我奶奶在广州出生,生于一个挺富裕的家庭。但因为文化大革命,变得一无所有,跟家人来到香港。从小她就告诉我,以前在大陆的生活有多艰苦。后来我上了小学才发现,原来很多同学家中,那些从大陆跑到香港的老一辈,也都会这么跟他们讲。所以我们大部分人从小就被灌输了“大陆就等同于极权不公平、没有自由”的思想。再加上香港被英国殖民统治过,所以或多或少香港人思想和价值观会比较偏向西方化,很多在97年之前出生的香港人都没有什么“国家”的概念。

香港年轻人的追求是什么?
追求自由民主,他们害怕已有的自由会一步一步地减少。除此之外,香港年轻人还对前途感到迷茫和悲观。他们看不到前景,特别是来自低下阶层家庭的青少年,担心毕业后找不到理想的工作,负担不起高昂的房价。不单只是年轻人,基本上一般上班族就没有可能负担得起香港现在疯癫的房价。

而80和90后的大陆年轻人,是现在中国最幸福的一代,他们正享受着经济起飞带来的成果,物资富裕使他们基本上都不用担忧生活的基本需要。他们有的很有理想,很多对新事物和物质的追求都很热血。我认识的大陆青年人当中,大部分都对国家现在的富强而感到骄傲,对国家很有归属感,我能理解他们的想法。曾经有个内地年轻人问我:“现在国家那么繁荣,大部分人民丰衣足食,你们香港人还对国家有那么多的不满,都不明白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你个人如何看待反水客抗议中香港大学生的表现,以及内地网民对这些抗议的看法?
学生和网民是最容易被人煽动的群众。如今只要在网上发些煽动性强的贴子和评论,拉拉仇恨,很容易就会吸引到很多“键盘战士”跳出来维护世界正义。那些反水客抗议活动都是政治工具和手段,如果我是内地网民,也许我会跟他们一样反感。这都是资讯发达带来的后遗症,我一般都不会认真看待这些评论,或者看完一笑置之。

你觉得“键盘战士”是网络言论自由的初级表现吗?跟网民思想成熟程度有关,还是整个群体的文化程度所致?
我觉得大部分现代人如今都有两个身份,一个是现实世界里的,另外一个则是网络世界的身份,而且这两个世界也越来越不可分离。在网络上发表的一些愚蠢的言论,或多或少会反映出这个人在现实生活中的状态。任何事情都得要付出代价,包括言论自由。

“键盘战士”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你当然可以在网络上不负责地发表观点或评论,但要是你倒霉被黑、被抽出成为攻击对象,后果也可以很严重。

在你看来,97年前后香港和香港年轻人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97年前后香港人最大的不同,是我们都进入了对国家与身份认同的迷茫期。以前旧有认为是对的价值观,好像忽然间要被迫改变。国家为香港好,开放自由行促进经济,但带来的后遗症就是香港变成了一个购物城,满街都是卖药的商店、珠宝首饰店和外国奢侈品牌店铺。香港是个高压城市、地小人多众所周知,很多本土人现在很少会到游客区逛街,因为真的太挤拥了,一式一样的店铺使得生活变得没趣。

以前香港什么类型的商店都有,如今地产商和大企业控制了整个社会,情况就好像大富翁游戏一样。中小企业没有能力负担高昂的租金,这使得有意愿创业和有想法的人打消了开店的念头。这种情况在开放自由行之后更趋严重,某些大企业为了做大陆游客的生意,就算店铺租金叫价再高,他们也乐意接受,到最后自由行政策的最大得益者就只有大企业和地产商了。这也是自由经济贸易社会带来的后遗症,贫富悬殊日趋严重。

你觉得“I Don't Care About Death & Politics Because I Smoke”这句话是否能够代表除了反水客的大学生之外,多数香港民众更真实的价值观?香港人对(大陆)政治的关心是从97年之后才变得越来越密切的吗?
我 mixtape 的名字只代表了我对占中79天的一些感受和想法,是非常个人态度主导的作品。我对政治一点兴趣也没有,政治对我来说是一场利益和权力的游戏,既然我管不了,为什么我还要花精神和时间去理会它呢?

香港就算有了所谓的真普选,选行政长官之后那又怎样呢?很多香港人害怕会失去已有的自由,但试想想当年在英国人的管冶下,我们也不能一人一票地选港督啊!所以我特别讨厌那些拿着殖民旗帜出来游行的脑残,殖民统治本来就是个很不文明的行为。

以前的资讯科技没现在发达,政府行政透明度不高,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就算发生了也没几个人知道。只不过当时香港经济繁荣稳定,人们不需要为生活基本而担忧,那时候没有多少人会留意或谈论政治。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是铁一般的事实,无论喜欢与否,我们两地的关系都只会愈来愈密切,不喜欢可以移民去别的地方,社会撕裂对香港没有一点好处,那些会这么想的人也没有是常识吧。

你觉得大陆对香港的影响,是否也体现在了港产的艺术文化作品中?
我觉得最明显的影响应该是对电影故事创作方面吧。97前香港电影比较少有中港合拍片,但随着香港回归和中国大陆经济起飞后,中港合拍电影如雨后春笋遍地出现。现在的香港华语电影差不多也都是合拍片,纯香港本土电影近年“买少见少”,一年才几部,而且都是小成本制作。

同时,正因合拍电影多了,电影的故事和题材方面都得小心处理,不能太敏感。不然就找不到投资方找不到大制作。香港的市场太小了,电影人全都放眼中国大陆市场;而故事过不了大陆的审批,香港电影基本上就不可能有大资金的电影制作,因为没有电影投资者愿意做亏本生意。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