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英国制作人的最新专辑《Neō Wax Bloom》将把你传送至一个充满缤纷水果、粉色迷雾、胶状蠕虫的神奇世界。

英国布里斯托尔真的是一座很丑陋的城市。这是 Seamus Malliagh,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制作人兼视觉艺术家 Iglooghost,住到这里之后的第一感觉。布里斯托尔有些地方特别吵,街道一片灰色,到处都是涂鸦,还带着一股所有大城市都有的臭味。来到这座城市学习图形设计的第一天,Malliagh 就在 Skype 上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表示做了 19年的小镇青年,突然来到大城市还真感受到了文化冲击。“我一直想在大城市里生活,”他犹豫地说,“但当我真正开始认真观察这里的生活时,却突然感觉……太特么恶心了。”

从 Malliagh 过去这几年制作的音乐来看,他的这番评价不一定是贬义,他制作的舞曲不仅只是快感的产物,而是对传统舞曲的一种变异。虽然在像“Peach Rift”一类的歌曲中依然还能看到传统舞曲的影子,但他对 happy hardcore 和 juke 的记忆有点朦胧而荒诞,色彩也浮华耀眼,就像是网友多年前手制的那种老式 gif 动图。

他的音乐明快、激情,还有点扭曲,也许这正是他在电音界的各个角落都能俘获粉丝的原因,从知名 beat 制作大师 Slugabed(他的厂牌 Activia Benz 曾经把 Iglooghost 的一张 EP 做成了氢气球发售),到 Malliagh 的儿时偶像 Flying Lotus(此人今年年初刚推出了一部由他导演的重口味片子,Iglooghost 的首张 LP《Neō Wax Bloom》也于今年 9月 29日由他的厂牌 Brainfeeder 负责发行)都被他所吸引。这些年来,他屡次对儿时成长的环境表达了不满,因为他不是在布里斯托尔这样的大城市长大的,而是在无聊中长大的。

在 Malliagh 以 Iglooghost 为艺名开始制作音乐之前,他生活在英格兰南部一个名叫 Shaftesbury 的小镇,对于他的家乡,Malliagh 从没说过什么好听的话。在过去,他的说法还比较委婉,称自己的老家“不是特别好”,但这次住进了布里斯托尔的新家之后,Malliagh 更加直言不讳了。

“我基本是在乡下长大,那个小镇位于一座山上,周围什么都没有。”他笑着告诉我,语气里带着终于解脱的感觉,“附近城镇的人可能都没听过我老家的名字。在那种地方长大真的很傻逼,因为你无事可做,那里纯粹是老人家养老等死的地方。”

他也有一起长大的朋友,“我可不是什么死宅”,他说,“但大部分时候他们都无所事事”。他说他的父母基本不会限制他在家里玩电脑,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可以在网上四处探索。“虽然说我在这种小镇上长大,但实际上我是被互联网养大的。”他告诉我,“从我九岁起,互联网就是我打发时间的地方。”

起初他混迹于各大口袋妖怪论坛,制作游戏角色或者原创角色的像素图,并且亲手绘制自己的妖怪卡,他笔下的妖怪比游戏和动画原作中的妖怪还要天马行空。据他表示,只要你愿意找,现在还能在网上搜到他以前的作品。最终,他通过这些论坛接触到了早期的音乐社交网站 Last.FM,他就是在这里接触到了各种奇怪的电音,并在十几岁的时候开始制作音乐,他会创作各种扭曲的 breakcore 和 speedcore 作品。不过用他现在的话来讲,那些作品其实“根本不算音乐”。

随后,受到 Odd Future 那群潮流少年的启发,他又开始制作 rap beat,在认识 FlyLo 和其他洛杉矶 beat 圈制作人后,他也变得越加特立独行。他开始使用制作软件 Reason,并且很快便熟练掌握了其中的技巧。到了 17岁那年,各大博客已经开始转发他早期的作品。当时接受采访时,他说自己只能靠那些“奇怪的20岁青年”帮他买酒,而且每次 Flying Lotus 到他老家附近的城市巡演时,他就会跑过去往 Flying Lotus 身上扔他自己录制的磁带。

很快,这位 Brainfeeder 的老板便主动找上门来,并通过 twitter 私信表示愿意发行 Malliagh 的作品。由此便催生了 2015年的 EP《Chinese Nü Yr》,并为今天的 Iglooghost 打下了基础,Malliagh 为 Iglooghost 的世界设想了一系列色彩斑斓的角色。通过“Xiangjiao”这首歌曲,Malliagh 向大家介绍了一条生活在一个女巫的帽子里的虫子,这条虫子非常悲伤,因为它经常被迫穿梭在由缤纷水果和粉丝迷雾构成的各种奇异世界,而这些五颜六色的世界,无疑代表着构成这张 EP 的多彩音乐。

《Neō Wax Bloom》延续了这条虫子的故事,并引入了一群全新的角色 —— 一只偷东西的虫子,带领一群人形西瓜生物组建乐队的女巫,还有一个花花绿绿的僧侣。你可以在专辑附册中看到这些另类的形象设计。整张唱片的故事背景,是一对巨型眼珠坠落在一片名叫 Mamu 的大陆,并引发一系列的生态灾难。听上去神神叨叨的,关于这点, Malliagh 给出的回答也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很奇怪,很多记者都说这是一张概念专辑,可我说的这些东西确实都发生过。”他说,“在我的花园里真的有一个传送门,还有这些细小的生物,我也在逐渐了解这个名叫 Mamu 的大陆。”我问他觉得自己的唱片和艺术设计是否精准地还原出了这些生物,他咧嘴一笑:“你没法用我们人类的方式去描绘他们,但我觉得大致符合吧。”

只有生活在小镇、沉溺于互联网的人,才能产生这样的想象 —— 无休无止的无聊生活迫使你逃进你自己创造的斑斓世界。“这一切的诞生,都是因为现实生活无聊到死,”他说,“每个人只是走来走去,互相伤害,所以逃避现实才会变得这么有吸引力。”

不过需要逃避的还不只是无聊的农村生活和压抑的现代都市生活。Malliagh 说过这张唱片是在表达某些“原始的宗教主题”。他是在通过这张唱片摆脱“九零后虚无主义”,培养属于他自己的精神信仰。Iglooghost 已经成了他传递这些情感的一种方法。

“我感觉脑子里好像少了些什么东西,”他说,“这大概是我制作这张唱片的主要动力。制作这张专辑的感觉很好,让我思如泉涌。否则我可能只是在狂灌龙舌兰,或者是以 100英里的时速在公路上飙车。人空虚起来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所以他打造出了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面对这些基本没有歌词的歌曲,你可能很难读出这张唱片想表达的东西,但在“Sōlar Blade”(上方有歌曲试听)这种曲目中,你依然能听出其中完整的一个生态体系。轻快活泼的合成器、生机勃勃的木管乐器、密集紧凑的打击乐器,让人仿佛看到一个炎炎夏日中的热带雨林,飞禽走兽,一切都是生机盎然。等听到最后一首“Göd Grid”(这首歌曲全长八分钟,按 Malliagh 本人的说法,这首歌曲的 BPM 达到了 220)你会感觉好像从沉闷的城市街头瞬间空降到他的世界,被糖果青蛙、奇怪的僧侣、果冻一样的蛇人环绕。虽然听上去也挺恶心人的,但至少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Translated by: 伽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