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五年后,鸟撞乐队即将在本月推出他们的全新专辑《头上的洞》。Noisey 也非常高兴能在这篇采访里首发“哺育”的 MV,它全部是用 iPad 画出来的。

一周前,在北京地安门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鸟撞乐队的主唱何凡一边用自己面前的那杯冰镇可乐打着比方(跟王老吉有关,也跟音乐喜好有关),一边描述着他对乐队全新专辑的种种期待和制作故事。这家咖啡馆就坐落在几年前关门的 XP 小萍俱乐部旁边,离兵马司唱片的办公室也只有几步路远;熟悉鸟撞的歌迷都知道,XP 和兵马司都在鸟撞的发展之路上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而选在这里接受采访似乎也能让何凡更自在一些。他看上去心情不错——《头上的洞》即将在8月17日发行,几支 MV 的制作进展非常顺利,加上近几年乐队的发展也呈上升趋势。

但在2013年左右,鸟撞的命运还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

当2012年鸟撞发行首张同名专辑后,由于成员们各自都有要忙的事情,乐队的命运迎来了一次考验。对于一支年轻的乐队而言,这样的考验可以是“致命”的,但如果扛过去,又有可能让他们爆发出新的能量。“虽然当时我们没有人说会解散,但因为有段时间无法聚在一起玩乐队,让我们彼此间变得陌生了很多,也都不确定乐队是否能进行下去。”他很平静地说,“后来我觉得应该对大家负责,加上再次聚到一起去国外巡演了一次,让我坚定了一定要继续的决心。” 

就像何凡所说,他提及的几场国外巡演对鸟撞有着重大意义:它们让乐队换发了新的生命,认识了这张新专辑的制作人 Ricky Maymi,也促成了几位新成员的加入。随着全新阵容的相互熟悉与磨合,鸟撞终于在五年后带着他们的第二张专辑回来了。和处女作不同的是,《头上的洞》歌颂这个时代的魅力,讲述了90后的成长故事;他们也希望去呼唤所有年轻人:不要固步自封,应该用创造力改变自己。

我们很高兴能首发“哺育”的 MV,你可以点击下方观看,并下拉阅读全部采访:

鸟撞乐队 - 哺育

Noisey:先谈谈这首“哺育”的 MV 吧,整个创作过程是怎样的,为什么选择以动画的形式呈现?
何凡:MV 描写了一个这样的世界,小鸟被鸟妈妈喂养长大,离开巢穴,飞向更大的森林,但是妈妈累了飞不到,小鸟期待可以吃下妈妈的皱纹,让她重新年轻,和她一起飞。其实这样的故事代表了很多家庭的情况,特别常见。你想想北漂一族哪个不是这样的?大多数年轻人都向往大城市,追求更好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在现在快速城市化的中国,无私的母爱给了我们在大城市拼搏的信心。

最开始,我的一个朋友给我看了导演周领超的作品——一个用 iPad 画的 flash MV,为我朋友的卧室音乐配的。当时一看我就觉得特别不错,画风和叙事都是我想要的。后来就找到他,因为我觉得“哺育”就是童话故事,他也正好想做这样的东西。其实 MV 的思路特别简单,只要把歌词表达出来就行,做一个图像化处理。最后的成品我们也很满意。我们合作的也很愉快。

你们正式改名为鸟撞,也保留了 Birdstriking 的英文,具体原因是为什么?
现在乐队完整的名字是:鸟撞 Birdstriking。就不叫鸟撞飞机了。怎么说呢,鸟撞呢,它能撞的东西更多一些,不一定非要撞飞机,也可以撞出你头上的洞啊。

即将在8月17日发行的新专辑叫《头上的洞》,这个名字的意义是什么?具体是在表达什么?
其实这个名字是我当时写“25”那首歌时想出来的,它来自歌曲里面的一句歌词:头上的洞还是新鲜的打开的。就是呼唤年轻人不要固步自封,也不要循规蹈矩。不要像上一辈人那样——一直在工作,一直在拼,而不是打破限制建立自己的规则。我觉得他们那代人主要是靠拼搏的精神,让中国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们这代人就是要把创造力提升一个台阶,建立我们自己的规则,这个是我们目前最需要的东西。

1502364801524259.jpg鸟撞乐队,左起:文予真,王欣九,何凡,周乃仁,孙鹤庭。 摄影:3

你自己怎么形容这张专辑的风格?它和你们第一张的区别在哪些方面?这张有和哪些音乐人合作吗?
这张专辑还是以中文歌词为主,纯英文的歌只有一首。我觉得要说风格的话,在第一张专辑里,我自己录了好多轨吉他,但是怎么听都像是一个人弹的。所以现在是三个人弹吉他,把每个人的思路都归到一起了,相当于我们仨是从不同的角度去演奏,但是弹得东西是一种方向的。让我们可能在吉他摇滚这种风格里头,更加触类旁通吧。也有一些合作,我们跟吹万的闫玉龙和刘心宇有合作一首歌,但是没有放到专辑里,以后会单独把它做成一个专辑,因为制作人觉得不太像鸟撞的东西,更像是即兴。

这张专辑的制作人是 Ricky Maymi,你们和他也认识很久了,怎么想到要邀请他来制作专辑,我知道你们之前是和杨海崧合作,那和他们俩合作感觉有什么最大的不同?
我和 Ricky Maymi 差不多是在2014年那会儿认识的,那年他的乐队 The Brian Jonestown Massacre 邀请我们去英国演出,是因为之前他在澳大利亚听了好多兵马司的专辑,注意到了鸟撞,特别是那首“No More Rock 'n' Roll”,说给他们乐队都震了哈哈。后来他给我们发邮件,说一定要看我们演出。也是通过那次巡演建立了特别好的友谊。所以希望让他来当我们的制作人。他也有这方面的经验。 我觉得杨海崧的工作方式更自由一些,他会给乐队一些建议,但是他不会强制你一定要怎么做。但是 Ricky 喜欢去控制,因为我们是五个人的乐队了,需要有一个人为我们控制一些、去取舍一些东西。 

第一张专辑是2012年推出的,为什么用了这么长时间准备新专辑?
嗨,其实这五年中,大家在前面两三年都是各自在忙自己的事。第一张出了之后,大家都觉得算是有个交代了,阶段性的那种。但是到底要不要继续这个乐队,大家都有自己的考虑。就算当时嘴上都说一定要继续,一定要玩,可说实话,每个人都不是那么确定这件事。当时的鼓手王欣九去英国留学,贝斯手乃哥(周乃仁)在 Skip Skip Ben Ben,我是在 Carsick Cars 里边。后来,正好是我们乐队成立五年的时间,那时候我在和 Carsick Cars 演出,王欣九就发了一条特别吐槽的微博,说:“哎,我们乐队现在成立正好五年了,可是乐队的主唱这一天还在给别的乐队弹贝斯。”类似这种话吧,我看完了之后觉得挺酸的,我觉得鸟撞还得继续。后来我们三个人再重新开始玩大概就是2014年了,那年英国巡演给我挺大信心的。让我觉得,像鸟撞这样的新乐队出国巡演,其实也能引起不错的反响。

1502365309772344.jpg2014年时期的三人阵容。摄影:Lilly Creightmore

后来你们就从三人乐队变成了五人乐队,说说新成员是怎么加入的吧。
也是因为2014年那次巡演,见识了 The Brian Jonestown Massacre 的现场魅力,他们乐队有八个成员,有四个吉他手,演出就是摇滚乐的黄金时代那种感觉。我就想着要不要也加个人。当时小文(文予真)在我们演出之后总过来问我效果器和吉他的事,闲聊那种。后来听说他也玩乐队,但是那个乐队他玩不下去了。我就找他聊,问他想不想加入鸟撞,没想到他原来就很喜欢鸟撞,之前在 KTV 用手机伴奏唱“带颜色的心”什么的,所以他很爽快就答应了。猴子(孙鹤庭)是在2015年6月份左右加入的。当时是这样,鸟撞2015年有个美国巡演,但鼓手是一个问题,因为王欣九去不了,他的单位出国比较困难,保密类的单位,但巡演都定了,鸟撞缺鼓手。最开始也是想让王旭帮着打,但是后来我们彼此都觉得不太合适,就觉得不然让猴子试一下,结果试了几次,就一拍即合。也有点阴差阳错,因为我和猴子本来就在 Carsick Cars,然后他和乃哥又都在 Skip Skip Ben Ben,有点雇佣兵的感觉。我们巡演的路上就聊,觉得孙鹤庭很适合在乐队里打鼓。回来之后就和欣九一起开会,五个人一起聊,希望欣九能当吉他手,他叹了好多气,不过后来还是接受了。 

再聊聊第一张专辑吧,你用了很多呐喊式的演唱,很年轻稚嫩,但充满了热血。现在回头去听“恨我吗?你老啦”有什么感想,会觉得自己也变老了么,会憎恨过去的自己吗?
我不憎恨自己,我的心态没有太大变化。我觉得这首歌依然适用于现在的状态。

那你害怕未来会成为现在讨厌的人吗?成为自己歌曲里唱到的那种针对的人?
我以前是害怕的,但是现在27了,但我感觉现在还是在表达自己的感受,没有被生活奴役。我还在表达,我觉得只要有这一点在,我就还是个年轻人。 

从最初组建乐队起,你就比较坚持使用中文歌词来创作。在首张专辑里也表达了很多愤怒,散发了很多青春荷尔蒙,还有一些可能只会是那个年纪才会有的简单粗暴的政治观,比如“七点钟的电视机”,“带颜色的心”。在新专辑里会延续这些吗?
没有了,完全没有了。我现在觉得真正好的艺术还是应该发现人性中美好的东西,善良的一面。这个可能是我和五年前不太一样的地方。但是我还是会发出呐喊,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激励而不是对抗。 第一张专辑里,我觉得一切的恶都是因为意识形态造成的,现在觉得其实是很错误的。因为人性里就是有恶的一面,把它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样的,只是包装不一样。

这几年我也思考了很多,我说我不想唱关于人性恶的东西了,是因为不想让大家听完我们的歌之后充满了愤怒。愤怒会让人丧失能量。我想让大家多去发现身边美好的人,想一想正在为社会发展充满斗志的人,想一想那些为你付出的人,你的家人和朋友。我觉得这些才是有价值的。

1502365126319421.jpg摄影:3

那你不会后悔第一张专辑里的状态吗?
有些歌会觉得有些后悔,所以后来不演了。会觉得那时自己怎么这么幼稚。现在一想:嗨,当时就是年轻,荷尔蒙,不够理性。 

那么新专辑里比较满意的作品都有哪些?
“25”是比较满意的,“哺育”也是 ,还有“云天明”。

你们已经去国外巡演三次了,你觉得这几次巡演对乐队的成长有什么帮助?
嗯,对。分别是英国、美国、还有澳洲。英国巡演让我们坚定了继续玩下去的决心;第二次是让我们相信,鸟撞能做的很好;第三次就是我们五个人出去,把之前第二次巡演的东西更强化了一下。其实国内我们还没有正经巡过,还没有过特别长的那种巡演。新专辑发布以后,10月中旬会开始一个大型的国内巡演。得有三十个城市那种吧,会是一种历练,像是西天取经一样,哈哈哈。

现在回忆的话,还能记得最初签约兵马司的场景吗?你们也一直在兵马司发展,没有想过要换一家厂牌吗?
兵马司跟我们的关系还是比较不错的。我们最初就是在一个办公室里边签的,很简单。我们目前也没打算要去更换厂牌。虽然兵马司也有问题,就是好的乐队和好的作品都挺多的,但缺少渠道去推广。我觉得可能是时代在进步,但兵马司没有与时俱进吧。但像是国外巡演这种机会是兵马司帮我们找的,国内能这么帮助年轻乐队的厂牌也就兵马司了。兵马司比较专注乐队的成长过程,它帮助乐队安排这些事,是为了让你在音乐这条路上走得更远;而不是考虑当下这张专辑卖得怎么样,或者说是演出能挣多少钱,它考虑的不是这些。所以我觉得这些是让我们留在兵马司的原因。 

你们玩了这么长时间,会考虑乐队能否在经济上获得更高的收入吗?
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没有人是靠乐队为生的。所以在经济上,我们没想着这个乐队能给大家赚多少钱这种事,大家玩这个主要还是凭着爱好。半职业的在搞这些东西,我们还能做两张专辑,已经很满足了。当然了,我们对新专辑还是有期待的,还是希望它能让更多的人听到吧,希望有更多人能知道鸟撞。 

现在大家听乐队形式的东西好像在减少,你们对这方面有担忧吗?
我们没有这方面的担忧。相反,我倒是觉得现在的乐队好像并不是很重视歌词,而摇滚乐一开始打动我的就是因为它的歌词。中文歌词很重要,而这几年新乐队没有拿出一些特别有劲儿的作品出来,好的作品确实在减少。不过,市场倒是越来越大了,大众对摇滚乐的接受程度也在提高。只要你的东西足够好,大家会用心听的。 

1502365167840463.jpg摄影:3

除了音乐之外,你自己有想过乐队发展的事吗?虽然大家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但毕竟乐队已经玩了这么多年,肯定还是希望有更多回报的吧?
短期想法是希望乐队这次巡演能不赔钱,不给公司造成负担,因为好多乐队巡演都赔钱,有可能我们还想拉点儿赞助什么的哈哈。然后更多的想法就是每次演出的时候,哥儿几个能多分点,当然还是希望付出的东西有一个现实的回报,包括希望以后能参加更大的演出。 

但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国内大型的音乐节基本全被摩登天空包了,除了摩登天空,其他音乐节又不怎么找兵马司的乐队。
去年混凝草找了吹万和鸟撞,包括今年找了初代的 Carsick Cars。他们每年的阵容都不一样,我希望这个特别有趣的音乐节能一直办下去。我觉得以后也不可能一直是摩登天空全包了,因为市场慢慢起来了,包括一些电视节目的出现,像《中国乐队》什么的,最近也要出了。 

你们会反感去参加这类节目吗?
要看节目是什么形式了,如果能让更多人知道,而且这种节目又不是那种选秀的形式,就让人给打一分什么的,我应该不会反感的。因为这个节目是介绍你的乐队,然后你演,有点像 BBC 做过的那种节目吧,就像在 livehouse 的感觉,至于好不好,观众底下去评就行。

那你觉得现在还有地上、地下之分吗?
我觉得这要看你做乐队的态度了,这是有地上和地下的区别的。

1502365094570060.jpg摄影:3

还是想聊一下 Carsick Cars,就像你刚才说的,你对这支乐队有很深的感情,从一开始喜欢他们,到后来加入他们,最开始还有很多人说鸟撞特别像 Carsick Cars,那为什么后来又退出了?
唉,我觉得这个事的原因特别多。最开始觉得 Carsick Cars 的专辑听着特别爽,演出也爽,就是一个字:爽。玩的时候也给我一种摇滚乐的感觉,看到底下歌迷的反应,还有我在舞台上内心的满足感,就觉得特别带劲。后来慢慢发现,感觉没有像以前第一张专辑那种冲动感了,渐渐的我觉得自己不喜欢参与做的东西了。要深究原因的话,可能是因为大家的情绪没有同步,加上守望这个人有时候也比较晕,有些事给我一些困惑,我就觉得我自己的人生好像被别人控制了,所以我选择了退出。我是希望找到一个群体,是大家都为彼此着想。说鸟撞和 Carsick Cars 像,说鸟撞和哪吒像,现在新歌的评论里还有人说我们像草东。我一开始是有点反感的,后来一想,是不是可以认为,鸟撞是一只集大成的乐队呢?我们用未来的作品来回答这个问题就好了。

好的,那用几个词来形容现在的鸟撞。
这个好难啊……(沉默了大概10秒)嗯,我觉得现在的鸟撞是一支具有使命感的乐队,我觉得我们乐队承载了挺多的使命,这个使命来自自己,我们要让更多的年轻人去打开他们头上的洞。 

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摇滚乐是在娱乐大众还是在娱乐自己?
我想想啊……既不是娱乐大众,也不是娱乐自己。第一,我觉得摇滚乐是在大众中寻找共鸣,摇滚乐是要去改变一些东西的,让大众产生共鸣;比如说大众的观点,你肯定或否定,那你就写一首歌表达出来,让有同感的人产生共鸣,扩大这些共识,让社会变得更多元,更包容;第二,做摇滚乐也是在探索自我,让人更加清晰认识自己的使命,当你真的认识到自己应该是什么样的时候,你也就随之成长了。就这两点。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