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拥有 “海盗电台” 优良传统的英国,长在诞生了 Massive Attack、Portishead、Tricky 等艺术家的福地布里斯托,创立自己的电台也并不容易。

Noods Radio 是来自英国电子音乐重镇布里斯托的 “海盗电台” ,在成立的近3年时间里,他们聚集着本地最活跃的音乐艺术家、DJ、音乐从业者,每日不间断地通过网络向全世界传播风格各异的独立音乐,并将势力发散至布里斯托城以外,逐渐吸收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人分享他们的音乐品味,包括来自中国、日本等亚洲国家的制作人如 Alex Wang、Mars89 等等。身在拥有 “海盗电台” 优良传统和如 BBC 之类成熟电台体系的英国,长在诞生了 Massive Attack、Portishead、Tricky 等艺术家的福地布里斯托,创立自己的电台也许并不容易。Noisey 有幸与 Noods Radio 两位创始人 Leon 和 Jack 连线,听他们聊聊如何运营一个地下电台,也与同样想要做电台的朋友们分享他们的经验与建议。同时 Noods Radio 的常驻 DJ Cera Khin 也为中国的听众带来了一段代表布里斯托之声的 mix 。

Noisey:现在运营 Noods 电台的有谁?

Noods:主要是我们两个人:Leon 和 Jack 。

你们是怎样想到要做电台的?

一开始仅仅是想和我们的朋友们一起放歌玩玩,加上本地电台都没有在播放我们想要听到的音乐。做电台这个事我们其实已经琢磨了很久。后来看了 MNDSGN 在 Boiler Room 的节目 “Breakfast with Ringo” ,我们发现做线上直播根本不需要什么设备,所以就想 “干嘛不先试一下呢” ?于是从那时候,我们就开始在 Chew.tv 上试水(那时 Facebook 还没有 Live 功能),每周日在我们自家客厅直播,慢慢地更多的朋友加入进来,我们的节目也开始成形。

Breakfast with Ringgo: Mndsgn & Knxwledge

那么建立和运营电台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障碍呢?

这边的互联网总的来说没有太多的约束,所以分享音乐倒还比较容易,但是解决设备一直是一个很麻烦的事。直到去年我们搬进了第一间工作室,终于轻松了许多,它就在我们老去的一家酒吧 Surrey Vaults 的楼上。在那之前,我们要么得提着笔记本电脑跑到 DJ 们的家里去帮他们直播,要么得费老大劲远程教他们调试设备。在工作室建立之后,大家都可以过来用我们的设备,也给我们更多机会与更多的艺术家们合作,那里就变成了大家见面的小基地。

但不幸的是去年年底,酒吧因为被投诉扰民就关掉了 —— 这条街上有很多高级公寓,而这些居民并不属于 Surrey Vaults 酒吧的受众。可惜了,这里本来是举办各种本地音乐活动的聚点。在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我们没地儿可去,一度重新回到了之前那种到处跑的工作模式,但是在今年二月份我们搬进了新的工作室,直到现在都在这边做直播节目。

可不可以跟中国的读者讲讲布里斯托的音乐场景?比如人文历史,或者像 Massive Attack、Tricky、Portishead 这样的大名给当地新音乐带来的影响。

布里斯托的音乐群体都是互相交织、相互支持的,比如今天你在一个朋克演出碰见的面孔,明天你很可能会在另一个 Techno 活动见到。在这里大家都很愿意帮忙、知识共享。要是换在别的城市,我不敢确定我们的电台能存活至今。在英国的移民历史背景下(尤其是二战以后),英国音乐受到了多样化的移民文化影响,进而混合成为了今天的样子,这也是英式音乐的独特之处。来自非裔群体,尤其是西印度的影响,你可以在很多布里斯托的音乐中听到,Soundsystem 文化在当代音乐也仍然承担着重要的角色。

你提到 Massive Attack、Tricky、Portishead ,这些人除了让人记住了布里斯托的地名以外,我不认为他们那一代的音乐跟今天这里正在兴起的音乐运动有多少关联性。我们当然都尊敬这些音乐人,但是我能看到大多数人都在努力做不一样的声音。现在的布里斯托有很多好音乐不断出现,我们正赶上了好时代。

你们是如何发现并且联系到像 Mars89、Alex Wang 和 Yella Tee 一类的亚洲音乐人?

很多在 Noods 放过音乐的亚洲音乐人都是我们在互联网上偶然发现或者听朋友推荐的。我有一些亲戚在印尼,所以我自己对亚洲这一块的新音乐都很感兴趣。Mars89 是通过我们的朋友、Bokeh Versions 的主理人遇到的。Alex Wang 则是因为我在一个中国的杂志上看到关于厂牌 Do Hits 的介绍(Alex 曾在 Do Hits 发行 EP 《Black Dragon》),于是给他写了个邮件。而我接触到 Yella 的音乐则是通过 twitter ,Mars89 那时和他在同一个活动演出。

我发现电台播放器下面的评论区有点像以前的聊天室,你们平时也会回复。有没有什么好笑的留言可以讲讲?

哈哈哈,具体的留言我不太想得起来,但是有些人经常在下面留言我都认识了。比如有一个叫 “Strong Hands Mike” 的哥们儿。匿名的论坛、聊天室现在已经很少见了,所以我们弄一个这样的留言板还挺好玩的。

你们会考虑做更多视频内容吗?你们近期在 Youtube 上发那两个非洲艺术家的视频真的很棒。

当然,我们是个很小的团队所以拍视频的计划经常被推迟。但我们近期会开始和另一个本地录音棚合作,不出意外今年会拍更多的 Live Sessions。

King Ayisoba - I Want To See You My Father

在中国,我身边也有一些朋友在尝试做一些24小时不间断的线上电台。你们有什么建议给他们的吗?

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要做得开心。管理电台需要花很多时间,而且规模越大,你花费的时间自然也越多。找到你真正喜欢的东西,和你乐于相处的人,你才愿意花一整天在 Studio 工作。现如今技术上应该没什么困难的了,有很多电台直接用 Facebook Live 直播。但如果你要制作纯音频节目,上网 Google 一下就能弄清楚需要什么硬件,而且一开始你只需要一个电脑。当然如果你能搞到一个调音台、一对 CDJ 那更好。但如果你没有足够的预算,也总有土办法能解决。

我听说你们的常驻 DJ 需要每个月付你们 “赞助费” ,是真的吗?

对,我们需要常驻 DJ 每个月交一点钱来维持电台的运转,比如房租水电、维修或购买设备的花销。我们也希望今后能够稳定运作而不用收他们的钱。

你们平时会听什么其他的电台呢?

LYLNTS ,HKCR,Redlight RadioSCR 和 Ujima 等。

编辑: 大宝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