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钱不易,我得算算这笔钱我有没有花在点上。

开头送给那些没耐心看全文只想知道结果的穷忙青年,我的答案是:“值!”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听什么,是赚是亏你说了算,没我什么事,前提是你最好能有些主见。

是这样的,我觉得做个好音乐节很不容易,特别是当你被许多大型音乐节千篇一律的宣传方式和阵容包围,陷入一种过于无趣的麻木之中(毕竟它们的目标群体很可能根本就不是你这样的人)。那么一个每年都在变着法儿琢磨新阵容的音乐节就显得难能可贵了。育音堂每场演出之后都能在门口看到派发混凝草传单的小伙儿,我觉着还挺感动的。然而每次我都义正严辞的拒绝了他,毕竟我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掏钱买了套票。

但是丢进去大四百的我还是挺心疼的,毕竟刚刚点了份儿小六十的宁波小海鲜都让我不由自主的捂了捂钱包。赚钱不易,我得算算这笔钱我有没有花在点上。

去年在某大型音乐节,被一群偶像迷妹和揩油小哥裹挟住,困在人群特有的汗味中无法抽身的我,对自己不断的发出哲学的终极问题: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儿?我要到哪儿去?身心俱疲并发尴尬癌,这个教训我已经充分的用身体彻底地领略了一遍,因此我必须精打细算。

其实这笔帐没那么复杂,看看这次来的都有哪些音乐人,统计一下这些音乐人中有哪些能让你掏腰包去看演出的,再合计合计自己愿意花多少钱去看他们的演出,把这些你愿意付出的门票钱加起来。总额超过门票多少钱,你就赚了多少钱。听起来有些传奇对不对?当然,我给的票价肯定没法儿合你心意,要都照着真实票价来定那也太没劲儿了,何况根据不同的 live house 票价都会有浮动,都是瞎定的价,别太较真。

0062U2owgy1fje7u7ffgmj30wm14014o.jpg

Carsick Cars - ¥150

张守望两天都在,不过比起 White+ 我对Carsick Cars更期待一些。听说李青和李维斯这次也都会来,原班人马的三人会凑一块儿把第一张专辑完整的演一遍。光冲这个就已经不是一场普通的演出了——没人知道他们下一次这样演出会是什么时候——这票价得加钱。器乐的魅力在于世界上不存在两段完全相同的演奏,十年后的三人再度回顾兵马司成军伊始时的专辑会出来什么样的状态,我觉得挺好奇的。

大包子 DaBozz - ¥80

冷酷阿姨太可爱了,所以我想去看她。大包子的范儿拿得真挺正的,导致社恐到了她身上就变成了冷酷,可爱变成了帅。但是对于大中午的在野外听爵士黑怕这件事我持保留态度,这感觉应该挺奇怪的,又或者这也是一种“纯白之夜”?

生祥乐队 - ¥120

光看乐队名字你就知道这是一个尚未被中国流行文化荼毒的质朴乐队。事实上,越来越多打着“独立”、“艺术”旗号的乐队实质上却只是玩弄着毫无心意的技巧游戏。能够直露地呼喊社会现状,又不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激进的社会活动者的音乐人真的是少之又少。尽管听不懂客家话的我哪怕对着歌词也不太搞得明白全部的意思,然而当吉他与贝斯突入,局面一下子就被打开了。令人称奇的是,传统乐器月琴并没有被这些强烈的律动吞噬掉,而是颇有些“不破不立”的意思。与同样来自台湾,被电子乐融合的阿美族歌者郭英男不同,生祥的音乐并不是围绕某种传统意象而构筑的现代音乐,它的核心始终是农匠人民,以及源于这个群体的文化。

CERO - ¥80

我一直挺纳闷为什么中国就找不出什么 City Pop 风格的乐队,我问了几个朋友,他们说:“我们农村包围城市,我们是 Square Dance。”这个比喻或许不那么恰当,但是 CERO 的音乐符合大众审美,高城晶平绵软的嗓音确实的能够融化生活在大都会夹缝中的青年的焦虑。这是一种能够牵动多数人心弦的大众娱乐。17日雨过天晴,昼夜交接时你会看到一群丧兮兮的青年抱在一块儿号啕大哭,那其中一定有我。

DIIV - ¥120

社恐群集的混凝草大概没人能通过常规套路撺掇人们蹦起来。多数情况下大家也就是跟着节奏点点头,要是身子能一块儿摇一摇那就很给面儿了。但不知道为什么,DIIV能让这些人像触了电似的抽搐起来。群魔乱舞,这应该是蹦迪不爱好者的健美操。

Howie Lee - ¥120

帆布比不过混凝土,这是我在大帐篷里听完 bass 音乐之后最大的感想。少了那些把酒精从你肺叶挤出来的回响,我心中夹杂着一些庆幸和失落交织的情感。不过我相信没有哪种声音是局限在它“应该”有的一种状态,我相信 Howie Lee 脑筋一转,肯定能整出另一种玩法。他最近好像会出个跟新疆有关的 MV,不知道能不能在现场提前听一听。

把这些我愿意花的钱合计了一下,一共 ¥670,扣掉 ¥472的门票钱,赚了 ¥198。

但是值了什么呢?我也说不上来。先别说这计算根本不准确:花150去了一个调音糟糕的场地,身边挤满了只想来买个醉的朋友们,还不如花80给有音箱的朋友买箱啤酒,几个人找个天台放一晚歌。去听什么并不是一场演出的所带来全部的价值,去哪儿?和谁去?去干嘛?有时候音乐不过是把一群人带到了一起,催生出一些有趣的事件。我的几个朋友从北京、济南、厦门各自赶来上海,我觉得这几个人能凑到一块儿,跟 Carsick Cars 演第一张专辑一样,都是一期一遇的事情。这可能是在多个城市都会有的演出,或者阵容重复的音乐节所无法带给我的东西。

况且就算你在音乐节看了这些演出,也别搞得好像他们下次演出你就不会去了似的。该花的你都是会花的。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