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年轻的 hip-hop 制作人准备称霸整个世界。

凌晨两点,我在 TriBeCa 大酒店地下室,来自圣路易斯的制作人 Metro Boomin 正在做 DJ 演出。现场观众身上都是皮革袖、网孔针织衫、印花图案,有时甚至一件衣服上能同时看见多种元素,一顶顶渔夫帽像一只只蘑菇在现场耸动。Metro 主要播放的是 Young ThugMigos、Rich Homie Quan 以及 Future 的歌曲,还有一些未发布曲目,以及过去十八个月来最火的几首歌,包括“Honest”、“The Blanguage”和“I Won”。每一首歌都有一个相同的元素,那就是 Metro Boomin 标志性的那句“Metro Boomin wants some more”。每当这句话响起,你就会看到现场犹如火山喷发般猛然举起的双手。

Metro Boomin 原名 Leland Wayne,是从近年来巨星频现的亚特兰大走出来的又一位新人。在莫尔豪斯学院(Morehouse College)的第一年,他为 OJ Da Juiceman 制作的早期作品引起了 Gucci Mane 的关注。一向走在潮流最前沿的 Gucci 慧眼如炬,他邀请 Metro Boomin 来到自己的录音室,正是在这里,Metro Boomin 结识了 Future、Young Thug、Migos、Peewee Longway 等等艺人。很快他便形成了属于自己的标志性风格——断断续续的 trap 节拍搭配缥缈轻盈、富有旋律感的合成器元素。说实话,对于这些家伙的成功我倍感震惊,像“The Blanguage”这样的歌真的不应该走红。Thug 不知所云的和声搭配 Metro 黑暗系的合成器,彻底无视传统热门歌曲的套路。最近他又把自己的音乐推向了一个更加怪异的领域,这张包含四首歌曲的 EP《I Love Makonnen》,给人的感觉就像是 ATL 碰上 Stardust 时期的 David Bowie。

在演出开始的十二小时前,我在 TriBeCa 大酒店的大厅采访了 Metro。他穿着黑色运动裤,脚蹬一双耐克鞋,上身是一件修身的 T 恤,搭配一条简单的项链。只有那只镶满钻石的大手表暴露了他的身份。他讲起话来非常和气,也特别爱笑,一聊起鼓就两眼放光。Metro 才20出头,但俨然已经准备要称霸世界。

Noisey: 我注意到最近像 Mike Will 之类的大牌制作人都开始把自己的风格从街头范儿向电台流行风格转变,你觉得“I Won”是否属于这种风潮中的一员?
Metro Boomin: 是的,这是一种成长。这也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但它需要时间慢慢来。我很早就想制作这样的 beat,但一直以来,我制作的都是街头风格的 beat 和街头音乐,因为街头音乐才是歌迷对我的期望,这是他们的需求,所以我满足他们的需求。Future 的“I Won”就是为了让大家知道,“哦,原来这种风格他也能做,而且听上去依然够劲。”我肯定会继续大量尝试这种风格,但我也会继续制作街头音乐。我喜欢说唱,但我也会做改变。

你是不是悄悄做这种 beat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是啊,我一直在做这种 beat。当然这首是我做的比较好的一个,但这一类的 beat 我确实一直在做。我不敢说我做了很多,但相比以前,现在绝对做得更多了。

“I Won”有没有从什么主流流行歌曲里获取灵感?
说真的,“I Won”这首歌的灵感和流行音乐根本没关系,而是和 Kanye 有关。我们一开始根本没料到他会参与演唱,但这首歌的鼓声部分是受他的影响。

你曾说过你想尝试制作电影原声,你觉得你会给哪类电影作曲?
我很想试试恐怖片。给恐怖片做原声,给电影带来更强烈的感觉,让它变得更刺激。

你最喜欢的电影原声是什么?
我小时候喜欢的挺多,但我已经很久没有听电影原声了。要说最喜欢的话应该是《八英里》(8 Mile)《要钱不要命》(Get Rich or Die Trying)还有第一部《星期五》(Friday)。

你有做过氛围音乐吗?就是电影原声带里那种烘托情绪的背景音乐。
绝对做过。纯试验性,没打算放给别人听。我还做过氛围音乐帮助大家录歌,没有鼓声的影响,他们可以静心思考。通过这种返璞归真的方式做好鼓声部分真的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你制作一首歌曲的时候,最先做的是哪部分?
哦,鼓永远是放在最后做。也不能说最最后,但鼓绝对不会放在第一个做,或者说很少,也许十次里面只有两次。我会先从合成器部分开始,或者先做一些和弦之类的,然后中间再加入鼓声和其他一些声音。但第一个做的永远不是鼓。

你好像对采样不是很感兴趣。
有资金方面的考虑,也有出版方面的考虑,hip-hop 不像其它音乐类型那么赚,所以光是采样就有可能花掉你赚来的所有的钱,所以我很回避这种方式。不过最近我开始尝试做一些采样了,纯粹是为了好玩,也是为了融进其他群体,但基本上我没有什么这方面的经验。

在你小时候,圣路易斯的说唱场景是什么状态?
在我小时候,那里的说唱很厉害,每年都会出现很多白金艺人、单曲和专辑。但随着年纪的增长,大概到了高中的时候,所有的辉煌都归为死寂。在 Nelly 玩起了自己的东西之后,圣路易斯的音乐基本就死了。就说唱而言,圣路易斯基本就是个鬼城。

1487732619129473.jpg

所以你把目光投向了其他城市?
没错。中学的时候我听了很多亚特兰大的音乐,像 Gucci Mane 和 Jeezy,我每天都会给亚特兰大的人寄 beat,我妈还会开车带我去亚特兰大。

你在中学的时候是什么范儿?
就是怒听 Jezzy、怒听 Gucci,天天穿篮球队服,工装短裤、Air Force 鞋之类的,就那种风格。

相比于彻头彻尾的说唱歌手,和 Future 或者 Thug 之类的演唱歌手合作起来,方法会不会有所不同?
在 beat 的演出或挑选上可能会有所不同,但我很喜欢旋律。我会在我的音乐和 beat 中加入很多旋律,我也很享受旋律元素。我不觉得制作上会有很大区别,因为现在每个人都想给自己的说唱加入一些旋律元素,加一些演唱。

你最喜欢的 beat 是哪首?
天呐,我最怕这种问题了,我有选择困难症。但要说最喜欢的话,Thug 的“Can't See Em”肯定少不了。我一直都很喜欢这首歌,我的婚礼上一定要放这首。这个 beat 非常有气势,旋律又好,然后 Thug 的声音一出现,就把这首歌唱绝了。我对这首歌根本没有抵抗力,不听就不舒服。

第一次认识 Thug 是什么时候?
第一次和他见面是在 Gucci 那里,那是我搬到亚特兰大的第一年。那一年我去上大学,后来又辍学了。我听了他的一些歌,然后就迷上了他,在此之后我们就开始接触合作。

看来 Gucci 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导师角色。
那还用说?有段时间我每天都要去见 Gucci。他绝对是个导师角色,对每个人都非常好。在亚特兰大,只要他看出你有潜力,他就会让你发光。Gucci 是那种我可以放心把朋友介绍给他的人,我告诉他“这哥们很厉害”,只要他觉得这哥们底子确实不错,就会给他机会。Gucci 会努力帮助其他黑人成名,像他这种艺人在亚特兰大并不多见。Gucci 是业界最有眼光的人。

在学校的时候,一边上课一边做歌是什么感觉?
我会老老实实去上课,然后回到宿舍,在下节课开始前我会有一小时的时间。我宿舍桌子上放了音响,该有的设备都有,我就坐在那做 beat。走廊里的每个人都能听到,他们会敲我的门想进来。

在录音室里录歌,最久的一次录了多长时间?
天呐,有些录音真的有够长的,十二个小时以上也录过。有时我们会在下午三点进录音室,第二天早上八点才走。这种事情 Future 做过好几次。

你和 Thug 组成了 Metro Thuggin,你觉得你们最像哪个双人组合?
我不想和任何人作对比,但真要说的话,我觉得这有点像亚特兰大未来版的 Snoop 和 Dre。

谈谈那句标志性的“Metro Boomin wants some more”,这绝对是目前最赞的制作人标签。
说真的,那只是 Thug 自己编出来的,我都不知道他怎么会想出这样一句话来。他只是随口说了出来。但是不管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说这句话的腔调特别有感觉。当然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是不知道他出于什么原因说出这样一句话。我记得在做这首歌的时候,我、TM88 和 Sonny Digital 一起做了这个 beat,Thug 待在录音室里,然后我和 Sonny 出去买了点吃的,等我们十五分钟之后回到录音室,这首歌就已经做好了。

Thug 的工作效率一直这么恐怖吗?
是啊,Thug 就是个怪物。Future 工作起来也是这样。一旦开始,他们就疯了一样停不下来。

你觉得 Metro Boomin 会在什么时候说:“好了,Metro Boomin 不想再 want some more 了,我已经满足了。”
永远不会,哥们,永远不会。我还会继续,要一直走下去。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对于我现在的成就,我很高兴也很感激,感谢上帝,但我绝对还没到满足的地步。


这篇文章最初于2014年发表在 Noisey US。

Translated by: 陈功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