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胆紫的冯笑和我们聊起读历史对他的影响,还把初学做音乐时的作品拿给我们,希望这些“中国采样”能够给大家一些启发。

去年,我们拍摄了展现说唱歌手贾伟和朋友们日常生活的纪录片《本性难移》。其实我们和你一样也觉得不够过瘾,总觉得这些年轻人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本地音乐场景才会真正活跃起来。细心的你肯定注意到了这部片子里用到的音乐,多是一些中国韵律的 hip-hop 背景音乐,听起来沉稳、玄妙。

这些音乐出自龙胆紫的冯笑,在经历了无法顺利演出的无奈之后,冯笑意识到不断自省是他最应该做的。他和我们聊起读历史对他的影响,还把初学做音乐时的作品拿给我们,希望这些 “中国采样” 能够给大家一些启发。

 

Noisey:很多年轻人都会把 hip-hop 和 freestyle battle 联系在一起,这让人有点无奈。

冯笑:刚开始我也这么想,后来慢慢发现,其实这就是一种生活,你过上了,你就是 hip-hop,没那么多其他的。我不是特别爱 battle,我觉得自己比较偏制作人,不太像那种技术型的 MC,也不太喜欢把自己定位成一个 MC。我必须每天要做出点事才行,不能每天就玩点文字游戏,我还是想当一正经的小伙子男子汉,说一些正经的话。以什么形式出现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是真喜欢这东西。

怎么想到要自己做音乐?

这是因为那会儿太喜欢说唱了,但没那么多能下载的 beat,能用的都用了,想整点儿更适合自己的,都是被逼的。从用水果开始,我的软件都是最土的。我问 Soulspeak 全世界还有我这样做 beat 的吗?他说一般可能碰不着了,但是他小时候在美国,八九十年代的时候碰到过这种。Windows 系统自带的录音机,我就拿这个录。

最近听到“正能量”的说唱歌曲越来越多,但内容感觉都不够真实。

其实也未尝不是好事,有时候也没必要说得过于真实。表达的意思要真实,别太细抠就成。什么东西太真实了也都不好,我们可以介入,但咱只介入需要介入的东西。谁不拉屎放屁抠牙啊,这都是真实的,但你没必要抠这些是吧?抠点真需要抠的。

你自己的音乐有什么特点?

那就是“Chinese music”,我就是想采中国人自己的东西。黑人其实巨哈咱们,绝对的。那些帮派,36 Chambers,穴位、经络,都是咱们中国的。为什么黑人穿 Timberland 靴子,其实就是学中国武术,只有中国人把裤子塞鞋里面,国外人没有这么穿的。黑人没有历史,说不好听点,1000 年以前他们还在树上呢,还不会下来走呢。

我特别喜欢历史。咱们中国是牛逼的,中国历史也是。黑人特逗,他们分不清中国跟日本,把 Ninja style 也算成 Chinese 文化了。黑人戴方巾,中国只有反贼才戴那玩意儿,黄巾贼、绿林、李自成,都这些人才戴方巾,皇上根本不用戴这个对吧?黑人玩摩托车,其他所有人都追求速度、哈雷那种,黑人就给你抬着头超车,多牛逼啊,不高兴了就拿后轱辘扫人一身土,警察也得躲;打篮球,别人都是扣篮、战术、讲配合,黑人就是单纯玩,街头篮球都是转什么的;玩音乐,别人都是情歌,黑人跟你玩节奏,抻出了 hip-hop。“Real recognize real”,黑人老说这个。

我挺早就想做“mixtape”这个东西,以后我肯定会出黑胶或者专辑,把我所有采样到的经典都放进来,给大家留个底,大家就能知道这些歌都从哪里来。其实这东西对做音乐的人来说挺有帮助的,因为它都是采样,能启发好多人。

你可以尝试去给广告做背景音乐。

牛逼!你知道我喜欢这个。有时候不想往特别有律动的那个方向做,我就往背景音乐那个方向做。用音乐描绘一个场景,适合一个什么样的广告。我目标就是这个。

你看我采的东西都是有基底的,都是咱们中国值得留下来的东西。这些电影太值得让后人知道了!我们做的音乐,不光是我们的,至少得让人知道港台电影、嘉禾这些大的制作公司,还有《轰天绑架大富豪》那些,能把什么抢劫飙车拍成英雄世界的片。这搁大陆,一辈子也干不出来。

Mixtape 里的歌听起来都特别“断肠”。

都是小时候喜欢听的。那是 2009年做的了,现在都 2015年了。也是因为现在做 beat 都做不出那范儿来了,就喜欢那种感觉,港台文化那些悍匪片,主要就是这些。

最近一年多过得比较 hardcore 一点。一直都不太满意。还是想改变点什么。北京变化太大了。我们接受不了,也不是必须得接受的,也不是说谁接受不了就会错过什么。这二十年里,小时候看北京是什么样,现在的北京,那都是动画片里才会有的样子,哪儿来那么多楼啊!小时候真没想到现在会变成这个样。

你平时高兴多,还是不高兴多?

不高兴。连我哥们儿都这么说。我觉得要是高兴或不高兴,让人看不出来,那是最好的。竹林七贤里头那个嵇康,喜怒不形于色。我可能没做到那个境界,音乐你觉得做到了?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种音乐的?

小时候一哥哥推荐的。我们这种基本都是有一大哥给推荐。其实好多东西都还是跟着岁数走,你看贾伟一直要追黄金一代,是因为他们就是跟着过来的。咱们不太一样,听的至少都是 2000年以后的了。但是音乐这东西,就是得多听,你听的多了,才能辨识什么叫好什么叫坏,再听下去你才知道什么是你喜欢的,因为只有把所有类型都听过了,有了比较,才明白自己到底喜欢什么。

最近找 Soulspeak 取了些什么经?

我觉得自己得换手法,做音乐的方式太老了。而且没人会想到还要这么做了。我去广州那会儿,拿着录音机,给他们展示我怎么做,他们全傻了:“我操干嘛呢这是?也太累了吧!”我做一 beat 都得算数,我这全是草稿纸,跟他妈写作业似的。我的方法比较老式,制作上要想提高就必须得学习,换一个新方法。

我虽然做这做那的,但从一开始就不太把自己当音乐人。什么音乐人啊,音乐人就干我这种事?除了唱歌,没干什么跟音乐有关的。上次跟贾伟去外地回来,下飞机第二天,起来就着烤鸭喝一大酒,喝多了打架,那人跑了;第二天又给人打了;第三天去录歌……你说这生活,哪门子的音乐人啊?!手指头都歪了,S型的,还录歌呢!

感觉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小氛围、小圈子,但各地好像都互相瞧不上。

这可能也不是瞧不上,大概是因为咱中国地域性太强了,我们国家的人放到海外也这样,这点是黑人身上不太明显。美国哪有那么多口音啊,纽约跟亚特兰大的区别你也听不出来。中国就是这样,浙江俩村的互相说话都不一样。但我觉得这也是好事:有竞争,有小团体,百团大战。大环境来说,中国一直都不适合做这个。我也就是因为自己喜欢,它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才去做的。现在信息那么发达,要做也都不难。

现在还接触国外的新音乐吗?

嗯,自我教育特别重要。兴趣是第一老师嘛,只要有兴趣,不用推着,人自己就往那儿去。没兴趣的话,一个月二十万工资,没准都不好好干。其实小时候老师家长说的那些话都对,他们就是不能好好说,结果培养出咱一本领,就是你指东我绝对往西去,都是给老师家长弄出来的。其实咱自己知道那样能好么?就是他们不好好说,非得弄那么多误会。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做 hip-hop 肯定没问题,什么双押,这押那押的,汉语都不用押,一词儿能给你说仨意思出来。但是音乐旋律上没得采,中国音乐这方面不行。历史上,打仗分封,皇上哪天死都给你记得清楚着呢,但咱们历史上,没什么音乐家。你看在外国,雕塑大师米开朗基罗,放到中国是啥?鲁班……匠人!您是工人阶层。中国自古就不记载这些,就不好这些。

小时候说要搞音乐,家里人都说什么“磕破了头往戏子里挤”,中国真是不尊重娱乐啊、音乐啊这些方面的人。但音乐真的能改变人。一位牛逼的音乐人的一首好歌,比打一仗都管用。弄首歌空手炸社会,无本万利!恨不得都能改变一个民族!Bob Marley 不就是在干这种事吗?

小时候学习特好吧?

我就是那种喜欢的就听,不喜欢的听都不听的,那会儿也挺可惜的,没好好听课,都是后来自己看的书。上学最该学会的一点没学会:得学会怎么学习。

除了做音乐,平时跟身边朋友联系多吗?

我就是永远都用身边这些朋友这些关系,那天一哥们儿说得特好:“我的朋友圈就这么点,但我的城堡很大。”多牛逼啊。我昨天刚踢完球,一星期踢一回,当锻炼身体。小时候喜欢看意甲,现在意甲真不行了,我最喜欢的球队给降级了。

帕尔马?

牛逼!一看就是真球迷。我小时候特喜欢帕尔马。

现在都看英超了。

对,你看现在,造星能力也强了,11个都是明星。原来一队就一个,就看那一个。现在球场也少了,以前我们都在国展踢,现在怎么踢啊?全是溜冰的!碰着了谁赔谁啊?现在篮球场哪还有啊,全划线改停车场了。原来我去首体打篮球,街头那种场,就在边上,那篮框,设施倍儿街头 ghetto,过两年再去,操,全改车场了!

 

Illustrator: 金鹿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