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探究30岁以下的那些说唱歌手是如何从默默无闻到扬名立万的,他的摄影作品或许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视角。



洛杉矶的 Jorge Peniche 如今被称作 Hip-Hop 界中新派摄影的领头人物(尽管他 2006 年才入行)。 换句话说,如果你想探究 30 岁以下的那些说唱歌手是如何从默默无闻到扬名立万的,他的摄影作品或许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视角。


Peniche 合作过的对象包括:Kendrick Lamar、Casey Veggies、Game、Tyler,最有名的一件事就是 Diddy 认为他的作品是“这个时代革命性的写影。” Peniche 的拍摄风格没有任何华丽添加,他善于去捕获更为独立的一面。 拿 Nipsey Hussle 的案例来说,曾为专辑《Crenshaw》发起了一个非常成功的 Proud2Pay 活动,在 24 小时内卖完了 1000 张售价为 100 美元的 CD(Jay Z 一人就买了 100 张)。Peniche 说网络消解了权威,让竞争变得更加公平。除了拍摄 Nipsey Hussles 那张《The Marathon》的 Mixtape,他还参与了诸如 Schoolboy Q 的《Habits & Contradictions》和 DJ Quik的《The Book of David》等专辑封面的拍摄工作


Peniche 和我们聊了聊带病与 Nas 合作的经历,他为何崇拜 Annie Leibovitz,以及他为什么从来不爱给自己找借口。


Jay Rock


Noisey:进入 Hip-Hop 摄影行业对你来说有多难
Jorge Peniche:总的来说,进入摄影这一行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因为我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标准,不知道该如何入门。 事实上,成长过程中,我从没想过要进入摄影这个行业。 是命运引领我,给了我一个能够记录自己所熟悉文化的好机会,然后我开始爱上了我全部的生活。生活给了我些明显的指引,我欣然接受,并决心全力以赴。我开始尽可能地多拍些作品,完全沉浸在打磨自己作品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明白作为一个摄影师的责任,我的作品也开始体现这一点。 我不把自己看作是一个 Hip-Hop 摄影师。我只是一个人物摄影师,正好当下专注于 Hip-Hop 领域。 Annie Leibovitz 就是从记录摇滚乐开启自己的职业生涯的,但后来她的职业发展已远远超越了这个领域。 我也希望自己的职业生涯能达到同样的水准。

每一次拍摄中除了要保证 100% 真实之外,你还想要捕捉到什么样的瞬间
我最好的作品都与我认识多年的人合作的。 我们一起合作并成为朋友,产生一些了没办法造假的化学反应。 他们喜欢我的作品,正如我是他们的粉丝一样。我们欣赏彼此的才华,让我和我拍摄的对象关系甚好,从而成就了我那些标志性风格的作品。我的作品反映了我和人们之间的关系。 Andre Harrell 说得好,他看到我的作品时说:“摄影师看起来像与这些艺术家交情不错。” 这正是我想要人们从我作品中体会到的感受。


Game


作为“新派”Hip-Hop 摄影师,对拍摄老一辈艺术家有什么自己的想法?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喜欢上了 Hip-Hop 文化。 从中传达的信息、节奏、时尚、语言和情感深深吸引了我。脑子里那些记忆画面没有 Hip-Hop 经典音乐的时候很少。与这些我从小听到大、有才华的艺术家一起工作,我感到很荣幸。我能有幸投身于丰富过我成长经历的文化中去发光发热,让我的生活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能与 Nas, Snoop、Quik 这些音乐人一起做事简直太棒了。 后来发现 Diddy 竟然是我的粉丝,太受宠若惊了,也很超现实。


最难忘的拍摄经历有哪些?

基于不同原因,有几次不同的拍摄经历都让我难忘。 为 Will.i.am 拍 Vogue 算是我早期职业中一个重大的成绩。能和 Vogue 合作是每个摄影师的梦想,我在 21 岁就得到了这样一次机会. 能为 DJ Quik 设计和拍摄《The Book of David》专辑封面对我来说也很重要。我听着 Quik 的音乐长大,那一次我得到了一次能为他的职业生涯做贡献的机会。我们采用极简主义艺术表达,拍了黑白电影质感的封面,配上红色文字。能让人想起 SSL 调音台监视器上的字体。我特意使用这个字体,用以向 Quik 这位技术天才致敬。 更棒的是,这个项目还在 Sunset 放了一块巨大的广告牌。 是我第一块广告牌。 作品展示在一个受众广泛的地方,至少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奖赏。


 

DJ Quik 和 Suga Free


为 Nas 拍摄的情况是怎样的?

另一个重要的时刻是在去年,帮 Nas 拍海报。在拍摄的前两天,我得了流感,浑身没劲,情况很糟。 我吃了药,休息,等到拍摄时我感觉好了很多,身上还是有点疼。不过我还是得工作。Nas 准时来到 LA 东部的工作室,我才知道他也得了流感。这太巧了,我们俩那天都得了流感。我理解他当时的感受,我跟他保证拍摄会简短轻松。30 分钟,在 Frank Sinatra 和 Marvin Gaye 音乐的伴随下,我们拍好了海报。我想对这次体验最好的形容词是 ILLmatic(一语双关,既指 Nas 的那张杰作,又指超越病痛)。


Jorge Peniche 和 Nas


让你描述你们这一代的摄影特点,你会怎么说?

毫无疑问应该是独立。过去没有哪个时代能像我们现在资讯如此发达、可接触到的范围又广泛、以及对世界产生如此大的影响。我们是伴随着互联网长大的,我们可以随时随地使用它。通过媒体民主化消解权威,让每个人都能在一个叫做网络的公平的环境中竞争。互联网极大地改变了权力制衡,把权力移交到大众的手中。 21 世纪是用来创造的,而不是被管理的。 一定要记住这点!


Kendrick Lamar


度过困境的秘诀是什么?

每个人都有困难的时候,可能你的状况比一些人好些,但比起其他人,你又差一点儿。 我从来不会抱怨生活中必须面对的挑战。 去面对它们,然后征服它们。努力工作这四个字深深烙印在我的 DNA 中,绝不为自己找借口。我是墨西哥人!


你会给年轻摄影师哪些建议?
艺术和商业可以共存。 别相信“艺术家必须饿肚子才能让作品保持本真”这种扯淡的话。每个充满创意的视角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有价值的贡献。你的商业头脑是用来鼓励你的艺术创作的。 


翻译:周亚政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