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新生厂牌 Chi-Ching Records 发起人 Yella Tee & Chen Yinn 分享他们对低保真的热爱、一些他们喜欢的音乐,以及近期最爱的网络 meme。

Yella Tee 和 Chen Yinn 应该算是台北电子音乐场景的“老人”了。这两位老搭档在 2016年开始了他们的新项目 —— 专注于怀旧低保真的独立唱片厂牌 Chi-Ching Records(奇情唱片公司)。上周,两位向我们介绍了来自旧金山的制作人 RITCHRD 的狗年特献卡带 EP《I Love Dogs》。

Noisey:先各自介绍一下自己吧。你们是不是都有多重身份?
Chen Yinn:我是 Chen Yinn,来自台北的 DJ 与编曲工作者,同时是 Chi-Ching Records 的美术统筹。我是学平面设计的,做过街头品牌、音乐杂志记者、办派对、网络电台、一张个人专辑和乐器制造商 PM。去年离开办公室成了 freelancer,现承接各式编曲、混音后制和 DJ 活动。
Yella Tee:Yo,我是黄茶,可以叫我 Yella,Yells,Yella Tee……,平常的兴趣是做 beats 和 DJ ,平日里是朝八晚五的上班族。

你们的 Facebook 页面叫 chichingrecords1997。1997 对你们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你们肯定不是 1997年生的吧。
Chen Yinn:我是 85年生的,我们当初选用 1997年是纯粹依靠直觉,也许是因为 97年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令我们感到亲切吧。除了香港回归外,许多重要的艺人(大多是英国组合)也都在这一年推出了对我们这代乐迷影响深远的专辑,像是 The Prodigy 的《The Fat Of the land》,Chemical Brothers 的《Dig Your own Hole》,Roni Size 的《New Forms》等等。我很想念 1997年看 MTV 时的兴奋心情,一切都是那么的酷,那么的新鲜,色彩浓艳又超级乐观。
Yella Tee:对我们来说这是网络产生最大变革的年份。当时的网络是使用拨号连接的,速度是从 28.8kbps到 33.6kbps,到了 1997年的时候速度才变成当时的代表性速度 56kbps。然后到现在,网络可以帮助你做任何事,找音乐、找服饰、找工作、找地图,甚至创业、创立厂牌,所以我们认为以这样的年份来代表品牌透过网络连接传递信息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

我看到你们的页面会用到 80、90年代港台电影电视剧的视觉呈示,你们出的 T-shirt 设计也有一种复古港台招牌的感觉,连 Yella 的头像也是上世纪“非主流”少年的感觉,这种对复古低保真的爱是你们一起开始这个厂牌的原因吗?
Chen Yinn:我和 Yella Tee 从多年前就开始一起鬼混、玩滑板、DJ 等等,我俩都是黑人音乐和电子乐迷,并且都热爱街头文化,所以后来一起做音乐厂牌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九十年代香港的流行乐与电影对台湾青年很有影响力 —— 几乎是一种身份认同。我试着用 Chi-Ching 这样的设计去捕捉一点儿时回忆还有对中文美感的喜好浓缩。我很开心有比我们更年轻的人们也能够欣赏带有中华色彩的图像设计。
Yella Tee:在主流文化的冲击下,我们仍然希望能够带给人们不同的审美观念,最重要的是大家都能接受不一样的声音、不一样的文化、不一样的形象跟造型等等。没有所谓的好和坏,拥抱自己的各种特色,加以发扬光大,我觉得才是我们诉求的重点。服饰与形象方面,运用东方元素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所以我们希望除了有这些元素之外,产品还能够更贴近人群,并且还能够让本地人产生认同感。

你们和《I Love Dog》的制作人 RITCHRD 是怎么认识?你们为什么喜欢他的音乐?
Chen Yinn:RITCHRD 是我经过旧金山的好友 Holodec (Timetable Records)介绍认识的,我们并没有见过面,只用 e-mail 联络。RITCHRD 原本在 Soundcloud 上就是一位小有名气的 beat maker,从他之前的一些 beats 作品中就可以了解他对于 sample 的选择与处理手法的品味很有一套。在这张卡带制作联络过程包括他的 Instagram 当中,我也发现他有种独到的幽默感与审美观,真的是蛮有趣的一个人。基于我个人的喜好我希望他能做一些 House 跟 Disco 这类 four on floor 的类型,往返讨论修正几次过后《I Love Dogs》就这样完成了!

为什么选择卡带的形式,现在大多数电脑连光驱都没有了,卡带的播放设备更稀少吧?
Yella Tee:选择卡带是因为我们都很喜欢类比不同的声音,黑胶唱片、录音带、CD,我们一直有在搜集不同介质的音乐产品。许多地下小厂实际上已经发行卡带多年,除了实体可以带来视觉的冲击与装饰用途之外,还因为卡带的压制成本比黑胶唱片低廉,播放的方式也跟黑胶唱片不同。二来是因为台湾对于录音带的接受度没有黑胶的高,我们想要透过这样的发行方式让人们注意到这种形式的音乐播放仍然存在。卡带播放设备虽然稀少,但是仔细在淘宝或是 eBay 上搜寻,仍然可以买得到 Walkman,再装上电池,可能不用多少钱就可以听录音带了,甚至买一台小的 boombox 也行,比唱盘更方便携带。
Chen Yinn:选择卡带有一部分是时势所趋,另一部分就是情怀与我们的低保真路线了。目前在台湾做卡带的唱片厂牌还不是太多,我认为我们可以锁定这部分的利基市场去与其他厂牌区隔。购买卡带跟黑胶唱片类似 —— 都是一种实体音乐收藏的乐趣,看得到摸得到,就是麻烦了点。我相信大多数的乐迷会选择听数字版本,所以我们大部分的发行都可以进行免费下载数字版本跟线上串流收听。

1522954082204847.jpg

接下来 Chi-Ching 还有什么发行计划吗?
Chen Yinn:我们紧接着和韩国的神秘乐队 Liu-Man-Kil 会有一个比较实验的合作,另外今年也会推出我自己全新创作的 EP。当然了,还有一些周边商品。
Yella Tee:我们目前找了瑞典的 Afrobeat/Bass Beatmaker,准备发行数字专辑,另外也跟我们的老朋友  Luviia aka Farragol 洽谈发行专辑/EP 卡带,之后会筹划合辑的发行,周边当然也是我们有兴趣的部分,会持续发布一些有趣好玩的东西,敬请期待。

台北还有什么有意思的音乐人、厂牌、party 你们想推荐的吗?
Yella Tee:朋友,也是为音乐人创立的 Good Vibration(好感觉) 服饰厂牌。Beats and Friends 是最近兴起的台湾 boombap 热潮派对/团队品牌。每周四的 Korner 派对活动也蛮不错,会播放许多有趣的歌曲。派对品牌 CUSTOMS 也是今年异军突起的新品牌。Yella Tee 与 Dj Slickkk 成立的 TakeitthenDive aka Dive Nation 团队,包含很多锐舞元素。音乐人方面推荐专职 Techno 的 Inn,还有 Rgry,但他好像已经很红了,大家都认识他了哈哈。
Chen Yinn:我最近刚参加完台北的国际 Ableton live 工作坊,认识不少新的音乐人朋友,我发现他者 (The Other)真的是一支很不错的乐队,键盘手泰羽根本就是青年 Stevie Wonder。同样我也非常推荐 Beats & Friends 的 Conehead 和 Taro,Rgry 已经很红了不过还是要推荐一下。

分享一个你们近期最喜欢的 meme。

1522953843890556.png Yella Tee 近期最喜欢 meme

1522953939497328.jpgChen Yinn 近期最喜欢 meme,来源:精少坏一族 (IG:@why.z.clan)

点击下面的链接听听他们为我们制作的 Mix: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