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s Gold 创始人跟我们聊了聊与这位刚刚过世的说唱歌手的合作,以及这对纽约二人组对 hip-hop 音乐的影响。

前不久,纽约说唱歌手 Prodigy 因镰状细胞贫血并发症在拉斯维加斯的医院去世,享年42岁。作为皇后区开创性说唱二人组 Mobb Deep 的成员,本名 Albert Johnson 的 Prodigy,在90年代帮助定义了全新的东海岸 hip-hop 音乐,他最著名的作品包括 Mobb Deep 的专辑《The Infamous》(录制时他年仅19岁)、《Hell On Earth》以及《Murda Muzik》。

他还有着成果丰硕的单飞事业,与包括 The Alchemist、Just Blaze 以及 Knxwledge 等在内的制作人有过合作,2001年还发行了畅销自传《My Infamous Life》。在众多深受 Prodigy 作品影响的艺人中,Fool's Gold Records 的创始人 A-Trak 是其中一位。在此,他回顾了自己在蒙特利尔与哥哥(Chromeo 的 Dave 1)一起听 Mobb Deep 长大的青春岁月、与 Prodigy 的合作以及 Mobb Deep 对 hip-hop 音乐不可磨灭的影响。

我在蒙特利尔长大,1993年左右开始喜欢 hip-hop。那时候我11岁,跟着我哥 Dave (Macklovitch)一起听了好多音乐。蒙特利尔离纽约很近,那个年代的说唱音乐还都是在沿海地带盛行,纽约90年代中期的 hip-hop 美学,在当时我们听的音乐中是最为神圣的。那会儿这类音乐在电台电视都不流行,所以对我们来说是一次真正的发现之旅。蒙特利尔当时没有当地的都市调频——大学电台可能有一两个说唱节目,每隔一礼拜才能听到点歌——而其他多数情况下,我们会到唱片店去翻翻黑胶。通过这个办法和一些月刊杂志,我们会发掘新的唱片,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了 Mobb Deep。

虽然他们还很年轻时就推出了《Juvenile Hell》这张专辑,但对很多人来说《The Infamous》才是 Mobb Deep 真正的突破之作,也正是在这张专辑那会儿,我第一次听到他们的音乐。我对“Survival of the Fittest”、“Shook Ones”以及“Temperature's Rising”这几首单曲印象很深,他们的单曲多数都附有a cappella(即人声清唱,无器乐伴奏)版。Prodigy 的嗓音真是独特,而且所有 DJ 都会用他的人声搓碟,让我印象深刻。《Hell On Earth》发行后,Prodigy 才真正走上巅峰,成为 Top 5 的说唱歌手。《Hell On Earth》中他的一些演唱,有着层次很高的形象化和严肃感,同时他的声音又保持着平静。那种不动声色的嗓音和成熟的描述中有着完美的平衡,同时也充满现实感。而且他还喜欢用极为独特的俚语和奇怪的副词,对词语的使用有着自己的风格,还能把不押韵的词也变为韵脚。

这对我来说很有意思,尤其因为我在蒙特利尔(世界上仅次于巴黎的第二大法语城市)长大,我真的认为《Hell On Earth》在制作上对法语说唱有着超级大的影响。Prodigy 的说唱肯定是无人能及的,但同时,法语说唱在音乐上——不管是魁北克,或者甚至是我们听到的那些法国国内的音乐——听起来都很像 Havoc (Mobb Deep 另一位成员)的 beat。Mobb Deep 还有一点非常特别,就是他们的音乐永远不会过时。“Shook

Ones”这种曲目即使是在发行五六年后,也会有 DJ 在演出里放。是那种一响起来你立刻就能听出来的唱片,你能认出hi-hat,认出主歌。


 《Murda Muzik》也是我爱的一张专辑。这张专辑的首支单曲是“Quiet Storm”,很多人可能不知道,“Quiet Storm”本来是要作为 Prodigy 的个人唱片发行的。那时候我开始去纽约,旅行渐渐多了起来,开始买 mixtape,对音乐行情的了解更深了。这是一张属于 Prodigy 的唱片,他在其中真是牛逼炸了,没人做出过这种音乐,这张专辑太火了。他们邀请了众多人物来参与专辑,将他们打造成了说唱音乐的皇族。

我比较确定的是第一次见他本人是跟他一起去录音。他从牢里出来的时候,我正在做一个音乐项目。Duck Sauce 就像多数人了解的那样,是一个 house 音乐企划,但它是一个与 hip-hop 联系紧密的 house 音乐企划,不论是对采样的使用还是制作手段,它跟 hip-hop 的相似之处都要多过像 EDM。Duck Sauce 向来都是深深扎根于纽约的街头文化,这个企划的理念就是要秉承这种身份,用这种身份来做 house 音乐。在拍摄“Barbra Streisand”的视频时,我们故意在其中让 DJ Premier、Questlove、Smif-N-Wessun 以及众多 hip-hop 艺人出镜。


在制作专辑时,有首歌叫做“Charlie Chazz & Rappin Ralph”,其中有一段老派说唱的段落。我当时有个想法,是把我之前做的一个本想用在别的主歌的 remix 用在这里。我想找 Prodigy 来唱,所以跟他取得了联系,他很酷,很积极地回应了我,于是我就到录音室跟他见面了。跟他一起录主歌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做那张专辑到最后还挺麻烦的,因为涉及到很多采样版权和资金延时,所以最后 remix 没有出成,但我觉得自己能拿到那个录音室版本已经是很幸运了,能跟自己的偶像之一合作也是天大的福气。几年后,我在一些场合见到他,他还总能记得我。对于他那种见过无数人的人来说,我相当确定,如果他能记住你,那肯定是对你留下了印象,而且从这一点你能看出他的处世态度。

Mobb Deep 的影响力是不可否认的,有一件事我觉得必须提一下,虽然他们出道那会儿东西海岸的区分还是很严重,而他们来自纽约,在唱片里跟 Tupac 也骂过等等,但我感觉 Mobb Deep 是纽约那种能受各方面人士接纳的团体之一。你去问各地的人,不论是南部的、西岸的还是中西部的,所有人都爱 Mobb Deep。实际上,《Murda Muzik》的一首歌里,他们邀请了 8Ball & MJG (活动于美国西南部城市孟菲斯)的 8Ball,还找了他的制作人制作那首歌。我记得在那个年代,一支纽约组合这么干是非常出人意料的,但是那首歌很棒,显示了他们的明智。如今他们已经成了 hip-hop 音乐的经典,你说你喜欢说唱就不可能不知道他们。有些歌曲可能刚出的时候是经典,或者邀请了很多人参与,但是慢慢就过时了。但Mobb Deep 和 Wu-Tang 一样,都是独一无二的团体,无法模仿,所以他们的声音从来不会过时,因为没有人能重现他们那样的声音。


说唱音乐到现在显然经历了很多变化,对于当下的艺人是怎样做到像当年东海岸说唱势力一样轰动的,我有着自己的看法。纽约说唱在过去十几年中未能主导说唱音乐的现实,使得这座老派说唱云集的城市看上去并非那么“颠覆”,但对我来说,一些从其他地方来的艺人也许在表面上有着不同的声音,但在核心之中,却代表着于 Mobb Depp 相似的某种东西。对我来说,21 Savage 就很怀旧,音乐上虽然不同,但在意图和音色以及形象化上,是一脉相承的。我并不是说他的说唱像 Prodigy——并不像——但在唱片给人造成的震动方面来讲,他也许为听众提供了 Mobb Deep 当年一样的感觉。

Translated by: 席梦思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