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初,来自德国的三人乐队 Automat 将首次造访中国,参加在四座城市举办的 VICE Party。无惧失败,将即兴进行到底,是 Automat 音乐的魅力所在。在巡演之前,你该好好了解一下这支继承 krautrock 精髓,并深受 dub 影响的器乐电子摇滚乐队。

在谷歌或是维基百科上搜索 Automat 这个名字,首先出现的词条是“自动贩卖式餐馆”——英文单词的本义——紧接着各式各样奇奇怪怪的自动售货机图片,会像屏保一样出现在屏幕上;继续找跟音乐相关的内容,会看到一张名为《Automat》的专辑——由意大利作曲家 Romano Musumarra 和 Claudio Gizzi 在1978年联合发行的电子 disco 唱片。以上元素多少能和 Automat 乐队扯上点关系,也增加了这支乐队的神秘感:他们是谁?他们来自哪?为什么网上关于他们的资料这么少?但不用怀疑什么,当你听到 Automat 的音乐,在第一个音符响起时,你便能感受到他们与众不同的德式工业之声——是一种既继承了 krautrock 精髓,又深受 dub 影响的器乐电子摇滚。

2011年,这支来自德国柏林的三人乐队诞生了。成员们可不是什么初出茅庐的乐坛新手,而是有着精湛技艺的老音乐人,其中最为知名的是吉他手 Jochen Arbeit,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Arbeit 便开始了音乐创作,他精通大量的效果器,1983年加入实验后朋克乐队 Die Haut,1997年时成为德国著名工业乐队 Einstürzende Neubauten 的正式成员;另外两位也都有各自的乐队:Achim Färber 是 Project Pitchfork 的鼓手,贝斯手兼制作人 Georg Zeitblom 是 Sovetskoe Foto 的一员。

乐队花了些时间,做了些调查,才决定启用 Automat 这个名字。“因为这几年,任何你能想到的名字都已经被别人用了。我们用了一年时间才给乐队起好名字,我们最开始演出的时候都是无名氏。”Arbeit 解释了起名字时的无奈。但最终这个名字让所有人都感到满意,贝斯手 Zeitblom 就特别喜欢:“我觉得这个名字非常适合我们,因为它和我们做音乐的态度很接近。我们就像是机器一样演奏,我们都是机器人!”有趣的是,在乐队组建初期,由于世界上还有别的乐队也叫 Automat,他们甚至和一些主办方产生过尴尬。“有个人过来找我们联系演出时说,‘你就一个人,怎么要这么高的出场费?’‘嗯,一个人?那这场演出我们不接了。’”Arbeit 苦笑着回忆道。

AutomatPortraits016a (Credit Martin Walz).jpgAutomat 左起:Jochen Arbeit、Achim Färber 和 Georg Zeitblom。

在三人聚到一起的合作初期,乐队的主要工作是为广播剧制作配乐。但他们的创作手法确实会令人感到惊叹——“我们从不排练,我们直接录音,而且我们基本上会采用第一次录出来的成品。我们的创作手法就是三人在录音棚里即兴现场创作,是一种很自然的谱曲方式。”Arbeit 在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说。这种创作方式也一直延续至今。

到了2013年,Automat 终于发表首支正式作品,当时他们重新制作了 Brian Eno & Cluster 的一首老歌“Broken Head”,收录在致敬著名音乐制作人 Conny Plank 的4CD 合集里。“初试啼音”之后,他们开始着手准备首张录音室专辑。2014年,乐队的同名专辑《Automat》正式发布,就像是一封写给柏林的情书,整张专辑都表达着对这座城市的爱和对过往历史的追忆。

“柏林这座城市已经今不如昔了,八十年代的柏林早已不复存在。虽然我认为现在生活在这里的年轻人依然可以在城市里的某处找到一些特殊的活力,但你很难让自己找到一个地方去探索事物,一切都变成了商业。”回忆起三年前的处子作和柏林的改变,Arbeit 显得有些难以释怀。不过他们为专辑里的每一首歌曲注入了独特的个性:“THF”“SXF”“TXF”和“GWW”,四首以四座柏林机场的代码命名的纯器乐演奏,外加三首与后朋克领域里的不同歌手(Einstürzende Neubauten 乐队的 Blixa Bargeld、Throbbing Gristle 的 Genesis P-Orridge 和 Teenage Jesus and the Jerks 的 Lydia Lunch)合作的歌曲,整张专辑在极简主义的电子节拍下涌动着厚重的 krautrock 魅力。Popmatters 网站在评价这张专辑时说:“在一个理想主义世界里,《Automat》就是工业音乐应该变成的样子。”

一年后,乐队的第二张录音室专辑《PLUSMINUS》面世。同样延续了他们的独特创作手法,“我们用三天就把专辑录出来了,然后制作人帮我们把整张专辑给顺了一遍。”Arbeit 继续表达着对“从不排练,只搞录音”的提倡。也正是因为乐队成员们对彼此了解程度的加深,这张专辑的整体性也变得更强,八首歌曲形成一个乐章,没有任何分散的感觉。如果你单独看专辑的歌曲名字,会误以为是一份设备清单列表:“RE 201”“SST 282”“EMT 140”等等,乐队直接用录音阶段使用到的设备型号为歌曲命名,再次展现了乐队的“机器人”本色,当然,还有对模拟设备的热爱。

今年11月,Automat 发行全新专辑《OstWest》,完成了三部曲的最终部。techno、hip-hop 采样、极具个性的电子味 dub 元素、爵士乐,不出意外地还有对 krautrock 的持续探索。他们一直在不使用歌词的情况下,寻找着概念专辑的意义。“相对于写下有韵味的词句,我们更喜欢通过纯音乐交流,所以我们总是竭尽所能地去达成我们设定的概念。”Arbeit 说出了乐队创作时的常态,“我们的情绪在不断变化,如果我们有歌词的话,我们肯定不会很快就写出一首歌的,所以我们有另一种方法。”

在大量的采样、曲折的风琴、奇特的合成器音色、以及电子乐的律动中,《OstWest》将德式工业音乐的细腻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谈到现场演出,Zeitblom 兴奋地表示:“我们从来不会用同一种方式演奏同一首歌。每次都一样的话多无聊啊,我们现在已经成长了很多。我们也从来都不排练,就算是三个月没见面也不排,这会让所有事都变得特别兴奋。”Arbeit 则说:“这对我们很重要!虽然有可能会犯下一些错误,但错误也是一种完美。我们需要感受到自由,不然就不好玩了。我不想重复自己,我们三个都是很有技术功底的人,所以我们会一直这么干。”

无惧失败,将即兴进行到底——这就是 Automat 音乐的魅力所在。即便是非常熟悉他们的乐迷,也能在乐队的每一次崭新现场表演中得到不同的感受。

最让人兴奋的是,12月初,曾在澳大利亚、波兰、罗马尼亚、法国、德国等地巡演的 Automat 将首次造访中国,分别在广州、成都、北京和上海的 VICE Party 上带来四场演出。他们一定会为你带来前所未有的现场体验。


Automat 将作为嘉宾乐队之一在 2016 VICE PARTY 献上演出:

11111.jpg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