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在 VICE 的器材室工作到与 DJ Khaled 一起喝酒泡吧,我们和主持人 Zach 聊了聊迈阿密的夜生活、粉丝的逆袭,以及他的主持观。

2013年,制作人 Andy Capper、撰稿人 Thomas Morton 和摄制组来到芝加哥,拍摄了八集系列纪录片《芝拉克》。2014年,他们又来到亚特兰大,走访对当地音乐场景产生过深远影响的地点,并拜会各位圈中大佬,于是有了十集纪录片《亚特兰大》。

从《亚特兰大》播出后到2015年年中的这段时间,Capper 找到 VICE 纽约办公室器材室经理助理 Zach Goldbaum,请他主持《芝拉克》和《亚特兰大》的后续纪录片。这档被命名为《Noisey》的电视节目,利用四十分钟的时长,带人们领略了那些改变音乐产业的城市:一行人去康普顿拜访 Kendrick Lamar、和 Major Lazer 一起前往圣保罗、在伦敦采访了 Skepta。

随着 VICELAND 频道在澳大利亚 SBS 电视台正式上线,大家将继续跟随 Zach 的脚步走遍世界,去看看我们热爱的那些音乐文化与社群。我们和 Zach 聊了聊拍摄过程中最古怪的时刻,他到底是怎么干上这份差事的,以及 DJ Khaled 在现实生活中的样子。


Zach:你是从意大利打来的吗?

Noisey:不是啊,我还巴不得是呢。
电话显示说你在意大利。

没有,我在澳大利亚。
你要真在意大利就直说好了。

还真不行。
哦,好吧,我懂了。

我得采访你,问问关于《Noisey》纪录片的事。
说得好像得完成任务似的啊。

是是,我没表达好。我大概回去就要被炒鱿鱼了。
想要采访跟《Noisey》有关的事就这么心不甘情不愿啊,是得炒了你。

真不幸,我还是得采访你……
确实不幸。

不是啦,我很爱这节目。它很棒,特别精彩,只是我恰巧是那种声音一直听起来都很冷漠的人。
信你了,谢谢夸奖。你看了哪几集?

康普顿、迈阿密、伦敦、芝加哥。差不多都看了。
你前面打进来那小子只看了芝加哥的。我都快忘了那集有多沉重了,我和他聊得很丧。采访是挺成功的,就是有点聊得太阴暗了。

是啊,每一集的基调也是天差地别。
对,对,我觉得这是不同城市所决定的。有时我看着这些片子,心想:“这根本就是不同的节目吧,唯一能把它们联系起来的只有相同的时长……”我也是一脸懵逼。

没错,不过这或多或少也是系列纪录片的特色吧。
有道理,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做出八部独立的影片,然后都自成一格。

这档节目是怎么诞生的?只是《芝拉克》《亚特兰大》成功之后的一种必然吗?
是的,全是我们的执行制片 Andy Capper 的功劳,都是他的眼界。在拍完《芝拉克》《亚特兰大》之后,他想为 VICELAND 频道做一个类似的版本。为每个城市拍一部独立的影片。不过这个系列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不仅仅去拍了 hip-hop,而且又是单集的,所以不是之前的那种某个圈子的故事了。但《芝拉克》《亚特兰大》锁定的也就是一两个艺人,角度还是比较平的。当然了,我不能代表 Capper 和 Thomas Morton,总之这只是我的观点。

你是怎么当上主持人的?
很好的问题。我之前在 VICE 的器材室工作,是经理助理。器材室可是个智囊团一样的存在啊,至少在纽约办公室是这样,因为每个人在出门拍摄前都要来我们这里领设备的。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和不同的人打交道,有一次我偶然和 Andy 聊起了音乐,所以就有了后来的事。之前我给 VICE 写过稿、做过编辑,也拍过片。所以说我做这份工作的资历是很够的,不过关键还是在器材室混到了广泛的人脉。我觉得这个台的目标还是要保持一种 VICE 的特色。这里有很多从外面吸纳的高人,比如(《States of Undress》的主持人)Haley Gates,(和 Ian Daniel 一同主持《Gaycation》的)Ellen Page,他们都比我有名、有才得多,但与此同时,自产自销也很受重视。(《芝拉克》《亚特兰大》,以及 VICELAND 节目《Balls Deep》主持人)Thomas 当时还是实习生,(《Weediquette》主持人)Krishna 则是撰稿人。也就是说,这里有不少 VICE 的老兵。

是的。我觉得让新手来主持这类走进社区、倾听故事的节目还挺好的,很平易近人。
对,没错。像《Huang's World》《Black Market》那几位他们都是特别有魅力的人。而我采访的人——让我镇定一下——比我可有趣多了。Huang 和 Michael 本来就是节目的焦点,我只是个传输管道。我保持好奇。听别人说,这就是我在节目中的角色。我们跑我们的新闻,做我们的记者,与此同时我也随时睁大眼睛竖起耳朵,就像任何一个粉丝会做的那样。

视频内容回潮势头似乎很猛,你觉得这就是讲故事的最佳媒介吗?
我觉得是的。但我也会看《纽约时报》,我不觉得纸媒和视频有什么互相排斥的地方。很多新闻我是靠听的,我会听大量的播客。当然,最主要的新闻和信息来源还是视频,无论好的还是坏的。不过一些最牛逼的东西当然并不总是通过视频知道的。

是的,视频绝对是我们坐在那儿就能学习的最好方式了。还有 Facebook 算法什么的。
是的,不管怎么说吧,最近我买了台电视,上一回这么沉迷看电视已经是十年前了,那时候还得等周六早上爸妈不在家再偷偷看。有线新闻太好看了,我的电视还是 Apple TV……真是无法自拔。总之我想说的是,请多看电视,多看我们的节目。

哈哈,这广告打得好,说的没错。那么,你在拍摄节目过程中经历过的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啊,你说你看过迈阿密那集,Stiches 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人了。我都不知道“有趣”这个词是不是合适。他真是个迈阿密的产物,只可能出自那个世界。他就像疤面煞星的狂热之梦,像一个地狱魔鬼,所有一切混合出了这位可怕的 rapper。我们去了他拍 MV 的出租屋,那后面有个游泳池,我就充当了会片场助理,把糖粉和面粉装在塑料袋和保鲜膜里,假装成一块块可卡因,然后往池子里扔。最后大家被轰出来了——其实是 MV 不让拍了,节目组的人反倒可以留下。因为他们看见 Stitches 满脸文身,而且那些拍 MV 的模特里还有黄片女演员,当然还有满池子的白粉。所以,这就是我们经历过的疯狂,绝对是特别古怪的一个下午。

哇,希望哪天我也能体会一把这种事。
不,不,不,你一定要想尽办法避开这种人。我不会轻易这么形容某些人的,但那家伙真的是个……狠角色。

好吧,记下了。那跟我说说 DJ Khaled 吧,我很喜欢他,想知道他本人到底是怎样的。
他就是一部行走的励志片啊。我们是在他正要走红 Snapchat 前遇到他的,我们走后一个月他就火了,因为他在夜里开着水上摩托,在他家附近的海湾迷路了,还在 Snapchat 上直播了全过程。很精彩。不过我们和他去迈阿密泡吧的时候,他一直在讲电话。他正在耕耘自己的网红道路。但这个人真的超级积极,好像所有事都值得歌颂。他总在谈成功,听他讲话你会顿悟:“等等,我也该这样看待我的生活!”这是一个总是在胜利,或是即将获得胜利的人。

太厉害了。
是啊!他人也特别好,视频背景里一直能看到他未婚妻。这两人在一起很久了,她总是笑着在一边看着他,多甜蜜啊。他是个好人。还有件事,他还认识一个15岁的鞋贩子。

什么?!
我们和他出去那天晚上,他就带着那个孩子。大家挤在劳斯莱斯的后座,我们问那个15岁的娃:“你是谁”。他答道:“Khaled 的跑鞋都是我给弄的。”原来 Khaled 那一房间的鞋,都要拜这小子所赐!他帮名人收鞋的生意,能挣六位数。如果说这还不能证明迈阿密有多怪,多么热衷挣黑钱,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证明了。

这也太有趣了。你觉得谁会是下一个 hip-hop 巨星?有谁是我们日后会经常看到的?
我个人很喜欢 GoldLink,我们还没和他有过合作,但他和我一样来自华盛顿,所以我想推一位家乡艺人。还有个人,叫 A Boogie Wit Da Hoodie,这名字多牛啊,我觉得他会成为纽约最大牌的 rapper 之一。

能透露下《Noisey》第二季的情况吗?
好呀,第二季会更国际化,仍然会保持原有的每集特色,不过绝对会拓展音乐流派,比如会有 pop、afro pop,眼界会更宽广。

已经等不及想看到了。
哦,另一条线有电话进来了,不好意思啊。

哈哈好吧,好吧,我挂了。
好的,再见!


我们会在不久后奉上这档系列纪录片的中文字幕版。

Translated by: Yalla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