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超越类型的存在去逐渐融合是非常容易的,但如果不具备对音乐的欣赏力和品位,就会做得一团糟。我觉得这就像调酒或者做菜一样,需要具备一定的品位、美学知识和技巧来将它们融合。”

若提起日本爵士乐, 你可能会想到渡边贞夫或是山下洋辅。不过如果跟日本当地的爵士乐迷聊起来的话就一定能听到菊地成孔这个名字。日本爵士乐早已不像我们印象中的 “standard” 那几大件,而是融会贯通到其他音乐流派中,菊地成孔就是将这一理念执行得最彻底的 “爵士音乐家”。

菊地成孔是亲民的音乐家,一向高级且不易接受的 “夕阳红” 音乐,在他的手里却成为了高人气电影的 BGM,成了伴随 ACG 阿宅们的音乐圣经。他的特点是博采众长,你能在他的作品里听到 DJ 打碟与碎拍鼓点的结合 —— 电气爵士曾是他的代名词;又能听到二战前爵士乐刚引入日本时的 swing 大乐队的模样,他还把日本的传统音乐用爵士的方式呈现出来,时不时邀请别人给自己唱 “hook” 并捧红了一众歌姬。

如果你不懂爵士乐,那就看看他写的书,没错,作家也是他的 title 之一。在菊地成孔即将来访中国时,我们邮件采访了这位艺术家,让他讲讲自己的故事,并告诉我们什么是 jazz !

1550000509993545.png图片来源

NOSIEY:是什么让您走上了音乐的道路?

菊地成孔:我小时候其实想当一名电影导演,后来父母为了庆祝我升上初中,给我买了一套组合音响。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用好音响来试听耳机,我深深惊讶于那种高音质,从此便对音乐产生了兴趣。

您最喜欢哪位音乐家,受谁的影响最大?

我曾经在东京大学开课讲过 Miles Davis,当时虽然只是单纯出于喜欢他,但为了能给学生们上课,我又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还把研究成果写成了书。这一系列过程让我再次深深地被他影响。

我觉得 Miles Davis 是最大限度上超越了 “同时身为爵士音乐家和非洲裔美国人” 这种框架的爵士乐手,但这并不是出于一种单纯且乐观的 “多样性” 或者 “自由”,也不是出于政治性的 “被歧视主义”,而是一种地区性,一种可以称得上是鲜活而痛苦的、性感的地区性。

您的头衔很多,除了音乐,您最感兴趣的是哪个领域?

我的头衔只有2个(音乐家/作家),所以我并不觉得有很多。我现在感兴趣的领域就是自己的音乐活动和写作。

您是老师也是伯乐,对于这种育人的身份您有什么看法? 

我确实是老师,但是实在称不上是伯乐,做的事情也远远称不上育人。

我所具有的,大概是造型师、咨询师这样的才能,同时还有着能够将未结果的才能聚集在身边的好运,以及沉溺在这种运气的嗅觉,和信任自己运气的能力。

对于各种素材,我能够对他们进行一些像 “那个地方最好再多一些” 的小小建议,而在这样的过程中,我做成了很多事。基本就是这种感觉。

爵士乐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最酷的事情。 

1550000509710130.jpg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们知道您凭借着爵士乐取得成功,但又不是一个拘泥于一种音乐的人,您对跨界创作和融合音乐有什么看法?

跨界创作和融合音乐的无序性非常强烈,也就是说,如果将已经建立起了一定规则的音乐放置在自然状态下,那么它一定会朝着 “液状化” 的方向发展。

其实,不如说,无论是古典音乐还是刚刚出现的音乐,让某种类型音乐保持不出现 “液状化” 所付出的努力要更大,这与无序性的想法是一致的。就像是冰放一放就会变成水,但是为了不让冰融化则需要冰箱。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音乐超越类型的存在去逐渐融合是非常容易的,但如果不具备对音乐的欣赏力和品位,就会做得一团糟。我觉得这就像调酒或者做菜一样,需要具备一定的品位、美学知识和技巧来将它们融合,这就是关键。

您创作动画配乐的理由是什么?您喜欢动画吗?

我平时完全不看动画,但是之前有两部作品来邀请我做音乐总监所以我就接受了。

《鲁邦三世》和《机动战士高达》都是国民性的甚至是世界性的作品,但是我担任创作的作品都不在主线系列中,而是外传性质的衍生作品,所以我也就放松心态接受了。因为是根据自己的想法自由创作的(不如说,不能自由创作的工作我也不会接受),所以我觉得创作过程非常地愉快、自主、有创造性。

这次在北京的演出小田朋美也会参加,小田朋美以流行音乐见长,你们二人的年龄也相差了23岁,您是怎么想到开展这个项目的?

我觉得音乐与年龄的差距是没有关系的。而且,小田女士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的作曲系,虽然现在主要做流行音乐,但是这不如说是一种表面的状态,只要在教育背景下看,她的身份就是 “古典音乐作曲家”。

在这一次的 “花与水 classics” 中,我的目的是从以往的爵士基调,转移到从巴赫到现代音乐的这种古典基调上。我也正在采用在爵士乐时期没有重视的作曲草稿,即兴技法也从始于 bebop 的爵士乐方法,逐渐向古典音乐靠近。

1550056741266570.jpg此次与菊地成孔合作演出的小田朋美。图片由 Blue Note Beijing 提供。

这次的演出是以《花与水》这张专辑为基础呈现的,为什么选择这张呢,它对于您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我的正式活动无论是电气(electric)还是不插电(acoustic),都是交响乐团规模的,所以管理它,或者说公演本身就很困难,在日本国内都很少有机会能够演出。

《花与水》则与这种形式不同,是由两名演奏家演奏的微型乐曲。而且在这张专辑中,在 “由日本人来能动地展现日本” 的概念之下,来展现日本文化中的俳句、水墨画、茶道、花道等这些物质上的精华 —— 这张专辑中包含着这样的概念。

出于这两个理由,我觉得这张专辑比较适合海外公演。

对于在北京的演出,您有什么期待?

我住在东京的新宿,平时生活中也会接触到中国人,能够感受到他们强大的活力。无论因为演出还是私人事务,我都曾经到访过中国。中国的人们非常亲切,我也十分欣赏中国的文化,这些都会成为我的宝贵经验。所以,我非常期待这一次的演出,也感到非常光荣。 

谢谢您,菊地成孔先生!

1550056816200246.jpg2月14日、15日,菊地成孔将与小田朋美合作在 Blue Note Beijing 爵士俱乐部进行 “花与水”演出。“Blue Note” 是源自纽约的爵士音乐现场品牌,Blue Note Beijing 每周呈现高水准音乐现场演出。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