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地球脉动》厉害的地方:它不是真人秀,而是一种让人在河里都能看到海豚的体验。”

记忆中第一次被大自然征服,是我在十四、五岁徒步穿越科罗拉多山脉的时候。那是一个大清早,阳光撒在我们夏令营小组前一晚扎营的小山谷上。一切都带上了亮晶晶、湿漉漉的光泽,帐篷边的小溪倒映着蔚蓝与粉红交织的天空。森林与田野在四周绵延数英里,我敢打赌,只要360度迅速环视一圈的话,就能让人类所知的一切颜色在你眼前尽现。而第二次感到这样的震撼,就是《地球脉动》第二季(Planet Earth II)讲述山川那集看了半小时以后,主持人 David Attenborough 向观众解释着安第斯山脉海拔4000米处的险恶气候,那里遍布多座火山。当镜头拉到全景,一群生活在大气稀薄地带的火烈鸟出现了,而那里的紫外线强到能在四分钟内灼伤人类皮肤,风鞭挞着湖面的盐分,将它们甩到空中。这时,我给好几个人发了这样一条短信:“大自然太他妈飞了。”

为了让观众尽情体会到这种飞,《地球脉动》的制作者们动用了当今最先进的摄影技术,花费多年奔赴各地进行拍摄。最后,所有的素材被浓缩剪辑成一个动人心魄的故事,随即又送到作曲家 Jacob Shea 和 Jasha Klebe 手中。感谢 Shea 和 Klebe 接受 Noisey 采访,与我们谈了谈为《地球脉动》第二季配乐的过程、他们最爱哪几集;当然,我们还问了他们,在观看这部系列片时,是否也会佐以某种棒棒的绿色植物呢?

Noisey:你们是如何参与到《地球脉动》这个项目中的? 
Klebe:Jake(Jacob 的昵称) 和我都为 Bleeding Fingers Music 效力,节目组是先联系到公司的。于是 Jake 和我一同做了一段试用音乐,幸运地得到了他们的认可。这次的角度当然是不同的。我们想要做比之前接手的自然纪录片更有电影感的配乐。

1487911710757355.jpegJasha Klebe(左)、Hans Zimmer(中)和 Jacob Shea(右)

为了达到这个效果,你们采取了那些新鲜的方式呢?
Shea:我们绝对是把所有能找到的乐器和声音都用尽了,从交响乐队、合成器,到世界各地找来的不同乐器。完全的百无禁忌。
Klebe:我们甚至尝试了把他们拍摄动物们时录到的东西做成声音元素,然后将它们融入到整个配乐里。我们很想模糊自然声响与音乐的界线,使其成为这部片子中重要的一部分。这个系列本身是对动物的一次极其有趣的描写,因此我们希望音乐也能有这种感觉,能让观众真正做到零距离接触。

你们是如何决定为不同动物配上相应音乐的?我在看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比如鸟的配乐都有点飞,而猫就有些戏剧感,猴子什么的就很严肃。
Shea:是的,我们确实花了工夫……每集的导演都会给我们提供一些描述文字,关于他们希望每个场景是什么感觉。对于管弦乐编曲、乐器组合的选择之类,这就是一种指导。但无论如何,听起来自然是最重要的。
Klebe:所有制作人都是科学家、生物学家,他们出发去拍摄,但其实并不太清楚能拍到什么。等收集到了场景,他们再开始考虑要讲怎样的一个故事。每集自然都很好地平衡了戏剧冲突、喜剧和动作的元素。这些信息都是提供给我们的,而我们也努力为每集的物种加上有代表性的独特音乐,正如它们之间与生俱来的区别。确实会去追求某种特质吧,比如沙漠就比其他地方都要金属、粗糙,而拍草原的一集会有许多铃声和运动的打击乐元素,去营造灵动的氛围。

会不会有“真希望当初给这个搏斗场景配上了 Slayer 啊”这样的想法?
Shea:这部纪录片所捕捉到的东西,让我和 Jasha 之前有幸参与的所有大片都黯然失色。对这些动物来说,那就是生存,我觉得那个鬣蜥大战蟒蛇的场景是我整个职业生涯中见过的最棒的追逐戏了。
Klebe:《地球脉动》一如既往地充满戏剧氛围。这些动物经历的都是生死一线间的真正挑战。

也许再发行的时候可以改吧?
Shea: 是的,没错!导演剪辑版。

对对!那你们在配乐的时候,会在心里预设观众是怎样的人吗?
Klebe:我觉得这片子很棒的一点就是,你是多大年龄、来自哪里根本不重要,因为大家都是这个行星的居民,都会和这些动物产生某种共鸣。我都不认识有谁是不喜欢动物的。我觉得与动物心灵相通,想要去关怀世间生灵,这是人类共通的一种本能。对于这样的作品,我们想确保的是……我们觉得应该做一些电影式的尝试,这有助于吸引当下那些注意力无法持久的年轻一代。因此我们想尽可能地增加场景的冲击力,再串联起来已经很跌宕起伏的每一集中,随后创造出一个个内在的迷你小故事。还有个很好的地方在于,这部纪录片里也讲到了不同城市,让我们看到各地的人们如何与动物共生。自始至终,David Attenborough 都在不断提醒我们,保护地球是人类的义务,这样我们才能一直与这些动物共享生活空间。

1487912091481420.jpeg

这些配乐又是怎么做的呢?毕竟第一季中还没有城市篇。
Shea:你说得没错。这很激动人心,因为有某种……导演对我们说过,他深受 Massive Attack 还有那些电子音乐的影响。因此在不同风格的配比上,我们会去融合传统配乐,比如传统的交响乐,以及更现代一些的……不是都市风格,但……
Klebe:人工的。
Shea:是的,人工的音乐。
Klebe:这也是那一集想要说的东西:出自人类与自然之手的东西走到了一起。
Shea:是某种共同的存在。
Klebe:我也觉得那集很有意思,让人置身于很多不同地方。因此我们有机会将一些来自印度的灵感用在印度,而当游隼掠过纽约时,又能给人属于纽约的感觉。十分有趣。
Shea:是的,太好玩了。

1487912159654427.jpeg

看完这片子会觉得难受吗?好像每集的结尾都是:“别忘了,我们正在毁掉这个星球,所以……”
Shea:我猜对我来说这已经不是新闻了。我觉得很有必要时刻提醒人们,这个被我们称作家的美丽星球是需要一点保护的,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永远不要忘记。因此这只是再次强调了我一直以来都觉得有必要宣扬的东西,所以也不觉得特别沮丧。
Klebe:能加入有如此广泛影响力的项目,对我们而言是一种莫大的骄傲。记得 Attenborough 说过,如果人们不了解一样东西,就不会去保护它。所以对我们而言,所能做的就是从音乐的层面,帮助推动这个过程,使它为人们所了解……大家之前都热切期待着这部片子在英国的播映,看看会吸引多少观众。最终每集高达1200万人次的观看数据是相当不错的。这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观众越多,能够产生的积极影响就越大。

近来人们对电影电视原声的关注度很高,比如电视剧《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还有 Hans Zimmer 献演 Coachella 音乐节,这些对你们的配乐有什么影响吗?
Klebe:我们没有被吓到,这其实是很自然的过程啦。什么是流行的,有什么边界可以被突破,音乐是在不断变化中的。电影音乐可以触及更广阔的观众群,能和流行歌曲一类的东西相结合,变得更主流,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事。有很多音乐流派被人为地孤立隔绝起来,比如“这是纯粹的古典乐”“这只是乡村乐”等等。能看到各种不同的风格融会贯通,让人置身于其中会感到很兴奋。

这个系列里面你们最喜欢的生物是什么?或者说,至今都仍让你感到惊讶的是哪些?
Klebe:我最喜欢的一幕,拍的是那种叫威氏极乐鸟(Wilson’s bird-of-paradise)的生物。这个角色本身就特别感人。我们就这样看着一只小鸟独自身处丛林之中,把周围的每一片叶子都清干净,这样它就成了那块区域中最明艳的一个。然后它会坐在那里鸣叫,整整两个月,不多不少,直到吸引来伴侣。接着它会站在一根枝丫的边缘,炫耀自己满身的漂亮羽毛,希望雌鸟会喜欢它。看得我在心里感叹:“这世界真是一个奇妙的所在。”人类就不需要这样做来求爱。

听起来太棒了。
Shea:第一次看到印度叶猴在建筑物之间飞来飞去真是太震撼了……它们就像在跑酷一样,是一种疯狂的杂技表演。它们还会在不同群落间明争暗斗,以保持自己在某片地区的声望。就在城市上空,一幕幕动作大片正在上演……
Klebe:他们在墙壁间跳来弹去,在屋顶上赛跑,就像……
Shea: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景象,给我的冲击是最大的。

1487912235449080.jpeg

好精彩。我的个人最爱是白鳍豚。我以前不知道海豚也能生活在河流里。我记得我给所有朋友都发了信息:“我的老天爷,你们以前知道河里也有海豚吗?不是只有海里才有哦。”他们的反应都是:“Annalise,你读了多少书?”
Klebe:嗯,这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嘛:看了这部纪录片,会让人迫不及待地与朋友分享“河里竟然有海豚”这样的新发现。这就是它非常赞的地方。这不是什么真人秀,而是能让人在河里看到海豚的体验。

是的。还有件有趣的事就是,它是没有剧本的,但很多人都认为片子拍的都是假的。
Shea:绝对没有剧本。
Klebe:每集结尾会有一个很好的环节,用十分钟来展示其中一些场景是如何拍摄的。可以看到制作人和摄像师一起在野外蹲守,等待着一些事发生。他们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收获。对他们来说,是很冒风险的。谁知道呢,最后可能一无所获地离开。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

要知道,我们是 VICE 嘛,所以最后一个问题我不得不问:你了解围绕这个节目的毒品文化吗?
Shea:你是说……

你知道人们会边嗑边看《地球脉动》吧。
Klebe:确实有朋友有这打算,他们很兴奋。
Shea:嗯。

你们有从“飞行家”的角度去谱过曲吗?
Klebe:没有,因为不是说嗨的时候什么都好听,什么都好看嘛。不过我可没说我就一定有这方面的了解啦。
Shea:提升体验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无论你是在享受哪种体验。

Translated by: Yalla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