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轻人抓住一切机会学习新鲜事物,从组建的那一天起就在不断增长技艺,将各种东西融汇在自己的演奏当中。另一边,New Order 也会从这些年轻人那里了解中国,了解在那片土地上蓬勃发展的新音乐场景。

6月初,来自中国成都的秘密行动(Stolen)确认将成为 New Order 欧洲6城巡演的助演嘉宾。消息来得突然,尽管乐迷能感受到他们的音乐确实有质感上的紧密相关,但大都没想到来自曼彻斯特的大牌是怎么和秘密行动发生这样的奇妙联系的。

秘密行动在2018年发行专辑《Fragment》,其制作人是亲手参与构建 Post Punk 到 New Wave 时代一系列伟大乐队的 Mark Reeder,他同时也是 New Order 多年的老朋友。NOISEY 专访了 Mark Reeder,跟他聊了聊在世界掉头加速走向隔绝的当下,音乐美学更偏向欧洲的中国乐队,应该让自己的位置存在于哪里。

1560400518611704.jpgMark Reeder 与秘密行动乐队

Noisey:发现秘密行动(Stolen)乐队的时候你就在中国,当时在忙些什么?

Mark Reeder:当时我代表 Tresor 俱乐部在中国做一个柏林主题的艺术项目(歌德学院协办),我的 promoter 倪兵邀请我去成都,做一场《B级片:西柏林的欲望和声音 (1979-1989)》纪录片的放映活动,然后又在 Morning House 的音乐节上以 DJ 身份演出。秘密行动乐队就是倪兵在那段时间前后介绍给我的。

乐队给我发过几个 demo,我心里大概有了点印象,到成都后我去排练室看了看,成员的演绎水平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 但这还跟现场演出的状态完全没得比。我去看了现场,太棒了,5000多名观众被他们彻底征服,我当即意识到自己见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就是那种多少年一遇的 “震撼瞬间”,真的,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和音乐节上的其他中国艺术家们有着完全不同的气质。

那次旅行是第一次去中国吗?

不是,过去几十年里我来过好几次呢。

你曾经和东德的地下新浪潮音乐场景联系紧密,也多次奔走于东柏林参与演出,中国目前的亚文化是否和当年有一些相似性呢?

我过去确实和东欧有密切的来往,当时我走遍所谓的 “东方集团” 国家,我和我的新浪潮乐队 Die Unbekannten(The Unknown)成为第一批在捷克斯洛伐克搞 “地下” 演出的西方艺术家;我跟传奇老炮 Die Toten Hosen “死裤子” 乐队也在东柏林开创了地下朋克演出的先河 —— 东柏林的第一、第二场朋克音乐会都是我们搞出来的。另外,我还是历史上唯一一位在东德国营厂牌 AMIGA 发过片的英国人。

所以说,因为 “黑白两道” 都混过,所以我清楚地了解在这些国家中艺术家的困境。环境卡得很紧,确保一切万无一失 —— 在东德,组乐队难于登天,首先乐器就很难买到手,就算攒齐了三大件,组团搞音乐这件事本身,在那几乎等同于叛国。

在东欧地下音乐场景里浮沉多年之后再来看中国,说实话,二者相似之处没有那么多,主要的共同点也许就是存在审查制度吧。在今天的中国,你行走在大街小巷可以随便购买音乐器材,这在东德简直不可想象。你要是在东德组乐队,立刻就会登上秘密警察 “史塔西” 的监控名单。

你给自己的唱片厂牌命名为 “MFS”,和东德 “国家安全部” 的英文缩写相同,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取名 MFS 当然是故意的,为了刻意制造一些冲突感。MFS 组建之初是东柏林最早的地下音乐厂牌,这三个大字势必会激怒我们目标客户群体的父辈,哈哈。柏林墙倒塌之后,MFS 的各种丑闻在报章上铺天盖地,我想体现出这种时代印记…… 但另一方面,我也知道这热度终有散去的那一天,不想让这个厂牌伴随 MFS 的名字归于尘土,于是我将这个名字诠释为 “Masterminded For Success ”。

你觉得两边的青年音乐人之间主要有哪些不同?

以我对中国青年的理解,他们比东欧一代轻松多了,面对的监控压力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至少在中国,穿着打扮、音乐风格都是自由的,组建厂牌、发行音乐也没什么难度。东德只有官方唱片社一家独大,电子乐器无处可买,想偷偷摸摸灌录唱片拿到黑市贩卖?门儿都没有。这就是真实的生存状态。中国目前有几百家 livehouse 供音乐人演出,东德的演出场地一只手就数得过来。没错,总会有障碍,但是面对这个东西你得想办法玩出自己的东西,这才是本事。

Blixa Bargeld 与 Brian Eno 等名宿都为中国新锐摇滚乐队制作过音乐,他们似乎从年轻人身上看到了往昔亲身参与的先锋音乐运动的影子,你在中国有没有类似的感受?

其实也没有。经过与秘密行动的合作,我感到自己正在见证中国音乐场景的崭新时代 —— 这支乐队无论从音乐、视觉还是意识形态上,都别出一格。他们对音乐抱有极其热忱的态度,身后不断壮大的乐迷队伍也期待他们能代表中国在世界音乐版图上开疆拓土,受到西方听众认可。我了解到 Blixa 与中国乐队的合作最后因为各种因素未能完成,但我也确信,这段经历一定让他感到趣味十足。

实际上秘密行动并不是我操刀制作的第一支中国乐队。之前我给全女子乐队挂在盒子上制作了专辑《Oracles》。我认为我们应该给中国年轻音乐人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 —— 不要总拿他们跟西方的谁谁谁比较,没什么劲,应该让他们努力展示出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不是一味屈服于西方人,哪怕是大牌制作人的看法。每个做音乐的人都或多或少受到过其他人的影响,这很正常,但我们想要看到的毕竟是原创,不是某个乐队一比一的高仿。中国音乐人有他们自己的想法,我们应该帮助他们拿出成熟的作品,接受这些 “不一样的声音”。

秘密行动就是个很好的榜样,他们呈现出了这一代人的艺术图景,一种熔电子摇滚、迷幻摇滚、techno 和声音景观于一炉的聚合物。 

14061559713634_.pic_hd.png秘密行动乐队

中国摇滚乐曾经在20年前有过短暂的极盛,随后又随着时代浮浮沉沉,再也没有产生能突破文化次元壁登入主流、并被世界广泛认知的摇滚英雄,你觉得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最近几年确实有一批乐队在国内蹿红,然而都没有走出去,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都唱中文!语言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偶尔听一首觉得新鲜,长期来看就成了认知壁垒。想要收获听众就得让各国人都能了解,目前来看,英文是唯一的选择。另一类人则是在传统音乐风格的桎梏下无从脱身,搞来搞去都是同一套路数,了无新意。

秘密行动可以说是新一代音乐人中的优秀代表:首先他们用英文表达,可以看出他们有拓展的野心;另一方面,他们从不照搬自己音乐偶像的风格,他们有自己的追求,所以才向我讨教经验。与他们共事的过程中我深刻领悟到他们对于音乐的高度专注: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只是差那么一个人引路而已。

我希望他们能够获得更多人的承认,他们值得这样的待遇。他们的音乐当然不能满足所有人的口味,但这代表了中国音乐场景中非常新鲜的一部分,代表了整整一代人。他们出身平凡,以极致的认真态度对待音乐,我想为他们积极地做点什么 —— 假如秘密行动在西方世界取得成功,势必会激励更多的中国音乐人,为他们树立明确的目标,这样就不会让他们沦落到炮制 EDM 和口水歌的境地。

如果中国音乐能在西方世界得到承认,那将是一个极大的进步 —— 中国有庞大的人口基数、众多的音乐场地,然而拿得出手的音乐人实在不能算多。如果他们的音乐能在国际市场扎根,对音乐产业将是极大的激励。

你为了秘密行动特意重启了蛰伏多年的 MFS 厂牌,之后有怎样的规划?

之所以重启,是为了给他们提供一个值得信赖的平台 —— 我大可以把乐队随便安排到什么地方发唱片,但这样有什么好处?最终乐队就会泯然众人,这太糟了。我的合作伙伴 Micha Adam 和我投入了大量精力,可以说,跟乐队成员们都不相上下,我不想让这些心血付之东流。

我清楚 MFS 这个名字在欧洲音乐圈子留有相当分量的遗产,在这里发片会吸引更多人的关注,于是,时隔十年,我又让 MFS 复活了。我一直在等待一个让它复活的机会,如今这个契机真的出现了,就是秘密行动。真是精彩。

以我来看,这样做的目的也不是为了销量(当然销量好我自然也很乐意),而是让中国乐队有一次崭露头角的机会。在自己的厂牌发片是一种冒险,毕竟它蕴含的是我自己对这支乐队的信赖 —— 尤其是,这次还要发黑胶,就显得更加严肃了。在 SoundCloud、Bandcamp 这种流媒体平台做发行很简单,而投入真金白银做黑胶就非常严肃,能为秘密行动发黑胶我感到非常开心。

MFS 作为厂牌也能从中受益,你知道这张专辑已经在日本联系到了发行代理 UMM 厂牌,techno 大师石野卓球也将操刀制作 remix,实在令人兴奋。MFS 不会吃过去那些签约艺人或者音乐品味的老本,为秘密行动发片只是它复兴的第一步,再往后的事儿我也说不准……

未来会不会签更多的中国乐队?

MFS 目前还没有签约其他中国乐队的计划,但这不代表以后不会,毕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从角落里冒出来牛逼的东西。 

14081559713639_.pic_hd.png

秘密行动将作为 New Order 欧洲巡演的嘉宾乐队,你是怎么推动这件事的?

我认识 Bernard Sumner 已经快40年了,那时候他还在那支叫 Warsaw 的乐队(Joy Division 的前身)里搞音乐。他一直以来都相信我的审美判断,也知道我对合作乐队要求一直比较高。契机是在去年,我俩开车去波兰格但斯克,路上聊起最近都在干点什么,就提到了秘密行动。Sumner 对这个乐队(以及我在中国的那些工作计划)兴致很高,虽然 New Order 从未来过中国大陆演出,但我相信他们一定很期待过来演一次。总之 Sumner 对秘密行动非常好奇,我就顺便播放了他们的新专辑《Fragment》,他当时就觉得很不错,从波兰回来之后还特意在 New Order 官网上发了一篇文章推荐秘密行动乐队。

后来 New Order 开始筹备2019欧洲巡演,准备找一支嘉宾乐队。我提议柏林场可以让秘密行动过来演,他们考虑了一段时间,然后跟我说,想象一下,不是限定在柏林这一场,而是让乐队跟着 New Order 走完全部巡演,那该会是什么样子?我当时就觉得差不多成了。不过这件事必须保密,直到正式的邀请和安排落实。

New Order 了解秘密行动的音乐吗?他们喜欢这些音乐吗?

当然。不喜欢就不会找他们做嘉宾了。他们不单熟悉音乐本身,也了解秘密行动 “中国新锐音乐人” 的定位。可以说音乐本身是达成这次合作的先决条件,音乐也是实现文化交流的一条路径。New Order 全员都听了《Fragment》专辑,也看了一些演出的影像资料,他们的感觉和我一样,觉得这乐队超酷,所以才找他们过来。他们要的是原创的东西,不是东拼西凑放歌的 DJ。

我自己跟 New Order 演出过几次,我知道他们一向喜欢冒险,也乐于挑选一些他们觉得不错的乐队跟着巡演,这次选择秘密行动一方面是音乐本身很精彩,另一方面也是想给这些中国的年轻人一些支持,让 New Order 的乐迷在现场听到不一样的东西。

这次演出是不是秘密行动第一次欧洲大型巡演?

没错,这确实是秘密行动第一次欧洲巡演,之前他们零星演过几次欧洲的音乐节,但都不是巡演这种级别的演出。

这支年轻的中国乐队可以从 New Order 这样的老牌劲旅中学到哪些东西呢?他们又有哪些可供对方借鉴的东西?

与 New Order 这样成熟的巡演团队一道合作,将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毕竟这是一支30年来一直在运转的高效制作团队。当然不是说秘密行动 “不专业”,这些年轻人水平非常高,而且他们还抓住一切机会学习新鲜事物,从组建的那一天起就在不断增长技艺,将各种东西融汇在自己的演奏当中。另一边,New Order 也会从这些年轻人那里了解中国,了解在那片土地上蓬勃发展的新音乐场景。

很多中国音乐人都把 New Order 奉若神明,当秘密行动得知自己要跟 New Order 巡演的消息时他们是什么反应,是激动爆表还是 “哦我们可不能太得意,得有职业乐手的精神……” 这样的淡定?

当然是前一种了,哈哈。与他们合作期间,我就了解到他们都是 Joy Division 和 New Order 的乐迷,能给 New Order 做巡演嘉宾也是他们的一个梦想,推动这件事情也算是给他们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消息确认的那一刻简直太美好啦,帮助别人而取得的快感是难以取代的,我简直迫不及待想把好消息告诉乐队成员,但还是得等所有事情安排好……我心里激动难当,也知道一旦消息放出来新闻就会像潮水般涌来,就在这样的心情下度过了好一段时间,直到 New Order 巡演官宣。秘密行动其实也是看到官宣才敢确认自己真的被选为嘉宾乐队,哈哈。我希望这件事能激励更多的中国乐队,也希望此次合作能成为一次机遇,促成 New Order 来大陆演出。

1560753383977992.jpgNew Order 2019年10月开始将在布拉格、慕尼黑、柏林、巴黎、布鲁塞尔和阿姆斯特丹进行巡演,点击 这里 可以查看购票信息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